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030章 除夕之夜

正文 第0030章 除夕之夜

    愚园路很短,只有2700多米。

    1860年,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率军进攻上海时,同清军和英法联军作战,上海静安寺一带战火连天。

    当时上海道台在静安寺北侧,开辟了一条很短的军路,因路头有座叫“愚园”的园林式花园而得名。

    1911年法租界当局继续筑路。

    此后,愚园路一带,数以百计风格各异的高级花园、别墅、里弄相继而起,众多达官贵人、社会名流云集于此,八方风云涌动于此,演绎成为上海滩上一条不同凡响的传奇之路。

    车子在愚园路“绿波廊”酒楼门口停下,下了车,冯晨这才看清楚开车的司机是一位精干英俊,浑身透着机灵劲的年轻小伙子,看样子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

    王新衡指着那年轻司机给冯晨介绍道:“沈醉,小兄弟,刚刚加入复兴社不久。”

    然后王新衡又转过身对身后的沈醉介绍道:“沈醉,这是你冯大哥,冯晨,青年才俊,在上海社会局高就,吴局长的左膀右臂。”

    沈醉果然机灵,忙笑着上前,双手握着冯晨的手说道:“冯大哥好,经常听王大哥提起你,说冯大哥豪爽仗义,以后请冯大哥多多关照小弟!”

    都是年轻人,冯晨对沈醉的第一印象特别好,看着他就想起自己的弟弟冯午,几年没见弟弟冯午了,大概也出落得跟沈醉差不多吧。

    想到弟弟,冯晨对沈醉又增添了几分好感,伸手拍拍沈醉的肩膀道:“沈小弟,大家都是兄弟,不要客气,客气多了反而见外。”

    说着话,三人相继走进“绿波廊”酒楼大厅,跑堂的年轻人见客人来了,整张脸笑成了一朵花,大声吆喝着道:“三位贵客光临,热茶伺候啦!”

    三人被热情地让进餐厅,刚踏进餐厅门,冯晨迎面望见,靠着里面窗户旁边那一桌,坐着几位文化界的名人,其中作家鲁迅的位置正对着餐厅门口,鲁迅看到冯晨进来,起身笑着向冯晨招了招手。

    冯晨对身边的王新衡和沉醉说道:“两位兄弟,稍等一下,那边一桌有熟悉人,我过去给他们打个招呼就过来。”

    冯晨走近那张餐桌一看,坐着的全是自己认识的文艺界名人,除了鲁迅、许广平和不到三岁的儿子这一家三口外,作家沉熙、蒋怡,话剧演员于莹,诗人林壁,这些人都在。

    沉熙这次见到冯晨明显热情多了,起身笑着道:“冯先生,接客不如遇客,刚才周先生我们几个还谈起你,今天又是除夕,干脆我们大家两桌合一桌,好好热闹一下。”

    冯晨望了望众人,见大家似乎都有这个意思,这才说道:“好!我没意见,只是,我要过去同我那两位同伴商量一下。”

    冯晨转回来同王新衡、沈醉商量,王新衡道:“也好,这些人我大都认识,今天过除夕,大家在一起热闹些,就是不知道沈小弟愿意吗?”

    沈醉笑着道:“我听两位大哥的。”

    其实沈醉也就是十七八岁,看起来完全就是一副学生模样,生性又特别喜欢热闹,再加上这些文化界的名人,他早有耳闻,当然乐意同桌吃饭了。

    喊来跑堂的,大家换到一张大餐桌上坐下,冯晨开始给王新衡、沈醉介绍着众人,其实这些人王新衡都认识,王新衡从苏俄留学回来便创办《苏俄评论》,也算半个文化人,众人里面他同鲁迅、沉熙、蒋怡还算比较熟悉。

    菜上来,酒斟满,沉熙首先端起杯子站起来,说了一段祝酒词。

    “这杯酒,一是为周先生一家三口压惊,29日遭遇战事,周先生一家处在火线中,幸有日本友人帮助,在内山书店躲过几天,今天才被护送到这里。”

    “二是我惶惶五千年之中华版图,今遭暴日之蹂躏,虽有我十九路军忠勇将士浴血疆场,无奈国贫民弱,政府腐败,致我等偏安一隅,苟且偷生,过此除夕!”

    “来!大家干了这一杯!”

    沉熙的祝酒词勾起了大家心中的不快,一杯酒下肚,桌子上的气氛便显得异常沉闷。

    见酒再次斟满了,沈醉恭敬的端起酒杯,大声地说道:“今天在坐的我最小,我敬大家一杯,愿我们都能成为,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沈醉引用鲁迅的话,起到了调节酒桌上沉闷气氛的作用,也使得这些文化人,对这个年轻人产生了几分好感。

    几轮酒下来,大家都略带些酒意,酒桌上的气氛才慢慢热闹起来。

    冯晨之前一直混迹于这些人之中,某些时候,甚至比他们更左,无奈自从加入组织,接受秘密任务后,不得不渐渐同他们疏远,实际上,在这些人面前,冯晨骨子里一直有放浪形骸的冲动。

    坐在冯晨旁边的于莹,发现冯晨很少说话,同以前比仿佛判若两人,于莹偷偷扫视了两眼桌上的众人,端起面前的杯子,用身子抗了抗冯晨,低声说道:“冯先生,我敬你一杯,那晚谢谢你呀!”

    冯晨笑了笑,同于莹碰了碰杯,把杯中酒干了,放下杯子轻声道:“于小姐,我写的话剧已经完本,等着你出演主角呢。”

    “冯先生写的剧本,主角我肯定喜欢。”

    “改天我把剧本先送给于小姐,望于小姐帮我多提提建议。”

    “建议不敢当,我一定会认真拜读的。”

    “喝酒,喝酒,大家喝酒!不要说悄悄话嘛!”王新衡端起酒杯又开始依次敬酒。

    大家一直闹到午夜过后,已经是阴历1932年的大年初一了,这才散场,沈醉的确脑子灵光,知道这些文人们生活也不甚宽裕,所以趁着众人还在闹酒时,偷偷提前把帐结了。

    冯晨最终喝得酩酊大醉,由沈醉开车,同王新衡一道把冯晨送回仁爱弄堂的家中,帮忙安顿好这才离开。

    冯晨一觉睡到上午十点多才醒,躺在床上癔症了半天,才想起今天是大年初一,忙摸出怀表看了眼,立即翻身从床上下来。

    下楼匆忙洗漱了一下,出门在弄堂口买了份礼物,叫了辆黄包车,冯晨朝着法租界福开森路上的“天福日用杂货店”而去。

    天福日用杂货店里,赵守义和张建雄正在忙碌着,虽是大年初一,但前来购物的客人不少,冯晨进了店里,把礼物放到柜台上道:“赵老师,给你拜年了!”

    赵守义一边忙碌着,一边说道:“你来的正好,雪梅在家中做饭,一会我们早点打烊,你同建雄一道到我家中过年去。”

    一直到十一点半左右,送走店里的最后一名顾客,赵守义同张建雄简单收拾了一下,把店门关上,三人这才朝着赵守义家里走去。

    赵守义在距离杂货店不远的地方,租了一小院房子,听到开门声,赵守义的女儿赵雪梅欢快地从屋里跑出来。

    当赵雪梅看到拎着礼物的冯晨时,脸上挂着一抹红晕,上前接过礼物,娇嗔道:“师哥来了,我回上海这么久也不知道来看我。”

    “你师哥又不知道你回上海了,到哪儿看你?”赵守义瞪了女儿一眼说道。

    “师哥,我到《文化周刊》编辑部那里去找过你,可是人家说《文化周刊》早被查封了,也不知道你人到哪儿去了。”

    “菜好没?咱们先过年,饭后你们再聊。”赵守义打着岔道。

    很快赵雪梅把炒好的菜端上桌子,又开了瓶酒,给每人斟了杯。

    大家刚刚围着桌子坐下,远处接连传来几声炮响,赵雪梅扭头朝着外面看了看道:“这小日本真可恶,年都不让人安生过。大家快吃饭,我一会还要过去照顾伤员。”

    亚丹说

    求点击、收藏!加班写书不容易啊!

    <!--gen1-0-1-0-20723-259992463-1482821674-->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