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015章 寻找借口

正文 第0015章 寻找借口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当冯晨走近川岛芳子餐桌旁时,正在窃窃私语的川岛芳子和武平,似乎这才发现冯晨,两人同时站了起来,同冯晨打着招呼。

    川岛芳子的表情显得非常平静,倒是武平明显错愕了一下,开口道:“原来冯先生也在这里就餐。”

    “是呀,听说瓦尔莎西菜馆的罗宋汤最正宗,我们今天便过来品尝一下,没想到能够遇到金小姐和武队长,缘分,缘分啊!”

    “冯先生所在的新声通讯社,看来对三友实业社很关注呀,不知冯先生这两天采编到什么好新闻没,能否拿出来让我们《民众日报》一起分享一下。”

    “金小姐,我这两天正在写一本话剧,是关于三友实业社工人们生活的情景,完本后一定先让金小姐过目。”

    在大庭广众之下,冯晨始终彬彬有礼的,没有提及川岛芳子这个日本名字,自从九一八事变后,上海民众异常痛恨日本人,日本侨民与上海市民之间的摩擦冲突时有发生,冯晨不想给瓦尔莎西菜馆这里添乱子。

    “冯先生是否坐下来喝上一杯?!”川岛芳子假意邀请道。

    “不必了,我朋友还在那边,你们慢用。”说着话,冯晨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桌上。

    “组长,发现有什么问题没?”方晓曼轻声问道。

    “我发现川岛芳子的脸上有少许泪痕,也许她在给武平这个莽夫,讲着什么动听的爱情故事。”冯晨掏了一勺罗宋汤回答道。

    “呵呵,那个武平肯定是被川岛芳子媚住了。”方晓曼轻笑了一下说道。

    一勺罗宋汤喝过,冯晨道:“你们两人先慢慢吃着,我去看看这里的老板找我究竟有什么事情。”冯晨起身朝着吧台方向走去。

    索尼娅见冯晨走了过来,心照不宣地从吧台出来,在前面引路,把冯晨带到先前见到佐尔格的那间房间。

    佐尔格正在埋头写着什么,见索尼娅带着冯晨进来了,忙起身让着冯晨在沙发上坐下,索尼娅给二人倒了杯咖啡,这才轻轻关上房门出去。

    “冯先生,我找你来是有个建议想和你交流一下,不知冯先生愿意听吗?”

    “请讲,佐尔格先生。”

    “我们是兄弟党,信仰一致,你现在又联系不到你的上级,你是否可以考虑一下加入我们的组织?做一名真正的布尔什维克,我们每个月还可以给你发放一定数量的活动经费,你看怎么样?”

    “谢谢佐尔格先生的好意,在没有得到我的上级组织许可的情况下,我不能加入你们苏共,不过我们毕竟是兄弟党,大家信仰一致,我可以向你保证,在情报方面,我们相互之间可以共享。”冯晨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哈,哈,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位拒绝我这种建议的人,你们中的许多同志,以加入我们苏共为荣,这并不影响你的**身份,就连你们党的很多高级领导人,同样有着苏联布尔什维克的身份!”

    佐尔格大笑了两声,用疑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冯晨,似乎对冯晨的另类很好奇。

    “佐尔格先生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情?”

    “不,不,不,这只是我一个小小的建议,我找你是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帮忙,我知道冯先生一定能够帮上我的。”

    “佐尔格先生,那要看是什么事情了?”

    “冯先生知道牛兰夫妇吗?”

    “你是说去年六月份,被上海公共租界警务处逮铺的那一家人?他真的是共产国际远东局负责人吗?”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上级三番五次指示,让我无论花多么大的代价,也要把他们一家人营救出来。”

    “他们一家人,在去年八月份,不是被国民政府引渡押解到了南京了吗?据说关押在南京老虎桥第一模范监狱里。”

    “是的,牛兰夫妇被押往南京之后,共产国际发起了声势浩大的公开营救活动,可是,一直到现在,南京政府始终采取沉默态度,未作公开答复,甚至还公开否认牛兰夫妇在他们手中。”

    “那我能做些什么?”冯晨用疑问的眼神望着佐尔格问道。

    “帮我们查明牛兰夫妇的实际关押地,为我们公开营救行动提供确凿证据。”佐尔格用期盼的眼神望着冯晨回答道。

    “就这些?”

    “就这些!”

    “实际关押地,我分析应该还在南京老虎桥第一模范监狱,不知道你们公开营救的具体计划是什么?能够告诉我吗?”

    “当然可以!我们计划通过***中央组织部调查科总干事张冲,设法拿到牛兰的亲笔信,证明他确实在南京政府手中,有了这个确凿证据,我们才能进一步开展下一步的营救行动。你应该是出面联系张冲的最佳人选。”

    冯晨思考了一阵,缓缓说道:“佐尔格先生,这件事情我过两天答复你怎么样?”

    “可以,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佐尔格起身同冯晨握了握手,结束了这次谈话。

    离开瓦尔莎西菜馆,当车子经过明德书店的时候,冯晨再次朝着窗外望去,见书店大门仍然紧闭着。

    看来真是出事了!

    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涌上冯晨的心头,仿佛自己是一个丢失的孤儿。

    三人回到三友实业社,冯晨在总经理室找到了陈万运,把中午遇到川岛芳子同武平在一起的事情告诉了陈万运。

    陈万运听后,毫不在意地说道:“冯先生,你多虑了,这应该是很正常的嘛,金碧辉小姐同武平队长,两个人都有很强烈的反日倾向,他们在一起能有什么事情?他们肯定是在商量着如何对付日本人。”

    “我怀疑这是日本人的陷阱,陈总经理,你别忘了,川岛芳子虽然是个中国人,可她毕竟从小在日本长大,接受的是日本人的军国主义教育,只怕川岛芳子早已把自己当成了一名日本人了。”

    “哈,哈,哈,恐怕是冯先生考虑的太多了,什么陷阱?什么阴谋?日本人不就是想找个动手的借口吗?不就是想俺耳盗铃吗?这个你还看不出来?有没有合适借口都一样,他们早晚会动手的!”

    本来以为陈万运蒙在鼓里,其实陈万运什么都看得很明白。

    陈万运的话真如醍醐灌顶,让冯晨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是呀,日本人所有的阴谋,不就是为了寻找一个借口吗?为了在国际社会上有个狡辩理由吗?

    强权政治下的国际关系,没有道理可言!

    想通这一点,冯晨忽然觉得,阻止川岛芳子的阴谋,其实没有多大的现实意义,自己唯一要做的,就是及时把事态的发展走向弄清楚,然后报告给组织,让中央能够根据事态的发展,第一时间制定出相应的应对方案。

    从陈万运那里出来,冯晨决定静观其变,要抓住这几天在工厂里的所见所闻,好好地写一些东西,创作一部能够反映底层工人们生活的作品。

    方晓曼同莫三强发现,自从自己的组长去了一趟陈万运的经理室回来,突然之间,整个人变得深沉,变得沉默,变得有点让他们看不懂了。

    晚上,冯晨正在写着自己构思好的话剧,方晓曼慌慌张张跑过来报告道:“组长,我刚才在厂区散步,发现隔壁日本东华毛巾厂的瞭望台上多了两挺机关枪,很不正常。”

    冯晨抬头看了眼方晓曼,说道:“看来日本人这两天要动手了,他们就是要选在中国人的春节前后,加上国民政府蒋主席刚刚下野,这是日本人动手的绝好时机啊!”

    “也不知道第十九路军的布防情况怎么样。”冯晨站起身不无担忧地说道。

    “那我们该怎么做?”

    “立即把情况报告给吴局长,同时电告南京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