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008章 川岛芳子

正文 第0008章 川岛芳子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上海社会局民党党务调查科里,顾顺章正押着冯晨上楼,刚好下楼的民党中央调查科科长徐恩增不经意地望了眼冯晨。

    “哦,怎么回事?这不是冯家大少爷吗?!”徐恩曾楞了下站住,用疑惑不解的眼神望着顾顺章问道。

    “报告徐长官!刚才我带人追铺共党特科负责人王庸时,发现此人在黄浦江边,鬼鬼祟祟,我怀疑他同王庸是一伙的,带回来准备审问!”顾顺章恭敬地回答道。

    “混蛋!你抓不住伍豪、王庸,就随便拉一个垫背的?!拉垫背的你也不能拉他呀!你知道他是谁吗?尽给我添乱子,你想让冯参议到上峰那里告我吗?党国元老的公子你也敢抓?!胆子不小啊!”徐恩曾涨红着脸恼怒地连声呵斥着。

    顾顺章见徐恩曾发这么大的火,没头没脸的骂了自己一通,脸色难看地丢下冯晨,带着人灰溜溜地离开了。

    “实在对不起,冯公子,这事纯属误会,望你不要放在心里去,我马上安排车子送你回家,改天我设宴给你压惊。”徐恩曾变换着笑脸,给冯晨陪着不是。

    “徐长官,你客气了!我非常理解,象姓顾的这种人,是从赤党那边反水过来的,同我们根本不是一路人,他骨子里面恨我们这些人很正常,只怕他对徐长官也是表面恭敬,心里面不知道怎么样恨你!”

    冯晨摸透了徐恩增的心理,轻轻笑了笑,显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徐恩曾的脸色不易觉察地寒了寒,但马上又露出笑容来。

    上前轻轻拍了拍冯晨的肩膀,说道:“老弟,上次在南京遇到冯参议,老人家还说,你年轻易冲动,让我遇到你时,多劝解劝解你,少和赤党分子掺和在一起,方便时找个正经差事干。”

    “多谢徐长官关心!”

    冯晨随着徐恩曾到了楼下,谢绝了徐恩曾用车子送自己回去的好意,出门拦了辆黄包车,直接回到仁爱弄堂的住处。

    从第二天下午开始,冯晨按照组织上的指示,来到霞飞路明德书店,正式接受郑良才对他从事情报工作的系统培训。

    在书店的密室里,郑良才道:“冯晨同志,情报人员不管接受多少的技能训练,都不能本末倒置,将技能视为一切,仅靠技能的情报人员,早晚会倒在枪口之下的。”

    冯晨认真地听着,郑良才给冯晨倒了杯茶,放到桌上,接着说道:“做我们情报工作的人,要随时牢记,把利用人员来收集情报当做最高指导原则;换句话说,情报的搜集讲求的是情报人员个人的敏锐度和超强的智慧。”

    “良才同志,你的意思我明白,这就像一个好的记者一样,要能够在普普通通的事件中,挖出有轰动价值的新闻,是不是这样?”冯晨虚心地问道。

    “太对了!就是这么会事,你不愧是学新闻出身的,你的敏锐度很强,智慧就更不用说了,这方面我认为你不需要特别训练,我重点训练你的基本技能,主要是伪装技术,电台使用和密码解读。”

    郑良才一本正经地给冯晨解说着训练计划。

    冯晨接受能力很强,经过一个多月的训练,基本上掌握了监视、反监视、跟踪、反跟踪,情报收集与情报分析、情报传递、伪装技术、各类电台使用、密码解读等等,一个情报人员应该具备的技能基本上都掌握了。

    这一个多月来,冯晨除了接受郑良才的培训,组织上也没再布置新的任务。

    冯晨隐隐感觉到,整个上海的地下党组织,受到叛徒顾顺章的严重破坏后,逃脱魔掌的人员很少,除了一部分转移到苏区之外,剩下的人员也都进入了静默阶段。

    冯晨在这段时间里,除了盼着尽快收到表兄的来信,能够给自己安置一份合适的工作,便是隔三差五地,到日本领事馆去陪平冈龙一下几盘围棋。

    这天上午,冯晨刚刚到达日本领事馆,看到一位着装入时、窈窕妩媚的漂亮女人,正站在领事馆院子里,同领事馆武馆田中隆吉嘀嘀咕咕的交谈着什么,两人显得很神秘的样子。

    那女人身穿下摆开口高而大的胭脂色的旗袍,旗袍上有用金线银线绣成的龙状花纹;脚穿一双用同样的布做成的鞋;脸搽脂粉、唇涂口红,那艳丽的丰姿真是倾国倾城。

    冯晨忍不住在心里打着问号,这女人是谁?

    “冯桑来了!平冈长官正在棋室里等着你。”田中隆吉看到冯晨走进来,笑着大声地同冯晨打着招呼。

    那女人则转动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似笑非笑地上下审视着冯晨,目光冰冷,仿佛能够穿透一切,这目光让冯晨心里一震,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冯桑,这位是川岛芳子小姐!哦,对了,她的中文名字应该叫金碧辉,肃亲王爱新觉罗·善耆的十四格格。”田中隆吉兴致很好,忙给冯晨介绍着道。

    冯晨礼节性地微笑着,朝二人点了点头,没有过多地寒暄,径直朝着领事馆二楼的棋室走去。

    棋室里,平冈龙一正全神贯注地在打着棋谱,直到冯晨走到榻榻米跟前,给平冈龙一面前的杯子里添了添水,平冈龙一这才发现冯晨到了。

    “冯桑,你说说,要想提高围棋技术,是以实战为主呢,还是以打谱为主?”平冈龙一放下手中的棋子,端起面前的茶杯子,轻轻喝了两口问道。

    “老师,当然是实战同打谱相结合,这才是提高棋艺的最好方法。”冯晨在榻榻米上坐下回答道。

    “好,那我们师生再来好好战上一盘!”平冈龙一把棋盘上的棋子推开道。

    很快两人在棋盘上摆开了战场,这段时间冯晨棋艺增进不少,但总是同平冈龙一差那么一点点,冯晨私下总结,自己每次主要输在打劫和收官方面。

    “报告平冈长官!居留民团团长河端居先生求见。”正在两人你来我往下得入迷时,田中隆吉大踏步进来,给平冈龙一敬了个礼,大声地报告道。

    “哦,河端居求见?”平冈龙一偏过头,望着田中隆吉问道。

    “是的,长官!河端居先生现在已经在楼下。”

    “让他上来吧!”

    平冈龙一把手中的一枚黑子放到左上角打了一劫,这一劫是连环劫,看似平淡中透着诡异,稍有不慎,将会全盘皆输。

    冯晨没敢马虎,举着一枚白子,皱眉沉思着如何应劫。

    “报告长官!”

    河端居小心翼翼地走进棋室,喊了声报告,恭恭敬敬站在那里,双眼珠子转动着,扫了两眼盘腿坐在榻榻米上的冯晨。

    上海日本人居留民团,是作为管理旅沪日本侨民的半官半民机构,其管辖范围包括,上海公共租界、英租界及其界限以外,两英里区域内的所有日本侨民,接受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馆的监督指导。

    冯晨全神贯注地思考了一阵,在棋盘右下角位置落下棋子应了一劫,平冈龙一反反复复看了看,称赞道:“好棋!”

    说着话,平冈龙一这才从榻榻米上下来,眯缝着眼睛,望着低头恭敬站在那里的河端居问道:“河端君,又有什么事情?”

    “报告平冈长官!最近一段时间,大日本侨民集居地区,经常出现反日传单、炸弹、警告信等恐怖活动,为了更好地保护大日本侨民,居留民团建议,我们应加强同大日本海军陆战队的联系,在大日本侨民集居地昼夜巡逻。”

    河端居挺了挺胸膛,笔直地站着,一双三角眼中隐隐透着凶光。

    “我知道了,我会把这些情况及时上报外务省,在没有外务省明确指示的情况下,居留民团不得擅自行动,否则后果自负!”

    “是!”河端居答应着,向平冈龙一深深鞠了一躬,慢慢退出了棋室。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