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002章 不速之客

正文 第0002章 不速之客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冯晨的心脏都快要蹦出来了,条件反射地快速把门又关上了。

    正犹豫着是否把酒瓶朝着那人砸去,听到那人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道:“救救我,快救救我,我的,大腿的中了一枪。”

    日本人?!

    带着日本腔调的生硬中国话,这声音冯晨还有点熟悉,可由于紧张,冯晨竟一时想不起来,这声音究竟像谁。

    一愣神间,地上躺着的那人再次开口道:“你的,请把灯打开,帮我先处理处理伤口的干活,他们的,不会追过来的。”

    这次冯晨算是听出来地上躺着的是谁了,忙放下酒瓶,伸手寻找着电灯开关,轻声问道:“是石川君?”

    那人呻吟着回答道:“你是冯桑?!冯桑,是我!”

    灯亮了,地上躺着石川正雄,冯晨在日本明治大学留学时的同学。

    冯晨忙上前蹲下,把石川正雄扶起,问道:“石川君,你怎么到上海来了?”

    石川正雄没有回答冯晨,眼睛朝着右腿上的伤口望去,血迹已经染红了整个裤腿,右手中紧握着一支王八盒子。

    “石川君,你先别动,我来找东西先帮你把伤口包扎一下。”

    冯晨起身走进卫生间,拿出两条干净毛巾来,又倒了一杯威士忌递给石川正雄,这才蹲下身,一边用毛巾包扎着伤口,一边说道:“石川君,你把酒先喝了,我给你包扎下,马上送你到弄堂前面的诊所去。”

    石川正雄仰起脖子,把一杯酒倒进口中,咂摸了两下嘴巴道:“谢谢你冯桑!请再给我倒一杯;不必到诊所去,这一枪没有伤到骨头,等天亮后,麻烦你给我们大日本驻上海领事馆去个电话,让平冈先生过来接我。”

    “平冈老师在上海?”冯晨给石川正雄的杯子里倒着酒问道。

    “我同平冈老师前天从满洲过来的,昨天平冈老师还说,准备抽出时间来看望你,没想到今天就让我在这里撞到你了。”

    “石川君,要是知道你和平冈老师到上海来了,我早就应该去拜见你们了。”

    “冯桑,难怪平冈老师会喜欢你,你的,同其他的中国人不一样的,你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朋友!”石川正雄把手中的高脚杯朝上举了举说道。

    两杯酒下肚,石川正雄的脸色慢慢红润起来,冯晨搀扶着石川正雄,到书桌旁的椅子上坐下,再次给高脚杯中加满了酒,随口问道:“石川君,你惹到什么人了?”

    “我也不清楚是什么人在追杀我,我猜想,八成是民党中央调查科的人。”石川正雄端起高脚杯呷了口酒回答道。

    冯晨返身从里屋找出一袋点心,放在书桌上,看似不经意地问道:“石川君,你刚刚才到上海来,民党中央调查科的人为什么会追杀你?”

    “可能是他们发现了我们此次来上海的目的,冯桑,你回上海后,平冈老师和我应土肥原将军的邀请,7月份到了满洲奉天,协助土肥原将军筹办满洲国。”在酒精的作用下,石川正雄的话渐渐多了起来。

    石川正雄无意间透露了一个天大的秘密,日本关东军正在秘密筹划,成立一个由日本人控制、脱离中国本土的满洲国。

    石川正雄同平冈龙一此次到上海来,肯定同日本关东军筹划满洲国有关。

    冯晨表面不露声色,脑海中却快速转动着,如何能够让石川正雄不起疑心的情况下,从他口中多套出些有用的东西。

    “石川君,要是满洲国成立了,你可要帮我美言几句,我干脆到奉天去,在那里寻个正经差事干干,混口饭吃,我如今在上海,生活难以为继啊!”冯晨叫着苦道。

    “哈,哈,冯桑,这好说,等天亮后,见到平冈老师了,我把你的这个想法告诉他,他一定会非常的开心。满洲国成立后,需要大批像你这样,对我们大日本帝国友好的人才,我这次同平冈老师来上海,就是来接张景惠先生到满洲去的,张先生将会出任即将成立的满洲国要职,冯桑可以同我们一起去满洲,平冈老师一定会重用你的。”

    又是一个重磅消息!

    张景惠不是南京军事参议院院长吗?投靠日本人了?

    说起这个张景惠,他在青年时代,跟随其父卖豆腐为生,后来他认识张作霖后,两人结拜为兄弟,此后一直追随张作霖。

    在第一次直奉战争中,张景惠被委以重任,担当了奉军西路军总司令,但他战无决心,行动迟缓,使奉军整个战局因西路军溃败而败。

    战争结束以后,张景惠寓居北京,直系曹锟贿选为大总统后,新设全国国道局,特任他为督办,张作霖深恨之。1925年冬,张景惠因母病故,不敢奔丧,求张作相、吴俊升说情,张作霖这才准其回籍治丧。

    张景惠回到东北,先到沈阳,见到张作霖就痛哭流涕、叩头谢罪。张作霖念及两人结拜之情,原谅了他,并委任他为奉天督军署参议,作为张作霖的代表,奔走于京、津之间。

    1926年以后,张景惠先后出任陆军总长、实业总长。1928年6月4日,张景惠在随张作霖返回奉天途中,在皇姑屯被炸,身受重伤。

    张作霖去世后,1928年底,张学良任用张景惠为东三省特别区长官。但他与张学良政见不和,又常以长辈自居,与张学良的矛盾渐深;在东北易帜后,张景惠到南京政府任军事参议院院长之职。

    “张景惠当了汉奸了?”冯晨心里道。

    看了看时钟,将近五点半,冯晨走到窗户边,轻轻把窗帘挑开,见外面天色渐亮,弄堂里已经有早起的人在活动。

    “石川君,你在坚持一下,我到外面找电话通知平冈老师过来接你。”

    “谢谢冯桑!这是我们大日本驻上海领事馆的电话。”石川正雄从左面裤兜中,掏出一张写有电话号码的纸币,递给了冯晨。

    出了门,冯晨朝着天空中望了望,仍然是阴霾密布。

    走到弄堂口,看到开着门的一家百货店铺里,掌柜的正在擦拭着柜台上的电话机,冯晨看了眼手中捏着的纸币,便朝着那家店铺走去,刚刚走了两步,冯晨意识到什么,旋即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十分钟左右,冯晨再次出现在弄堂口,手中拎着个纸袋子,里面装着几根油条和一杯豆浆,径直朝着那家百货店铺里走去。

    “冯先生,这么早呀!”店铺掌柜的脸上堆满了笑容,热情地同冯晨打着招呼。

    “掌柜的,我想用一下你的电话机。”冯晨把手中拎着的纸袋放到柜台上说道。

    “冯先生,你请用。”那掌柜的朝着纸袋里瞟了眼,殷勤地把电话机朝着冯晨面前推了推,然后拿起块抹布,开始低头擦拭着柜台。

    冯晨按照纸币上的号码拨过去,电话很快接通了,从对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柔柔地问道:“你好,这里是大日本帝国驻上海领事馆,请问你找谁?”

    “我找平冈龙一教授。”冯晨简短地回答道。

    对面沉默了一阵,接着问道:“请问你是谁?”

    “我叫冯晨,是平冈教授的学生。”

    对方又是一阵沉默,过了一会,电话里终于传来平冈龙一的声音:“冯桑,你怎么知道我在大日本领事馆里?”

    “老师,石川君受伤了,这会在我家里,他让老师过来接他。我住在九江路中段,仁爱弄堂137号。”放下电话,付过钱,冯晨望了眼那掌柜的,拎起纸袋转身出了店铺。

    朝着自己住的地方刚刚走了几步,从身后过来一辆黄包车,拉车人低着头,走近冯晨时,低声说道:“快上车!”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