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私密关系正文 第141章 天理何在?

正文 第141章 天理何在?

    楼尚正看着陈伟,摇了摇头:“陈先生,聂总生前是有遗嘱的。”

    “什么?”

    楼尚正拿出了另外一份文件,递给了陈伟看。

    “这份遗嘱,是聂总去年立的,代书遗嘱,有两位以上见证律师,还有,这份遗嘱是经过公证的,而且时间是距离现在最新的,所以,按照法律规定,遗嘱继承优先。”

    陈伟看完了遗嘱:“这么说来,就算有这份DNA鉴定结果,也不能继承聂总的遗产吗?”

    “遗嘱继承优先。”

    “我不要继承任何财产,我只想见我的亲生母亲最后一面。”安语的手紧紧的握着,眼前浮现出聂丽华那张和蔼可亲的面庞来。

    “这个没有任何问题,你是聂总的亲生女儿,你自然有权利去见你的亲生母亲。”

    “可是赵世宽不承认,不让我见。”

    “这个,这样吧!聂总生前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带你们去找赵总吧!正好有些事情也要跟他谈谈。”

    安语感激万分,他们一起朝着楼下走去。

    汽车到了医院里,他们三个人下了车,朝着太平间走去。

    到了太平间,却没有看到赵世宽他们,楼尚正在车上的时候,就给赵世宽打了电话,一直都没有人接听。

    安语拉住了太平间的工作人员,问聂丽华的尸体在哪里,被告知已经被亲属带走了,至于带到哪里去了,就不得而知了。

    “殡仪馆。”陈伟抬头看着安语。

    楼尚正点点头,他们从里面走了出来,快到汽车跟前的时候,楼尚正拉住了陈伟。

    “楼律师?怎么了?”

    “你们可能要做好思想准备了。”

    “什么意思?”

    楼尚正面色凝重:“赵世宽这个人我接触过几次,知道其为人,他曾经找过我多次,问起有关聂丽华遗嘱的事情,之前聂总有过交代,不让告诉任何人,所以,赵世宽并不知道这份遗嘱的存在。”

    “我还是不太明白。”

    “一般人死了,不会这么快就从太平间带走。”

    “你是说,赵世宽怕夜长梦多,所以会!”陈伟看向了远处的安语,安语可能真的再也无法见到聂丽华最后一面了。

    上了车,楼尚正一直不停的给赵世宽打电话,可是就是打不通。

    汽车很快就到了殡仪馆,刚到门口,就看到了十几辆车停在殡仪馆里,安语一眼就认出了赵世宽的车:“他在这里。”

    车子刚一停下,安语就拉开车门从车上下来,快步朝前跑去。

    赵世宽在几个人的陪同下,正朝着外面走来,安语不顾一切的冲到了赵世宽的跟前:“我妈呢?她人呢?”

    赵世宽用力的推开了安语,安语一个踉跄,差点摔倒,陈伟从后面过来,赶忙扶住了,等安语站稳了,他冲到了赵世宽的跟前,一把抓住了赵世宽的衣领:“混蛋,敢动我老婆,我弄死你。”

    赵世宽的手下要上来,赵世宽却摆摆手,狞笑着看着陈伟:“打呀!有本事就朝着我这里打。我保证你们连我舅妈的骨灰都见不到。”

    骨灰?安语一听这话,差点昏厥在地。

    楼尚正赶忙过来拉开了陈伟,陈伟气得咬牙切齿,楼尚正猜的没错,赵世宽已经把聂丽华火化了。刚刚去世,这么快就火化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陈先生,你们先在一旁等等,我跟赵总好好谈谈。”楼尚正说着,迈步朝着赵世宽跟前走了过来。

    “楼律师,好久不见,你是不是受了什么人的蛊惑,相信那个女人是我舅妈的亲生女儿?我告诉你,我舅妈的亲生女儿早就死了,两个都死了,他们家,绝户了,我是他们唯一的亲人。所以,我舅妈的遗产,应该我来继承。”赵世宽双手放在楼尚正的肩膀上,“我知道我舅妈有一份遗嘱,只要你拿给我,我可以给你。”

    楼尚正推开了赵世宽,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遗嘱我带来了,你自己看吧!你有时间,就到我们律师事务所来办理一下手续吧!还有,做人不能做的太绝,就算不能人母女见最后一面,聂总的骨灰也应该给聂晴。”

    楼尚正把文件塞到了赵世宽的怀里,转身朝着安语他们跟前走去,刚走出去没多远,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了赵世宽的放肆的狂笑声。

    楼尚正闭上了眼睛,聂丽华呀!你怎么就养了一个狼崽子呀!天理何在呀!

    赵世宽拿着文件,朝着安语跟前走了过来,笑着说道:“小表妹,不是表哥我无情冷酷,实在是我也不知道有这份遗嘱呀!要是早知道,我一定会让你们母女见最后一面的,舅妈的骨灰在里面,就交给你这个亲生女儿了。”赵世宽说完,大笑着走了,那笑声在空中回荡,听起来是那么的恐怖。

    楼尚正也没有办法,他甚至有种想把那份遗嘱付诸一炬的冲动,但是,他不能,那是一份公证过的遗嘱,有存档,有备份,他无能为力。

    安语哭着朝着里面走去,当她看到骨灰盒上聂丽华的照片的时候,再也忍不住了,放声痛哭了起来,这是她的亲生母亲,曾经,她们之间的距离是那么的近,现在,她们之间却是如此的遥远。

    安语分不清对这个亲生母亲是什么样的感情,她的记忆里没有聂丽华的任何印象,但是,看到聂丽华的照片,却说不出来的心痛,这可能就是亲情相连的原因吧!

    安语泪眼朦胧,骨灰盒上的照片,忽远忽近,她的眼睛有些模糊了,安语感觉头痛的厉害。

    安语仿佛看到了草坪上,一个漂亮女人蹲下身子,在朝着她招手,小宝贝,快过来,你可以的。一个小女孩,蹒跚着朝着漂亮女人跟前跑去,漂亮女人的脸越来越清晰,聂丽华,妈妈!

    安语哭着喊道:“我记起来了,我全都记起来了,妈妈!”

    那些过往的记忆,一下子变得清晰了起来,那一年,她应该是四岁左右,她太调皮,摔了腿,一直赖着不肯走路,聂丽华带着她到了草坪上,故意她走路。

    安语能够记起来的,只有这么一丁点的记忆,却是如此的珍贵。

    陈伟看着安语,心里难受极了,哪怕让安语能够跟聂丽华母女相认一天也好呀,现在,母女阴阳相隔了。

    楼尚正不知道响起了什么,突然大叫了一声:“我真是老糊涂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忘记了。聂总,还是你老谋深算呀!”楼尚正说着,突然大笑了起来,那样子看着是那么的瘆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