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私密关系正文 第139章 要变天了

正文 第139章 要变天了

    安语送聂丽华到了门口,聂丽华站在那里,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安语的脸:“孩子,我今天真的很高兴,你爸妈真的是很好很好的人,他们把你教育的很好。这些年,我经常做噩梦,我会梦到你过着很辛苦的生活,却没想到,你被这样一户好人家收养。孩子,记住你爸说的话,一定要心存感恩,好好的孝敬他们二老,知道吗?”

    “妈,我知道。”

    “好孩子。”聂丽华再次将安语抱在了怀里,陈伟和安语爸妈远远的站着,看着她们母女,“陈伟是个好孩子,看得出来,他很爱你。我的公司现在做的很大,我看过他的资料,他非常的出色,我的公司,早晚都要交给你们,所以,妈想跟你商量一下,让陈伟到我的公司来上班,替我打理公司,你看怎么样?”

    “我问问他再说吧!”

    “好,你问过以后告诉我。”聂丽华的所有一切,将来都是要留给安语的,只是她看得出来,安语性格柔弱,而且一直从事的是财务方面的工作,要把那么重的担子压在安语身上,恐怕这孩子承受不住。一个女婿半个儿,陈伟的情况她已经详细了解过了,人很聪明,处事圆滑,应该可以胜任。

    聂丽华真的非常的开心,老天眷顾她,让她认回了女儿,还送给她一个优秀的女婿。

    聂丽华松开了安语,舍不得,真舍不得,她真想什么都不做,每天就好好的陪着女儿,把缺失的爱补回来。

    安语拉开了车门,聂丽华坐了进去,不舍的看着安语:“有时间就跟陈伟来家里吃饭,那里,也是你的家。”

    “妈,我知道了。”

    一声妈,让聂丽华的心都要暖化了,她好像回到了以前,看到那个小丫头,圈着她的脖子,小嘴在她的脸上蹭来蹭去,奶声奶气的喊着妈,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此吧!

    车子朝着前面开去,聂丽华从车椅上起来,回头朝着安语看去。

    安语一直站在那里,目送着她离去,聂丽华哭了,老公,我终于找回我们的孩子了,你可以安息了。

    聂丽华回到了公司里,赵世宽正坐在她的办公室里,看到她回来了,赶忙站了起来:“舅妈,怎么样?”

    “世宽,我太高兴了,安语这孩子,真不错。那个陈伟很好,我想让陈伟先到公司来帮我,你可要帮我好好带带他。”聂丽华说着,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她面满春风。

    “让陈伟来公司,给他安排什么职位呢?”

    “总经理吧!”

    “让他当总经理,舅妈,你不是开玩笑吧!”赵世宽吃惊非小,他在聂丽华的集团公司,也只是挂了个副总的职位,没想到陈伟一来,就让他做总经理。

    “这孩子我了解过了,非常有能力,当然,再有能力,跟你比还是差了很多,所以才让你带他。你的公司以后就交给陆峰去管理吧!这孩子,唉!”聂丽华叹了一口气,差一点,陆峰也就成了她的女婿了。当年,她给了陆峰一百万,就是想考验陆峰是否真的爱聂倩,结果没有让她失望,如果聂倩没有死,以陆峰的能力,帮她打理公司,她就可以早点退休,尽享天伦了。

    可惜的是,大女儿命薄,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现在陈伟是她唯一的女婿,这家公司的未来,就要靠陈伟了。

    “舅妈,这样会不会太草率了,我怕股东们会反对,毕竟我们这是一个大集团。”

    “你说的也有道理,这件事情,我再好好的考虑一下。”

    “舅妈,那没别的事情,我就先去忙了。”

    “好,你走吧!”聂丽华摆摆手,示意赵世宽离开,她坐了下来,拿起了座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赵世宽关门的瞬间,聂丽华的声音飘入了耳中:“老楼,我上次跟你说的改遗嘱的事情。”

    赵世宽的拳头的紧紧的握住,脸上的肌肉抖动了一下......

    周末,一家人约了一起在安语家吃饭,安语爸妈早就来了,帮忙做饭,陈伟开车去接聂丽华了。

    安语亲自下厨,要跟亲生妈妈做一顿好吃的,安语妈也想让安语在聂丽华面前展示一下,让聂丽华看看她把安语这个女儿培养的有多成功,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安语妈只是打下手,安语主厨。

    桌子上摆满了美食,都是安语的拿手菜,再炒一个菜就要好了。

    安语走到厨房门口,朝着外面看了一眼,聂丽华还没有来。

    “我去打个电话问问。”安语爸走到茶几跟前,刚想拿起手机打电话,门突然开了,陈伟回来了。

    陈伟冲了进来,神色慌张的说道:“不好了,出大事了。”

    安语爸紧张的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聂总,她心脏病突发,去世了。”

    “什么?”安语爸瘫坐在了沙发上,刚刚安语母女相认,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你说什么?”安语听到声音,手里还拿着锅铲,就从里面冲了出来。

    “你妈她,她昨天晚上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已经不在人世了。”陈伟说着,眼圈红了。

    “我妈,她,她!”安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前几天,她还和聂丽华一起吃饭,母女相认,怎么突然就去世了?

    安语觉得一阵眩晕,天旋地转,差点晕倒。

    陈伟赶忙扶住了安语:“安语,你!”陈伟哽咽着,母女刚刚相认,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陈伟知道安语肯定很难接受。

    安语被陈伟抱着,嚎啕大哭,这一切,实在是太突然了,妈好端端,怎么就去世了。

    “孩子,别哭了,我们去送一你妈最后一程吧!”安语爸老泪纵横。

    安语妈也直抹眼泪,过来轻轻的拍了拍安语的肩膀:“孩子,听你爸的,我们一家人现在就去送送你亲妈。”

    安语泪眼婆娑,点点头,一家人心情沉重的从家里出来。

    路上,谁也不说话,大家的心里都很难受。

    陈伟把车子停好,打开了车门,安语在爸妈的陪同下,一起朝着里面走去。

    陈伟给聂丽华的秘书打了电话,秘书告诉陈伟,聂丽华已经被送到太平间了。

    陈伟带着安语他们一起朝着太平间走去,可是,刚出电梯,就看到赵世宽眼睛红红的站在走廊里,正朝着他们看了过来。

    赵世宽看到安语来了,走了过来:“你们是什么人?”

    “老板,是我,我是安语。”

    “安语?抱歉,我不认识你。”赵世宽冷冷的说道。

    “老板,你说什么,你不认识我?那天我去见聂总,是你开车带我去的。”安语不可思议的看着赵世宽,赵世宽是不是失忆了?安语知道面前的这个人就是她的亲表哥,认了生母以后,还没有来得及跟这位表哥见过面。

    “我开车送你去见我舅妈,你开什么玩笑,我赵世宽什么时候给别人当司机了,来人,把这些不相干的人给我赶走。”赵世宽一摆手,他身后的几个人一拥而上,就把人往电梯门口推。

    陈伟冲了上来,用力的推开了那几个人:“你们干什么?她是聂丽华的亲生女儿,现在她来送她的妈妈,你们为什么拦着?”

    “什么?亲生女儿?你有没有搞错,我舅舅就两个女儿,聂倩聂晴,聂晴死了二十年了,聂倩前几年也自杀了,从哪里冒出了一个亲生女儿?你叫什么?安语对吧?我不记得我舅舅有个姓安的女儿。”

    “聂丽华跟安语已经做了DNA鉴定了,安语就是聂丽华的亲生女儿,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她们母女已经相认了!”陈伟急了,聂丽华死了,赵世宽不让他们见聂丽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拿来,你不是说有DNA鉴定报告吗?拿出来,我就相信你说的这些。”赵世宽伸出手来,问陈伟要鉴定报告。

    “鉴定报告在聂丽华那里。”陈伟突然之间嗅到了阴谋的味道,眼前的这个家伙,分明知道DNA鉴定报告不在他的手上,所以才故意这么说。

    “那就是没有了,那你还有什么说的,来人,轰出去!”赵世宽一摆手,这些人一起涌过来,把陈伟他们赶到了电梯里,陈伟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还有安语跟两个老人在,一旦打起来,他们会吃亏的。

    陈伟拉着安语和安语爸妈上了电梯,电梯上行。

    “这是怎么回事?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安语爸气得浑身直发抖。

    “一定是安语的老板搞的鬼。DNA鉴定报告,一定在他的手里。”陈伟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他必须尽快理清思路。

    “他怎么可以这样?明明那天是他送我去的喜来登,他为什么就不承认了?”安语很是气愤,这到底发生了什么,赵世宽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冷酷无情?聂丽华是赵世宽舅妈,她是聂丽华的女儿,他们是表兄妹,赵世宽应该是知道这些的,他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电梯门打开了,陈伟给秘书打了电话,没人接听,陈伟却听到了附近的手机铃声,陈伟赶忙朝着手机铃声响起的地方快步的走去,一个女人从角落里走了出来,正是聂丽华的秘书,当初陈伟就是把安语的头发给了这个女人。

    陈伟按掉了电话,气愤的问道:“怎么回事?赵世宽凭什么不让我们见聂丽华?”

    秘书双目无神,喃喃道:“变天了。”

    “什么意思?”陈伟不解的看着秘书。

    “没有什么聂晴了,聂总一死,赵世宽就成了唯一的合法继承人了,我得走了,你们好自为之吧!”秘书说完,转身,离去了。

    安语爸走了过来,看着陈伟:“怎么回事?”

    “我想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赵世宽想独吞聂丽华的所有遗产,安语,不可能成为聂晴,如果安语成了聂晴,她将是聂丽华遗产的唯一继承人。”

    “你是说那个混蛋为了遗产,不认安语了!”安语爸彻底明白了。

    “我只是想见她最后一面,我可以不要钱。什么都可以不要。”安语哭着说道。

    “老婆,你太天真了。”陈伟将安语揽入了怀里,“让你去见你妈,就意味着要承认你跟聂丽华的关系,他是不会同意的。”

    “为了钱,他可以连亲情也不顾吗?他说起来,也应该是我的表哥,亲表哥。”

    “金钱,可以让一个人迷失本性,更何况,还是那么一大笔的遗产。”陈伟知道,要想让安语认回她的亲生母亲,比登天还难了。

    “难道连最后一面都不能见了吗?”安语刚刚接受了亲生母亲的存在,现在却突然告诉她,连亲生母亲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安语的心难受极了。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证明你跟聂丽华的亲子关系,我现在就去鉴定所,让他们再出具一份鉴定报告。爸妈,你们到外面打车,带着安语先回家,我那边一有消息,就马上通知你们。”陈伟说着,快步朝着跑去,一边跑,一边给刘维娜打电话,这些年陈伟一直跟着刘维娜,刘维娜危机处理的能力相当强,这个时候,找刘维娜,可能她会有办法。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