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私密关系正文 第256章办公桌下的药片

正文 第256章办公桌下的药片

    陈伟挂了diànhuà,赶忙给安语打diànhuà,却没有接听,又给护工打了diànhuà,还是没人接听。

    陈伟匆忙穿好了衣服,从楼上下来,赶往了医院。

    陈伟的心里万分焦急,安语能去哪里?赵世宽该不会如此大胆的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对安语下手吧!

    陈伟到了医院,何云丽和陈雨正在病房里着急的等着陈伟。

    “哥,你总算来了,我问过护士了,她们也不知道嫂子去了哪里?”陈雨都快急哭了,安语的伤现在还没有康复,突然就不见了,肯定是出事了。

    陈伟赶忙找到了医院的保安,查看了jiānkong,jiānkong上,女护工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安语离开了医院,在医院门口上了一辆车,去向不明,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安语是自己离开的,并没有被人胁迫,陈伟这才放下心来,安语究竟去了哪里?又为什么要瞒着自己呢?

    咖啡厅的包厢里,安语坐在轮椅上,身后站着女护工,她的对面,坐着一个漂亮女人。

    “安语,对你的遭遇,我深表同情,不过,我不知道你不好好的在医院里养伤,约我出来干什么?”

    安语从包里掏出了一张zhàopiàn,扔在了桌子上:“萧雨,我今天来这里,是想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我正式开战,你对我,对我父母所做的一切,我一定要你血债血偿!”

    萧雨看了一眼zhàopiàn,吃了一惊:“这张zhàopiàn你是怎么拿到的?还有,你说什么开战?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这个世界上,最想我死的人有两个,一个是你,还有一个是赵世宽,我死了,你们一个可以得到陈伟,一个可以得到我生母所有的遗产,不过,你们失望了,我还活着。我告诉你,我安语没有那么容易死,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你们对我所做的一切,我会加倍奉还!”

    “安语,你以为你跟你父母的车祸是我干的?这太可笑了,没错,你是我的情敌,我是想跟陈伟在一起,但是我没有丧心病狂到那种程度,我!”

    安语抬手打断了萧雨:“萧雨,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我妈不会白死,我的双腿!”安语用手摸着自己的双腿,手微微的颤抖着,眼神冰冷的可怕,“谁也别想从我手里拿走属于我的一切,赵世宽不可以,你也不可以!”

    萧雨看着安语,心里升起阵阵寒意,她不再说什么了,她知道解释再多安语也不会相信,她也没有必须去跟自己的情敌解释这些。

    安语摆摆手,示意女护工带她离开,女护工推着轮椅走了。

    萧雨看着安语离去的背影,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拿起手机,给陈伟打了一个diànhuà:“陈伟,是我,你老婆疯了!”

    “你什么意思?”陈伟大惊。

    “她来找过我了,她觉得她跟她父母的车祸是我跟赵世宽策划的,她跟我宣战了,不过,我不怕她,我!”

    “你说安语刚才从医院出去,是去见你了?”

    “是呀,莫名其妙,我萧雨就算要跟她抢男人,也会光明正大的,我才不会使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

    “我知道,车祸的事情是意外,跟你没关系,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她现在人在哪里?”

    “刚跟我一起在一家咖啡厅,现在去哪里了不知道了,应该回医院了吧!”

    “萧雨,安语妈妈在车祸中死了,所以她的情绪可能有些过激,不管她对你说了什么,请你一定不要放在心上。”

    “陈伟,不用你替她向我道歉,也没必要,她要对付我,我才不怕呢?”

    陈伟知道萧雨的脾气,平时别人不招惹她,她还要找别人茬,现在安语向萧雨宣战了,看来以后麻烦事少不了。

    陈伟挂了diànhuà,又给安语打了diànhuà,还是没有人接听。

    何云丽现在一旁,紧张的问儿子:“怎么样了?”

    “她应该是在医院里待久了,想出去透透气吧!没事的,等下就回来了,妈,我先送你跟小雨回去吧!”

    “不用了,我们自己回去就可以了,你在这里等安语吧!她回来了,你给我们打个diànhuà告诉一声。”

    陈伟把何云丽和陈雨送到了医院门口,又给安语打了diànhuà,还是没人接听。

    丽华集团大楼外面,安语坐在轮椅上,抬头朝着上面看去。

    安语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她抬起手,微微摆动了一下,女护工推着安语往里面走去。

    公司的职员已经下班了,聂丽华死了以后,赵世宽就接手了这里,成了这里的主人,现在,这里真正的主人来了,她要将本该属于她的一切,全部都拿回来。

    大楼的保安拦住了安语:“请问你是哪位?这里已经下班了,请你明天再来吧!”

    安语抬头看了保安一眼,刚想说什么,大楼门口,一辆qichē停了下来,从车上走下来了一个男人,快步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保安认识这个男人,他是公司的法律顾问楼尚正。

    “她是聂丽华的女儿,安语!带我们去聂总以前的办公室!”

    保安闻听此言,大吃一惊,哪里还敢怠慢呀!赶忙带着安语他们朝着电梯走去。

    “楼律师,不好意思麻烦你过来。”

    “应该的,你的伤!”

    安语摇摇头,相比**的伤害,她的心所受的伤害要厉害的多。一个生母,一个养母,都离她而去了,养父到现在还昏迷不醒。她本来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深爱她的父母,现在这个家却支离破碎了,这一切,都是拜赵世宽和萧雨所赐,在医院的每一天,她都度日如年,她要让那些毁灭她幸福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聂丽华的办公室在这幢大厦的顶楼,门打开了,女护工推着安语到了办公室里面,里面的陈设还跟以前一样,没有变动过,赵世宽是个很迷信的人,他接管这里以后,觉得这个办公室死过人,就没有在这里办公,而是在楼下另外安排了一个办公室来办公。

    楼尚正看着这里的一切,睹物思人,他还记得,最后一次见到聂丽华,就是在这个地方,当时聂丽华找楼尚正来这里,就是想重新立遗嘱的,她要把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给她的宝贝女儿,可是,事与愿违,她没有等到遗嘱生效,就撒手人寰了。

    女护工推着安语到了桌子跟前,安语朝着女护工摆摆手,女护工点点头,转身就跟保安到外面去了。

    办公室里,就剩下了安语跟楼尚正两个人了。

    安语坐在轮椅上,拿起了放在桌上的一支派克笔,楼尚正看着这支笔,泪花闪动,这支古董派克笔还是楼尚正以前从国外买过来送给聂丽华的,聂丽华非常喜欢这支笔,一直都在用这支笔。

    安语拔下了笔帽,用钢笔在纸上写字,钢笔里没有墨水了,安语伸手去拿墨水**,不小心把笔帽碰到了地上,弯腰刚要捡,楼尚正走了过来,蹲下身子去帮安语捡。

    安语看到楼尚正蹲在地上不起来了,赶忙问道:“楼律师,你怎么了?”

    楼尚正站了起来,一手拿着钢笔帽,一手拿着几颗药片,一脸疑惑的说道:“聂总的办公桌下面怎么会有药片?难道?”仅代表作者醉我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