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私密关系正文 第249章 接管

正文 第249章 接管

    安语听陆峰这么说,一下子情绪变得激动起来:“不是意外是什么?”

    “我不太好说,我只是觉得,你看看这张照片就知道了!”陆峰说着,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了安语。

    安语接过来一看,不由得愣住了:“他们?”

    “昨天早上我收到了一个快递,里面有这张照片,我开始想不明白有人寄给我这张照片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想明白了,所以就过来找你了!”

    照片上,萧雨和赵世宽相谈甚欢,安语没想到,这两个人会在一起。

    “你是说,他们都是巴不得我死的人吗?”安语心里很清楚,赵世宽想要聂丽华的遗产,而她是赵世宽得到这一切的拦路虎。至于萧雨,她一直想跟陈伟在一起,他们在一起,密谋的事情,肯定跟自己有关。

    “酒驾,货车,照片,我想这里面肯定有某种联系,据我所知,陈伟好像也在查这件事情。”

    “什么?他也在怀疑这件事情?可是他从来没有跟我说起过呀!”

    “他可能是怕你担心吧!”

    安语看着照片,拳头慢慢的握紧了,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妈妈过世,爸爸昏迷,她流产重伤,这样的结果,应该是赵世宽和萧雨最想看到的吧!

    “萧雨,赵世宽!”安语恨得咬牙切齿!

    “你来这里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你给我出去!”陈伟冲了进来,把生煎往桌子上一放,伸手抓着陆峰的衣领就往外拽。

    “陈伟,你别这样,他是来看我的,你!”

    “不需要!”陈伟抓着陆峰,把他推到了外面,“走!”

    陆峰用手整理了一下衣服,非但没生气,反倒微笑着看着陈伟:“你反应过度了,我跟安语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好,不过那确实是我酒后失德,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你怎么还?”

    “滚!”陈伟怒火中烧。

    “好吧!”陆峰看了陈伟一眼,摇摇头,转身走了。

    陈伟看着陆峰远去的背影,拳头重重的砸在了墙上!

    陆峰进电梯口之前,回头看了陈伟一眼,陈伟眼睛红红的好像要杀人一样,陆峰嘴角滑过了一道阴冷的笑容,转身,离去。

    陈伟回到了病房里,安语坐在床上,盯着陈伟看,眼睛里的神情极为复杂。

    陈伟平静下心情,慢慢在安语旁边坐下,伸手去拉安语的手,却不想安语居然缩回了手,冷冷的问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陈伟不解的看着安语,难道是因为刚才自己那么对待陆峰,安语于心不忍了吗?陈伟心中一种刺痛,每次陆峰出现,陈伟就会想起那件事情,那个混蛋对安语做了那种事情,居然还敢来这里?最让陈伟气愤的是,安语似乎已经原谅那个混蛋了。

    这种事情,是个男人都不能忍,谁知道那个混蛋是真喝醉酒还是假喝醉酒,借着醉酒耍流氓,还名其名曰酒后失德,陈伟一想到这些,就恨不得再补上一拳。

    “你明知道车祸的事情不是意外,为什么要瞒着我?”

    “车祸就是意外,交警那边已经做出认定了。”陈伟暗吃一惊,安语怎么会突然这么问。

    “我知道你在查这件事情,我们是夫妻,死的人是我妈,我跟我爸都重伤了,我爸开了十几年车了,技术熟练,那辆大货车分明就是朝着我们撞过来的,你居然说是意外,这种事情,你就不应该瞒着我,是不是因为牵扯到了萧雨,所以你才不告诉我?”

    “萧雨?这件事情跟萧雨有什么关系?”陈伟吃惊的看着安语。

    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刚才陆峰来了,安语就变成了现在这样,难道是陆峰跟安语说了什么吗?

    安语的手放在被子里,手里紧紧的攥着那张照片,看着面前深爱的丈夫,她觉得陈伟变了,自从那个萧雨出现以后,他就变得让自己看不透了。

    “我累了,想睡了。”

    陈伟起身,帮安语放平了床,安语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眼角泪水滑落,这件事情,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赵世宽,萧雨,我妈不会就这么白死的,我一定要你们血债血偿。

    陈伟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安语,他知道安语从小到大就像是在温室里长大花朵一样,父母疼爱,学业顺利,从来没有遭受过任何挫折,现在,家里遭逢变故,深爱的养母死了,她的情绪波动大也是正常的。

    陈伟问过医生了,安语的双腿要完全恢复还需要好几个月,这次流产,对安语的身体伤害也很大,现在,作为丈夫,他要寸步不离的照顾深爱的妻子,让她的身心都快点康复起来。

    陈伟看着那张憔悴的脸,凑过去,在安语的脸上亲了一口:“你先睡会,我去公司一趟,处理点事情马上就回来,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陈伟起身走了,他刚离开,安语就睁开了眼睛,她从被子里拿出了那张揉皱的照片,恨恨的看着照片上的两个人。

    安语从床头柜上拿过了手机,给楼尚正打了一个电话:“楼律师,我有件事情想要拜托你。好,我等你!”

    安语挂了电话,那张温柔似水的脸上,多了几分成熟的冷峻,她的双眼里充盈着泪水:“妈,你等着,女儿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那些害死你们的人,女儿一定让他们不得好死。”这句话是说给生母聂丽华听的,也是说给继母听的。

    楼尚正来了,他之前已经来看过安语,对安语的遭遇深表同情,现在,安语召唤,他急匆匆的赶来了。

    “安语,哦,不,安总,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楼律师,我现在所说的这些话,仅限于你我之间知道,不能告诉第三个人,包括陈伟。第一,你帮我找一个私家侦探,不管花多少钱,一定要帮我查清楚我生母的死因,还有这次车祸的真相。第二,从现在开始,你正式接管我生母留给我的基金。第三,我聘用你为我的法律顾问。”

    “安总,你没事吧!”楼尚正看着安语,他一进来就感觉安语跟以前大不相同了,她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刚毅,一点也不像以前他所见到的那个柔弱的安语了。

    也是,安语突然遭逢变故,现在又让他找私家侦探去查聂丽华的死因还有这次车祸的真相,看来她觉得是有人想害她,这件事情,陈伟也跟他提起过,陈伟也找刑警朋友查过,无可疑,现在安语让他找人去查,还要瞒着陈伟,看来这夫妻在这件事情产生了分歧。

    “还有,把这两个人的底,给我查清楚了,越详细越好!”安语把那张揉皱的照片递给了楼尚正。

    楼尚正看着照片,惊讶的问道:“你要查萧雨的底?”

    “楼律师,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其他的,你不用管,有消息就通知我,我再强调一遍,你只需要对我负责就行。”

    楼尚正点点头,他似乎又看到了另外一个聂丽华一般,当初的聂丽华,跟他是朋友关系,也是雇佣关系,他一直为聂丽华服务,他也从一个小律师,成为了现在拥有这么一家著名的律师事务所的大律师,他能有今天,聂丽华的帮助是少不了的,现在,他要继续为聂丽华的女儿服务了。

    “安总,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楼尚正说着,转身要走,想起了什么,回头看安语,安语却已经闭上了眼睛,他只得转身往外面走去,他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人把这样一张照片给了安语,他觉得安语能有这样的变化,应该都是因为这张照片。

    楼尚正到了电梯间,按了电梯,把照片放进了包里,电梯门开了,楼尚正刚要进去,陈伟从里面走了出来:“楼律师,你来了!”

    “我来看看安语,刚聊了几句,她的状态还不错,好好照顾她,我还有事情,先走了。”楼尚正说着,进了电梯。

    陈伟回头朝着楼尚正看去,他总觉得今天的楼尚正有些怪怪的,哪里怪却说不上来。

    陈伟回到了病房里,安语已经睡了,陈伟轻轻的给安语盖好了被子,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安语的脸:“老婆,你要快点好起来呀!”

    陈伟起身,拎着热水瓶去外面打水了,安语睁开了眼睛,泪水滚落。

    安语的手机响了一下,她拿起了手机,看到了一条微信,打开了一看,是一个视频,点开了一看,大吃一惊。

    !!:!!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