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私密关系正文 第248章意外?

正文 第248章意外?

    陈伟到了交警的跟前,交警看了陈伟一眼:“酒精测试结果出来了,那家伙是酒驾,昨天晚上喝了很多酒,今天本来不出车的,临时接了个活,出来前喝了酒!事故责任,他负全责!你们的车是正常行驶,所以!”

    “王八蛋!”陈伟的拳头紧紧的握着,恨不得立刻去杀了那个混蛋。

    交警走了,陈伟回到了病房里,安语还是那么躺着不说话,陈雨哭着拉着安语的手:“嫂子,你别这样,我看你这样,我难受!”

    何云丽拉着陈伟到了外面:“安语的腿?”

    “手术很成功!”

    “那以后会不会影响走路呀!”

    陈伟也不知道,这次车祸很严重,那个混蛋货车司机,车子是满载的,速度又很快。三个人里面,安语的伤是最轻的,安语爸到现在还昏迷不醒。

    “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何云丽问道。

    陈伟就把大概的情况跟陈伟说了,何云丽听完,好半天没有说话。

    “妈!你怎么了?”

    “奇怪,我觉得有些奇怪!”

    “奇怪?什么奇怪?”

    “现在查酒驾这么严,货车司机应该是最怕这个的,你爸的几个朋友就是开货车的,只有不出车的时候。才会喝点,平时根本不敢喝酒,那后果很严重。还有!”何云丽看着儿子,很多事情,她都没有跟儿子说起过,她的前夫,也就是陈伟的生父,就是遭逢意外身故的,她觉得这次的车祸有些蹊跷。

    “还有什么?”

    “没什么。交警怎么说?”

    “交警说是酒驾造成的事故,是意外!”

    何云丽看了儿子一眼:“我觉得还是应该再去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妈,你的意思是,这次的事故可能不是意外?”

    陈伟思细级恐,聂丽华突然病故,赵世宽让他们连聂丽华的最后一面都没来得及见,就给火化了,难道?

    “我只是觉得这个车祸有点奇怪,哪里奇怪,我也说不上来!安语是聂丽华的女儿,聂丽华一死,安语成了那么一笔庞大基金的管理决策者之一,安语辞职要去管理这个基金了,安语却出事了!奇怪,真奇怪!”何云丽轻轻的拍拍儿子的肩膀,转身就进去了。

    陈伟看着何云丽的背影,他感觉妈今天的样子跟以前非常的不同,妈虽然看起来跟普通的家庭妇女没什么区别,可是,陈伟却知道妈绝非一般人,她喜欢看书,而且都是那种晦涩难懂的古文,她还喜欢写毛笔字,那字写得颇有大家风范,陈伟经常听继父说起过,陈伟的生父出事以前,他们家还是很风光的,陈伟的外公在江南也是个厉害人物,只是陈伟一直都没有见过外公,好像是因为外公不同意陈伟生父跟何云丽的婚事,何云丽跟外公闹翻了。

    刚才何云丽说的那一番话,绝非普通家庭妇女说的出来的。

    妈的话提醒了陈伟,赵世宽那个王八蛋,会不会狗急跳墙,做出了这么灭绝人性的事情来了。

    陈伟想到了关天鹏,他知道那些交警肯定不会查的那么深入,关天鹏是刑警,对这种案子,最在行了。

    陈伟给关天鹏打了电话,关天鹏一听安语出事了,赶忙赶了过来。

    陈伟在医院门口等着关天鹏,关天鹏从车上下来,快步走了过来,拉住了陈伟的胳膊:“安语怎么样了?”

    “双腿骨折,做了手术!”

    关天鹏在陈伟的肩膀上拍了拍:“兄弟。你也别多想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刚才在电话里说这个车祸有些奇怪。你能详细的跟我说说吗?”

    陈伟就把自己所怀疑的事情,都跟关天鹏说了,关天鹏听了,不住的点头:“放心。兄弟,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一有消息,马上通知你!”

    关天鹏跟着陈伟上去看了安语,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陈伟让陈雨照顾安语,他去了重症监护室,现在是探望的时间,其他时间,重症监护室都不让人进去。

    陈伟穿好了探视服,戴好了口罩,走了进去。安语爸躺在那里,昏迷不醒,身上插满了管子,陈伟看到这一幕,眼圈红了,伸手拉住了安语爸的手:“爸,你能听到我说话吗?我是陈伟,你的女婿呀!爸!你醒醒呀!”

    安语爸躺在那里,双眼紧闭,依然处在昏迷当中。陈伟的心里难受极了,趴在病床边低声的啜泣了起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陈伟从重症监护室里出来,心情沉重,回到病房的时候,陈雨正在喂安语吃东西,安语的嘴巴闭着,什么都不肯吃。

    “哥,怎么办呀?嫂子什么都不吃,她这么下去。身体怎么吃得消呀!”

    “我来吧!”陈伟从陈雨的手中接过了碗,用勺子舀了一勺子粥,轻轻的吹了吹:“老婆,吃点吧!你不吃东西怎么行?我刚才去看过爸了,他还昏迷不行。你现在是爸唯一的亲人了,你要好好养好身体,爸的下半辈子还指望着你给他养老呢?你千万不能这么自暴自弃呀!”

    安语的手动了下,眼泪流了下来,放声痛哭了起来。

    陈伟放下了碗,轻轻的抱住了安语:“没事了,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你要好好的活着,爸要是醒来了,一定不想看到你这样,听话,把粥喝了!”

    安语点了点头,陈伟用纸巾轻轻的帮安语把眼泪给擦掉了。

    陈伟喂安语喝粥,安语喝着粥,眼睛一直看着陈伟。

    “我爸过世的时候,我跟陈雨都还很小,我知道那种感觉很难受,但是,人活着,总要经历一些生离死别的痛苦,死者已矣,活着的人,更应该坚强,爸还需要我们照顾,我们一定要好好的。”

    安语点点头:“老公,谢谢你!”

    “傻瓜,跟我还这么客气!等你身体稍微好点了,我就带你去看爸,好不好?”

    安语点点头,拉住了陈伟的手:“我想我妈了!”

    安语说着,眼泪又下来了。

    陈伟放下了碗,轻轻的将安语揽入了怀里:“不管发生什么时候,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永远也不离开!”

    几天后,关天鹏那边有了消息了,他拖当地刑警把那个货车司机查了个底朝天,没发现什么可疑,这家伙平时就喜欢喝酒,之前就因为酒驾进去过一次,死不悔改,又喝了酒上路,这才酿出了大祸。关天鹏告诉陈伟,那个家伙前一天晚上就喝得人事不省的,宿醉未醒,第二天又喝了,本来不打算出车的,对方货主给的价钱高,他觉得自己酒醒得差不多了,想碰碰运气,才开车上了路,一路狂飙,车子本身就超载了,他看到安语爸的车子,事先踩了刹车,却没有刹住,事故现场有很长的刹车痕迹,关天鹏以他多年刑警的经验判断,这次事故,无可疑,应该就是一次意外。

    关天鹏的说法跟交警那边的判断基本上是一致的,看来这次的事故真的是意外。

    陈伟带着安语去见了安语爸,安语爸已经从重症监护室里转到了普通病房,人已经有了意识了,安语每天都会坐在轮椅上陪爸聊会天,医生说爸的情况已经好了很多了,要不了几天就能醒过来了。

    安语似乎看到了人生的希望,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

    “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买?”

    “我想吃生煎了,好久都没有吃了!”

    “我这就去给你买,你乖乖的在床上躺着等我!”陈伟用手摸了一下安语的小脸,起身走了。

    安语从床头拿过了手机,打开照片,照片是她跟妈的自拍,妈调皮的学着她的样子嘟着嘴巴,安语哭了,伸手摸着妈的脸:“妈,我想你了!”

    安语看着手机上的照片,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在梦里,她又看到了妈妈,母女俩一起在厨房里做饭,面粉沾在了安语的脸上,妈用手轻轻的帮安语擦掉了......

    安语醒了过来,梦境犹在眼前,可是妈却永远的离开她了。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安语以为陈伟回来了,赶忙擦干了眼泪,朝着门口看去。

    一捧鲜花映入了安语的眼帘,安语看到来人,微微一愣,他怎么来了?

    “安语,你还好吗?”陆峰手里捧着鲜花,走到了安语的跟前,把鲜花递给了安语:“祝你早日康复!”

    “谢谢!”安语接过了鲜花,放在了一旁,她看了看时间,陈伟快回来了,虽然陆峰来看她是好意,但是因为以前的事情,大家闹得很不愉快,要是陈伟看到了陆峰,恐怕?

    陆峰在病床边坐了下来,安语心里虽然着急,却也没有办法,人家是太探望她的,总不能把人赶走吧!

    “最近工作一直比较忙,所以没有时间过来看你,还有就是,我过来,可能也不太方便!”

    不方便就赶紧走呀!安语巴不得陆峰赶紧走。

    “不过,有件事情,我想了很久,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你跟你父母的车祸,我觉得不是一起意外,很有可能是!”

    !!:!!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