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盛唐高歌正文卷 409 盛唐高歌

正文卷 409 盛唐高歌

    明德门,始建于隋开皇二年,是长安城的正南门,也是规格最高的五门道城门,与皇城朱雀门,宫城承天门构成长安城南北中轴线,是李唐名付其实的国门。

    作为大唐的“国门”,明德门平日都是中门紧闭,文武百官、百姓都是从两侧的四个门道进出,然而开元八年十月初八这天,不仅紧闭的中门大开,城门的两侧更是旗帜林立,一列列鲜衣怒马的士兵整齐地站立着,城门的两边,全是翘首以待的长安百姓。

    旗帜中,还有象征着皇权的金色华盖和天子坐驾,坐驾的两边,文武百官整齐地站列着。

    能让皇帝和文武百官等侍的,只有英雄,大唐的英雄。

    金秋十月,秋风轻拂着旗帜,马儿打着呼儿,明德门了聚集了超过十万人,人虽然多,可所有人都自觉地保持着安静,就是有人说话,也会下意识地压低声音:

    “没想到皇上和百官都来了,好大阵仗啊。”

    “肯定要重视啊,吐蕃、大食勾结叛乱分子在西域作乱,朝廷一发兵,不仅把敌人都赶出西域,还反攻进大食国,威名远播。”

    “好可惜,听说监察御史张孝嵩被打下天牢,本来他是最大功臣。”

    “他要不是功臣,就不止打下大牢那么简单,知道在他西域做也多少天怒人怨的事吗,抄家灭族不说了,看中人家的女儿,也不顾是大唐的附属国,直接把王族屠戮一空,还大肆收贿刮钱,唉。”

    “皇上下旨,他以将在外君令有所有授拒绝,还把钦差关押起来,那是作死。”

    西征大军班师回朝,到长安接受封赏,可监察御史兼主将张孝嵩却不在功臣的行列之中,引起不少百姓的非议,非议归非议,并不影响他们对战场奋勇杀敌英雄的敬重,自发前来迎接大唐的英雄归来。

    “踏踏”

    “哒哒哒”

    “踏踏”

    “哒哒哒”,,,,,,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时,先是感到地面有些颤,然后隐隐到整齐的脚步声和马蹄声,随着马蹄声越来越响,慢慢地,一支队伍慢慢地出现众人面前。

    走在前面的,是一队队旗帜,远远看到,走在最前面是大唐的军旗,紧跟着的两面旗帜上面分别绣着“马”和“张”,再后面还有十多面写着不同字的旗帜,有代个人的旗帜,也有代表着西域少数民族图腾的旗帜。

    “郑将军,怎么没见你的旗帜呢?”迎接的人群中,一名叫黄立本的武将小声问他身旁的郑鹏。

    郑鹏是定远将军,闲职,本来没不够资历跟在李隆基后面欢迎山凯旋而归的将士,不过郑鹏曾是监察副使,还在西域立下汗马功劳,李隆基特地派人把郑鹏召到迎接的人群中。

    一会还要喝庆功酒。

    这时已经看得清归来将士的脸,没出意外,走在最前面是安西镇镇守使马坚和宣威将军张锐,除了张孝嵩,唐军精锐是这两人品阶最高,后面是西域各大小势力,突骑施、葛罗禄、西夜国、伊循国等等,郑鹏一边看一边解释道:“皇恩浩荡,赐了一个定远将军,在西域也就是一个监察副使的职务,身边是一支护卫队,再说人不在队伍里,哪有旗帜可举。”

    封建社会,有一套非常严格的仪仗准则,旗帜的大小、样式都有要求,不是想打就打。

    “可惜了”黄立本有些可惜地说:“要不是郑将本中途负伤,这领军之士,必有郑将军一席之地。”

    郑鹏摇摇头说:“战场瞬息万变,说不定没机会站在这里呢。”

    “也对,就以张孝嵩为例,要不是被弹劾,凭战功升官晋爵,必能创下一番事业,可惜世事造化弄人,正所为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郑鹏只是笑了笑,不再答话。

    有关朝廷决策的事,说少错少,跟这个黄立本只是泛泛之交,没必要跟他掏心窝子。

    这时回朝之师已抵达明德门外,距离明德门还十多丈时,队伍停下,除了手持旗帜的旗兵,所有人都下马,马坚、张锐一行十数人,走向走出几步,然后向被御前侍卫簇拥的李隆基单膝跪下,齐声叫道“拜见皇上。”

    一声令下,后面跟着的士兵也一起单膝跪下,大声喊道:“拜见皇上。”

    西征之战,主要是以西域将士为主,包括西域依附大唐的各部落,班师回朝不是所有人都回长安接受封赏,而是将领和立了大功的将士人,大约大约一千二百人,这是兵部商量过的。

    人少显示不出大唐雄师的威武,人多耗费巨大,一下子那么多训练有素的将士进京,安全也是一个问题,讨论过后确定一千二百人的规模。

    虽说只有一千二百人,可喊的时候一千二百人一齐用最大的气力喊,营造一个巨大的声浪,站在很远的百姓也感受到铁血雄师的气势。

    行军礼的人中,有高大威猛的将军,有白头发的老人、有脸上还带着稚气的少年郎、有只剩一只手的士兵、有扶着拐杖的勇士.....、

    不同的,是一张张形色各异的脸,相同的,是他们脸上的坚毅和自豪、眼中燃烧的忠诚和激情。

    一声振见,把军队的精气神都喊了出来。

    看到如此威武的雄师,李隆基脸上出现激动的神色,走上前,朗声地说:“好,你们是朕的好儿郎,是大唐忠实的卫士,朕以尔等为傲,众将士,平身。”

    “谢皇上。”

    这时站在前面的马坚、张锐还有突骑施的代表乌代很有默契地再次单膝跪下,双手把战利品奉在李隆基面前。

    张锐一脸正色地说:“奉旨讨伐,幸不负皇命,请皇上收下。”

    李隆基饶有兴趣地说:“哦,说说这是什么?”

    张锐恭恭地说:“皇上,这是拨汗那国王阿了参的感谢信及礼单,感谢皇上助他复国,以及表达对皇上的敬仰之情。”

    “拨汗那对大唐称臣纳贡,一向对大唐恭敬有加,朕出兵也是合乎实情民意,好,这份礼好,朕收下了。”李隆基高兴地说。

    高力士连忙接过张锐手中的信件和礼单。

    这可是大唐传播仁义、威名远播的铁证,也是李隆基文治武功的见证,自然要好好保管。

    “皇上”突骑施年青将领乌代双手把一把镶着宝石的弯刀奉上:“这是吐蕃贼子毕而斤的佩刀,毕尔斤是吐蕃入侵拨汗那的最高将领,在潜逃回吐蕃的路上被我军所擒,特将他的佩刀献给陛下。”

    李隆基一脸正色地说:“吐蕃贼子,行有耻言无信,屡犯大唐,若然不知悔改,他朝朕一定把它荑为平地。”

    吐蕃仗着地势,成为不服大唐管教的异数,大唐试过安抚它,例如太宗在贞观年间把文成公主许配给的吐蕃赞普松赞干布,成全一段佳话,文成公主不仅嫁到吐蕃,还带去大量的先进技术和知识,大大的促进吐蕃的发展,然而,强大后的吐蕃却多次出尔反尔,现在成了大唐的心腹大患。

    可惜唐军虽说强盛,可在对吐蕃的军事上讨不到什么便宜,守有余而攻不足,处于被动防守状态,李隆基做梦都想教训吐蕃,最好是把它从地图上抹掉。

    最后奉上礼物的是马坚,只见他双手捧上一封信,恭恭敬敬地说:“陛下,这是大食王阿卜杜勒了.麦立克的降书和纳贡清单。”

    “好,好,好!“李隆基连叫三声好,然后开怀大笑。

    阿卜杜勒了.麦立克为了让大唐撤军,早就和大唐达成了相关协议,这封降书是为了这次仪式,是为了在天下百姓前面宣扬大唐的强盛威武。

    结果早已知道,可李隆基还是很高兴。

    做皇帝君临天下,要什么有什么,李隆基追求的,是像先帝李世民一样,史上留名,千古流芳。

    此时作为宰相的宋璟大声喊道:“天佑大唐,国泰民安;天佑大唐,威震八方。”

    宋璟的声音好像一个信号,在场的人,无论文武百官、侍从卫兵还是平民百姓,齐声喊道:

    “天佑大唐,国泰民安;天佑大唐,威震八方。”

    “天佑大唐,国泰民安;天佑大唐,威震八方。”

    “天佑大唐,国泰民安;天佑大唐,威震八方。”

    十多万人的声音汇成一股巨大的声音洪流,以明德门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此时,日当空,风清云淡,碧空万里。

    不少百姓喊得声嘶力竭、青筋暴露,那种发自骨子里的骄傲自豪,就是郑鹏也这种国在民骄的气势感染,握着拳头大声吼出来。

    郑鹏注意到,队伍中西域那些少数民族的将士,一个个也跟着忘形地叫起来,在他们心中,肯定也为自己是大唐的一份子感到骄傲。

    等口号声停歇,在李隆基的示意下,高力士大声叫道:“起乐,为凯旋的将士唱赞歌!”

    好像变戏般,门楼上、城墙上、城门边很快站满了身穿教坊服饰、手持各式乐器的女伎、乐官,先是城门楼上一个赤着上身用力击打那面一人多高的大鼓开始,接着各式乐器开始齐齐演奏起来,在音乐声中,女伎还有城门的卫兵,开始齐声唱了起来:

    “狼烟起,江山北望。

    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

    马蹄南去人北望,

    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

    我愿守土复开疆,

    堂堂大唐要让四方....

    来贺!”

    足足有三千多名乐师,女伎和唱歌的卫兵也有五六千人之多,铿锵有力的乐声、无懈可击的词调、女伎的柔和精锐卫兵的刚,完美的结合在一起,成了一曲让人终身难忘的乐章。

    激昂的乐声、振奋人心的歌词和歌声中横溢的豪气,好像一团热血,一团融到心窝中的热血,听到这么激昂有力的歌乐声。

    在场人先是震惊,然后沉醉在一片歌声中。

    不少将士听着热泪满腔,就是最有风度的文臣,也听得紧握着手中的拳头,四周的百姓一个个屏气凝神,偌大的明德门,君臣百姓超过十万,可四周一片寂静,好像天地之间只有一个声音,就是的歌声。

    一曲唱罢,四周一片寂静,过了好一会,人们才回过神来。

    不知谁先鼓掌,越来越多人的鼓掌喝彩起来,就是一向稳妥地的宋璟也用力地拍掌,一时间喝采声不断,掌声雷动。

    “没想到,听曲也听得人热血沸腾。”

    “就是,以前听曲,多是听到骨子发软了,想不到还有这么高亢的歌。”

    “不行,听到我都想去参军了。”

    “陛下真是大厉害了,光是那句让四方来贺,就值得喝彩。”

    众人议论纷纷,马坚再一次单膝跪下,把手放在心口,大声喊道:“皇上,末将愿为皇上守土复开疆,万死不辞!”

    “愿为皇上守土复开疆,万死不辞!”跟随马坚回京的一千多号人,齐齐单膝跪下,大声吼道。

    城卫军、禁军、御前侍卫也齐齐行礼:“愿为皇上守土复开疆,万死不辞!”

    “好,好,好,都是朕的好儿郎,都平身吧。”李隆基面色有些涨红,高兴地说。

    准备一首曲欢迎凯旋归来的将士,没想到收到这么好的效果,李隆基心情大好。

    一众将士谢过后站起来,李隆基示意众人静下,大声说:“众将士受苦了,兵部和礼部准备了巡游,先让长安的百姓看看大唐的铁血雄军,朕在皇城广场举办庆功宴,到时再好论功行赏。”

    班师回朝,就是宣扬大唐军威,增强大唐百姓信心和自豪感,也让那些外蕃见识一下唐军的风采,最重要的一点,让将士得到应有的荣誉,从而达到军民收心。

    李隆基一声令下,一辆辆敞蓬的马车使开,从西域回长安庆功的将士在禁军的安排下,一一跳上马车,准备在长安各街道巡游,接受百姓的欢呼。

    长安城那么大,全是骑马容易出乱子,走路会累死人,让将领骑马,其余将士乘马车最合适不过。

    眼看巡游的队伍快要开始,忽然间,有人突然对着李隆基单膝跪下,大声地说:“皇上,末将有事启奏。”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