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并不遥远的往事正文 第四百九十章 伤人案复查

正文 第四百九十章 伤人案复查

      日本关东军奉天宪兵司令部翻译官宰岂回到荆家沟东山工程上的时候,已经就晌午了。帐篷里没人!村树部长和另三个宪兵也不知干啥去了。到得这时,宰岂哪还有心思到伙房去吃饭,还是干活儿要紧!

      宰岂找出一个小本子,翻开,在上面写了几行字。然后扯下那页纸,折了折,放进自个儿的上衣口袋,脱去穿着的大衣,仰卧于铺,再把大衣盖在自个儿身上。衣袋里的这张小纸条,得等到下晌儿才能找机会送到那棵树上。傍晚时分,会有人到那棵树取走这张纸条。

      宰岂并不知道取走这张纸条的是个啥人。王娟秀少佐在向他下达指令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他与啥人联络,只是告诉他这么一种联络方法。奉天特务机关的这么个做法儿,王娟秀少佐的这么个做法儿,宰岂还是想得明白的。按说,眼下这中国东北,满洲国就是日本关东军占领区,那还用得着这么神神秘秘的吗?这个事儿可就得两说着了!谍报工作性质使然,没招儿!

      夜里因为跑出去了一趟,多多少少受了点惊吓。清晨,早早地就到工程西边儿果园子去了一趟,头晌儿,这又蹽了趟荆家沟,去了荆志义家。这一应的事儿可不是闹着玩,那是需要劳心费神的!现在,人家的活儿已经干完,接下来,可就剩等候下一步还得干点儿啥的指令了!一时间,心里就有些个轻松,一忽儿的功夫,睡意袭上身来,他竟然睡着了!等他醒转来,已经就是下晌三点来钟了!

      宰岂爬起身来,掏出裤子兜儿里的手绢儿,擦了擦眼睛,瞅了瞅帐篷四处,竟然还是一个人影儿不见,就他一个人!宰岂穿好衣服,把一应防寒的家伙什儿,啥帽子手套,都着上后走出了帐篷。

      这一回,他没有开车,而是步行,朝工程西边儿走了过去,他得去那个果园。当然还是一副蹓跶散步的样子,不紧不慢地顺着山下新修的路走过去。

      放好纸条之后,宰岂顺着来路慢慢地返回了!但他走了也就能有半里地的样子,却停了下来!接着他就向半山腰上爬过去!宰岂想看看到底是个啥人来取走那张纸条!

      太阳落山了!宰岂心里有些个动摇!这天儿实在太冷!那个来取纸条的人这要是不来,可把咱给调理了!这样想着,宰岂就不再隐在那儿,而是显出身来,朝来路走了回去。

      说来那也是真真儿凑巧!宰岂刚刚离开了他隐身的地儿,就从荆家沟那边儿朝东山上走过一个人来。

      王娟娥看到宰岂留在树上的那张纸条,她知道,是实施她所设计的行动方案第二项的时候了!

      王娟娥设计出的这套行动方案主要有两项内容。一项就是由宰岂到荆家沟荆志义家探望拜访,实际就是惊扰,让对手整不明白是咋回事儿,产生一些个猜疑,敲山震虎嘛!说敲山震虎,那得能震住,那要是震不住可就变成打草惊蛇啦!实际上,特务机关本部发给王娟娥的密电包含着两项内容。一项就是敲山震虎啦!震震他!把他震住!让他不要乱动!他这边儿不乱动了,咱好想办法收拾他!现白果于原形!冷不丁看上去,特务机关的密电电文说的是两回事儿!实际上说的就是一回事儿,根本是要现白果于原形,也就是原形毕露啦!

      第二天傍晚,也是太阳落山的时候,一辆警车鸣着警笛从荆家沟的西沟口冲进了荆家沟,到得西街与中街相衔接处慢坡儿上的地儿,也就是齐永库家的院子前面就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了六七个穿着制服的警察!那些个警察下得车来,除了开车的那个司机之外,大门口儿放下两个警察,其余的三四个警察就轰轰隆隆地进到了齐永库家的院子里。

      大冬天的,已经就是晚上啦!突然之间,唿唿啦啦地就来了一帮子警察,那警车的鸣叫声都震耳朵!荆家沟全沟儿没有人知道是咋个回事儿!待知道了是到了齐永库家,那全沟里的人都是个啥样儿的面部表情就不得而知啦!

      白天里,齐永库和保安队的那些个人操练了一天,已经就有些个累了,回到家时,家里的下晌饭已经就吃过了!眼下都在猫冬,农闲,一般人家只吃两顿饭。齐永库因为在荆志义家院子操练,晌午由荆志义家管饭,时间上跟齐月的妈和齐月吃下半晌的那顿饭就对不上茬儿。齐月妈却总是把饭菜放在大锅里,盖好盖子,让灶坑里的碳火儿温着那饭菜!吃过了饭,正在炕头靠着墙倚着,就听到外面的街里传过来汽车喇叭鸣叫声。只一忽儿的功夫,那汽车到了院前了,有人走到院子里来了!

      齐永库慌忙从炕上下到地上来,迅速穿好了鞋,手里拎着枪就从灶间抢了出来。家里就他一个男人,就这乱糟的世道,啥事儿不提防着点儿那能行!

      齐永库刚刚出门,就看到了黑乎乎的院子里已经走进了几个人来!齐永库并没有看清都是些个啥人,遂厉声喝道:

      “什么人?找谁?”

      走进院子里来的那几个警察看见房门开启处,抢出一个人来,手里还拎着一把锃亮的驳壳枪!一下子全愣在了那儿!打头的是个胖子,穿着一身胖胖囊囊的制服。顺手就去背着的枪套中拔枪!后边跟着的那几个警察也都怔了一下子,随后也就把背着的长枪捯到了手里!院子里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有些个剑拔弩张了!

      齐永库因为是从屋子里才出来,院子里黑乎乎的,冷不丁并没有看清进到院子里的都是些个啥人!这时看清了!是一帮子警察,遂张口说道:

      “你们是县警察局的警察?这都黑了天了,这么晚有事儿吗?”

      那胖警察说道:

      “这是齐永库家吗?”

      “噢!是!咱就是齐永库”

      “那好!咱们是来查案的”

      “查案?查啥案?”

      “就是荆家沟人打伤日本关东军士兵的案子!”

      “啥?谁打伤谁?”

      “荆家沟人打伤日本人的案子!”

      “打伤日本人那又不是咱打的!你找咱干啥?”

      那个打头的胖警察说道:

      “这大冷的天儿,你让咱进屋说行不?”

      那个胖警察一看齐永库说话软乎了一些个,不象方才那么冲劲十足。放了心,遂把枪放回到枪套里去。

      要说,齐永库说出的话还真真儿是有道理的!县警察局到荆家沟来办案,那应该是先和保长通通气儿,然后在保长的陪同下,再去涉及到的人家儿!可今儿个,这县警察局也不经过保长,几个人就务自前来,这好象有点儿不太合乎查案的规矩!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