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龙脉札记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尝试劝降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尝试劝降

    “他死了上千年了,你也不过是用特殊方法活到现在罢了。”师父叹了口气,回答道。

    庞德听了师父的话却是直接愤怒了,大声的冲着师父吼到:“你这老头,说话甚是没有道理,拿出这种鬼话骗我究竟想要干什么,是不是诸葛孔明那个老匹夫让你们来使这些阴谋诡计的!”

    不过想想也可以理解他,毕竟谁刚认为过了一天,就被人告诉已经死了上千年了,换谁谁也受不了。

    我想了想就对他说:“你看看你我的衣服,你在看看我们手里的东西,你见过吗?”说完就我抬了抬手里的军用照明设备冲他照了照。

    不过我脑海中马上想起来一个大胆的想法,趁着庞德现在愣住在思考问题的时候,我拉了拉师父的袖子,小声对师父说:“老头,一会我让他过来,拉着他拖延时间,然后你悄悄的看看那口棺材,看看龙脉被阻挡的关键是不是在那边。”

    “太危险了,不行!”师父一听我要拖住他,马上就摇头表示拒绝。

    我赶紧示意他不要表现的太过强烈,接着冲他说:“老头,你拖住他的话,别人也找不到那口棺材的秘密,一切还得你来,这个时候就别墨迹了,出去多送我几件好宝贝就可以了,嘿嘿!”

    这次没等师父再度说话,我就赶紧的冲庞德招了招手:“庞德你过来我细细跟你说!”

    庞德回了回神,满脸纠结的样子,不过还是走了过来:“小子,细细与我道来!”

    他往我这边走的时候,与要去棺材那边那边的师父交叉而过,庞德一眼就看到了别在师父书包上面的他的佩剑,马上就叫住了师父:“我年轻时候的佩剑怎么在你这里?还有我的截头大刀呢!”

    随着庞德的问话,我才一下想起来,之前看电视也好,看书也好,庞德并不是用剑的,他的专属武器叫截头大刀才对。看来这把剑是庞德年轻时候的了,也不知道诸葛亮怎么得到的,还被用在了这个地方。

    师父估计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直接就来了个物归原主,把剑递给了庞德对他说:“看看这把剑,就知道过去多少岁月了。”

    庞德接过了剑,用手仔细的抚摸,喃喃的说:“不错,正是我成年得到的礼物,随我多年,我能感觉到我与它千丝万缕的牵绊。”

    “快来我跟你说。”我赶紧对师父丢了一个眼色,然后冲庞德喊了喊,示意他来我身边。

    就这样子,他来到了我的前面,正对着我,背对着棺材坐了下来,而师父也顺利的去到了棺材那边,我也就放心了,但是我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不过现在也容不得我多想,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始了扯淡之旅:“你现在是不是特别多的疑问?”

    庞德一拱手:“是!我现在还感觉这一切都是诸葛亮的阴谋。”

    这个庞德不愧是武将,就算你怀疑是诸葛亮设计的圈套,那我们按照他的思路来说就是同党,自然不应该把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才对,可是他就是这么一脸正经的说出来,让我有些啼笑皆非。

    “饿了吧,先吃饭,边吃边说。”我从包里掏出来一盒饼干,打开扔给他一包。然后自己撕开直接就吃。

    庞德学着我的样子,打开了包装,然后咬了一口:“这是什么,还挺好吃的。”

    师叔们围着我们,并没有坐下,庞德却是完全挡住了他身后的棺材,我也不知道师父现在在干什么。

    “这东西,按照你们的话来说,应该叫军粮吧,吃一点喝口水就饱了。”我迅速吃完了半块压缩饼干,说完递给他一瓶拧开了的矿泉水。

    庞德到是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接过水去喝了一口:“你这装水的容器到也好看。”

    这句话把我雷的够呛,满大街当成垃圾的塑料瓶子,居然被一位名将称赞好看,我强忍着笑意,对他说:“你认为我们出来是诸葛亮让我们出来骗你的,这是他的阴谋,是吗?”

    庞德点点头,嘴上到也没停下吃,但是眼神却是那种已经看穿你们的样子。

    “我们也怀疑诸葛亮把你安排在这里是个阴谋。”看他略微憨厚的样子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他还是蛮可爱的,摇了摇头甩开这些无聊的想法,指了指身旁的手电筒,接着对他说:“就算诸葛亮再厉害,你感觉他能造出来这东西不?”

    庞德拿了过去,仔细看了看又老老实实的放下:“不能,但是,可以送我一个我拿回去送给我孙子吗?”

    我不禁感叹,就这种奇葩的脑回路,战场是怎么打仗的,难不成就会砍就好了吗?

    “你们生活的魏蜀吴的年代已经过去了。”我说完这句话,突然感到了由衷的悲哀,设身处地的想着,如果有人告诉我现在是公元三零零四年,我估计我也受不了吧。

    “现在是什么朝代了?”庞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低着头说的,浑身在哆嗦着,好像在努力保持着平静的样子,说完还咬了一口饼干,但是我能看到他手背上的青筋暴起。

    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只盼着师父快点找到机关,庞德这种依靠外力活到现在的活死人,哪怕再可怜,也不能留,不过能劝他自己烟消云散最好,因为如果生生剥夺他剩下的魂魄,他反抗的过于激烈的话,哪怕他没有意识,但是千年积攒的怨气念力,恐怕不是我们好对付的了。

    “别太难过了,一切都已经是过眼云烟了。”我拍了拍他。

    庞德并没有搭理我,好像沉浸在了一种奇怪的状态中。我抬头看了看大家,大家纷纷给我大拇指,仿佛对我要智取非常的满意。

    “也就是我,其实已经死了是吗?”庞德猛地抬头,目不转睛的问我。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他实话:“你不能算是死了,勉强称为活死人吧,因为你的魂魄不全了,所以……”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