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冠绝新汉朝冠绝新汉朝 正文卷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止

冠绝新汉朝 正文卷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止

    那青年天子的脸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呐呐难言,过了半晌,他才叹息着说道:“老师便不看皇兄的面上,留下一点香火情分么?”

    “我给出这个决定,不光是看在了先皇的份上,甚至还看在了昭烈皇帝的面子上,方有此言,这一切既然由我而生,自然也该由我而止。”

    陈止的这番话,对面的年轻皇帝并不能理解,于是露出了满是疑惑的表情。

    不过陈止也无需对方明白,因为他这番话是说给自己听的,也是说给这盘踞在皇城、皇宫之中的新汉气运听的。

    这气运原本凝聚在洛阳之上,随后新汉天下破碎,气运随之两分,一部分在关中,一部分在江左。

    而今,一切尘埃落定,新汉的气运也就凝聚在江左皇宫之上,俯视城中之人。

    衰败之龙,行将朽木,但依旧占据着正统之位,若是移动起来,难免带来隐患。

    所以在过往的历史上,乃至在原本的历史中,禅让之后得位之主,往往坐不稳,其实就是过往之龙余韵所致,在现实中的原因,就是对阶层的控制和重建不够彻底。

    不过陈止现在却不同,因为除了这江左之地,他的玄甲军可是一刀一枪将其他地方都打下来了,而且……

    “等消息公布之后,天下之中必有人揭竿而起,他们跳出来的,正好一一镇压,将这隐患拔出,然后再将那背后指使和谋划的世家抓出来,以儆效尤,趁机将这内外好好清理一番,便可以化为己用了。”

    带着这样的念头,陈止又看了一眼高坐在龙椅上的皇帝。

    年轻的皇帝依旧在试图劝阻,可惜久为傀儡,他能够动用的却只有言语——

    “老师,如今好不容易华夏重归一统,若是再动,难免还有反复……”

    “我所求的并非是一时安稳,而是万世传承!”陈止摇了摇头,不等对方把话说完,就说了起来,“莫说是这汉家已经三断,便是我今日取而代之,最多不过三百年,怕是又要有治乱循环,此都是难以避免的,毕竟我亦无法永生……”

    “既然如此……”皇帝却是有些摸不准陈止的心思。

    “但得国之后,方可为之,我能布下些许举措,在这华夏苗裔的心中、在周边部族的血脉中,刻印下一些痕迹,传承方可久远。”

    说着,他忽然转身,面向了宫殿之外。

    “今日我逼你,他日或许也会有人逼迫我的子孙,但只要是靠着兵甲制度,以强而治弱,那这天下终究可以继续,能守一族传承。”

    这一句话说完,陈止也不再看年轻皇帝,迈开脚步,走了出去。

    他这边出了皇宫,相应的消息马上就在城中传开,引发了轩然大波。

    一时之间,有人欢喜,有人忧愁,更有那痛骂出声的。

    这些动嘴的还算好的,紧跟着就是那些要动手反抗的,其中有不少,还是王敦军中的兵卒,他们本来投降,现在忽然暴起,倒是引起了一番骚乱。

    只是投降之后,这降卒的兵器都被收缴起来,连队列都被严格规划,在玄甲军的管理方法下,他们根本就翻不出浪花,于是前后不过几个时辰的时间,这军中的骚乱就被一一镇压下去。

    不过,与之相应的,城中还有些百姓聚集起来,表示反对,更有诸多士林之人、士子之流的,直接以文章痛骂。

    但对于这样的局面,玄甲军也有着预案,所以整个事情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风波,要么就被制止了,要么就被引流出去,实在不行的,就关押起来。

    对于那些有恃无恐的,玄甲军也不会手下留情,直接捉拿,根本没有半点心理负担,甚至一次冲突,差点有兵卒当场砍杀了三位名士。

    但最后还是江左世家的人出面,化解了这次危机,随后城中类似的事情就少了很多。

    其实这里面的很多事,陈止很清楚,是江左的世家躲在后面在刻意试探,想要看看他的态度到底如何,结果发现自己的坚定之后,这些人才知道厉害,于是都收手了。

    “算他们见机的快,”接到回报之后,陈止只是淡淡说着,“可惜了,这本来是一个杀鸡儆猴的好机会,将那背后隐藏着的两个大族抓出来,好生惩戒,然后将他们的产业拿出来,作为饵食,用以分化其他家族,当初我在彭城的时候,就有一个家族,这般消散……”

    说着,他将手上的卷宗放到了一旁。

    下面就有几个人过来询问:“张应、庾亮他们正在准备劝进之事,要如何应对?”

    陈止早有主意,闻言就道:“此事终归是要走一套流程的,只是却不可以在此地,这里终究还是有着余韵的,难保不生意外。”

    下面的人马上会意,当即说道:“主公的意思是要迁都?不知意属何地?”

    陈止没有说话,而是朝着墙上的地图看了过去。

    很快,陈氏要领皇帝迁都的消息就传了出来。

    一时之间又有不少人表现出痛恨之意,免不了又逞口舌之快。

    但更多的人,却是在猜测陈止会选择哪里。

    有的人觉得乃是那幽州蓟县。

    “虽说现在玄甲军席卷天下了,但真正被其所掌控的最深的、经营的最彻底,也是真正的根基之地,便是蓟县,除了此地之外,不做二想。”

    “非也,那幽州远离中途,乃是边陲之地,更坚苦寒,这一国之都,实乃气运凝聚之地,一旦定下来,那就是众家迁徙,几十万的人聚集在一城!这吃的喝的,可都不能短缺的,蓟县看着富庶,那是因为人口少,一旦人多了,光是运输都是问题,每年要耗费多少人力,绝迹不会是蓟县,我看那邺城倒有可能。”

    “邺城,原本乃是石氏所占,本就是大城,根基底蕴足够了,只是听说石虎嗜杀,更喜破坏,将个城池折腾的够呛,顷刻之间,怕是难为国都……”

    “那就是洛阳?此乃中央之地,只是毕竟是原本的龙庭所在,怕是还有忌讳……”

    众说纷纭之中,有关迁都的准备却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

    终于,在各种心思中,新的国都地点被宣布出来。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