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竞月贻香偃月刀 94 沏雪芽话别今日

偃月刀 94 沏雪芽话别今日

    龙洞山下先锋村的茶馆里,茶仍旧是上好的“峨眉雪芽”,村里的茶客也同往日一样,聚在此间高谈阔论。当中也包括说书的郝老汉,尖酸刻薄杨秀才,就连那个外来的“银刀门”刀疤脸汉子也在。

    听到茶馆里众人还在议论什么关公显灵杀人,以及关公所用的绝招“青龙偃月”再次现世,角落里桌上的谢贻香不禁暗叹一声,转眼望向身旁的先竞月,眼中满是喜悦之情。

    原来当日先竞月前往湖广,除了要寻访失踪的谢贻香以外,也已奉皇命入蜀,要在暗中彻查恒王遇害的命案。他本要寻得谢贻香一同前来,谁知却遍寻不得,在知道谢贻香平安无事后,先竞月只得孤身前来毕府。正如得一子之前所言,他从常大人那里听说“天针锁命”冰台也在府里,还以为是自己在湖广认识的那个冰台,惊愕之下,便在暗地里和毕府这个冰台会面,这才暴露了行踪。

    随后化名“屠凌霄”的毕无宗便假装不知先竞月亲军都尉府统办的身份,私下“巧遇”先竞月,想要试探他的虚实。却不料两人这一交手,面对先竞月的纷别,毕无宗也无法藏私,用出他在战场上千锤百炼而成的刀法,再结合毕无宗身上那股杀人无数的气焰,先竞月由此怀疑眼前的这个“屠凌霄”,或许便是十多年便已暴毙军中“不死先锋”毕大将军。

    如此一来,毕无宗当然更不能放过先竞月。而先竞月的武功本就不及毕无宗,再加上内力尽失,先前和冰台会面时,又在冰台房中不慎喝下一盏酥骨茶,自然败在毕无宗刀下,就连师父刀王所赠的纷别也被毕无宗的长刀毁去。幸好毕无宗身为一代名将,倒也是个爱才之人,眼见先竞月年纪轻轻居然练成如此刀法,最后还是留了他一条性命,只是将先竞月关押起来。

    而先竞月的囚身之地,便是毕府前院下一个数尺见方的地底密室,恰巧就在那尊关公雕像正下方,而那尊关公雕像,其实便是开启这间密室的机关。话说毕无宗当年虽已从毕夫人手里习得“天龙战意”,但却因这门神通的反噬,以至性情大变,甚至损害了身体,所以他在修建毕府时,便设计了这么一间密室,好让他有个安静的地方静心化解“天龙战意”的反噬。

    但那尊关公雕像上的机关,却到底没能逃过得一子的“双瞳”。待到得一子揭破全局,毕无宗大开杀戒,趁着赵若悔与毕无宗交手之际,得一子便以毕无宗将会杀人灭口为理由,说服欧阳茶师徒相助,合三人之力,从关公雕像下的密室里将先竞月解救出来。随后毕无宗被赵若悔引到前院里,得一子便装模作样地上演了一幕“施法请神”的闹剧,再借天雷之势,想要以此吓唬毕无宗。而脱身后的先竞月也不负众望,终于以毕无宗劈断自己纷别的那柄长刀发出“独劈华山”,将毕无宗击毙当场。

    而谢贻香当时刚刚消化了言思道的智慧,正值心神混乱之际,又被毕无宗的“天龙战意”重伤,所以恍惚间还真以为是得一子的道术起了作用,让大雨中的那尊关公雕像变作了自己的师兄先竞月。再加上幼年时这尊关公雕像给她带来的恐惧,竟被吓得晕死过去。

    事后常大人和宋参将回来收拾残局,谢贻香和先竞月重逢,自然也弄清了整件事的缘由,虽然这当中的过程有些骇人,但最后毕竟还是有惊无险。如今眼见师兄左肩上的刀伤不轻,只怕要调养个十天半月才能恢复,谢贻香不禁暗叹一声,再看到桌上那柄毕无宗所赠的那半截“偃月刀”,她忍不住向先竞月问道:“那天我刚进毕府的时候,毕大将军的这柄长刀突然从雕像手里滑落,险些伤到我。如今想来,这柄刀当时滑落,莫非是师兄所为?”

    先竞月呷了一口茶盏里的“峨眉雪芽”,点头说道:“当时我被困于雕像下的密室中,虽然知道你来了,却苦于穴道被制,无法开口。情急之下只得祭出杀气,希望你能识得。”说罢,他也望向桌上那柄偃月刀,淡淡地说道:“谁知我杀气一出,毕大将军的这柄刀竟然和我的杀气生出感应,自行掉落下来。照此看来,这柄偃月刀,也算是与我有缘。”

    听到这话,谢贻香不禁惭愧地一笑。要说先竞月的杀气,她本该再是熟悉不过,只可惜毕府前院里的那尊关公雕像本是她幼年时前来毕府所留下的噩梦,所以一见之下,内心深处的恐惧便被唤醒,哪想得到当时那股铺天盖地的杀气,竟是由自己的师兄所发,还以为是那尊关公雕像、又或者是毕无宗那柄长刀本身的杀气。

    想起自己对于那尊关公雕像的恐惧,谢贻香又抬眼望向桌子对面那个裹覆在斗篷里的少年,笑问道:“小道长,说起来此事还要请教于你。我幼年时曾随父亲和大姐来过毕府一次,却因此得了一场大病。此后在我的潜意识里,一直都有毕府前院里的那尊关公雕像,就仿佛是噩梦一般的存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斗篷里的少年与先竞月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谢贻香二人同桌,自然便是那个目生双瞳的得一子。听到谢贻香发问,他只是冷笑一声,不屑地说道:“凡人年少时,皆会留下一些莫名其妙的恐惧,可能是针对某物,也可能是针对某人。如今毕府这桩命案已经告破,又何必再纠缠你幼年的那些琐事。”听到得一子这般回答,谢贻香忍不住叹了口气,悠悠说道:“是了,毕府里的这桩命案,终于也算告一段落了。”

    如今杀害恒王的真凶毕无宗,以及幕后设局的毕夫人屠凌霄,皆以双双毙命,在常大人和宋参将的周旋下,毕长啸身为当今毕府的主人,为了保存父母名誉,最后居然主动请罪,领下杀人凶手的罪名。只说是恒王前来毕府邀他谋反,并以武力威胁,他为保全忠义,这才一怒之下杀死恒王,以此上报于朝廷。

    与此同时,常大人又告诫他说,此案事关皇子之死,皇帝必定会亲自提审,届时毕长啸只需将此中实情告知皇帝,皇帝在得知恒王和毕无宗皆已身亡后,自然便去了心腹大患,定不会向世人公开此案,泄露毕无宗当年未死的秘密,从而保全毕无宗的一世英明。而毕长啸到底只是替父顶罪,如今毕无宗已死,试问皇帝当年都可以饶过毕无宗的杀降之举,教他假死避世,此番自然也会对毕家网开一面,饶过毕长啸的性命。

    而对于这位毕府的主人“郑国公”毕长啸,谢贻香和先竞月都有些感慨。要说毕长啸的本性其实不坏,即便是当年犯下的大罪,大半责任也在一心报复毕家的毕夫人身上。他若是生在寻常人家,倒也能平安无事地度过一生;只可惜他出身毕家,身为毕无宗的长子,凭他这点捉襟见肘的心智,又怎能在侯门里这些肮脏勾当中立足?

    而毕长啸随着常大人和宋参将的这一去,毕家便只能交给毕忆潇和福管家照应,而毕忆湘也在得一子的相助下恢复正常,再加上毕忆潇“女财神”的手段,想必也不会再有人与毕府为难。而做客毕府的赵若悔和欧阳茶师徒,随着毕府的封禁解除,也各自回家。至于死在毕府里的唐晓岳和墨隐二人,毕忆潇也派下人将他们的尸体分别送回唐门和青城山,并以重金祭奠。

    如此一来,正如得一子所言,此案的确已经彻底了结。当下谢贻香又向得一子问道:“当时我身患‘鬼上身’之症,就连‘天涯海角阁’的海一粟海道长都束手无策,只能以‘七星定魄阵’暂时压制。而‘湘西尸王’鲁三通曾说过,世上能化解我这‘鬼上身’的高人,恐怕便只有鬼谷一道的传人。而今小道长非但替我祛除了身上的脏东西,事后又替我解开‘七星定魄阵’,让我终于可以睡个好觉,试问小道长如此本事,莫非便是鬼谷道的传人?”

    那得一子却是冷哼一声,说道:“我早已说过,我虽能驾驭道术,却并非道士。”谢贻香见他始终不肯吐露来历,当即又问道:“那不知小道长往后有什么打算?”得一子仍旧冷冰冰地回答道:“我自有安排。”

    幸好谢贻香早已摸透得一子的脾性,知道这个俊俏少年虽然本事极大,性格却异常古怪,还依稀有些小孩子的脾气,倒也不以为意。当下她不禁嫣然一笑,又说道:“无论如何,此番能够侦破毕府这桩命案,还得多谢小道长相助。而我当日曾答应峨眉剑派的戴七前辈,要将定海剑和昔日蜀山派的秘籍亲自送到峨眉剑派朱掌门手里,如今那位赵前辈身受重伤,已先行一步回峨眉通禀,随后我便会和师兄同上峨眉。小道长若是没其它琐事缠身,不妨也和我们同行。”

    谁知听到这话,得一子陡然站起身来,冷冷说道:“你的案子虽已了结,我的事却还没完,早已和旁人有约。而你既然身为我道家所谓的之‘引’,天崩地裂,尸山血海,你我自然会有相见之日。”说完这话,他也不理会同桌的先竞月,已径直往茶馆外而去。就在他将要踏出茶馆大门时,忽然又回过头来,向谢贻香冷笑道:“而今峨眉山上妖气冲天,尔等好自为之。”说罢,他便再不多说一句,头也不回地走向远方。

    听到得一子这番莫名其妙的话语,谢贻香也不知自己是哪里得罪了这位小道长,只得兀自苦笑。待到得一子去得远了,她才向身旁的先竞月问道:“依师兄之见,这位小道长若是和言思道那家伙相比,谁更厉害一些?”

    先竞月听到这一问,不禁皱起眉头,缓缓说道:“言思道虽然十恶不赦,行事叛经离道,但终究是为了得失。一旦有了得失,到底也不过‘名利’二字,自然有章法可循;甚至某些时候,还算通情达理。但这个自称‘得一子’的小道士,我虽接触不多,也看得出他行事全凭一己之好恶,根本不顾及其他,可谓是无经无道。再加上他这一身本事,只怕——”

    说到这里,先竞月忍不住摇了摇头,沉声说道:“——只怕这个叫做得一子的小道士,才是当今世上最危险、也是最可怕的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