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竞月贻香活跳尸(下) 18 囚天对句

活跳尸(下) 18 囚天对句

    谢贻香记得昨夜回梦庵的住持梦痕师太曾经提及,说穿过方才那片树林之后,便是青田先生所在的“囚天村”,想来便是此地。

    一时间众人不禁停下脚步,齐齐望向眼前这块石碑。言思道点燃一锅旱烟,吞吐着烟雾笑道:“囚天?果然好大的口气!却不知青田先生是将自己比作了‘天’,自愿被囚于此;还是将自己比作了‘囚’,要将整个天下都囚禁于此?”

    得一子虽有些疲惫,听到这话,当即也忍不住开口说道:“所谓天下,本就是天下人的天下;所谓‘囚天’,自然是要囚禁天下之人。青田先生此番唤你前来,或许便是要将你囚禁于此,终此一生不得离开半步。”

    言思道夸张地叹了口气,笑道:“醉卧云山深处,静看晓月起时。就算是被囚禁于此,也当不枉此生了。”

    得一子冷哼一声,淡淡地说道:“你大可以放心,倘若青田先生当真要将你留在此处,我第一个便不会答应。要是将你留在这里,往后我还能去找谁玩?”

    言思道顿时哈哈一笑,说道:“不敢不敢,既然鬼谷传人有此雅兴,大可趁此机会和这位青田先生好好玩上一玩。说不定青田先生心里一高兴,又见你生得这般俊俏,到头来反而会把你留在此间,那我可要烧香拜佛了。”

    谢贻香见他们看似一脸轻松,只怕却是在故作姿态,要以此掩盖心中的不安,心里也感到有些没底。她生怕这两个家伙一言不合,又在这里争吵起来,急忙招呼众人继续赶路。随后一行五人又沿着山道转过一个大弯,眼前便出现了一大片平整的山地,修建着有一个小小的村落,里面只有二三十几间房舍,想必正是囚天村。此时伴随着正午的阳光当头照落,村子有老有少、有男有女,都是普普通通的村民,一个个只管忙着自己手里的活,根本就没发现村外的众人。

    谢贻香急忙提起全副精神,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村子里的那些村民。要知道青田先生虽然是她父亲的故交,但毕竟已经时隔多年,再加上方才又亲眼目睹了上吊自尽的毕忆潇,这一路行来,谢贻香一直心怀忌惮,实在不知对方究竟存有什么图谋。此时终于来到山峰上的这处村子,她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谁知言思道却是满脸的不在乎,又重新坐上了他那辆破烂的四轮车,摆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叫那两名童子推车前行,大摇大摆地驶入村子当中。身旁的得一子见状,当下也是冷冷一笑,举步迈向这座囚天村。

    谢贻香只得紧跟在得一子身旁,全神贯注地踏进村子。然而伴随着他们这一行陌生人进村,四下的百姓还是没有任何反应,既没人上来迎接,也没人指指点点,甚至就连眼角也没瞥上一瞥。五个人一路来到村落当中的空地处,便看到一桌早已备好的菜肴,桌上摆着五副碗筷,桌边则是五张凳子,显是特意为一行五人所准备,旁边却没有接待招呼的人。言思道和得一子对望一眼,都是不屑地一笑,当下也不客气,同时入席就坐。

    随后谢贻香也和那两个推车的童子一并坐到桌前,桌上却是几道清炒的野菜和腌制的咸菜,当中还有一大碗稀粥,微微冒着热气。众人在那片树林了折腾至今,早已有些饥饿难耐,便纷纷盛粥吃菜。谢贻香见得一子和言思道两人都不说话,只管埋头吃饭,自己也不敢多问,只能偷偷打量四下那些村民。只见这当中有的在洗衣择菜,有的在纺织编造,还有的在聊天打趣,午间日头的映照之下,和世间寻常百姓毫无区别,更看不出他们身上藏有什么武功。除了至始至终没有向己方众人看上一眼之外,便再没任何值得奇怪的地方。

    谢贻香心中有事,只喝了两碗稀粥便放下碗筷。再看得一子和言思道二人,却在不经意间分别望向村子的尽头处。谢贻香顺着他们的目光望去,只见村子的尽头处是一座较大的院落,修建在山崖边上,依稀可见里面有一间厅堂、几处偏房;看这规格,倒像是乡村里常见的祖宗祠堂。而此时祠堂的两扇大门紧闭,上面也不见牌匾,只在门前挂着一副对联,写道:“天为棋盘星为子,何人能下?地作琵琶路作弦,哪个敢弹?”

    随后得一子和言思道也相继吃完,放下手中碗筷。谢贻香见他们二人一言不发,心里始终按捺不住,不禁问道:“你们一直在偷看那座祠堂,难道是要我们进去?”得一子默然无语,言思道则是双眉一扬,笑道:“偷看?当真可笑至极。我分明是光明正大地在看!”说罢,他也懒得理会谢贻香,向得一子招呼道:“走罢。”

    得一子微微点头,言思道便重新坐上他那辆破烂的四轮车,叫那两个童子将他推往村子尽头处的那间祠堂。得一子也随即站起身来,和谢贻香一同跟在言思道的四轮车后面。

    言思道坐车来到祠堂门前,却不上前叩门,而是望着两旁悬挂的那副对联,在车上扬声说道:“以星为子,对弈何须分黑白?画路作弦,奏乐岂止在弹挑?末学晚辈,自号‘逃虚散人’,幸得青田先生之邀,特此前来拜见。”

    这话一出,不过片刻工夫,便听“吱呀”声响,一个衣着朴素的女童已将祠堂大门向内拉开,向车上的言思道作揖行礼,说道:“不知逃虚先生大驾光临,失礼之处,还望海涵。先生若是不嫌山野粗鄙,便请入内奉茶。”

    言思道笑道:“好说!好说!”连忙叫那两个童子推他进门。谁知祠堂的大门虽已打开,门口却有一道三尺高低的门槛,令他的四轮车推不进去。言思道只得从车上下来,叫那两个童子将车抬过门槛,自己则站在一旁轻摇手中白羽扇,摆出一副飘然出尘的高人模样。

    得一子和谢贻香此时也已来到祠堂门口,得一子一言不发,更不招呼迎客的女童,举步便往祠堂中走去。却听那女童恭声说道:“小女子有幸能够得见鬼谷传人,当真三生有幸。道长既然是和逃虚先生一同前来,也请一并入内奉茶。”

    得一子正要抬脚跨过门槛,听到这话,不禁冷笑一声,傲然说道:“棋盘胜负,并非在子,何必弈星为子?琵琶优劣,未必靠弦,岂可奏路作弦?”说罢,他已举步跨过门槛,进到祠堂之中。

    谢贻香紧跟其后,却见那两个小童还在帮言思道搬他那辆破车,却苦于年纪太小,实在无力将这辆四轮车抬过那三尺高门槛;而言思道又不肯失了自己派头,一直袖手旁观。谢贻香不禁心头火起,抬脚便将他那辆四轮车踢得飞了出去,重重摔落远处。言思道顿时一愣,又不敢招惹这位谢三小姐的暴脾气,只得长叹一声,摇头说道:“罢了!罢了!”当下也抬脚跨进门槛,招呼那两个童子进来。

    谁知迎客的女童却轻轻踏上两步,正好挡在那两个童子前面,微笑道:“还请先生见谅,我家老师归隐已久,若非故人来访,实在不便接见。”言思道又是一愣,皱眉问道:“只见故人?这是青田先生的意思?”

    那女童不卑不亢地回答道:“小女子人微言轻,岂敢假借老师之名行事?正所谓客随主便,还请先生不要为难。”言思道的四轮车已被谢贻香踢飞,想不到就连这两个童子也不能带进去,精心准备的这一整套孔明行头便算是毁了大半。然而事已至此,他也只能苦笑一声,追上前面的得一子往祠堂内而去。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