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竞月贻香活跳尸(上) 27 对持

活跳尸(上) 27 对持

    先竞月醒来的时候,正躺在一张毛毡上面,所在之处则是一个简易的帐篷。他渐渐回过神来,下意识地咳嗽两声,胸中的淤堵居然轻松了不少,竟是所感染的瘟疫已经大有好转。随后便听身旁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用怪异的腔调惊呼道:“醒了!你!”他转头一看,却是一个二十出头的胡人少女,火红色长发,淡蓝色瞳孔,正是几个月前在兰州城见过的哥舒王子的妹妹哥舒阿伊。

    见到阿伊出现在自己身边,先竞月顿时回想起自己晕倒前曾见到哥舒王子和木老先生从嘉峪关城墙上下来,难道竟是他们出手相助,治好了自己身上的瘟疫?他便向阿伊问道:“多谢阿伊姑娘相救。请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阿伊见他醒来,脸上尽是藏不住的喜悦,回答说道:“不是我。是哥哥,是木老先生。你们身上的贝尔摩,木老先生知道。”先竞月听得云里雾里,这才记起阿伊的汉话不好,只怕从她这里也问不出什么,便从毛毡上坐起身子,说道:“我要见哥舒王子,有劳阿伊姑娘带路。”

    不料阿伊却伸手将他按倒在毛毡上,摇头说道:“病没好,你休息。”先竞月猝不及防,只觉胸口难受,不禁咳嗽两声。阿伊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关心,问道:“弄疼你了?我不故意!”眼见先竞月摇头,她连忙又说道:“你休息,我去找哥哥来。”说罢,她又依依不舍地望了先竞月几眼,这才离开帐篷。

    殊不知阿伊前脚刚出帐篷,后脚便有一个身穿胡人男装的女子已冲进帐来,却是那李刘氏。眼见李刘氏虽是面容憔悴,却已能行动如常,之前感染的瘟疫显然已经好了大半,先竞月惊喜之下,又从毛毡上坐了起来,问道:“你没事了?”

    李刘氏也不和他客气,径直到先竞月身旁坐下,脸上笑靥如花,说道:“多谢大人记挂,卑职的病早已不碍事了。只是那胡人野丫头凶悍得紧,这些天几乎一直守在你的帐篷里,就像一条看门恶犬,说什么也不肯让我进来。方才我见她终于离开,这才伺机溜了进来,想不到大人却已苏醒过来,当真是谢天谢地!”

    先竞月正是满腹疑问,连忙向李刘氏询问事情经过。据李刘氏所言,原来那天众军士在嘉峪关城墙下自相残杀,幸好有哥舒王子和木老先生突然现身,用迷药将在场众人尽数放倒。随后那个木老先生居然来替众人把脉,而且当场认出了众人所感染的瘟疫,说是源自西域的什么“贝尔摩症”,倒是不难治愈,只需用常见的“挂金灯”和“朝天子”这两味药材配药,十天半月便能康复;但若是一直拖着不治,不出半月便会因此咳嗽至死。

    依照木老先生的说法,这源自西域的“贝尔摩症”还有一个特点,那便是患病之人一旦治愈,往后便再不会被此病感染;就好比是中原常见的“天花”,只要患过一次,便终生不会再患。正因如此,这“贝尔摩症”其实早在西域绝迹近百年,即便是西域各国的医者,也大都不识此病,更别说是中原的郎中大夫。就连木老先生自己也有些诧异,想不通为何会在嘉峪关前撞见此病。

    之后木老先生便开了张药方,用吊斗送上嘉峪关城头,嘉峪关里哥舒王子的手下便照药方采购药材,又乘坐吊斗将药材送来给众人煎服。众人服食之后,除了两个实在病得严重的百姓,其他人都已渐渐好转过来,纷纷感谢哥舒王子和木老先生的恩德。而先竞月因为病发得最晚,又中了木老先生的两种迷药,所以虽然也服了药,还是接连昏迷了好几天。

    听到此行众人已经安然无恙,先竞月这才稍微宽心,却又对这个哥舒王子的举动起了疑心。要知道哥舒王子乃是兰州城里色目人的首脑,理当是在兰州城一带活动,又怎会突然出现在这嘉峪关城墙上,还出手救下己方这些汉人的性命?

    何况俗话说得好,解铃还须系铃人。此番玉门关里流传的这场瘟疫,就连军中那三十多个随军郎中都束手无策,那木老先生又怎会恰好识得这“贝尔摩症”,还能开出对症的药方?莫非是自己从一开始便猜想了,此番设局对付玉门关驻军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神火教,更不是那个言思道,而是此间这位哥舒王子?

    那李刘氏虽不知先竞月心中的猜想,对于此事却和他想到一块去了,又继续说道:“如今嘉峪关的城门依然是‘只出不进’,所以哥舒王子的人从城墙上下来以后,便再也无法返回。于是他们的人便用吊斗送来各类物资,短短几天时间,便在这嘉峪关的城墙前搭建起了营地,还分给我们不少帐篷。只是……只是卑职始终感到有些奇怪,正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那哥舒王子本是突厥人,手下也是清一色的色目人,又怎会真心救治我们这些汉人?只怕是心怀叵测,别有所图。”

    说着,她不禁咬牙切齿,又说道:“尤其是那个胡人野丫头,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有道是男女授受不亲,这些天她一直死皮赖脸地留在你帐篷里,简直不知廉耻为何物……”先竞月听得心中好笑,这李刘氏居然也会骂别人不知廉耻,谁知李刘氏话还没说完,阿伊突然闯进帐篷,寒着脸对她喝道:“滚出去!贱妇!”

    要说李刘氏之前畏惧这个胡人女子,说到底只是忌惮对方的武功,眼下先竞月既已苏醒,自己当然再不必怕她。当下李刘氏便有意无意地靠在先竞月身上,向阿伊冷笑道:“我是这位先统办的属下,自然也是他的人;就算要我滚,也得由他吩咐。却不知与你这番邦女子有什么干系?”阿伊见他们两人并肩而坐,直气得满脸通红,突然从长靴中摸出她那两柄短刀,向李刘氏沉声喝道:“滚!我说最后一回!”

    看到这般局面,先竞月心里自然清楚,多半是这两个女子都对自己有意,所以才会争风吃醋。然而此时此刻,自己又哪有心思理会这些事?他便从毛毡上站起身来,有意无意地挡在李刘氏的身前,向阿伊问道:“请问哥舒王子何在?”

    阿伊正怒气冲冲地瞪着李刘氏,还未来得及回答,便听帐外传来哥舒王子的声音,笑道:“竞月公子这才刚一醒来,便已是满帐篷的醋味,当真是羡煞旁人。话说小王如何就没你这么好的福气?”伴随着话音落处,哥舒王子已微笑着走进帐篷。

    阿伊和李刘氏二人虽是怒气未消,见到哥舒王子进来,倒也不再继续争执。而就在哥舒王子掀开帐篷的刹那间,先竞月已看到帐外还站立着四个色目人高手,就连那变戏法的居星士也在里面,却并未和哥舒王子一同进来,显是要留守在帐外。他当即便向哥舒王子抱拳行礼,说道:“救命之恩,终生不敢相忘。”

    哥舒王子含笑点头,说道:“竞月公子无需客气,不过举手之劳罢了。只是算起来这已是小王第二次出手相救,反倒有些习以为常……”谁知他话还没说完,先竞月已沉下脸色,缓缓问道:“阁下凑巧出现在嘉峪关,又凑巧能治我们感染的瘟疫,想必不是巧合。敢问阁下,到底有何意图?”

    要知道此番若非有木老先生出手救治,先竞月等人只怕早已死于瘟疫之下,所以眼前这位哥舒王子可谓是众人的救命恩人;若是换做旁人,即便对哥舒王子的举动心存怀疑,也不至于向他当面发问,最多只是用言语旁敲侧击。谁知先竞月一上来便开门见山质问此事,哥舒王子纵是才思敏捷,也不由地微微一怔,有些尴尬地笑道:“竞月公子此话何意?”

    先竞月却不松口,接着说道:“你当然听得懂我的意思。”哥舒王子双眉一扬,反问道:“竞月公子的意思是说,此番玉门关的瘟疫乃是由小王一手谋划,所以小王麾下的木老先生才会识得这‘贝尔摩症’,并且能开出对症的药方替你们医治?”

    先竞月不再回答,只是死死盯着哥舒王子的双眼,似乎想要看穿他的内心深处。哥舒王子被他盯得浑身难受,不禁叹道:“若是小王一口否认,竞月公子是否便会相信于我?”先竞月缓缓摇头,说道:“不信。”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