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俗世地仙正文 51章 简单的大道理

正文 51章 简单的大道理

    在屋内和院子里又走走看看了一番后,温朔回到客厅,站在了堂桌前,微抬头观赏那副画。

    他进家之前,希望能再找到些什么。

    因为修行至今,虽然有着明显的进展,感应到了气机,开启了天眼,并进一步开始尝试存储真气,而且身体机能生成真气的量,也有了细微的增加,但以目前的修为水准,还远远达不到可以随时随地起坛作法的程度,就连书符都很难,充其量也只能开启天眼,却又做不到长时间的天眼观异象。

    而能够助其作法,封存有阴邪之气的三枚铜钱,已经用完了。现在手里,只剩下一张护身辟邪符,两张六爻接天符。

    明天就要去京城了。

    从小到大,温朔最远也就是这次去了趟青坪县的双女山矿区。以往的生活中,还没感觉有什么对远走他乡的情绪,可直到马上就要远行时,才发现自己心里竟然生出了一些惶然,倒不是害怕,而是对未知的无措紧张。

    所以,他本能地想要让自己多一份保障,以防不测。

    而玄法,毫无疑问成为了他现在最大的依仗。

    可惜修为不足,能助力作法的宝贝没了,就连符也只有三张,还是特定功效的符箓。

    所以他抱着一份希冀来到了老宅。

    也许,料事如神的老韩头,生前还留下了什么东西给我?

    可惜找了几圈之后,自信气机感应已然相当敏锐的温朔,却没有发现任何能够助自己作法的宝贝。倒是这幅挂在正堂的画上,隐隐然有那么一丝细微的灵动,很自然地与天地相参,可惜这淡淡的不易察觉到的灵动,并不是能够助玄士作法的真气又或阴邪之气,而是,作画者在绘制此画时,心神沉浸画作中,画中寄托了作者当时的心境、思想,倾情投入,自有灵动。

    如果不留心,或者不仔细端详的话,没人会觉得这幅画哪儿好,普通至极。但哪怕是寻常人,站在画前用心端详,也会渐生出身临其境的感觉,半山腰轻风习习,远观浅云如纱,仙鹤翱翔而至,停落松下小息,晴空如洗,春意盎然……

    而画中人,那位老者正自悠然下山,不回想山巅风景壮阔,不思量山下红尘世俗。

    何处是家,何处落脚?

    无尽天涯,处处是天涯,处处可为家。

    洒脱!

    站在画前出神观赏许久之后,温朔忽而生出了把这幅画撕掉的冲动——大爷的,这画里的意境,好像有那么点儿勾引老子看破红尘出家的意思啊?

    但好歹也算是解开了心头惶然,心绪敞亮多了,所以温朔很大度地决定饶这幅画一命。

    走出堂屋,锁门,撑着雨伞走到影壁墙前时,他忽而又想到了什么,急急忙忙返身回去打开屋门,站到太师椅上小心翼翼地把这幅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挂画摘下,到东屋拿了破旧的鸡毛掸子,轻轻掸去画上灰尘,然后卷起来,拿破被单裹好,再套入一个塑料袋中,本想着立刻拿回家去,但考虑到一会儿还得去老韩头的坟上,所以他把装好的挂画放到了床下,这才出门上锁,打着伞离开了老宅。

    他琢磨着,这幅看似普通的画,虽然没有落款和绘作时间,但既然能有灵动之意,说不得就是某位大师的手笔,而且也不知道这幅画绘成至今有多久了,万一是件古画……老韩头鳏独洒脱,心境超然,或者说是老糊涂了,可以把值钱的东西不当回事儿,就那么堂而皇之挂在屋子里,温朔自觉没那份心境,也没那么傻!

    几个月时间过去,河堤上那座孤零零的坟头上,已经长满了青草,但坟头明显被填土加大,周边铺砖,还立起了一块青石雕刻而成,高出地表一米五左右的墓碑。

    不用问,肯定是刘茂和干的。

    温朔心里暗暗地骂了两句刘茂和这个蠢蛋,这不是他娘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也难怪,别人会怀疑,会议论,刘家营村流言四起……

    温朔歪着头用脖子和肩膀夹住雨伞,右手从提着的塑料袋里取出两沓烧纸,再交回左手中,掏出打火机点着了烧纸,待火势渐旺,才蹲下身慢慢放在了墓碑前那几块平铺的红砖上。

    随即,温朔又从塑料袋中取出笔记本,在旺盛的火苗上引燃。

    烧纸易燃,又因为地面被雨水浇湿了的缘故,火势很快燃尽,未烧尽的边角搀杂着灰黑色的纸灰贴在砖上,而红砖上的潮湿,几乎被烘干了。笔记本则是被温朔捏着角悬空,在微风中忽忽燃烧,直至火苗即将烧到手时,他才放到了红砖上。

    看着笔记本终于烧尽,被微风一吹,灰烬四散在坟墓周边的泥泞中,温朔这才起身。

    就这般撑着伞站在墓碑前几分钟,他一言不发。

    “想来想去,也没啥好说的了,唉。”温朔颇为伤感地叹了口气,转身往回走去,一边嘟哝着说道:“以后只要我在家,赶上节日总会来给你烧点儿纸的。”

    路过老宅取了那幅画,温朔之前在河堤上略有些小伤感和酸楚的心情,已然消散。

    人死了,再怎么怀念有个毛用?

    为人行事向来很讲求实际的温朔琢磨着,其实逢年过节到坟头上烧纸祭祀这种事儿不是特别必要,把老韩头传下的玄法,将来找一个或者几个天赋好点儿的徒弟,传承下去,这才是实际的。倘若真的有阴曹地府或者老韩头死后登临仙境了,自己百年后还能有那么一天与他相见,至少,问心无愧!

    回到家,温朔看到客厅茶几上放着一个水杯,杯中还有泡开的茶叶,便随口问道:“妈,家里来客人了?”

    “你舅舅刚走。”李琴从卧室走了出来,眼圈红红的,明显哭过。

    一看到母亲这般神情,温朔顿时火冒三丈,皱眉沉声道:“是不是我妗子也来了?他们两口子又说啥不中听的话了?”

    “没有,你舅舅自己来的。”李琴叹口气,看儿子颇为愤怒的样子,内心愈发伤感,转身回到卧室拿出一沓百元大钞,走过来放到茶几上,坐下后眼眶含泪语气哽咽地说道:“朔,可不许恨你舅舅啊,他是妈的亲弟弟!这,这不是知道你明天要去京城了,你舅舅送来了五千块钱,哦对了,可不许告诉别人。”

    “嗯?”温朔怔了下,随即苦笑道:“他还藏私房钱,也不怕被冯春梅知道。”

    “这孩子,冯春梅也是你叫的?”李琴瞪了儿子一眼,继而神情严肃地说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舅舅和你妗子虽然有钱,可平时过得也挺不容易。其实,咱娘俩不该忌恨别人,因为人家不欠咱们的,相反,咱欠着你舅舅和妗子的情分啊!如果就因为人家几次催促咱们还钱,平时瞧不起咱们家穷,说过一些气话,害怕咱们借钱占便宜,就去记恨人家,那才叫不讲道理,你明白么?”

    温朔愣住。

    这个道理很浅显,很易懂,也确确实实非常在理。

    但……

    事情搁在自己头上,有几人能做到如母亲这般,以正确的心态来面对呢?

    “朔,听妈的话,要想让别人瞧得起,还得靠自己才行,你自己没出息、运气差,怪得着别人小瞧么?比如以前你捡破烂收废品……妈不是说干这一行丢人,但大多数人都觉得这一行没出息,是低贱的行当,而且你学习成绩也不好,也就难怪别人会看不起你。可是这次你考上大学,而且是京城大学之后呢?大家又是怎么看待你,看待妈?就连你以前捡破烂收废品,都成了一件光荣的事儿。当然,妈的意思不是说别人飞机眼,世事人情本来就这样,你不能指望着所有人,都能同等对待一个捡破烂的和一个县长吧?”李琴神情严肃却又不乏温和地继续说道:“朔啊,妈读书少,没什么文化,也没见过世面,但妈活了半辈子,酸甜苦辣咸都尝尽了,见识到太多的人、事,还有人事之间的情分,所以妈总是想,这些很多人都可以挂在嘴边,到自己身上却总是会犯糊涂的简单道理。赶明儿,你就要去京城上大学了,这是你从小到大第一次出远门,妈再不放心,也得放手,总不能跟着你去,再说你也长大了,妈不能当你的拖油瓶。刚才妈跟你说的这个道理,你以后在外,一定要记住了,可以省去很多麻烦的。”

    “妈。”温朔忍不住流出了泪水,点头道:“我记住了”

    长这么大,他第一次从母亲口中听到如此浅显、简单、易懂,却是这世上每个人最难真的去用之己身的道理。

    而且,因为借事述理,让温朔第一次开始反思以往的所作所为。

    就在他沉思的时候,李琴忽而想到了什么,起身往窗外看了看,说道:“雨停了,走,跟妈去商场逛逛,给你买几身衣服穿,这么多年没穿过啥好衣裳,明天就要去京城上大学了,再说家里如今也有些闲钱,不能再让你的穿着太寒酸,让人笑话……”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