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俗世地仙正文卷 853章 是谁侵犯了谁

正文卷 853章 是谁侵犯了谁

    掐决诵咒的同时,邹天淳变戏法般抖手甩出了几张符箓,屈指轻弹,符箓在半空中迅疾燃烧,爆出了一团团火光后,又迅速消失不见。

    邹天淳则原地踏罡布斗,神情凝重,气机与天地相参,细细感应其中异样的详细状况。

    狂躁的马儿在迟宝田的安抚之下,终于安静了下来,但仍旧不安地原地踱步,不时地打着响鼻,一双眼中透着清晰的恐惧和祈求,时而望向迟宝田,时而看向在那边踏罡布斗的陌生人。

    迟宝田紧皱双眉,心生忐忑。

    他再如何不信,到了这份儿上,也不由得开始怀疑,这邪行的东西,到底是啥?

    难不成,今儿就要见到了么?

    以往自己没少纵马进山,也到过工地检查,这匹自己最爱的好马,可从未如今天这般狂躁恐惧。

    而邹天淳的神情,又是如此严峻……

    迟宝田完全相信,邹天淳绝对不会在他的面前装模作样从而如江湖卖狗皮膏药,或者跳大神的那些神棍们似的,只为了能够从事主手中多骗取一些钱财。

    所以,什么情况?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从兜里掏出烟来,点上一颗深吸了一口,按捺住心头惶恐,一边将那把猎枪从马上摘下来,拉开枪栓,凝眉观察着山林四周,神情凝重中,透着其秉性的刚毅和无惧。

    娘的!

    甭管什么东西,敢露面就是一枪!

    但,始终没有任何奇怪的东西出现。

    而邹天淳,虽然已经停下步伐,但一手掐决高举过顶,一手掐决端在腹前,双脚以一种怪异的姿态站立着,脚尖朝内,而且左脚脚尖朝向,是右脚的中间位置,相距不过十公分。

    看到这般因为双脚站立的怪异,从而不得已双腿别扭着,屁股歪着的邹天淳,迟宝田差点儿没忍住笑出来。

    这叫啥情况啊?

    跳大神怎么还要男扮女装跳仙女儿的舞蹈?

    又或是,邹天淳请神上身,请下来的是某位仙子?!

    突然。

    悉悉索索的声音在山林中响起。

    迟宝田端着枪猛然转身,枪口指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旋即紧皱双眉,面露疑惑——声音从哪里来?

    四面八方,到处都是。

    声音不大,但密集。

    清晰,却显然距离很远。

    放眼看去,周边的密林中,参天的大树后面,岩石的后面,灌木丛中,似乎到处都有什么东西出现,好像每一个地方,都藏着一双眼睛,正在盯着他们这边看。

    这可是大白天啊!

    朝阳已经升起,晴空万里无云。

    真有什么阴邪鬼祟的东西,也不该在这时候出现吧?

    高度紧张的迟宝田,强忍住了扣动扳机的冲动,他不知道自己该向哪里开枪,该不该开枪……这要是好端端的突然开枪,惊着了看起来正在作法,一动不动的邹天淳,不大好吧?

    而且,还会显得自己特胆小似的。

    什么都他妈没看见呢,就贸然开枪,胆子被吓破啦?

    突然,一道影子骤然间从远处的一簇灌木丛中蹿出来,眨眼又消失在了几棵大树的后面。

    砰!

    迟宝田这次,再没有按捺不住冲动,开枪了!

    只是在开枪的一刹那,他激灵灵打了个寒颤,猛地抬高了枪口,如此,才险之又险地,没有从后面将子弹打进邹天淳的脑袋中。子弹从邹天淳头顶上方一尺多高的地方划过,打入了一棵大树茂密的枝桠间,只惊得飞鸟乱飞,枝叶掉落。

    邹天淳也被枪声惊扰到,他猛地睁开了眼睛,旋即又沉下心来,唰唰唰连续掷出了几道符,这才缓缓收功。

    嗓子里,有咸腥味儿向上翻。

    他知道,自己刚刚被枪声惊扰,受了内伤。

    强压下内伤导致的气血翻腾,邹天淳咽下几乎到嘴里的鲜血,调动真气在体内迅速流转,一边转过身来微皱眉看向迟宝田,略带些责怪的意味说道:“宝田哥,你怎么开枪了?”

    “对不住对不住……”迟宝田一边擦拭着额头上惊出的冷汗,一边拎着枪走到邹天淳面前,道:“刚才四周有些乱七八糟的响动,我担心是什么熊瞎子啊、野猪类的猛兽出现,恰好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在前面一晃就跑没了,我抬枪就打,结果,结果差点儿打中你,他奶奶的,吓得我一身冷汗啊,幸亏反应快,抬了抬枪口。”

    换做旁人,干了这种事儿兴许就不说实话了。

    但迟宝田偏生坦率地把实际情况告诉了邹天淳,看邹天淳面露震惊,迟宝田又接着说道:“那玩意儿也不知道是啥,现在想想,就好像,是他娘的故意引诱我朝你开枪的。”

    言罢,迟宝田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爱马,赶紧扭头看去,却见自己开了那一枪之后,似乎一切异常都悄然消失。

    马儿眼神中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惊恐,还低下头悠闲地啃起了青草。

    再听听四周,也没有什么悉悉索索那种诡异的,令人头皮发麻的声响。

    就好像,压根儿就没有发生过这些。

    这让迟宝田愈发困惑,他对邹天淳说道:“之前我可真的听到了什么动静,很奇怪,悉悉索索好像到处都有奇怪的玩意儿,那,马儿受惊你也是知道的,可现在……”

    邹天淳冷静下来,点点头道:“你刚才听到的那些动静,是真的,马儿受惊也是因为感受到了那些阴邪的东西。”

    “什么东西?”迟宝田诧异道:“为什么现在没有了?”

    一边问着,他一边皱眉神情紧张地四下乱看。

    “刚才那一枪,将阴邪的东西都吓跑了。”邹天淳道:“不过,只是暂时而已,其实以你的气场,即便是不开枪,那些东西也不敢惊扰你,它们今天出现,其实主要是针对我。因为我一来,它们就嗅到了……嗯,是天生对于我这类人的恐惧、忌惮和敌视。”

    迟宝田有些焦虑地说道:“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通俗地说,是妖怪。”邹天淳轻轻叹了口气,道:“事实上,就是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一些,有了灵性的畜生。目前看来,我分析应该就是在咱们东北传说中的黄大仙。”

    “黄鼠狼?!”迟宝田惊道。

    邹天淳点了点头,道:“你不用太紧张,这类东西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要杀人吃人什么的。而且,活着的黄鼠狼其实都没什么所谓的阴邪灵性,只是受到了指示,去做一些吓唬人的事情罢了。真正做到这一点的,是早已死去,却机缘巧合之下,灵魂未散,反而更生灵性的一股阴邪之气,当然了,我们可以称之为鬼,也可以叫‘精’,咱们老话不是经常说嘛,什么什么玩意儿成了精,其实就是这个意思。”

    “我靠,还真有这玩意儿?”迟宝田骇了一跳,纵然天生胆大,从来不信邪,当亲身经历过异样,感受到了阴邪之气,并且确认了这玩意儿的存在时,谁都会紧张、惊骇。

    因为这玩意儿,看不见摸不着的……

    世上什么东西最可怕?

    未知!

    “唉,其实也怨不得人家。”邹天淳摆摆手,神情自然,迈步往来时的路上走去,一边对跟过来的迟宝田说道:“本来人家在这儿生活得好好的,得天独厚的风水宝地,灵气滋润,徒子徒孙一窝又一窝,小日子过得别提多美了。可是,宝田哥你把这地方给买了下来,然后又要在这里搞旅游开发,建山庄……惊扰了它们的生活,破坏了它们居住之地,每天这么多人在这儿开工叮叮当当的,哪怕动物没有人的智力,下意识地也会反感,厌恶,敌视。更不要说,已然有了灵性的邪孽异物呢?”

    迟宝田听得一愣一愣的,点头道:“是这么个理儿,将来山庄建成了,天天住很多人,还有一波又一波的游客,那岂不是更乱?到时候,还不得打仗死人啊?”

    邹天淳看了眼迟宝田,哭笑不得。

    以目前的情况看,你的山庄还能建成吗?考虑将来山庄开业之后的事情,未免太早,也太乐观了吧?

    察觉到邹天淳的眼神,迟宝田立刻猜到了他的心思,大大咧咧地一手牵马,一手拎枪说道:“你老弟既然说得这么透彻清楚,而且混出了这么大的名声,肯定有办法解决,对吧?”

    邹天淳神色间闪过一抹为难,摇了摇头。

    “办不成?”迟宝田有些失望,又有些焦虑地说道:“老弟,这事儿你可得帮我一把,我这什么手续都办齐了,前期投资也都砸进去了,而且消息也都传遍了,最后好端端突然因为‘惹怒了山神’这个理由,而认倒霉歇菜,那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放?”

    “我能解决,可……”邹天淳道:“这地方是上好的风水宝地,换做在外面遇到这种地方,做什么,或者居住,都可以兴旺发达,但,处在大山深处,风水宝地聚阴,凝煞,便容易生成邪祟之物。我能驱逐走,或者干脆诛灭当前作祟的邪孽异物,可是将来呢?而且一旦因为作法诛杀,形成了怨念,就怕会造成更多的邪孽异物,到那时,形势就会更乱——当然这些只是我个人的分析和担忧,具体到时候会出现什么情况,谁也说不准,或许会很好呢。”

    迟宝田咧嘴道:“你这说了等于没说,跟老哥我还玩儿这一套把戏呢?”

    “唉,怎么可能?”邹天淳摇摇头,道:“我不是擅长相术堪舆的风水大师,对于这种情况只能靠个人的分析和猜测。”

    迟宝田停步想了想,继而翻身上马,挥枪豪气十足地说道:“甭发愁,回去慢慢想办法,实在不行就不干了,无所谓嘛,老弟,上马……回家喝酒去!”

    邹天淳怔了下,心生敬佩和些许歉疚,却也没再说什么,抬腿踩镫上马。

    这一刻,他忽而想到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