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俗世地仙正文卷 706章 何其幸运

正文卷 706章 何其幸运

    坐飞机、坐火车,找酒店休息,继而再坐大巴车、三蹦子……

    温朔和马有城、陈世杰三人抵达小镇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四点多钟。

    张坚在旅店外等候着。

    “朔哥,马爷……你们来了。”张坚恭恭敬敬地上前打招呼,又和陈世杰握了握手。

    “世杰,你去开两间房。”马有城吩咐了一句,然后跟着张坚、温朔往张坚住的房间走去。

    电话中,温朔已经告诉他,请了马爷过来帮忙看看——如果真的是有高人起坛作法布下的歃血婚约,有血咒,那么马爷兴许能解决这个问题。

    虽然相处日久,而且有了极为深厚的兄弟情分,但张坚并不知道温朔玄士的神秘身份。不过,他却是听闻过马有城,在神秘的玄法方面有些门道。毕竟,马有城和温朔经常在一起,也曾替温朔出面,假扮玄士的身份做事。

    没有过多的废话,张坚把情况更加详细地讲述了一遍,毕竟许多细节,在电话中说不清楚。

    听完他的讲述,温朔看了眼马有城。

    马有城会意,点头道:“那我们现在,是否方便去见见康洁?”

    “不太好,除非先经过翟家那边同意,由翟家的人陪同一起,才能避免村里人的闲言碎语,以及翟家人的误会。”张坚叹了口气,道:“实在不行……这事儿就算了吧,我张坚也不是娶不到老婆的人,因为这点儿事情,还得牵累麻烦朔哥、马爷您二位,大老远跑到这穷山恶水的地方,唉。”

    “废话。”温朔瞪了他一眼,道:“那个谁,你的小舅子呢?”

    “啊?哦……”张坚怔了下才意会到温朔说的是康宗,道:“刚才出去了,自从康洁回来之后,她弟弟的身体状况明显好转,但,但还是有很大问题,睡眠不好,气虚体弱,晚上经常做噩梦、鬼压床。”

    昨天和温朔通完电话,张坚就让康传代先回了村,却让康宗暂时留下来。

    一来温朔提及马爷需要看看这个人;

    二来,张坚也以留下康宗的态度,让康家的人,尤其是康洁心里有数——他张坚,没放弃!

    说话间,门被从外面推开了。

    一个身高也就一米六五,身材瘦弱,脸颊苍白看着精神头就不足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温朔微微皱眉。

    张坚起身介绍道:“朔哥,马爷,这就是康洁的弟弟康宗……康宗,这位是温总,这位是……喊马爷就行了。马爷是一位真正的高人,这次是专程来帮我们的。”

    “马爷,你……”康宗盯着马有城,面露惊喜地说道:“你是,马有城?”

    “你好。”马有城微笑着点点头。

    温朔却是眯起眼略有些不喜地说道:“康宗,听说你好歹也是个大学生,称呼上不会用一个‘您’字吗?还有,刚才进来之前,为什么不先敲门?”

    康宗怔住,旋即露出了歉疚的神情,尴尬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了,我刚才以为只有,只有张大哥在……还有,还有我看到马老师真人,太激动了,我……”

    “好了。”温朔摆摆手,面色稍缓:“知错认错,品行还是可以的。”

    马有城微笑点头。

    “马老师,我在电视上看到过您,也听很多人讲过您,我,我真的很崇拜您。”康宗虽然尴尬,却是忍不住表露自己对马有城的崇敬,道:“您能不能,能不能给我签个名啊?有您的签名,我回到学校那得……”

    “可以,没问题的。”马有城微笑着打断他的话,道:“康宗啊,我们还是先检查一下你的身体状况吧?”

    “啊?”康宗怔了怔,旋即惊喜到:“真没想到,您,您还会这些……”

    温朔对张坚说道:“你先出去吧,没有我的吩咐,别让任何人进来打搅马爷。”

    “好。”

    张坚二话不说,扭头走了出去。

    “马老师,您……”康宗还要说些什么,却被温朔开口打断:“一会儿再说吧,有的是时间。现在,躺到床上去,闭上眼睛,马爷要给你把脉。”

    “哦。”

    康宗极为听话,又有些畏惧地点点头,走到床边老老实实地躺下,闭上了眼睛。

    “马爷,您请……”温朔说着话,却是先行走过去,随手拿了一块毛巾搭在了康宗的眼睛上,道:“马爷是要用功的,你如果不听话睁眼睛,会坏了马爷的气功。”

    “我不会的,我肯定不会的!”康宗使劲闭着眼保证道。

    马有城哭笑不得地看了眼温朔,走过去坐到旁边的床铺上,温和道:“你不用紧张,待会儿如果感觉身体有什么不适、异样,也别害怕,属于正常的现象,别害怕。”

    “嗯嗯,我知道了。”

    康宗刚把话说完,就感觉到有手指轻轻搭在了他的腕脉处。

    一股可以清晰感受到的温润气息,循着他的手臂,向周身四处内外延伸。

    这种感觉很古怪,很舒适。

    康宗忍不住想要睁开眼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但眼皮刚刚抬起一条缝,眼前却是灰蒙蒙的什么都看不到,被毛巾挡住了,而且,他旋即想到了刚才温总和马老师的叮嘱,当即使劲把眼睛闭上,不断在心里埋怨则怪自己。

    马有城轻轻地往旁边挪了挪身子,以便俯身弯腰的胖子,可以坐下为康宗把脉。

    但胖子却是微微摇头表示不用。

    他皱眉,细细地以气机探查着康宗的身体状况,同时分析着其身体五行状况,与正常人有什么区别,尤其是其体息与外界天地自然之间,有什么样的感应。

    之前张坚详细讲述过康宗的病症。

    而张坚之所以知道,则是昨天温朔上飞机前又给他打电话,让他详细询问了康传代。

    康宗发病之后,最严重时浑身无力,血压低,精神涣散。

    如果确实是受玄法、血咒所害,那么,康宗的体息,以及其三魂和七魄,与天地之间的气场,应该是一种极度不平衡,而且是生机被天地汲取的状态。

    正因为提前就做出了这般推断,有明确的诊断方向,而且温朔曾得宋钊生老先生所绘制的人体经络体息运行详图,认真研究学习过,所以,尽管康宗目前与天地间的状态及其微妙,所谓的异常状况,也及其细微,但温朔还是在经过细致入微的查探后,以气机感知到了那种天地汲取生机的诡异现象,但这种汲取,并非直接抽离康宗的生机,而是好似形成了一种循环的平衡。

    就像是玄士修行那般,汲取天地灵气入体化真气,也会有相应的气息排出体外。

    但整体来讲,康宗的生机是处于流失的状况。

    温朔循着这种异常的状态,在脑海中大致勾勒出了天地之间与康宗体息生机的相互作用模拟图,继而惊奇地发现,这种循环规律,就像是一个法阵的运行构造。

    “法阵”向广阔无垠的天地间,延伸出了一条条毫无规律的丝线,与天地五行,勾勒出繁杂的网格。

    温朔的气机,也随之向外界扩散、探寻、感知。

    很快,温朔极为敏锐地收回了自己的气机——因为他察觉到,这种情况已经不是单纯的“法阵”作用,而是天地自然之威,牵引了自己的气机。

    如果是没什么经验的玄士,这时候很容易受天地牵引,气机和意识无边无际地扩展开,最后失控。

    失控会导致什么结果呢?

    走火入魔?

    也可能在不知不觉中,意识消散,死亡!

    娘的……

    温朔骂了句脏话,睁开眼睛微皱着眉头拿开了搭在康宗腕脉处的手,继而坐到旁边的床上细细思忖。

    马有城老神在在地坐在旁边,也不去打扰温朔思考。

    温朔从沉思中回过神儿来,看看躺在床上,脸上盖着毛巾,绷紧的身体时而会扭下跨步,双腿也会抽一下,便笑了笑,看向马有城,朝着门口甩了甩头。

    马有城会意,起身道:“康宗啊,你先起来吧,一会儿我们再来找你。”

    言罢,马有城往外走去。

    温朔跟在他后面。

    康宗赶紧抓下来盖在脸上的毛巾,翻身而起想要说些什么时,马有城和温朔已然出去了。

    随后,张坚走了进来。

    “哥……”康宗神情极度兴奋地说道:“没想到,你竟然认识马有城马老师,还有,马老师竟然会,会这种迷信,啊,不是是法术还是道术啊?”

    “康宗。”张坚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坐下,正色道:“这种事,无论将来如何,你一定要保密,不能对任何人说起。”

    “为什么?”康宗疑惑道。

    张坚皱了皱眉,道:“因为这个世界上,知道马爷有这般本事的人,很少很少。”

    康宗一脸困惑。

    张坚很想抽这个小舅子几个耳光——妈的,傻蛋一个!

    也不知道康宗是不是真的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但一脸迷惑地想了许久之后,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道:“哥,唔……好像应该喊你叫姐夫是吧?”

    “嗯。”张坚哭笑不得。

    “姐夫,我保证……”康宗神秘兮兮地说道:“一定为你们保密,姐夫啊,我现在越来越崇拜你了!”

    张坚挠挠头,走到窗前拉开窗帘,望着外面,点了一支烟。

    康宗看着张坚的背影,心里激动得不行——何曾想到过,自己有这么好的运气,亲自见到马老师,而且马老师还给他把脉,为他看病……这,还是一个极大的秘密,很少有人知道,自己是知情者之一啊!

    而这般幸运,是姐夫给的!

    :。: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