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俗世地仙正文 285章 我的秘密只告诉你

正文 285章 我的秘密只告诉你

    轻轻地嘬了两口热茶,温朔这才拧动着坐车久了之后发酸发皱的身体,道:“双管齐下,咱们京大的师生们又都是一个比一个聪明的人精,事情的真相几乎全部是他们自己推测、分析出来的,还有什么好吵嚷的?再过两天就淡了。”

    “嗯。”黄芩芷坐回到办公桌旁,道:“那么,现在有没有闲暇的心情,和我讲讲这件事的真相呢?”

    “你也好奇?”温朔愕然。

    黄芩芷笑道:“我难道就不应该好奇吗?”

    近一段时间以来,全校学生私底下,都有讨论过杨景斌和温朔的所谓“丑闻”,而随着石志学及其家属入京大送锦旗和感谢信,宋钊生院士以私人身份进京找杨景斌、温朔交流探讨……整件事情的舆论热情在这两天达到了顶峰。

    黄芩芷心头也有很多疑惑,只是,她不喜欢私下和人探讨交流八卦的东西,再者此事牵涉到温朔,她更不愿意去和别人讨论了。

    期间也有不少同学找她打听,黄芩芷每每委婉地摆出一问三不知的态度予以应对。她知道,温朔正处在风口浪尖上,哪怕是舆论的风头越来越有利了,以温朔的性格,恐怕也是小心谨慎地关注着暗流明波,更何况,他还要抽出更多的时间,去陪同宋钊生院士,所以黄芩芷克制着内心的好奇,没去给温朔添乱。

    温朔习惯性地掏出烟来点上一颗,然后翘起大拇指比划着,眉毛一挑一挑的,得意道:“实话告诉你吧,我其实是大罗金仙下凡,专门降妖除魔,保一方平安……”

    黄芩芷微笑着,稍转身,抬手够到窗户边上垂落着的一条拉绳,轻轻一拉。

    安装在窗户上的小型排风扇开启,嗡嗡轻响。

    “哟,对不起对不起……”温朔赶紧把烟摁灭在了烟灰缸里,顺手又拿起杯子倒入了一点点茶水。

    黄芩芷神色间闪过一抹喜悦,旋即半认真半打趣地说道:“这件事,处处透着古怪……你说自己是大罗金仙下凡,能降妖除魔,我还真有那么一点点相信了。”

    温朔嘿嘿直乐。

    心里,却是颤了颤——这人太聪明了,有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事儿——起码在她面前遮遮掩掩时的压力比较大。

    怕什么来什么,黄芩芷眨巴着一双似乎能看透人心扉的眼睛,笑而不语地盯着胖子那张肉乎乎的,白白净净的俊美脸庞,即便是隔着镜片,目光也能让胖子心虚。

    “好吧。”胖子露出了败象,撇撇嘴说道:“你知道的,我小时候特贪玩儿,也没人管着,就经常在一个叫做仙人桥的桥上玩儿,那里竟是些小商小贩和卖狗皮膏药、玩杂耍、扑子、摆残棋、算卦相面看风水、跳大神的江湖骗子,当然,这里面也有些真有那么点儿本事,可以看虚病的老郎中。那时候还经常追着去乡下看人跳大神、起坛作法烧符看虚病,因为好玩儿啊!”

    黄芩芷微微歪着头,面带淡淡的笑容,很感兴趣地听着。

    “哎,你可别说我迷信啊。”温朔郑重其事地说道:“还真见过许多奇怪的事儿,比如鬼上身、虚病外灾,还有那些郎中,用大米、小米、江米各种米,各种面,黑狗血、公鸡血乱七八糟的东西,去画符,念咒,蹦跶着驱鬼除邪……”

    “你跟着他们学到了这些东西?”黄芩芷忍不住问道。

    “那时候年龄小嘛,又好奇。”胖子憨憨地,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其实主要是,他们都看我聪明,夸我天生聪慧、骨骼清奇,是难得一见的天才,然后都挣着抢着教我那些乱七八糟的。后来,还是我妈知道这些事情后,硬生生管着不让我再去仙人桥,我呢,那时候也快上高中了,知道这些东西大多都是糊弄人的,是迷信,所以就没再接触过,这些年,也忘得差不多了。”

    黄芩芷笑了笑,道:“我注意到,你刚才说,大多都是糊弄人的,是不是代表着,少部分不是糊弄人的?”

    温朔愣了下,继而挑起大拇指赞道:“聪明!”

    黄芩芷不以为意。

    “我不信那些跳大神、相面算卦看风水的骗子,但我却知道,一些老郎中是真有本事的。”温朔认真地说道:“老郎中不仅会开药方,会针灸,会望闻问切,还能用各种寻常家庭常见的、便宜的东西入药,治疗很多怪异的病症,嗯,以目前科学的说法就是精神病、癔症之类的,有时候他甚至不需要用任何东西,只是叽里咕噜念咒,和患者说一会儿后,拍打他两下,喝斥他几声,就能把人给唤醒,厉害吧?”

    “确实很厉害,像故事中的人物一样。”黄芩芷微笑道:“你说的老郎中,是只有一个,对吗?”

    “嗯。”温朔点点头。

    他心里略有些歉疚的感慨和怀念——老韩头,自己的师父,也只能将其称之为老郎中了。

    不为过。

    老韩头确实不会相面算命看风水,他只会起坛作法书符诵咒,驱邪逐鬼除煞治虚病……

    他,也确实能开出许多药方。

    只不过那些药方,需要玄法的辅助,药方里大多也不是传统的中药。

    黄芩芷发现了温朔眼神中一闪而逝的那一抹带着些伤感的怀念,便不由得心生困惑和同情,以及一点点的担忧,她轻声问道:“老郎中,还健在吗?”

    温朔摇了摇头。

    “对不起,我不该问的。”黄芩芷柔声道。

    “没事。”温朔笑了笑,道:“我小时候接触的人太多,太复杂了,三教九流的市井中,从底层的角度来讲,也是能人辈出,而我,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比如,佛手?”

    温朔怔了下,旋即笑道:“你还知道这江湖黑话啊?”

    “我爸讲过。”黄芩芷略显些许小女儿家的小得意。

    “他挺在行的嘛。”温朔撇撇嘴,神色间流露出一抹毫不掩饰的不忿——当初自己在公交车上被迫小施佛手,佛了四位佛爷的兜儿,唯被未来的老丈人给识破!

    这人做什么私密的事儿,当然不乐意被人知道。

    一来感觉秘密被窥视心生不安;二来,这佛爷佛货时,谁他妈被人瞅见心里也不舒坦啊。

    黄芩芷知道胖子的小心眼儿,抿嘴笑道:“我爸也是接触过很多,如你所说市井的三教九流中,那些辈出的能人。喂,你是不是因为那次的,心里有了阴影?”

    “怎么可能?!”温朔不屑地说道——内心略苦——阴影这玩意儿,确实存在。

    “好了,说说偏方治病的事情吧。”黄芩芷不再让他难堪。

    “凑巧,瞎猫撞见了死耗子、死马当作活马医、病急乱投医……大抵就是这么回事儿。”温朔懒得解释太多——在黄芩芷这般聪慧至极的傻娘们儿面前,多说多错,少说少错,所以能不说就尽量别说,含糊其辞糊弄过去就算了。

    “杨景斌老师怎么会知道你懂这些偏方?”

    “学校里都已经传开了,你不知道?”温朔微笑着反问了一句,继而摆摆手似乎懒得再去一遍又一遍地向人解释:“杨老师这人性子倔强一根筋,再者又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他不惜从皖西那么老远返京找我去,我当时自己都觉得杨老师有点儿神经质了,这不是开玩笑嘛,但,我却不能拒绝一个好人,一个纯粹出于善心,一心为他人着想的老师。我只能硬着头皮去,至少,石志学如果仍旧不治身亡,杨景斌老师心里,不会留下什么遗憾和更大的愧疚。”

    黄芩芷神情凝重地点了点头,轻叹道:“石志学福大命大,杨老师和你,也是受委屈了。”

    “我倒无所谓。”温朔大咧咧道:“主要是不忍心看的杨老师被误会。”

    “所以,石志学及其家属,还有宋钊生院士赴京……”黄芩芷话说了半截,却是没有问出口,因为,她确实判断这些如此巧合之下发生的事情,让舆论一百八十度反转,从极度不利,到极度的良好,跌宕得令人感觉太不真实,所以只能是有人刻意安排的。

    而且这种手腕、风格,又和温朔的为人行事风格极其相似。

    温朔,也确实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头脑。

    问题是……

    以温朔的身份、能力、交际圈子,怎么能请得动宋钊生院士,只为了帮他和杨景斌老师消除不利的舆论影响,就以私人身份赴京,公然与杨景斌、温朔谈话,还以学术交流的名义?!

    要知道,以目前流出的些许交流谈话内容来看,尽管宋钊生院士多有遮掩,且以他的名望,谈及的医学理论可信度相当高,但,总还是透着点儿迷信的色彩。

    宋钊生院士不可能不明白这一点,他这般不惜名声,又是图什么呢?

    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胖子得意洋洋地说道:“石志学和他的老婆孩子亲爹亲妈,是我叫来的!宋钊生院士,是我请来的!”

    黄芩芷面露惊愕,随即秀眉微颦,道:“那篇文报,是你写的?!”

    “嗯嗯嗯。”胖子开心地点点头。

    “温朔……”

    “嗯?”

    “为什么要承认这些?你其实不必告诉我的……”

    “我不告诉你,还能告诉谁?”温朔苦着脸说道:“心里面藏着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其实是很痛苦的。”

    黄芩芷心里一软,一暖,一甜,一喜,一羞涩,一欣慰。

    于是她的眸子里,便泛起了春水柔情。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