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俗世地仙正文 223章 大生意,大不易

正文 223章 大生意,大不易

    下午两点多钟。

    天阴沉沉的,整个县城闷热得像是一口大蒸锅,大街上车辆行人稀少,人们尽可能躲在空调屋或者室内的电扇地下。

    西坊路东云拘留所对面的路边上,停着两辆农用柴油机三轮车,十五六个小伙子或站在路边的几棵大树下,或坐在柴油三轮车的车帮上,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吱嘎……

    拘留所锈迹斑斑的大铁门开了。

    对面的小伙子们顿时打起了精神,原本坐在车上的几个人呼啦啦跳下来,盯着拘留所打开了半扇的大门。

    一个穿着白色背心儿,黑色大裤衩,拖鞋,剃着光头,身材高大健硕的年轻人拎着一个纸袋,不慌不忙地走了出来。身后,两名警察把大铁门关上了。

    郑文江歪着头,脸上挂着一抹笑容,看着路对面一帮兄弟们,目光最终落在了站在人群中间,略微超前半步,穿大裤衩、短袖T恤、运动鞋,白白胖胖的高大男子脸上。

    郑文江抬起双臂,扭头望着拘留所的大门,仰脸大声嚎了一嗓子,这才转身快步走向温朔。

    温朔也大步迎了上去。

    一帮人全都跟上。

    嘀嘀……

    一辆行驶中的面包车急忙按响了喇叭,却被一众小伙子恶狠狠的目光吓到,赶紧刹车停下,待这些人走到路中间时,才从人群的后面小心翼翼地驶了过去。

    “状元郎进了京,还舍得回咱们穷东云啊?!”郑文江一拳打向温朔的腹部。

    温朔深吸气,肚子往内一收,随即一胀,将郑文江的拳头弹开,笑着揽住了他的肩膀,道:“我听说,一年时间都三进宫了,里面住的舒服,上瘾啊?”

    “这不是知法守法嘛。”郑文江哈哈一乐:“总不能抗拒或者跑路吧?”

    众人齐声哄笑。

    “走了,赶紧回去,别在这儿挡道……”温朔揽着郑文江,一挥手吩咐了一句,大家全都转身快步走到两辆农用柴油机三轮车旁,呼啦啦上车。

    刘吉、侯金强负责驾驶,两辆柴油机三轮车突突突地冒着黑烟飞快离去。

    西坊路上,留下了小伙子们大呼小叫的声音,渐行渐远。

    回到废品收购站,和大家闲聊了一会儿之后,郑文江就挥着手把大家赶了出去:“该干活儿干活儿去,生意不做啦?传海,你小子的生意最好,耽误一天小心那些商铺老板们骂你……”

    大家嘻嘻哈哈地都往外走去。

    侯金强和刘吉、李岩彪,也到外面忙活着把废品分类收集好了堆到棚下面,看这天气要下雨,废纸、废纸箱如果淋了雨,那可就卖不上好价位了。

    屋内,就剩下了温朔和郑文江二人。

    温朔点上一颗烟,道:“没想到,你们把生意做得这么好,行啊!不过,以后还是尽量避免打架……尤其是打起了群架,分寸不好掌握,得考虑清楚了。”

    “唉。”郑文江坐在沙发上,身子前倾,点上烟抽着,轻轻叹了口气,咧嘴苦笑道:“朔,这一年你不在东云,兄弟们的生意做得不错,我也学到了不少东西,正像你说的那样,做买卖没那么容易,仅靠我自己,别说挣钱了,人都他妈完蛋了!”

    “现在挺好的。”温朔笑着宽慰了一句。

    “我现在,总是想起以前你说过的那些话,你每次带着大家做事,还有事后擦屁股,真是佩服啊!”郑文江深吸了一口烟,揉了揉眼角,道:“以前我心里总是不服你,这一年过来后,才明白,那时候之所以不服,是因为习惯了倚仗着你,反正你怎么说咱们怎么办,主意都有你来拿,就觉得所有事情没那么难,轻轻松松就搞定了。可你一走,大家都懵了……遇到事情没个主心骨,你一言我一语的决定不下来,有时候还吵吵半天。”

    “你能想到这些,说明你们几个现在不吵了吧?”温朔笑道。

    “早就不吵了,商量着办,大家也明白怎么回事儿,也都知道,离了谁这生意都不好做下去。”郑文江面露自责地摇了摇头,道:“还有,我现在其实……不怕你笑话,我现在动手打架,也开始害怕了,真的!每次打架我都害怕!”

    “嗯?”温朔愣住——这,他还真没想到。

    郑文江呵呵呵地笑出了声,继而说道:“倒不是怕自己挨打受伤,我是怕万一出了人命怎么办?如今咱们有这么好的生意,每个月能挣这么多钱……当然,和朔哥你比是不行的,但在咱们东云,哥儿几个现在那也是名人啊!每个月七八千的收入,搞这么大的废品收购站,生意还越做越好,谁不羡慕咱?要是因为打架,不得不跑路,或者挨了枪子儿,被判上几年十几年,那他妈不值啊!辛辛苦苦打拼出来的买卖,图什么?不就是有钱花,家里过得舒坦嘛,人进了监狱,还他妈有什么好舒坦的?再好的买卖,也便宜了别人。”

    “文江啊,你能想明白这些,真是太好了。”温朔禁不住感慨道,对郑文江,也放心了许多。

    “可是,不打不行,还是得继续打下去……”郑文江突然话锋一转,神色间闪过一抹狠戾和坚毅,道:“以前没多少人瞧得上收废品的生意,如今咱们一帮高中毕业的年轻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生意做大,而且还挺挣钱,你知道,这社会上有多少人看着眼热吗?”

    温朔愣了愣,点头道:“我能想象到。”

    “所以……”郑文江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和刘吉、猴子、彪子,其实一直都愿意听你的话,依着你以前的吩咐行事为人,可还是不行啊,买卖这玩意儿,你多挣一分钱,就有人少挣一分钱,起码,他会觉得是你多挣了他该挣的钱,这就难免会发生冲突,你不找事事找你,不打,能行吗?”

    “考虑过谈吗?”温朔微笑着问道。

    “谈不拢。”郑文江摇摇头,道:“只能打,谁找咱们的茬,就打下去,硬打,打得最后对方不敢了,打到将来……再没人敢来招惹咱们,这生意,才算稳当。我和兄弟们都商量过了,谁也别害怕,豁出去这几年咱们挣的钱都他妈拿出去给别人,也给自己做医疗费,总有一天打出个安安稳稳挣钱的时候,而且,钱也越挣越多了不是?”

    温朔无奈地点点头,道:“文江,你的想法没错,作法,也不能说错,但,不是太完善。”

    “这我也想到过。”郑文江苦笑道:“而且兄弟们私下商量,也说过,如果你在家的话,我们打一仗,效果能比现在打十次都好,可你没在啊,兄弟们没一个能以理服人的,哎,几句话谈不对付,那就只能打了。”

    温朔皱眉思忖一番后,无奈地摇摇头,又点了点头。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毕竟,自己不可能为了这帮兄弟们的事业发展,而留在东云。有些东西,再如何给他们细讲,他们也做不到,只能通过慢慢的积累经验,逐渐成熟、熟练。

    正如老话所说的“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郑文江他们相信,温朔自己也相信,他如果在东云,领着一帮兄弟们做生意的话,可以少打很多次架,甚至可以杜绝被派出所罚款、被拘留蹲号子的现象。

    这不是他太自负,而是他清楚,有些话、有些事,兄弟们说不出来,做不到。

    “对了,詹传海揽下了火车站附近的废品收购、拾捡生意,昨天大家一起喝酒吃饭时,我看得出来,有些兄弟不大满意啊。”温朔转移话题,不再谈那个郑文江发愁的问题。

    “嗯,这事儿是我偏心,也是我护着他,谁提意见都不行。”郑文江毫不避讳地承认,道:“传海这个人老实,胆小,打起架来也完全没战斗力,兄弟们难免会有意见,觉得他出得力最小,却吃得最多……可如果我不给他吃这份儿肥的,他家里的日子都过不下去了,平时顾忌他的面子,我没和兄弟们说过,哦,对了,刘吉、猴子、彪子都知道,詹传海他爹去年跟着别人下煤窑,本想着多挣钱,结果出了事,差点儿死掉,如今还在家里半死不活地养着,快一年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事儿,家里实在撑不下去了,以詹传海的学习成绩,他爹妈就算砸锅卖铁,也得让他继续上学啊……”

    温朔面露同情,道:“他学习那么好,确实可惜了。”

    “说句难听点儿的话,我都盼着他爹早点儿死了,家里少个负担,传海跟着咱们兄弟攒些钱,继续上学。”郑文江撇撇嘴,摇头叹息地说道:“我那天和他商量,过完暑假再上高三去,缺钱了我借给他,将来还我就成,你猜怎么着?”

    “他不同意。”温朔哼了一声,道:“老实人,倔!”

    “可不嘛,唉。”郑文江把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仰面靠在了沙发背上,道:“喏,大概就这么个事儿,我从拘留所出来了,明儿咱俩一起去看看他爹,咋样?”

    “中。”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