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极品圣帝第四卷 第五卷 第五百零五章令人恐惧的训练方式

第四卷 第五卷 第五百零五章令人恐惧的训练方式

    ??“那个啥...东...东裂...”

    三无站在半截山岳形成的巨大阴影下,哽了哽喉咙,没等他把话说完,东裂毫不留情的收回手指。

    “轰隆!”

    顷刻间半截山岳带着震耳欲聋的破空声从天而降,三无下意识的举起双手,触及山岳的瞬间,整个人瞬间消失。

    “砰!”

    一声仿佛爆炸的巨响泛起,方圆百里内蠕动地震剧烈颤抖,滚滚浓烟如同咆哮的凶兽朝周围扩散。

    良久。

    灰尘散尽。

    东裂望着地面上的半截山岳,金色的眸子出现失望的神色,因为他全然没有看到三无的身影。

    “看来族长这次错了。”

    东裂低声一语,旋即就像将的山岳抬起,这时他眼神一撇赫然发现文丝未动的半截山岳竟然隐隐颤抖起来。

    细看之下,东裂吃了一惊,只见几十米高的山岳颤颤巍巍的向上拔起,一双脚掌暴露出来。

    “这小子...”

    东裂怔了怔,眼睁睁的看着半截山岳缓缓上升,尽管这个过程极为缓慢,缓慢到足以忽略时间。

    不知过了多久,东裂终于看到三无的脸,本来英俊的脸此刻灰头土脸,无比狼狈,活像个要饭的。

    此刻的三无鼓紧腮帮子,清澈的双眸仿佛蛤蟆一般睁的老大,佝偻眼中的脊背绽放阵阵霞光,豆大的汗珠簌簌而落。

    “麻痹的想让老子屈服,根本不可能。”

    三无牙关紧咬死死坚持,粗壮的胳膊像是两根不曾弯曲的钢筋,带着不可撼动的信念傲然笔直。

    看到三无的一瞬间,东裂坚如磐石的内心微微动容,他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

    作为青鸾部落的培养下一代的导师,东裂导师认真负责无所不用其极,但他好像忘记了,三无并不是部落中的人。

    他身上并没有青鸾族与生俱来的高贵血脉,小时候肉身也没经过淬炼,怎么能举几十万斤中的山岳?

    是对三无成见太深?亦或者是对族长的不信任?

    隔了一会儿,东裂注视着不言放弃的三无,冷声喝道“介于这是你第一次的训练,先前说的跑不作废,改为扛着它撑过一天。”

    三无没有说话,或者说无法说话。

    “听到没有!听清楚了告诉我一声。”东裂似乎有意刁难三无,眼神炯炯的再次喝道。

    “听...听清了。”三无脸色深紫银牙紧咬,从牙缝中蹦出几个字。

    东裂看了眼处于随时崩溃状态中的三无,转身朝森林外面走去,恍惚间消失了踪影。

    “艹你大爷的!等老子修为比你高的时候,我特么非得折磨死你!”

    三无在心里大声咒骂,企图抵消山岳骇人的重量,逼迫自己爆发潜力撑过余下的二十四小时。

    一分钟。

    十分钟。

    一个小时。

    ......

    十二个小时后。

    三无脸上毫无血色,惨白的如同白纸一般,不曾动摇的双臂来回晃悠,仿佛随时都能折断似的。

    “不行我不能放弃,我要让所有人知道,老子的厉害,大哥是天下无敌的。”

    三无一直在心里默念,随着时间不短流逝,体内的灵力渐渐枯竭,似乎他已经到了极限。

    深夜时分,幽静的森林中响起一连串脆响。

    只见山岳下方的三无,浑身爆出数道血雾,曾经自诩坚硬的身躯寸寸开裂,绽放着淡紫色光芒的骨头在黑夜中尤为耀眼。

    淡金色的鲜血汇聚成河在地上仿佛九天之上的银河缓缓流淌,浓郁的血腥味随风蔓延。

    “啊!”

    突然三无仰天长啸,不甘的呐喊响彻云霄惊动四方。

    森林某一处,东裂仿佛雕塑般一动不动,金色的眼眸盯着山岳之下的三无,脸上没有表情。

    此刻他是矛盾了,一方面他希望三无倒下,涌来证明三无并不是青鸾族的救世主,另一方面,他希望三无撑下去,创造一个人族的奇迹。

    有句话说的好黎明前的黑暗是最漆黑的,三无看着火红的两轮朝阳冉冉升起,凹陷的脸颊浮现淡淡的笑容。

    最终三无撑住了二十四小时,当然代价也极为惨烈,浑身骨骼寸寸碎裂,精血燃烧殆尽,就连元神也遭到损害。

    青鸾部落。

    一件简陋的房间内,东裂看着浑身绑着绷带的三无,心中一片震惊。

    回想刚才他将三无身上的山岳撤去的时候,整个人像是一堆骨头架子散落在地上,即便那个时候,三无依旧虚弱的问题,任务是否完成。

    他想不通是什么样的信念让三无支撑下去的,要是换做青鸾族的人恐怕早就放弃求救了。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

    东裂喃喃自语随后离开房间,打算去找族长好好打听一下三无的信息。

    通过不计数量的丹药帮助下,三无整整躺了三天才苏醒,他本以为醒来之后东裂会好好让他修养一番,没想到这个杀千刀的z再次拖着他离开部落。

    依旧是那个森林。

    三无望着面前安静矗立的半截山岳,浑身汗毛耸立,本就苍白的脸色毫无血色明显是惊吓过度。

    “老规矩。”

    东裂冷声喝道。

    三无闻声,满脸祈求的说“大哥我不就骂了你几句吗?你不用往死里整我吧!我伤还没好呢?”

    东裂似乎没听到三无的哀求,手指微微弹起,黯淡无光的半截山岳轰然绽放炽盛的光芒,宛如一座神山悬停在半空,直接压在三无的身上。

    “砰!”

    山岳发出一声闷响,巨大阴影下,三无双手扛着山岳,白色的绷带彻底震碎,淡金色的鲜血呲了出来。

    见识了上一次三无的表现,这回东裂很放心的回到部落,似乎将三无遗忘了一般。

    “我就艹了,我特么是杀你全家了还是抱你家孩子跳井啦,至于吗...至于吗!”

    三无发自内心的咒骂,在寂静的森林中久久回荡。

    隔了一会儿,三无赫然看到远处的草丛中一阵响动,他眼神一凝,暗自催动灵力技防不测。

    “哗啦!”

    这时草丛径直分开,只见东南东北兄弟俩一脸傻笑的钻了出来,身后还跟着跟小山似的小青。

    “哎呦你这是干啥呢?”东北满脸贱笑明知故问道。

    三无故作轻松吹着口哨“天太热,我乘会凉。”

    “jb不服就服你。”东北满脸嘲讽的伸出大拇指。

    经过一年的熏陶,东北在嘴损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已不复当年单纯的模样。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