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极品圣帝第五卷 地球之行惊天变 第七百七十九章棺山镇

第五卷 地球之行惊天变 第七百七十九章棺山镇

    最终,除了追踪陈折枝和刘汉的武者,剩下的武者和异能人就跟商量好了似的一起退出。

    不是他们不爱钱不想得到灵脉,奈何脑海中一直回荡着威力恐怖的宇宙之火,声声惨叫在耳边回荡。

    “怎么个意思。”

    三无斜眼看向面前的四五个武者,眼中的意思在简单不过,行就上,不行麻溜滚犊子,大哥没工夫隔着耗。

    几个武者看了看一言不发的陈折枝,又看了看狂傲十足的三无,心中犹豫不决。

    他们虽然没看到之前的场景,但从其他武者的表现来看,适才这里必定发生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主角自然是眼前这位张狂到没边的三无。

    “小子你记住这事儿没完。”

    这事其中一名武者很没新意的撩了句狠话,旋即带着几个武者翻身离开死一般沉静的东家别墅。

    “一帮软蛋。”

    刘汉撇了撇嘴,满脸的鄙视。

    “你快把嘴闭上吧,刚才人在这的时候你咋一个屁都不敢放呢?”

    三无烦躁的摆了摆手随后朝屋内看去,昏暗的客厅中一道干瘦的身影迈着轻松的步伐走了出来。

    “哎呀呀到手的钱就这么没有了。”

    张先生心疼的篮子都抽抽了,本来他可以坐拥金山开飞机撩妹子的,现在全没了。

    一场游戏一场梦。

    “洞府的位置在哪?”

    三无低声问道。

    “洞府?什么洞府?”张先生拿出影帝级别的演技,一脸茫然的看着三无几人。

    三无呲牙一笑“在装逼我可真不惯着你奥。”

    “这话说的,我一个大老爷们装那玩意干啥哎你别扯我衣服艹一万多呢。”

    张先生喋喋不休的时候,刘汉上去一把薅住他的脖领子,连扯带拽的朝一旁的树林走去。

    “不让你见识见是我拿过大奖的银枪,你是真不知道菊花为何开的那么灿烂。”

    “别别大哥我错了,你特么是真埋汰。”

    “哎呦我擦你还敢骂我,太晒脸了。”

    刘汉一脚将张先生蹬到一个土坡上,作势就要解开裤腰带,这时张先生急中生智大喊一声我招。

    “艹这点说就完事了呗,真特么浪费感情。”

    刘汉极为扫兴的提上裤子,其实也也就是吓唬吓唬张先生,这种变态的事情他还真做不出来。

    “看你能隐藏到什么时候。”

    三无嘴角上扬转身离去。

    “轰隆。”

    一声巨响打破宁静的郊外,辉煌一时的东家别墅荡然无存,浩荡的尘土遮天蔽日久久不散。

    殊不知一片废墟中一直满是鲜血的手突兀的深处。

    两天后,一辆去往棺山镇的大巴上,刘汉一手拿着大蒜,一手薅着张先生的脑袋,眼看着大蒜就要怼劲鼻子里。

    “我艹,大哥你是不是变态啊,你老拿个大蒜捅我鼻子算怎么回事啊!”

    张先生四仰八叉的倒在座位上,闻着扑面而来的蒜味,一脸惶恐的喊道。

    刘汉面露狰狞的骂道“去你大爷的,要不是你扯个大比嘴满世界瞎嚷嚷洞府在哪,我们至于这么被动吗?”

    “这我也不是故意的。”

    闻声张先生的语气弱了下来。

    东家出事的第二天,张先生不知通过什么办法竟然将洞府的所在位置传了出去,顷刻间所有武者和异能人都沸腾了。

    以至于三无他们当天根本没买到票,今天才勉勉强强赶上去棺山镇的客车。

    就这还是刘汉吓唬了几个大学生才换来的票。

    “你他妈的你就是故意的,老子今天不把大蒜捅你菊花里,算你长得紧。”

    刘汉磨着银牙说话间就要捅,这时三无喊了一声冲刘汉摇了摇头。

    “艹!王八蛋你就庆幸吧,和谐社会救了你。”

    刘汉挽起袖子露出社会人士专用的小猪佩奇的纹身,压低嗓门恐吓道。

    “嗯嗯嗯,社会人中千万万,唯有刘汉最欠干不对最牛逼。”

    张先生毫无节操的跪舔着,同时想三无投向感激的目光。

    要不是三无关键时刻阻止了刘汉,估计他这回得是非一般的火辣辣。

    “看什么,没见过社会人啊。”

    刘汉朝周围看热闹的乘客喊了一声,乘客们纷纷将头扭过去,表示不想在跟疯狗对视。

    三无示意刘汉老实一会儿,旋即看向身旁闭目养神的陈折枝,天晓得这货是有多缺觉,绝大部分看到他都是闭着眼睛。

    三无看着陈折枝手中的保温杯不禁呲牙一笑,刚才上车的时候,他问过陈折枝保温杯里装的是什么?

    陈折枝的回答很是简练,发人深省令人深思。

    人到中年不得已,保温杯里放枸杞。

    没错他保温杯里装的就是枸杞泡水,美其名曰的养颜。

    四个小时后,大巴停在棺山镇客运站,车刚停刘汉就破马张飞的冲下去,点起一根烟玩命的抽着。

    也就三口,一根就让刘汉抽完了,就差没把烟头吃了。

    真别说刘汉的长相和说相声的于谦老师极为相似,二者唯一的差距可能就是刘汉没烫头。

    “刘汉我劝你以后别抽烟了,这玩意吃了才过瘾。”三无拍了拍刘汉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

    “吃了?这玩意不辣吗?”刘汉嘀咕一声快步走到三无身边疑惑的问道“老板咱们为什么不开车来?”

    “你当我不想啊。”三无白了眼指着外面的车辆无语道“除了火车和客车之外,棺山镇不允许其他地方的车辆通行。”

    刘汉顺着三无手指的地方看去,果然公路上的车的车牌子都是一种近乎绿和蓝的奇怪颜色。

    这种车牌子独属于冠山镇。

    真特娘的奇了怪了。

    刘汉有些懵逼的挠了挠头,冠山镇咋这么另类呢?

    三人并不清楚,棺山镇真正的诡异。

    出租车上,三无仔细的思索,依照张先生所说,洞府就在堆满棺材的棺山中的某一个地方,与他的记忆相差无几。

    可为什么张先生在潜意识中十分反感棺山镇,甚至于对蕴藏天材地宝的洞府丝毫不感兴趣?

    这就有点奇怪了。

    三无下意识的看向车窗外,他猛然发现天不知什么时候竟然黑了,漆黑的路上伸手不见五指。

    什么情况?

    三无和陈折枝下意识的对视一眼,二人眼中均露出惊诧。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