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极品圣帝第四卷 第五卷 第七百零九章同病不同命

第四卷 第五卷 第七百零九章同病不同命

    “甄玉环是吧。”

    门外,无相教弟子眼神惊恐的看着一身红妆的甄玉环,在他身后的几个弟子更是瑟瑟发抖。

    因为这些时日每逢有人来请甄玉环,第二天都会消失,搞得这些底层的武者人心惶惶谁也不敢踏足一步。

    甄玉环神情漠然的点点头,站在前面的弟子恭恭敬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甄玉环蓦然回头冲三无微微一笑怅然离开。

    良久。

    “师傅你明知道她这是去送死,为什么不拦下她!”

    社会王搞不懂,本心仗义古道热肠的三无居然眼睁睁的看着甄玉环去送死而无动于衷。

    “心死的人你让我如何去救。”

    三无叹了口气随口说道。

    这段时间甄玉环的样子他都看在眼里,准确的来说是他眼睁睁的看着甄玉环从一个元气女孩转变成只剩驱壳的行尸走肉。

    心中没有了挂念,没有了期盼。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三无并不能理解甄玉环的想法,因为二人的成长经历,境遇截然不同。他无法对甄玉环的做法做出评价,能做的只有一声叹息。

    好好一个妹子就这么沉沦了。

    社会王看三无神情落寞也没敢打扰,自己捣鼓着mp3,放着时下最为流行的社会摇,摇头晃脑的。

    另一头,自从抱上无相教这条大粗腿,青云直上的步流石感觉自己前半生算是活到狗身上了。

    他现在才觉得自己像个人,尽管从外表上看他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然而这不妨碍他对自己的洗脑。

    “红叶你就听爸爸的话吧,冷寂可是无相教的教主,你跟他成亲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步流石难得没有露出吸食死人死气的癫狂和变态,目光和蔼一脸慈祥的的看着步红叶轻声劝慰。

    烛光下,步红叶小脸煞白,消瘦的脸颊上挂着淡淡的泪痕,眼中一片死寂中还夹杂着浓郁的悲伤。

    脚下一个人倒在血泊中,长长的头发遮在脸上看不清面容,一对空洞的瞳孔透过发丝露了出来。

    就在刚刚,凶性大法的步流石将他的原配夫人,步红叶的母亲王文雅活生生打死并且吸食干净。

    见到步红叶不说话,步流石擦了擦嘴角的血渍在此说道“好红叶你就答应爸爸吧。”

    此刻步红叶心如死灰,桌子底下的手上紧紧握着三无赠予她的那枚特质的玉佩。

    她曾不止一次想要告诉三无这里发生的一切,但每次话到嘴边都咽了回去。

    步红叶扪心自问,她跟三无非亲非故,她步红叶何德何能让名震大陆的无极至尊拯救她于水深火热中。

    人呐,关键时刻还是得靠自己。

    “好我答应。”

    步红叶冷漠的点点头。

    “真的。”

    步流石闻声高兴的像个快乐的小二逼,火急火燎的冲出房间去禀告冷寂,因为冷寂这个老盲流子不喜欢强迫。

    无相教的弟子们将甄玉环送到冷寂房间门外就自行退去,甄玉环并未怯懦直接推开门。

    “呼。”

    门开的瞬间,一股幽冷刺骨的寒风拂面而来,甄玉环打了一个哆嗦迈过门槛走了进去。

    屋内一片漆黑属于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纵然甄玉环是神虚境的修为,也看不清屋内的周遭。

    忽然她听到一阵类似凶兽的呜咽声,她寻声声音的方向看去,不远处有一道模糊的身影。

    身影不高很是瘦小,猛地一看还以为是老鼠成精了,甄玉环暗道这应该就是冷寂本尊了。

    之前她曾听无相教的弟子描述过冷寂的样貌,跟眼前形如老鼠的人影八九不离十。

    “教主,甄玉环在此。”

    甄玉环一心求死,没有其他侍寝丫鬟的彷徨无措,脸上丝毫不减恐惧,美目之中一片淡然。

    “嗡。”

    就在此时,黑暗中模糊的身影突然动了,接着两道犹如恶魔般猩红的目光爆射而出分外醒目。

    ......

    第二天。

    天刚蒙蒙亮,外面就热闹起来,混乱的脚步声仿佛过年时放的鞭炮,听得让人心烦意乱。

    今天是教主冷寂的大婚之日,无相教的弟子彻夜未眠紧张的忙活起来,生怕落了哪项小命不保。

    “师傅你说步红叶那妮子到底在哪呢,这一个月无相教我都转遍了楞是没发现。”

    一脸护胸毛的社会王纳闷的说了一句。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

    三无一直保持阿莱的形象,一来是熟面孔不会引起怀疑,二来为了心死的甄玉环。

    “你都没有办法那可就操蛋了。”社会王看着乌压压的人群,闹心的说“师傅你看看这么些人,别说没找到,就算是找到了逃走也是个问题。”

    确实,冷寂大婚近乎于整个黑龙王朝都沸腾了,数百万的百姓,武者齐聚一堂共赴盛事。

    这情况,别说打架了,人家一人一口唾沫就能给他们俩淹死。

    三无知道社会王担心的是什么,但他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关键时刻一步都不能出错。

    看着三无又陷入到沉思状态,社会王叹了叹气找个没人的角落大肆吞云吐雾起来。

    ......

    与此同时一行金色车队缓缓来到无相教前,车上下来几位中年,走在最后面的赫然是凌幽和殿清火。

    “真不知道这帮人是怎么想的,不说来抓三无吗,怎么还来参加别人结婚。”

    凌幽小声嘀咕道。

    闻声,殿清火也是一脸费解,不过冷寂这个人他倒是听过,修为高深且十分低调。

    “鄙人无相教长老步流石欢迎帝都的几位大人百忙之中前来参加教主的结婚庆典。”

    步流石一脸灿笑的看着凌幽几人,那副小人的样子就差没跪下叫爹了。

    领头的中年派头十足面露不悦,以他的身份应当是冷寂亲自出来接见,那曾想到居然派来这样的垃圾。

    见状,步流石也不恼怒依旧保持狗腿子的笑容,弓着腰请几位帝都大人物朝前面走。

    另一头。

    正当三无想事儿的时候,社会王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指向身后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师...师傅你...你看。”

    “咋地了。”

    三无不怨的回头望去顿时吃了一惊,长长的走廊中一道倩影徐徐走来。

    甄玉环。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