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极品圣帝第四卷 第五卷 第五百六十五章来自老三的怒火

第四卷 第五卷 第五百六十五章来自老三的怒火

    ??拿完令牌后,三无等人随意走到晶莹光幕的某一处,随后唐生义贱兮兮的做出飞翔动作闪身没入其中。

    “花擦,就这么简单?”社会王看着如此轻松的进入方式不禁咋舌“这是不是太草率啦!”

    “草率你大爷,麻溜进去。”

    三无骂了一声,一脚把社会王蹬了进去,随后几人同时迈步不分先后的穿过光幕进入亡灵战场。

    与此同时,慕长歌终于等到了阴山五老的下落,不过这个消息不是和搜下人打探到的,而是老三亲口告诉他的。

    早上的时候,慕长歌听说楚阳从学院回来了,打算去楚家一趟,巩固一下这个所谓政治联姻。

    在她看来,自己在帝都多多少少也是有些名讳的,一些阿猫阿狗根本不敢来犯,在者也是比较匆忙,所以她并未安排护卫。

    哪曾想到,她高估了自己在帝都的名气,也低估了老三想要杀她的决心。

    经过一段岔路时,车上的慕长歌忽然感到一阵扑面而来的杀气,顿时她脸色微变下意识的从窗口窜了出去。

    “哗啦!”

    一声闷响传来,慕长歌脚刚沾地,旋即抬头望去,十步之外的马车四分五裂,两头身披银鳞的凶兽更是倒在血泊中轻声呜咽。

    “竟敢暗杀我,我是殿府慕长歌!”

    慕长歌声音尖锐的大喊一声,她确实没有想到光天化日居然有人敢偷袭她,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偷袭她的人她还认识,而且十分熟悉。

    话音落,一道身影从粗大的树干背后缓缓出现,来人身上血迹斑斑,样子看上去很是疲惫,喜感的是来人竟然没有眉毛。

    老三。

    “唰!”

    慕长歌瞳孔闪烁,目光锁定一脸阴霾的老三,顿时怒骂道“马长友你是不是疯了,看不清楚这是谁的车吗?”

    马长友也就是老三,桀桀的笑道“我知道啊,就是你的这个臭娘们的。”

    一听这话,慕嫦娥俏脸骤变,表情十分惊讶。

    在她印象中,马长友虽然有些大大咧咧说话不走脑袋,但对她还是很尊敬的。

    直到现在慕长歌都没明白马长友为什么要偷袭她。

    见慕长歌不出声,马长友已经笃定三无和祝焚谈话的内容属实,变向的认同慕长歌就是幕后真凶。

    “我们兄弟五个辛辛苦苦为你家卖命几十年,没想到到最后你们竟然如此下流无耻!”

    马长友声嘶力竭的喊着,虎目中泛起阵阵红润,恍惚间他好像看到了兄弟四人惨死的场景。

    “你在说什么我一点都听不懂。”慕长歌察觉到马长友的怪异,旋即喝道“对了,不是让你们去杀那个臭小子吗,人呢?”

    “艹你妈!我特么先杀你!”

    忍无可忍的马长友,如若癫狂的凶兽死的,嗷的一嗓子,周身灵气翻涌,俯冲而下。

    “敢尔!”

    慕长歌黛眉紧皱,娇躯涌出磅礴的灵力,丝毫不惧的迎了上去。

    霎时,二人战在一起。

    面对兄弟四人的惨死,马长友越看慕长歌越生气,硕大的拳头震碎虚空一个劲的轰去。

    反观殿长歌在马长友连绵不绝的攻击下,已经露出疲态,有好几次差点被拳头打到。

    虽然二人的修为都是至尊境二重巅峰,但要论战力,慕长歌根本不是马长友的对手。

    不多时,慕长歌愣神的间隙,被马长友一拳震碎肩膀,当即脸色微变呕出一口鲜血。

    “嗖!”

    慕长歌仿佛断了线的风筝在天空划出一道弧线重重的砸在地上,顿时一阵沉闷的巨响泛起。

    “杀!”

    马长友大喝一声,澎湃的灵力瞬间点燃,一记势大力沉的鞭腿带着凛冽的破空声从天而降。

    “轰隆!”

    下一秒,一阵山崩地裂的爆响轰然传开,四周残旧的房屋顺势倒塌,骇人的裂缝沿着地面疯狂蔓延。

    “呼!”

    马长友大手挥动,弥漫在虚空的灰尘烟消云散,低头看去,慕长歌四仰八叉的躺在深空中。

    骇人的是,此刻慕长歌宛如残疾人似的,上半身与下半身紧靠一丝皮肉相连,血液跟不要钱似的从伤口呼呼往外冒。

    “嗡!”

    马长友拔出宝剑,一声清亮的剑鸣响彻树林,这时慕长歌缓缓睁开眼睛,声音虚弱的说“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

    “杀你,是祭奠我那死去的四个兄弟。”马长友楞着眼睛厉声道“这只是个开始,我要让你慕家死无葬身之地!”

    说罢,马长友手起剑落,在剑锋距离慕长歌微末的时候,一股仿佛海啸的恐怖力量顷刻间袭来。

    “轰隆!”

    马长友眼神惊悚凌在虚空,旋即一道身影缓缓走来。

    慕长歌看了眼来人,刚要开口,眼睛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

    另一头,三无等人进入亡灵战场后,放眼望去天空一片黑红色,好似凝固的鲜血,让人浑身不舒服。

    地面成漆黑色,脚踩上去十分松软,细看之下泥沙中饱含粘稠的暗红色液体,看上去十分恶心。

    “我艹!师傅这都是啥玩意啊!”

    社会王看着鞋上粘稠不堪跟大便似的液体,恶心的要死,喉咙一阵干呕。

    李嫣钰也没好哪去,虽然脸色平静,但不难看出也是极力忍耐的结果。

    “缺心眼啊,刚跟你说完亡灵战场的来历,你脚上的东西都是血肉化成的血泥。”

    “不都死了上万年了吗?怎么还没风干啊!”

    这时祝焚贴心递给李嫣钰一块手帕,而后轻声笑道“地上不仅有亡灵战场死去人的血肉,还有进入这里寻求磨练的武者尸体。”

    “还有这事?”

    社会王瞪大眼睛看着一望无垠的地面,小心脏差点没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这特么得死多少人呐!”

    想到这里,社会王下意识的搂住三无的手臂,一脸不想在往里走的样子。

    “撒开,你也一大把年纪了,丢不丢人。”三无喝了一声挣脱开社会王的手臂。

    社会王闻声,义正言辞的反驳道“岁数大就不能怕死啊!就像是太监似的,虽然篮子没了,但也不妨碍他们啪啪啪呀!”

    “额...艹!”

    三无顿时无语。

    “哎呀!你无耻的样子颇有我当年的神韵啊!”

    听到社会王一本正经的扯犊子,唐生义顿时眼前一亮。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