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极品圣帝第四卷 第五卷 第五百五十六章凌天宗

第四卷 第五卷 第五百五十六章凌天宗

    三无回到无极阁后,殿长歌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似的,一下钻进三无的怀中,小脸煞白。

    安抚了殿长歌一会儿,随后三无将事情的前前后后跟殿长歌说完之后,临了还不忘夸奖她慧眼如炬。

    “老公照你的意思,那位老人家深藏不漏咯。”殿长歌满脸希翼聊有兴致的问了一句。

    “恩。”三无点点头,今晚在树林,老叫花子虽然没有出手,但那种由内而外释放的惊人气息,确实很恐怖。

    “咦!那你怎么自己回来啦!”殿长歌笑眯眯的说“小说里遇到这样的世外高人,肯定拜师收徒之类的。”

    “我有师傅你又不是不知道。”三无白了眼同样疑惑道“是啊,他为什么自己走了呢?”

    带着这个疑问,三无昏昏入睡。

    ......

    另一头,流沙河和陈海山并未各自离去,反而聚在一起心事重重的聊着。

    “海山,萧斩天不是死了吗?”流沙河心有余悸的问道。

    陈海山纳闷的回道“可说呢?咱们当时可是亲眼看着他死的啊。”

    “那今晚遇到的那个叫花子怎么解释?难不成只是长得像?”

    “不知道。”陈海山摇摇头随后脸色凝重的嘱咐道“不管他是不是萧斩天,这件事都不要外人说。”

    “明白。”流沙河点点头。

    他也不是傻子,无论这件事是真是假,一旦让宗门高层知道,后果不堪设想。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三无想了半天决定还是让社会王他们回来。

    一来老在唐生义那里呆着不是那么回事,而且一旦出事有可能牵连到末代骚仙。

    二来嘛,他在赌,赌昨晚的老叫花子不是一般人。

    三无告诉社会王回来的事情,几个早已饥渴多时的家伙,像是发春了似的,蹦高的马上出发。

    之后三无想通知唐生义一声,也不知道这货在哪个床榻上忙活呢,传音玉佩里,传来一连串不堪入耳的声音。

    “同样都是长得帅,为什么我就不忙呢?”三无拿着传音玉佩,有些愤懑的说了一声。

    “你想忙什么呀!”

    背后伴随着刺骨寒冷,一道娇媚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额...”

    三无回头看着殿长歌冷笑的俏脸,正要解释的时候,猛然发现院子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只见长廊角落中,衣衫褴褛浑身破破烂烂的老叫花子,满脸带笑的静静看着他。

    “我艹!”

    三无瞪大眼睛惊呼一声。

    试想一下,一个人在角落里,呲着牙一直看着你,你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不是有病,就是有病。

    “老...老人家您...您什么时候来的。”

    三无看向老叫花子,结结巴巴的问了一句。

    “在你说你不忙的时候我就来了。”老叫花子咧着大嘴,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艹。”

    三无顿时无语。

    殿长歌躲在三无的背后,抬眼打量着披头散发的老叫花子,不知为何心中无端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

    “在哪见过呢?”

    “小娃娃,跟我来。”

    这时老叫花子扔了一句转身离开,三无看了眼殿长歌,二人手牵手,带着诸多的疑问跟了上去。

    一开始三无认为老叫花子腿脚有毛病步伐很慢,然而现实却很打脸,给他劈头盖脸一顿削。

    老叫花子看似行动迟缓,实则健步如飞,三无和殿长歌使出就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追上。

    最后还是老叫花子放水,二人才踉踉跄跄的来到此行的目的地。

    “花擦,类似大哥啦!”

    三无蹲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脸上的汗珠如雨滴般簌簌而落,话说他已经好久不曾这么狼狈了。

    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很高兴的,因为他的狼狈足以证明老叫花子的不同寻常。

    “小娃娃你这修为可真够次的,我向你这么大的时候可比你厉害多了。”

    “吹牛逼可遭雷劈。”三无努了努嘴一脸不服。

    “哈哈!”

    老叫花子撇嘴一笑,阳光下他的皮肤很白,五官谈不上精致,但却很和谐,尤其是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里面犹如黑洞般让人无法看穿。

    他的脸上没有一丝皱纹,看上去也就三十岁出头,不过三无在他的脸上却看出一丝垂垂老矣。

    那是一种看透世间,漠视万物的空洞,简单来说就是心如死灰。

    这种表情他在一个人的脸上也看到过。

    李嫣钰。

    老叫花子缓慢的走到一扇破败不堪的大门前,伸出干瘪的手掌轻轻推开,顿时一群黑色老鼠如同黑色河流般窜了出来。

    “老人家这是哪里?”三无不解的问道。

    老叫花子指了指头顶,三无顺势抬头看去,浓密的青藤中,影影绰绰能看到一块腐朽很厉害的牌匾。

    “凌...天...宗。”

    三无定睛一看,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没错,正是凌天宗,凌驾天穹之上,哈哈。”

    老叫花子自言自语一番,抬腿走进门中。

    “凌天宗,我怎么没说过这个宗门呢?”

    三无挠了挠脑袋满脸问号。

    他第一次下山的时候,不说将青辰大陆所有宗门,学院都去了一遍也差不多了,但印象中从来没有凌天宗这三个字。

    这么霸气的名字,以他当时的情况来说,无论凌天宗有多小,他都会去的。

    “三哥你听说过凌天宗吗?”三无转过头问道。

    殿长歌也是满脸疑惑,作为金鳞门的大小姐,从小见多识广,然而她也从未听说过凌天宗。

    “既然不知道就别想了,先进去再说吧。”

    三无挥了挥手作势就要往里走,他相信昨晚老叫花子既然能救他,肯定就不会加害与他。

    “等等!”

    这时殿长歌惊呼一声,杏目圆睁语气急切的说“老公,老人家的名字是不是叫萧斩天!”

    “萧斩天?”三无念叨一句“好像是吧,昨晚那两个家伙也是这么说的。”

    “怎么啦?”

    “那就错不了。”殿长歌透过门缝看着佝偻的老叫花子,心中惊讶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老公你不知道萧斩天是谁吗?”殿长歌双手握拳,一脸痴迷的问道。

    “哦......”

    三无拖了个长音,耸了耸肩“不知道。”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