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极品圣帝第四卷 第五卷 第五百五十章神秘老叫花

第四卷 第五卷 第五百五十章神秘老叫花

    天边月朗星稀,一抹清冷的月光打在三无的脸上,也映出流沙河和陈海山毫无保留的杀意。

    正如流沙河所想,陈海山也认为如果一味放任三无成长下去,要不了多长时间,他就会大放异彩,甚至改写历史都说不定。

    二人都不是危言耸听,在宗门担任这么多年的长老,可以说他们看过太多自诩天才的庸人,也见过犹如神明加持的就是天骄。

    然而在他们的印象中,似乎没有一位天骄能与三无相比,在同等境界,二人相信三无堪称无敌。

    “小子我承认你的确很让人惊叹。”陈海山沉声道“说句题外话,我在至尊境一重的时候,连你十分之力的战力都没有。”

    一听这话,三无心凉半截,很明显,眼前两个老王八蛋是想杀死他,至于目的当然就是嫉妒。

    流沙河闻声,也是满脸无奈的附和道“是啊,说实话我真不想杀你,但没办法。”

    “去你妈的!要杀就杀,哪那么多废话!”

    三无趴在地上楞着眼睛怒骂一声。

    “砰!”

    陈海山上去就是一脚,这一脚虽然没有动用任何灵力,但至尊境五重的力量也是不能想象的。

    “咔擦!”

    只听一声脆响,三无感觉肋骨全都碎裂,而且有几根调皮的自己刺头皮肉,钻心的疼痛瞬间袭来。

    其实流沙河说的没有一点水分,他的确很欣赏三无,甚至曾经动过打算让三无拜入劫天教的冲动。

    但最后他还是打消了这一念头。

    过刚易折,说白了就是枪打出头鸟。

    青辰大陆历史悠久不下万载,期间不知出了多少逆天之辈,但到最后又有几人能成功修至臻境,功成圆满。

    事实的真相是,绝大多数的天骄在还未成长之前就夭折了,至于被谁所杀,结果不言而喻。

    这个世道,自己太强,没有背景的只能算作昙花一现,有的甚至就像窜天猴似的,一闪而过。

    在二人眼中,三无就是窜天猴。

    “麻痹的,你们俩是真逼大哥出绝招啊!”

    三无在心里暗骂一声,事到如今他也不能保留了,毕竟跟活着相比,什么都不算什么。

    “嗡!”

    陈海山手掌悬在半空,浩荡的灵力化作一柄晶莹的刀刃,由于一轮残月高挂天空绽放着冷冽的光芒。

    与此同时三无也在暗中催动灵力,准备同归于尽的时候,突然远处传来阵阵的咳嗽声。

    “恩?”

    三人同时愣住,旋即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森林深处一阵哗哗声响起,不多时一位佝偻着腰,头发凌乱,浑身衣衫褴褛的身影缓缓出现。

    “是他?”

    三无眉头一皱,如果他没看错的话,眼前的身影正是之前在汇泉楼外,让几个小痞子暴打的老叫花子。

    可能是老人家晚上在这里过夜吧。

    三无想了想猛然发现不对,因为从来到森林开始,他从未感知到森林中有其他人存在!

    流沙河和陈海山的脸色也有十分难看,以二人至尊境五重的修为竟然没有发觉森林中还有其他人?

    而且还是一个叫花子!这要是传出了出去,他们俩这张老脸往哪搁。

    “哪来的臭要饭的赶紧滚一边去!”流沙河声色俱厉的骂了一声。

    显然对于老叫花子的突然出现,觉得很丢脸,十分不高兴。

    陈海山倒是没说什么,但表情已经说明一切,阴冷的眼神似乎在告诉老叫花子,再不走你就不用走了。

    “老人家你快走!”三无惊呼一声。

    出乎意料,老家花子听到流沙河的威胁,不仅没有离开,依旧朝他们不疾不徐的走了过来。

    “恩?”

    看到老叫花子的举动,流沙河眉宇中一抹戾气顿生,左手不留痕迹的挥动,一抹白光恍若剑刃般刺向老叫花子。

    “老人家!”

    三无大喝一声挣扎的想要起来,奈何陈海山的双手仿佛山岳般死死压在他的后背,根本起不来。

    看着白色剑刃马上要刺进老叫花子的身上,三无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心中无尽的怒火仿佛火山彻底喷发。

    “咦?”

    隔了一会儿,三无突然听到一声诧异,随即睁开眼睛顿时吃了一惊。

    只见白色剑刃诡异的停滞在老叫花子的面前,下一秒晶莹的剑刃彻底粉碎化成流光消散开来。

    “我艹!难道真让三哥猜对啦,老人家不是一般人?”三无瞪大眼睛心里瞬间澎湃。

    “唠嗑就唠嗑呗,怎么还装逼呢,真不是好习惯。”

    这时,老叫花子呲牙一笑,依旧不快不慢的朝二人走来,可以看到他每迈出一步,周遭空间都颤抖一下。

    “砰!”

    流沙河和陈海山相互对视一下,随后二人手掌连续挥动,顷刻间成千上万的流光化成剑雨朝老叫花子轰出。

    三无震惊的看到万千的剑雨疾驰而过,在老叫花子面前诡异的再次停滞,随后原地爆炸。

    “尼玛这是什么修为!”

    三无寻思老叫花子粗手速度太快,而后他又用透视眼看了一遍,发觉人家根本没出手。

    “太他妈吓人了。”

    “你到底是谁?”

    此刻流沙河也知道面前打扮狼狈的叫花子不是寻常之辈,当下压低声音问了一句。

    “我特么哪知道我是谁。”老叫花子没头没脑的骂了一句,笑嘻嘻的走到三无面前,呲牙笑道“小娃娃咱们又见面啦!”

    “啊!”处于懵逼状态中的三无下意识的哼了一声。

    “哈哈!”老叫花子大笑一声。

    借着月光,流沙河和陈海山在看清老叫花子容貌的时候,脸上一片惊讶,就跟吃了大便似的。

    “萧斩天!”

    陈海山瞪大眼睛,嗓音尖锐的喊了一声。

    “唰!”

    老叫花子回过头瞥了眼陈海山,没有说话,而后扯着三无,按照原路返回,消失在茫茫的森林中。

    “我艹,真的是萧斩天!”

    这时流沙河也反应过来,表情与陈海山如出一辙。

    陈海山看着佝偻的背影,目光狐疑的道“他不是死了吗?”

    二人互相看了一眼,很有默契的没有再往下说,毕竟那件事牵扯太大。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