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极品圣帝第四卷 第五卷 第五百五十二章见义勇为

第四卷 第五卷 第五百五十二章见义勇为

    又过三天。

    回到帝都之后,唐生义心心念念着小美人鱼鱼古韵,连句话都没说,很是重色忘义的撒丫子跑了。

    “麻痹的,这货早晚得死在女人身上。”

    三无恶狠狠的骂了一声,本来他还想去看看社会王他们呢,这下倒好全都泡汤了。

    “你是想看阿王还是想看别人呐!”

    这时殿长歌莲步款款走了过来,俏脸露出聊有深意的笑容,随口问道。

    “那当然”三无回头看到殿长歌眼睛里闪烁的零星杀意,立马改口“当然是看阿王他们了。”

    “盈玉不是也跟他们在一起吗?难道你就不想?”

    “想什么,我都多大岁数了,腰子跟葡萄干似的折腾不起啦!”

    殿长歌闻声噗嗤一笑,刚要继续问,三无哪能给她这个机会,二话不说拉着她的手直接朝前面走去。

    “就这家吧!我都饿死啦!”

    三无瞅了眼雕花牌匾上汇泉楼三个大字,顿时感觉肚子咕咕叫,似乎有一万只蛤蟆在抗议。

    “麻痹的,死叫花子!”

    “朝死里打,出了事我担着!”

    这时三无抬头一看,前面四五个穿的流光水滑,人模狗样的青年,正对着地上衣衫褴褛的老者拳打脚踢,嘴还一直骂骂咧咧的。

    一般遇到这样的事情,三无从不曾理会。

    因为弱肉强食的世界,优胜劣汰是最基本的法则,他能帮的了一时,却帮不了一世。

    但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他看着几个青年殴打老叫花子,心中生出一股无名之火。

    “艹你妈,知道我这件衣服多少钱吗,你这条贱命都赔不起。”

    脸色蜡黄的青年薅住老叫花子的脖子,抬手就是一巴掌,手臂悬在半空的时候,怎么就落不下去了。

    定睛一看,青年手臂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只白皙的手掌,阳光下可以看到里面淡金色的血管。

    “唰!”

    青年回头猛的看到三无那张清俊的脸,顿时勃然大怒“你他妈谁啊,麻溜松开!”

    “挺大人了怎么骂妈的呢?”三无笑了笑,顿时脸色一变,抬手一巴掌扇在青年的脸上。

    “啪!”

    一声清脆的声响泛起,青年的脸红肿一片,几颗碎牙不安分的从嘴里跑了出来。

    “艹你妈,他都赶你爷爷岁数大了,你特么也好意思!”

    “啪!”

    “你爸妈就这么教育你的啊!艹你妈的!”

    “啪!”

    “还特么敢瞪我!”

    “啪!”

    十五分钟后。

    青年跪在地上,本就不帅的脸肿的跟猪头似的,通红的皮肤上面布满细微的血丝,看上去无比骇人。

    “在让我看见一次,我特么给你皮扒了。”

    “恩恩!”

    青年眼眶通红夹着蛋刚要跑,三无再次开口“记着小子,以后说话别老骂人,要做一个有素质的人。”

    “额。”

    身后的殿长歌一阵无语,估计也只有三无才能办出这么另类的事情。

    痛打几个小痞子一顿后,三无将老叫花子搀扶起来,并且郑重其事的请老人家好好吃了一顿饭。

    席间,殿长歌始终都在打量胡子拉碴一头糟乱头发的老头,反观老家花子丝毫没有拘谨的意思,双手抡起旋风筷子,一通很造。

    一个小时后。

    “老人家,我这里有些钱您拿着以后别乞讨了。”三无看着老叫花可怜兮兮的样子,有些心疼的说“您老注意点安全,要是没钱了就来找我。我在无极阁。”

    “好好好。”老叫花连连点头,糟乱头发下的浑浊眼眸不经意间闪烁一道精光。

    老叫花走后,殿长歌终于开口“老公,你今天为什么要帮他?”

    “帮谁你说那个老人家?”三无回头问道。

    “恩。”

    “嗨,我也说不清,可能看他比较可怜吧!”三无想了半天,无奈的笑道。

    “我觉得他不是普通人。”殿长歌摸着下巴很是严肃的说道。

    “他要不是普通人需要乞讨吗,还能让那几个小瘪三暴打吗?”三无有些烦躁的挥了挥手“不说他了,睡觉吧。”

    一听这话,殿长歌俏脸涨红颤声问道“大大白天的睡什么觉!”

    “咦!”

    看着殿长歌含羞带臊的样子,三无贱兮兮的大笑一声,旋即拦腰将她抱起,大跨几步走进房间。

    不多时春色一片。

    另一头三无回来的消息第一时间就让流沙河知道了,本来他是想找几个弟子去处理一下。

    可柳风那小子将事情捅给了他妈也就是他亲姐,所以只能是他亲自跑一趟。

    “臭小子真不是省油的灯。”流沙河暗叹一声,他这个八神宗的外门长老真是越来越不值钱了。

    深夜时分。

    流沙河悄无声息的来到无极阁门前,正当他想要进去的时候,突然感觉周围有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息。

    “谁!”

    流沙河厉喝一声,目光锁定东南方向,身躯涌出仿佛风暴的灵力波动,震动着两侧的树木瑟瑟发抖。

    话音刚落,东南处走出一位穿着墨绿色长袍,留着山羊胡的中年人,他的脸始终带着笑意,令人不寒而栗。

    “海山你怎么在这?”

    流沙河看着中年,满脸费解的问道。

    对面陈海山同样费解的看着流沙河,纳闷道“沙河你怎么也在这?”

    流沙河闻声,苦笑道“还不是我那个败家外甥,在外面让人熊了,让我来给他讨个公道。”

    “小风让人打了?”陈海山诧异的说道。

    “可不是,我那个姐你又不是不知道,给流风惯的都没人样儿啦!”

    流沙河感慨一声狐疑的问道“不是,你大晚上的来这里干啥?”

    陈海山尴尬笑道“嗨,不瞒你说,我徒弟让人打伤了,我过来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恩?”

    流沙河停顿一下,张嘴问道“伤你徒弟的人叫什么?”

    陈海山费解的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说“好像叫什么无极的吧?怎么了?”

    此话一出,流沙河顿时无语,感情他跟陈海山找的人竟然是同一个。

    陈海山摸了摸胡子恍然道“该不会杂俩找的是同一个人吧!”

    “答对了。”流沙河笑道“走吧,咋俩进去喽一眼,看看到底是谁这么不怕死。”

    “呵呵!”

    二人说话间闪身消失在空旷无人的街道,殊不知黑暗中一双浑浊不堪的样子,早已将二人一举一动看的清清楚楚。

    “小娃娃,老朽帮不帮你呢?”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