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七百一十章 宗师风范

正文 第七百一十章 宗师风范

    嗯?

    当林寻展开行动,原本很恼火和不屑的一众灵纹师,忽然微微一怔。

    他们忽然发现,林寻在重新祭炼那柄玄铁重剑时,手法竟是娴熟流畅无比,宛如行云流水般自如。

    甚至……

    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美感,令人情不自禁就被吸引。

    “这……”

    一众灵纹师面面相觑,皆察觉到蹊跷,忍不住屏息凝神,继续看下去。

    林寻没有展露什么高深晦涩的手段,仅仅只是重新祭炼一把天阶下品的重剑而已,对他而言,也根本不需要大费周章。

    他动作娴熟,十指若穿花蝴蝶般轻灵,眉宇神色间有一股从容沉静之气。

    在他手中,一柄玄铁重剑被投掷炉鼎熔炼,而后被重新篆刻灵纹图阵,整个过程张弛有度,动静相宜。

    不止是那些灵纹师,就连那些围观修者都睁大眼睛,心神牢牢被林寻的动作吸引。

    哪怕他们不懂灵纹一道,可也能够看出,林寻此刻展露出的手段,有着一种独特的韵律,根本不是一般灵纹师可比!

    “难道……他还是一位灵纹师不成?”

    许多人心中震动,原本,他们潜意识里认为,林寻这般年少,或许在修炼上拥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天赋,却根本没有想过,他可能还是一位灵纹师。

    故而,当得知林寻忽然要前来军械处给鹰大师充当助手时,才会引起那么多哗然和好奇。

    可现在,林寻的一番行动,却似乎在证明,他不仅仅只是一个洞天境少年天骄那般简单!

    “咦!”

    卢文庭正自愁眉苦脸,思忖着该如何收拾这一场闹剧,可当瞥见附近众人皆一副错愕模样地看着林寻时,他不禁一愣。

    这是怎么了?

    卢文庭忍不住抬头看过去,就见林寻正拎着篆笔,蘸着灵墨,在那重新祭炼的玄铁重剑器胚上篆刻灵纹图案。

    他腰脊笔直,笔锋若汩汩流淌的泉水,晕染开一幅幅繁密而玄奥的灵纹图案。

    仅仅只是看着,就让人赏心悦目,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惊艳和震撼,那种独特的风采,俨然就是一派宗师气度!

    “这……”

    卢文庭也瞠目结舌,感觉脑袋都不够用了。

    之前,他可是极其反对林寻前来军械处任职的,担心林寻在这里闯祸,干扰到军械处的正常运转。

    可谁曾想,被所有人不看好的林寻,此刻却用行动狠狠打了他们所有人一记耳光!

    那等炼器造诣,哪可能是是对灵纹一道一窍不通的人能够拥有的?只怕灵纹大师出手,都很难像他那般轻松!

    鹰大师正自低眉垂眸,翻阅手中的书籍,林寻的执迷不悟,让他不屑而又恼火,心中已想好说辞,等林寻出丑那一刻,就立刻将其轰走!

    他倒并非厌憎和针对林寻,而是根本不愿看见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少年跑来军械处胡闹。

    “鹰师,您……您快看看吧……”旁边,一个灵纹师艰难地吞了吞唾沫,低声提醒。

    “哦,他这是知难而退了么,倒也聪明,呵呵,让我看看他现在是一副怎样的表情……”

    说话时,鹰大师抬起了头,眸子看向远处的林寻。

    仅仅一眼,他就愣在那,脸色骤变一变:“这……”

    “鹰师,您也看出来了么?这可有些不对劲。”旁边的灵纹师声音苦涩。

    何止是有些不对劲,简直是太不对劲了!

    鹰大师这一刻竟似失去了镇定,噌地起身,眸子中尽是震骇,喃喃道:“这种手法……这种手法……”

    他竟似太过震惊,说不出话语来。

    这一幕顿时吸引了附近灵纹师和一众修者的注意,皆侧目不已,惊疑而又吃惊。

    连鹰大师都如此失态,难道……

    就在此时,鹰大师似憋了许久,唇中艰难地吐出一句话:“这是宗师之造诣!”

    一句话,像抽空了他全身的力气,让得他脸上血色褪尽,变得苍白,身躯也摇摇欲坠。

    自己刚才,竟当面拒绝和排斥了一位灵纹宗师?

    一想到这,鹰大师心中就是一颤,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心中懊恼悔恨之极。

    若刚才自己态度能客气一些,多耐心询问一些,是否就不会发生这等事情了?

    鹰大师双目失神,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在灵纹师一界,一直有一个公认的铁律,那就是宗师不可辱!

    因为这等存在太过超然和崇高,犹如天上神龙,早已踏足灵纹一道的空前巅峰之地,这般人物,又岂是随随便便哪个灵纹师就敢诋毁和亵渎的?

    若是此事传出去,甚至会让他鹰行空遭到帝国所有灵纹师的唾弃和敌对!

    锵!

    一道缭绕着杀伐气的清吟响彻,令全场一惊,从各种思绪中清醒,目光齐齐都汇聚在林寻手中。

    一柄玄铁重剑悬浮虚空,剑身如墨漆黑,释放着冷冽若寒星的刺目光泽。

    它悬浮在那,却有阵阵若有若无的杀气扩散,令得不少修者眸子一阵刺痛,肌肤生寒。

    顿时,全场齐齐心中震动,之前的玄铁重剑,仅仅只是天阶下品,谈不上多珍贵。

    可这才仅仅盏茶功夫而已,经由林寻重新炼制以后,此剑却宛若太脱胎换骨,焕发出一种全新的面貌!

    “天阶极品!”一名灵纹师震撼失声。

    全场鸦雀无声,一把天阶下品的灵剑,一下子蜕变为天阶极品,这威力可不止提升了一筹!

    而一切,皆发生在盏茶时间,这让全场众人都一阵失神,这简直和化腐朽为神奇没什么区别!

    难道这少年真的是一位灵纹宗师?

    “小老鹰行空,之前唐突冒犯林宗师,还请宗师恕罪!”

    在这一片寂静中,就见鹰大师忽然深吸一口气,上前躬身行礼,一脸的羞愧和惶恐。

    一下子,全场愈发寂静了,所有看向林寻的目光都变了,宗师!果然是宗师!

    只是……

    如此年轻的一个少年,却已踏足灵纹一道的宗师之境,这个事实就显得太过惊世骇俗了。

    “见过林宗师!”附近其他灵纹师皆忙不迭上前行礼,他们神色同样羞愧,内心惴惴不安。

    之前,他们曾对林寻连番呵斥和打击,这让他们此刻又是后悔又是后怕,内心不安之极。

    赶来围观的修者彻底呆滞在那,今天原本他们是来看热闹的,哪曾想,事情竟会发生如此大一个逆转,那个曾以箭击杀半步王者的少年,一转身,又成为了一位灵纹宗师!

    这等结果,可是他们始料不及的。

    “捡到宝了!他娘的,无心插柳柳成荫啊!”卢文庭内心在呐喊,亢奋得浑身都发抖。

    一位少年灵纹宗师,若是坐镇七号营地的军械处,那好处之大,绝对无法估量!

    只是,卢文庭一想到自己之前还极力反对林寻前来军械处任职,他就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这他妈才真的叫有眼无珠啊!

    “我曾说过,要帮你重新祭炼宝物的,你看看,现在这把剑你是否满意。”

    林寻将玄铁重剑递还给阿碧,微笑开口。

    “啊?”

    阿碧从呆滞中惊醒,看着手中焕然一新的玄铁重剑,整个人都痴了,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和惊喜。

    而附近其他修者,则都纷纷用艳羡的目光看向了阿碧,这小妞可真是好运气!

    ……

    从这天起,林寻坐镇军械处,日子过的很忙碌,也很充实。

    自从他那“灵纹宗师”的身份传出去之后,每天都会有许许多多的修者慕名而来。

    有的是为了交好林寻,也有的是渴望林寻出手,帮他们祭炼宝物。

    军械处也因此变得愈发热闹了,每天一大早就有许多修者排队,希冀能够获得林寻亲自炼器的机会。

    初开始,林寻倒也来者不拒,可很快,他就吃不消了,前来求助的修者太多,让他根本顾不过来。

    最终,他定下规矩,每天只接收三次炼器任务,并且,只解决其他灵纹师无法解决的炼器任务。

    如此一来,倒也让林寻轻松不少。

    他白天前往军械处炼器,晚上则抽空锤炼修为,钻研武道,偶尔有闲暇,还会找一些熟人一起饮酒聊天,了解一些发生在弑血战场中的各种消息。

    值得一提的是,当上将军长孙烈得知林寻身为灵纹宗师的消息时,初开始一惊,一巴掌打碎了一张案牍。

    而后神色开始变幻不定,怒骂弑血王是个老混账,连这等重要消息也隐瞒不告。

    再然后,他忍不住咧嘴大笑起来,那笑声若山崩海啸般,响彻整个七号营地,让所有修者皆诧异和惘然,都差点以为长孙烈将军走火入魔了……

    这天晚上。

    林寻家门前,漆黑夜空下,一场酒宴刚刚结束,看守营地的护卫首领老黄又喝醉了,在絮絮叨叨说些连自己都听不懂的酒话。

    阿碧喝得俏脸晕红发烫,醉眼迷离,兀自嚷嚷着要跟林寻拼酒,最终醉倒在林寻怀中。

    卢文庭正自哼哼唧唧地唱小曲,唱的是将军百战死,壮士三年归,曲调悲怆而低沉。

    最终,大家各自散去,因为明天还有许多事要做,在这弑血战场中,敌人不死,杀戮不止,作为帝国修者,他们每天要做的事情,几乎都和杀敌有关。

    “今天夜幕降临之前,柳文没能返回营地,应该再也回不来了。”临走前,胡通撂下一句话,谈不上伤感,显得很平静。

    林寻一怔,默默饮尽杯中酒。


同类推荐: 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诸天仙武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枕边尤物豪门养成之撩妻在上征战五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