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七百零九章 被小觑了

正文 第七百零九章 被小觑了

    “想让这小子当老夫的助手?呵呵,不可能!”

    当林寻第一次来军械处报道,当即就遭受到反对。

    说话的是鹰大师,在七号营地中德高望重,一言九鼎,军械处的一众灵纹师,皆以鹰大师马首是瞻。

    同样,他也是军械处的负责人。

    此刻,鹰大师端坐案牍后方,一对眼眸微眯着,面无表情地看着手中的书卷,头也不抬,根本懒得理会站在那的林寻。

    附近一众灵纹师皆抱着臂膀看热闹,以一种玩味的表情打量着林寻,似是戏谑。

    而在军械处外,闻讯而来的修者也都惊诧不已,鹰大师简直太不给面子了,都没有一丝委婉说辞,直接就拒绝了。

    那林公子可是一箭击杀半步王者的少年天骄,却在鹰大师这碰壁,这是谁都没想到的。

    不过仔细一想,这些修者倒也理解,鹰大师是一位资深灵纹大师,常年驻守于七号营地,这些年帮助修理了不知多少修者手中的武器和装备,极其受人尊崇和拥护。

    以鹰大师的身份和地位,的确不需要给林寻面子。

    气氛一时显得很僵硬。

    带着林寻前来报道的卢文庭此刻显得很尴尬,他也没想到,鹰大师拒绝得如此简单粗暴,让他的老脸都有些挂不住。

    卢文庭干咳一声,道:“鹰大师,只是助手职位而已,我保证以林公子的能耐,绝对能够胜任,并且,决不会干扰到军械处的正常运行。”

    “哼!”鹰大师从鼻子中冷哼一声,都懒得抬头理会。

    这么多目光盯着,却被人甩脸色晾在这里,这让卢文庭也有些老羞成怒,脸上火辣辣的。

    而林寻则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双手负背,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军械处四周环境,就像一切和他无关一样,显得心平气和,随意之极。

    只是气氛却显得很沉闷和僵硬。

    军械处外,闻讯而来的修者越来越多,皆是好奇林寻这等少年天骄,怎会跑来军械处任职,并且还是充当鹰大师的助手,这无疑显得很荒谬,也很吸引人的好奇心。

    只是,当看见林寻甫一抵达,就碰了一鼻子灰,被拒之门外,这些修者皆晒笑不已。

    在整个七号营地中,恐怕也只有鹰大师这种德高望重的老人敢如此有恃无恐了。

    这就是底气,不服不行。

    “鹰行空!”

    卢文庭似乎恼了,直呼其名,“此事干系重大,乃是得到长孙将军亲自认可的,你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刚愎自用了?”

    鹰大师缓缓抬起头,面无表情,盯着卢文庭:“我刚愎自用?你让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给我老夫当助手,不也是瞎胡闹呢?”

    “什么叫瞎胡闹?”卢文庭有些气急败坏,感觉这老家伙简直就是油盐不进,犟的跟驴似的。

    鹰大师平静道:“别扯淡,想让老夫答应也行,那就让他当他的助手,老夫离开军械处就是了!”

    在场其他灵纹师皆大惊失色,若军械处缺了鹰大师,那可等于失去了灵魂!

    “万万不可!”他们纷纷劝阻。

    就连在门外看热闹的一众修者都有些紧张,鹰大师若离开了,以后谁还帮他们这些修者修理武器和装备?

    这一下,连卢文庭也迟疑了,脸色阴晴不定,说实话,他奔来是极其反对林寻前来军械处任职的。

    只是,他如今已经答应下来,可却被鹰大师给当面驳回,这反倒让他有些恼怒和难堪。

    故而他才会在刚才如此卖力地为林寻争取机会,只是,当鹰大师表露出这般决绝的态度之后,卢文庭顿时也想放弃了。

    因为一个林寻,若逼走了鹰大师,那可得不偿失。

    “要不……我们换个职务?”卢文庭问询林寻。

    却见林寻笑了笑:“不换,若连一个灵纹师助力的职务都但当不了,那我以后可没脸回帝国见人了。”

    开玩笑,他堂堂帝国最年轻的少年灵纹宗师,还曾炼制出过真正的灵纹战装,若是被人知道,他连一个灵纹师助理的职务都被人拒绝,那可就成天大的笑话了。

    只是,他此话落入其他人耳中,却显得很狂妄和刺耳,当即不少灵纹师皆冷哼出声。

    “呵呵,还真当你杀了一个半步王者,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你懂什么叫灵纹吗?”

    “年轻人,或许你战力惊人,天赋超绝,可不见得你就能够胜任这个职务,还请自重!”

    “莫要执迷不悟,速速离开吧。”

    军械处外的一些修者也忍不住,纷纷开口,叫道:“林公子,不行就算了,你最擅长的是战斗和杀敌,确实不适合担当这个职务。”

    至于鹰大师,他眯着眼看着手中书卷,一副优哉游哉的模样,都懒得理会林寻。

    林寻心中涌出一股怪异荒谬的感觉,这一幕若是被帝国紫禁城那些灵纹师看见,他们又会作何感想?

    而若是今天自己就这么离开,以后此事传出去,那可就成了一个抹不去的污点。

    “阿碧,将你手中的武器给我。”林寻目光一瞥,朝站在军械处外的阿碧招了招手。

    “啊?”

    阿碧有些懵,不清楚林寻要做什么,不过出于一种对朋友的支持,她愣了愣之后,还是挺身而出,将手中一柄玄铁重剑递过去。

    林寻也怔了一下,这才想起,阿碧原本拥有的那一柄巨锤,早已在虎峡谷战斗中被毁掉。

    “也罢,我就帮你将此剑重新炼制一番。”

    林寻拎起玄铁重剑,略一打量,心中就有谱了。

    “什么,你……你说要重新祭炼此剑?”一个灵纹师叫道,差点以为耳朵听错了。

    其他人也都愕然,重新祭炼宝物?这对灵纹师而言,都称得上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毕竟,宝物已经成型,其内部的灵纹图阵也已彻底稳固,想要将其重新祭炼,所要耗费的心血和精力,甚至要比新炼制一件宝物还要困难。

    这是灵纹师一界人所共知的常识。

    故而,当听到林寻此言,那些灵纹师的反应才会如此错愕,差点都以为林寻疯了。

    “林公子,这……这种事情怎么能逞强?我知道你不服气,可……唉,还是算了吧。”

    卢文庭都被惊到,连忙阻止,以为林寻这是恼羞成怒之举,是在逞强,一旦真让他这么做了,那绝对会贻笑大方,对他声名产生不利影响。

    “嘿嘿,没有金刚钻还想揽瓷器活?还真是年轻气盛,受不住激啊。”有灵纹师冷笑。

    林寻笑了笑,云淡风轻:“说句不客气的话,纵然是一个灵纹大师跑来要当我的助手,我还得掂量掂量他的能耐,看他有无这种资格,不过很显然,你们必然不相信,既然这样,那就手底下见真章,看一看究竟是我不知好歹,还是尔等有眼无珠!”

    这一番话,倒也不铿锵和激昂,很平静,可却一石激起千层浪,让得满座哗然。

    狂!

    太狂了!

    在座之中,唯有鹰大师是一名资深灵纹大师,可这家伙却说连给他当助手的资格都不够,这可就显得太狂妄了。

    纵然是鹰大师,此刻也脸色一沉,无法保持原本的平静,丢下手中书卷,眸子冷冷看向林寻:“小家伙,灵纹一道和武道完全不同,你这般说法,可就等于在挑衅了!”

    “林寻,千万别冲动!”卢文庭大急,若惹恼了鹰大师,那就是长孙将军出面,都无济于事。

    这就是灵纹大师的特殊性,凭借其掌握的炼器手段,让生死境王者都得礼让三分。

    更何况,在这弑血战场中,灵纹大师可是最稀缺的一拨人,地位显得极其特殊和超然,不能亵渎和冒犯。

    林寻笑了笑,也懒得解释,抬脚来到军械处附近区域,那正有一个汹汹燃烧的青铜炉鼎,旁边则摆置着一张案牍,案牍上陈列着篆笔、灵墨、以及各种灵材。

    这是军械处一位灵纹师炼器的地方,只不过现在空着,林寻也不客气,直接占用起来。

    “你……”那些灵纹师皆脸色铁青,他们都已经足够给林寻面子,可这家伙竟执迷不悟,一味坚持要这么做,这让他们都有些恼了。

    什么叫不识抬举?

    这就是了。

    “谁也别去阻拦,老夫倒要看看,你这小家伙想玩什么花样,还灵纹大师都不够资格当你的助手?呵呵,这绝对是老夫今年听到最荒谬的一个笑话。”

    鹰大师也开口了,神色间带着一抹冷笑,显然,他认为林寻这是不自量力,要看他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一个大丑!

    “唉!”卢文庭心中哀叹,这下完了,又不好收拾残局了,长孙将军那边,只怕也又要动怒了……

    这小子怎么就这么不安分?无论是去战场,还是前来这军械处,非得折腾一下才甘心?

    卢文庭头都大了。

    而在附近围观的修者,也都面面相觑,这位林公子还真打算一味逞强到底啊?

    他就不怕最终闹出一个大笑话,沦为笑柄?

    这一切,林寻浑然不曾理会,站在那案牍前,他略一沉思,心中就已有了一番计较,当即展开了行动。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