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六百八十三章 弑血战场 他来了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三章 弑血战场 他来了

    “都安排好了?”路上,赵泰来问。

    林寻点头,他此次离开,身上的宝物只有两件,一把弓和一柄断刃,除此,还有一个行囊。

    行囊中装着大量的高阶灵晶和一部分疗伤所需的珍贵灵药。

    除此,再无他物。

    像无字宝塔、混虚戒、装着一滴紫血的炼灵葫芦、以及这些获得的一些奇珍灵材等宝物,都被留在了洗心峰。

    因为按照赵泰来的交代,弑血战场位于一个极其特殊的位面,一切储物类宝物皆无法动用。

    最关键的是,在弑血战场的天地中,是不存在灵力的!

    “弑血战场,是帝国和巫蛮一族战斗厮杀的最前线,同样,它也是帝国能够屹立至今而不倒的一道战争屏障,守护帝国至今已数千年之久……”

    赵泰来简单扼要地介绍。

    “数千年来,帝国弑血营中绝大部分精锐强者,皆会被送往嗜血战场,进行驻守和战斗。”

    “除此,帝国最精锐的军队,以及诸多强者,也都常年驻扎其中。”

    “那是一片动荡、血腥、灰暗、充满杀戮的世界,数千年来,不知有多少帝国强者埋骨其中。”

    “可以说,帝国今日之繁荣和平静,皆是这些强者用性命和血水换回来的!”

    “只是……很少有人知道罢了。”

    林寻静静听着,心中也不禁触动,对弑血战场有了一个初步而模糊的印象。

    “言辞是无法描述弑血战场的残酷的,等到了那里之后,你自己就会明白。”

    “我只希望你记住,活下来就等于胜利!而为了活命,无论如何,绝对不能心存一丝侥幸!”

    “这是帝国和巫蛮异族之间的战争,持续数千年之久,以无尽血水和累累白骨筑就的仇恨,唯有杀戮才能化解!”

    “很多年轻,开国大帝曾说过一句话,在弑血战场,你的一丝仁慈,或许会让帝国失去一方山河!”

    “记住,要活下来!”

    说到这,赵泰来将一份兽皮手册递给林寻,“上边是关于弑血战场的一些介绍,等抵达战场营地之后,同样也会有人给你安排任务。”

    林寻接过手册,并没有直接翻看,问道:“这次要去多久?”

    “最少三个月,最多半年。”

    赵泰来沉吟道,“我知道你迫切想前往古荒域中,等你此次回来,我会帮你寻觅一个通往古荒域的途径。”

    “你是不是依旧有些奇怪,为何会选中你?”赵泰来忽然问。

    林寻很坦诚地点了点头。

    “很简单,这是当今大帝的安排,只要你在那里立下煌煌军功,帝国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给予你林家最全面的庇佑。”

    赵泰来神色认真,“你以后是要离开古荒域的,洗心峰林家若要长存久安,就需要帝国予以庇佑,你应该也不希望,在你离开之后,再发生一些对林家不利的事情了吧?”

    林寻眼眸眯了眯,道:“这理由很不错。”

    赵泰来笑了,唇角泛起一抹弧度,“你理解的还不够深,我的意思是,若有一天,哪怕就是云庆白来到帝国中,要对你林家不利,你也不必担心发生什么意外!”

    顿时,林寻心中一震,目光看向赵泰来。

    赵泰来道:“这是大帝给你的承诺!”

    “好!”

    林寻深吸一口气,心中再无一丝迟疑。

    ……

    当走下宝辇,一座陌生的古老大殿映现眼帘中。

    大殿上,挂着一个招牌——“弑血大殿”!

    大殿前,则屹立着一座弥漫古老沧桑气息的传送阵。

    林寻顿时震惊,走上前,仔细盯着那传送阵,许久才说道:“上古时代遗留下来的?”

    “好眼力!”赵泰来赞道,“不愧是帝国最年轻的少年灵纹宗师啊。”

    林寻忍不住翻白眼:“众所周知,唯有掌控空间奥秘的圣人,才能布置横跨虚空的传送阵,而今之帝国,只怕连圣人都没有,再加上此阵气息沧桑,任谁只怕都能看出来。”

    赵泰来目光变得微微有一丝怪异:“谁说帝国中没有圣人?”

    林寻一愣:“有?”

    赵泰来摇头:“我也不知道,但你不能妄言否定。”

    说着,他不耐烦挥手:“快点行动吧,落日之前进入弑血战场,还相对安全一些,一旦进入黑夜,你小子可就等着遭难吧!”

    林寻沉默片刻,道:“前辈,我不希望再我离开这段时间,再发生类似前段时间的事情了。”

    他说的是从湮魂海归来,洗心峰林家遭受危机的事情。

    赵泰来的回答很霸气:“放心,洗心峰只要有任何一丝麻烦,我就亲自去左、秦两家砸门去。”

    林寻一怔,忍不住笑了,这答非所问的答案,让他很喜欢。

    林寻甚至可以想象,哪怕洗心峰上发生的一些事情和左秦无关,左秦两家也得捏鼻子认了。

    嗡!

    林寻没有迟疑,背刀挎弓,拎着行囊,踏上传送阵,伴随着一阵轰鸣启动的晦涩声音,他整个人瞬息消失不见。

    “小子,可一定要玩大一些,否则那抱星眠月居老‘独叟’的饭钱可不好还了……”

    赵泰来喃喃,然后他匆匆离开。

    ……

    皇宫深处。

    一个白衣男子端坐案牍前,正自挥毫写字,腰脊笔直,雄姿英发,有一种说不出的伟岸仪姿。

    龙章凤姿,不过如此!

    “送走了?”

    白衣男子头也没回问道。

    大殿中,赵泰来踱步而至,点头道:“刚走,落日之前,应该可以赶到营地。”

    白衣男子哦了一声,将书写完毕的一副字拿起来,道:“你看此字如何?”

    赵泰来抬眼看去,只见那以紫曜花云纹图案为底的宽幅宣纸上,写着一行大字——

    雏凤清于老凤声!

    字字铁画银钩,遒劲若龙,力透纸背,有一种直欲脱纸飞出的煌煌大气,磅礴若山河,震撼人心。

    “好字!”

    赵泰来眼眸一亮,以他眼力,自能看出,这一幅字中烙印着一股属于白衣男子的帝道烙印!

    嘭!

    白衣男子拿出一方紫金色玉玺大印,随手在这一幅字角落处盖了一下,然后递给赵泰来,道:“待会,你给洗心峰林家送去。”

    赵泰来感慨道:“这一下,那小子总算可以彻底放心了。”

    白衣男子顿时莞尔:“看来,他之前还是无法完全相信帝国对他的承诺,这也正常,毕竟,他自幼并非是在帝国长大,依照鹿伯崖的脾气,也必然没有跟他说过关于帝国的事情。”

    直至要离开时,赵泰来忍不住问道:“皇兄,我还是有些不明白,为何执意要将他送往弑血战场?”

    白衣男子坐回椅子中,眸子若深不可测的汪洋般,遥遥看向大殿之外的天穹,叹息道:“数千年来,我帝国疆域一直饱受巫蛮异族的摧残和破坏,每一年,死在战场上的帝国男儿不计其数,付出了太多的牺牲和代价,才换来今日之太平。”

    顿了顿,他一字一顿道:“我想彻底改变这种格局!这就是我让林寻此子前往弑血战场的原因!”

    赵泰来心中一震:“皇兄的意思是,林寻拥有改变这种格局的能力?”

    白衣男子摇头:“只是一线希望罢了,但不管如何,有希望终究比没有希望强。”

    赵泰来从皇宫离开时,心绪依旧有些不能平静,一路上都在思忖一个问题——

    皇兄这么做,是不是太高估林寻此子了?

    数千年不曾改变之格局,他一个人……能否改变?

    赵泰来想不出答案。

    ……

    洗心峰。

    “雏凤清于老凤声!”

    当看到这一幅从皇宫深处送来的大字,灵鹫笑了,林忠则激动得情绪有些不能平静。

    他认得这字迹,因为当年他也曾得到过这样一幅字,只不过内容只有四个字:“白马探花”!

    “自此以后,洗心峰可无忧矣。”灵鹫感慨出声。

    小珂、朱老三、赤鹰王、林怀远等人,也都心生一股感慨,林家能有今日之格局,当拜林寻所赐!

    “小珂,记得照看好夏至。”

    灵鹫忽然嘱咐。

    小珂点头,笑道:“放心吧,夏至可是林寻的心头肉,这次没能跟夏至亲自告别,临走时,林寻可依旧有些耿耿于怀呢。”

    众人皆哑然。

    夏至,一个神秘而不可思议的小女孩,而今,依旧在沉睡中,也不知何时才能醒来。

    无字宝塔中,老蛤也同样一直在闭关打坐。

    ……

    嘭!

    当双脚落地,一阵烟尘倏然弥漫而起,有一股呛鼻的血腥味道,还夹杂着腐尸的臭气。

    林寻背负断刃,腰挎无谛灵弓,拎着一个行囊,出现在这片陌生的世界中。

    他抬眼四顾,就见天地灰暗,四野茫茫,群山起伏,所望之处,几乎皆是寸草不生,荒芜而阴暗的画面。

    大地上,腐朽而碎裂的尸骨埋没在灰尘碎石中,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化不开的血腥腐臭味道。

    这里的天地,阴暗、枯寂、充满压抑人心的灰色色彩。

    呼~

    林寻吐了口浊气,第一时间,他就察觉到,这里的天地不存在任何生机,被沉甸甸的血腥和死气充斥。

    最关键的是,没有灵力!

    “弑血战场……就让我看一看,你究竟多残酷和血腥吧!”

    林寻身影一闪,若腾起的冰螭,从所在的山崖之上极速掠下,沿着远处落日相反的方向疾行。

    “落日相反之方向,旭日初升之所在,便为我帝国之营地”——

    这是赵泰来送给林寻的兽皮手册上的第一句话。

    而第二句话是——

    “天穹为禁,若飞遁其上,必成众矢之的!”

    所以,林寻选择在大地上疾行。

    ——

    ps:网站的“年终盘点”,每天都可以投一次票,手机端可以一次投7票,请小伙伴们多多投天骄的“男生最佳作品”一项,不胜感激。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天赋武神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狂魔战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