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六百八十一章 此中有玄机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一章 此中有玄机

    林寻冷眼看着,赵景臻的表现,让他愈发感觉有些不对劲。

    “说!”

    岳修面无表情,笑容不在了,眸子中带着一丝不耐。

    一个下界皇子,却跳出来阻止他招纳一个踏上绝巅道途的奇才,无论什么理由,都已犯了他的忌讳。

    若不是碍于情面,他早一巴掌将对方拍飞出去。

    赵景臻似也察觉到岳修的不耐,当即直言道:“前辈,您应该也听说过云庆白吧?”

    云庆白!

    林寻心中一震,黑眸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寒芒,他隐约已知道赵景臻要说什么了。

    却见岳修明显也有些动容:“云庆白?是通天剑宗的那名传人?”

    “不错,正是有着‘古荒域界第一剑修’称号的云庆白前辈。”

    赵景臻神色间带着一丝讳莫如深的味道,“而前辈您可知道,这林寻可是云庆白前辈的仇人?”

    “什么?”

    岳修这一刹也有些吃惊,有些难以置信。

    云庆白,古荒域界最为耀眼的一名传奇剑修,自出道以来,以近乎无可匹敌的姿态横行天下。

    时至如今,此人已被誉为生死境王者之下,无可匹敌的第一剑修!

    纵然是岳修,都不得不承认,云庆白此人,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绝世人物,秉承天地气运而生,资质之卓绝,几乎无人可比!

    只是,岳修根本没想到,云庆白这等人物,怎会和下界一个少年有仇,这也显得太离奇了。

    他目光看向林寻。

    林寻沉默片刻,坦然面对陈汐岳修的目光,说道:“此事不假。”

    “究竟怎么回事?”

    岳修皱眉,盯着赵景臻。

    在场一众师生也都惊疑不定,一头雾水,他们有些看不懂,但却察觉到,岳修这位生死境王者,对那所谓的云庆白似乎很重视。

    “十多年前,云庆白前辈曾降临下界……”

    赵景臻语速飞快,将当年发生在洗心峰上的血腥事件叙说了一番,只是没有说出其中的是非曲直。

    嘶!

    听闻这一切,在场许多师生色变,万没想到,当年在洗心峰林家,还曾发生过这等事情。

    而一些老一辈教习则都暗自叹息,十多年前那一场血腥事件,他们也有所耳闻。

    “这……”岳修沉思许久,才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向林寻,“这可是真的?”

    林寻这一刻显得极其之平静,道:“不错,这件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当年云庆白杀了我林家嫡系所有亲人,包括我的父母至亲。”

    赵景臻一怔,倒是没想到,林寻竟会主动承认,并且还如此平静,这让他反倒些微微的不适应。

    “原因是什么?”岳修眉头紧锁。

    “是啊,原因是什么,我也正想知道。”林寻目光平静,看向远处的赵景臻。

    “我也不知道。”

    赵景臻摇头,“但是,想来云庆白前辈既然这么做,必然是有原因的,否则,以他的身份和地位,怎会无缘无故地去杀人?”

    这话就等于在替云庆白开脱了!

    林寻眸子顿时一寒:“这么说,你认为云庆白做任何事情都是对的,而我林家那些亲人……都该死?”

    声音冰冷,带着一抹杀机。

    赵景臻脸色微变,旋即冷哼:“我可没这么说,只是任何事情,必然有其原因,你敢保证,你那些亲人的死就是冤枉的?”

    这一刹,所有人都察觉到,林寻身上多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意,他整个人就像即将爆发的火山,令人心颤。

    气氛死寂,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

    只是没多久,就见林寻收敛所有气息,目光淡漠地看着赵景臻,道:“你最好记住今天说的话。”

    赵景臻心中一颤,嘴上却冷哼:“我堂堂帝国皇子,自当为自己所说的话负责!”

    林寻没有再多说,神色愈发平静了。

    根本就不用猜,所有人都知道,赵景臻这一番举动,已经彻底激怒了林寻!

    “前辈,这就是我要说的真相。”

    赵景臻拱手说完,瞥了一眼林寻,唇角泛起一抹弧度,似乎有些不屑。

    岳修陷入沉默。

    一个灵宝圣地,或许无法让他感受到什么压力,可又无缘无故多出一个云庆白,就让他不得不慎重考虑了。

    毕竟,云庆白此人太过耀眼和绝世,迟早有一天,是要踏足生死境之上,成就不可限量。

    并且,此人背后还有着一个通天剑宗,那可也是古荒域界中的庞然大物,比之天枢圣地也并不逊色。

    若因为一个林寻,而遭受到来自灵宝圣地、通天剑宗、云庆白这三方面的压力,这代价就有些严重了。

    即便是岳修,也不得不考虑后果。

    在场师生皆心中发凉,心中气愤无比,他们哪会看不出,刚才对林寻欣赏无比的岳修,态度已经悄然发生了改变?

    甚至,会因此而让林寻丧失一个前往古荒域界古老道统修行的机会!

    这等机会,足可以让一个下界修者一步登天,可现在,却变得似乎渺茫起来,而这一切,都是拜赵景臻所赐!

    这让那些师生如何不气愤?

    反观赵景臻,唇角掀起一抹自得般的弧度,泰然自若,根本不惧被众多目光怒视。

    他甚至还叹息一声,抱拳对林寻说道:“有些对不住了,但作为帝国皇子,有些真相还是必须说出的,否则,若有一天因为你,而让天枢圣地的一众前辈遭受连累,谁来承担这种后果?”

    恶心!

    许多学生心中暗骂,太恶心了,一个帝国皇子,却在这时候一副体天枢圣地着想的模样,也太虚伪了一些。

    林寻沉默片刻,也开口了,平静地看着赵景臻:“你此次前来,无非是阻止我拜入天枢圣地,可惜,你弄错了一件事,你既然敢杀了灵宝圣地的传人,你觉得,我还会在乎一个进入天枢圣地修行的机会?”

    这话虽然对岳修而言有些刺耳,可只要想一想就知道,就凭林寻所拥有的底蕴和潜力,迟早有一天是能够前往古荒域界中修行的!

    至于是否拜入天枢圣地中,对他这等奇才而言,也谈不上什么可惜的。

    可越是这样,就让岳修愈发痛恨赵景臻,若不是他突然插嘴,事情哪会发生到这等地步?

    一下子,他看向赵景臻的目光都带上一丝愠怒和不满。

    赵景臻脸色微变,今日之事,让他颇为得意,自以为彻底断送了林寻一个飞黄腾达的机会。

    谁曾想,人家自始至终都根本不在乎!

    这让他心中颇有些说不出的空荡郁闷感,最让他头皮发麻的是,就连岳修这位天枢圣地的长老,似乎也对他产生了意见……

    “小友,若是……”

    岳修深吸一口气,开口了,他打算再招揽一下林寻,像这等踏入绝巅道途的奇才,若仅仅因为某些缘由和压力就放弃,那就太遗憾了。

    只是,不等他说完,一阵舒朗的笑声就响起——“道友,此事看来是有些麻烦了,不如以后想明白了再做决定如何?”

    伴随笑声,一道清瘦的身影出现,他样貌古拙清奇,看起来并不多显眼,可当他出现,无论是在场那些师生,还是林寻,亦或者是赵景臻,皆齐齐见礼。

    “见过院长!”

    显然,这位清癯老者,便是青鹿学院院长!

    “唉,也只能如此了。”

    岳修叹了口气,心中颇为郁闷。

    “是福是祸,谁也猜不到,更何况,若是天枢圣地中其他人知道这等事情,必然也会三思而后行。”

    院长言辞平淡,却是在提醒岳修,这个决定不好做,一意孤行的话,可能会遭受诸多非议。

    这让全场师生愕然,看情况,院长似乎也并不愿林寻拜入天枢圣地?

    “罢了,此事以后再说。”岳修摇头,扫兴而去。

    “林寻,以后有机会要多多回青鹿学院,毕竟,你可是我们学院的教习,像你这样的人才,我可不希望被被人挖走了。”

    院长深深看了林寻一眼,也随之飘然而去,来得快,去的也快,可他的出现,却显得耐人寻味。

    赵景臻怔在那,他也有些看不透,总感觉今日之事有些说不出的蹊跷。

    “看来,院长将之前的一切都看在了眼中……”

    林寻陷入沉思。

    赵景臻很快就呆不住了,因为他察觉到,在场的师生皆神色不善地盯着他,有憎恨,也有嫌弃和排斥。

    纵然他城府再深,都有些受不住,转身就走。

    只是,当他刚走出演武场,就被一道身影拦住:“九皇子,今天你扮演的角色可着实让人很意外啊,不简单,真不简单。”

    “小叔?你……怎么也来了?”

    赵景臻脸色一变,当场失态。

    而此时,林寻也有些意外,那一道拦住赵景臻的身影,竟赫然就是这些天宛如消失似的赵泰来。

    “我若不来,九皇子你只怕要把天都捅一个窟窿。”

    赵泰来神色很冷淡,说话时,他挥了挥手,“来人,带九皇子回宫,可千万要伺候好了,路上若有闪失,我找你们问罪!”

    当即,一群身穿黑衣,气质沉凝的身影走出,沉默上前,将九皇子团团拱卫着,硬生生给架走。

    “小叔,你这是什么意思?谁让你带着‘御前禁卫’来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九皇子彻底慌了,挣扎着大叫。

    可最终,赵泰来没有理会,而赵景臻则被塞上一辆早已准备好的宝辇,给匆匆带走。

    演武场中,一众师生神色怔怔,脑袋都转不过来了。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一件接一件,而大人物们也是一个又一个出现,直至现在,连九皇子赵景臻都被“带走”……

    只要不傻,任谁都能猜出,这其中藏着太多的隐情和玄机!

    “这次是否能给我一个解释了?”林寻走上前,看着赵泰来,很直接地问出声。

    ——

    ps:补更送上。mz


同类推荐: 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诸天仙武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枕边尤物豪门养成之撩妻在上征战五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