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六百五十六章 背叛的代价

正文 第六百五十六章 背叛的代价

    听到林寻那决然而不留余地的回答,林天龙彻底崩溃了,呆滞在那,失魂落魄。

    战火硝烟在弥漫,凄厉的惨叫在回荡,地上的尸体也愈发多了,血泊在刀光剑影的映照下,泛起刺目的红。

    这是一场无法预料的惨剧,并且还在上演!

    不止林天龙没死,林念山和林平度同样没有死,只是和林天龙不同,后两人此刻已宛如疯狂。

    他们早已情绪失控,被眼前一幕幕刺激得发狂,不断冲击,去击杀林寻,俨然一副不要命的架势。

    只是林寻却根本不打算立刻杀他们,每一次,都将两人给击飞出去,显得狼狈不堪。

    “你好狠的心,是要让我们眼睁睁看着你屠戮我等的同胞族人吗?”林念山嘶吼,目眦欲裂。

    “有种你杀了我!为何不敢?来啊!”另一侧的林平度披头散发,神色扭曲癫狂。

    可惜,林寻对这一切置之不理,那种无视而冷酷的态度,让得两人都快要真正的疯掉。

    这是一种残忍无比的折磨,让他们求死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

    看着这一场惨剧上演,看着一个个血脉族人在或惊恐、或无助、或愤怒、或不甘的神情中倒在猩红的血泊中!

    太折磨人了!

    战斗到这时候,场中伤亡已经过半,林寻那风卷残云般干脆利落的杀人手法,早已震慑所有人,令他们胆寒和惊恐,斗志崩溃瓦解。

    只是,当他们选择逃亡时,却骇然发现,四面八方,皆被茫茫雾霭覆盖,四座神秘的石柱屹立,将这一方天地彻底给禁锢起来。

    四象盘龙柱!

    在场众人哪会不认得此宝?这可是飞峰林氏的镇族之宝,一直掌控在林平度的父亲林飞峰手中。

    只是林飞峰早已被死在林寻手中,这件宝物自然也落入林寻手中。

    刹那间,所有人都绝望了,他们这才意识到,从林寻踏入西溪林氏的那一刻开始,就早已准备了诸多手段,不打算让他们活着离开!

    也怪不得这里的动静这么大,可直至现在,也没有惊动西溪林氏的其他族人。

    一切,都因为这里早已被禁锢封锁了!

    轰!

    当意识到这一点,林天龙简直如遭雷击,他心底深处,原本还寄存一丝侥幸,希望自家老祖能够闻讯赶来,将林寻这等恶徒彻底击杀。

    可当看见四象盘龙柱那一刹,他彻底心死。

    哀,莫大于心死!

    此刻林天龙的心境,可以用万念俱焚来形容。

    ……

    “现在,就剩下你们三个了。”

    不知过了多久,耳畔传来一道淡然的声音,像一记惊雷般,让林天龙从那种麻木而空白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他茫然四顾,却发现场中血泊染地,尸体沉积。

    唯有林念山、林飞峰两人瘫坐在地上,披头散发,衣衫褴褛,浑身沾满泥尘和血渍,双目失神。

    而在对面,林寻孑然而立,衣衫依旧纤尘不染,神色也依旧淡然平静,像一个绝尘而超然的少年,在这血腥而狼藉的画面中,显得尤为刺眼。

    “那些……可都是你的亲人……你怎么能这样……”林天龙艰难地出声,声音沙哑而悲怆。

    “亲人?”

    林寻黑眸中泛起一抹冷冽,“我可从没见过如此卑劣无耻的亲人,当你们选择背叛林家,和林家为敌的那一刻开始,早我眼中,你们只不过是一群叛徒罢了!”

    “呵呵,自古以来,任何的争斗结局,无非是胜王败寇四字,这一次你赢了,我无话可说,要杀要剐,你随便吧!”

    林天龙神色漠然枯寂。

    “胜王败寇吗?”

    林寻此刻却忽然叹了口气,问道,“你觉得,左秦两家知道今日发生的事情后,会替你们报仇吗?”

    林天龙一怔,旋即毫不犹豫道:“当然!”

    “你确定?”林寻黑眸紧紧凝视着对方。

    林天龙脸色微变,目光闪烁,竟似有些不敢和林寻对视,微微偏过头去。

    林欣声音平静:“你内心其实已经知道答案,左秦两家根本不可能再替你们出头!”

    “因为我还活着,而你们全都已经死了,死人,对那些上等门阀势力而言,无疑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在这等情况下,他们可根本不可能为了你们而来得罪我林寻!”

    林寻这一番话简直如利刃似的,狠狠捅进林天龙心中,让得浑身都颤粟,脸色煞白无比。

    他能够成为西溪林氏的执掌者,自然不是一般角色,根本就不用想,他也知道林寻说的半点没错。

    可面对这种残酷的现实,谁又能清醒面对?

    “我们都已经败了,你还要如此羞辱我们吗?”另一侧瘫坐在地上的林念山开口,声音低沉,像失去了所有力气。

    “给我们个痛快吧。”

    林平度双眼失神,喃喃出声。

    “你们错了,留下你们的性命,可不是为了羞辱和折磨你们。”

    林寻淡然道,“我只是想最后给你们三家一个机会。”

    机会?

    林天龙他们齐齐一怔。

    林寻道:“你们或许该死,但你们想要让你们的族人和你们一起陪葬?”

    一句话,让林天龙他们齐齐悚然一惊,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齐齐厉声道:“你究竟想怎样?”

    活在世上,他们可不是孤家寡人,还有妻儿,还有亲友,还有血脉相依的族人!

    一想到林寻若是行凶,将他们三家所有人全杀了,那结果绝对是他们不愿看到的。

    “你们问我想怎样?”

    林寻眸子中的平静终于无法保持,涌现一抹无法掩饰的愠怒,“若在这三年中,你们能够如此为族人着想,哪可能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

    声音冰冷若惊雷,这一刻的林寻,着实无法控制怒火了,用自己的双手,去亲自铲除宗族中出现的叛徒,那种滋味,岂能是好受的?

    外人或许只看到他林寻“弑亲”,可谁又能体会他心中的痛苦?

    面对林寻的质问,林天龙他们浑身哆嗦,脸色愈发苍白了,颓然低头无语。

    半响,林寻深吸一口气,平静道:“你们放心,在我林寻眼中,那些无辜的族人,依旧是我林家的一份子,只要他们悔过自新,洗心峰上,也注定有他们一席之地。”

    林天龙他们都愣在那,似有些不敢相信,这个结果,的确是他们没想到的,不是太坏了,而是太好了!

    “你们或许不相信,从接掌洗心峰大权那一刻,我就对所谓的宗族大权根本没兴趣,甚至,我都早已想好,等彻底解决了林家的内忧外患,就将家主之位让出来。”

    林寻立在那,轻声自语,“我还要去替父母报仇,去寻觅我的老师,去求证我的大道,也根本没有精力和心思去掌控一个家族,可惜……你们哪怕早知道这些,只怕也根本不相信。”

    林天龙他们神色变幻,阴晴不定,默然不语。

    轰!

    林寻袖袍一挥,撤掉了四象盘龙柱,四周的禁锢封锁顿时消失。

    “天龙!你们……这……怎么会成这样……”

    顿时,一位老者的身影出现,他是林西溪,按照辈分是林寻的二爷爷,一位衍轮境存在。

    他早已被惊动,焦急难安,却被堵在四象盘龙柱之外,无法打破这种禁制。

    而当此刻终于看清楚眼前的一切,林西溪彻底懵了,如遭雷击,眼瞳一下子充血。

    满地的狼藉、尸骸和血泊,简直若人间炼狱!

    “这一切,都是你这小子做的?”林西溪须发怒张,目光如冷电,死死盯在林寻身上。

    在他身后,还有一众西溪林氏的族人,有男有女,密密麻麻,此刻都被这血腥的一幕惊呆了,手足冰凉。

    太可怕了!

    让他们都无法接受。

    “不错。”

    林寻显得很坦然和平静,对视着林西溪,道,“我是林家之主,铲除一些叛徒而已,难道我做错了吗?”

    “你……”

    林西溪气得浑身发抖,牙齿差点咬碎,“你竟敢大逆不道的残杀自己同族长辈,简直最该万死!”

    轰!

    一股恐怖的气息从林西溪身上扩散而开,惊扰风云,这是属于衍轮境大修士的威势,一旦发怒,足可以焚山煮海,造成一场不可预估的灾难。

    林寻神色恬静,夷然不惧,只是林天龙则早已色变,猛地冲上去,挡在林西溪身前。

    “父亲,不要!”

    林天龙大叫,“这一次,是我们错了,今天死的人已经够多了!您千万不要再动手了!”

    “你……”林西溪惊住了,他根本没想到,阻拦自己的,竟会是自己的儿子!

    就连林寻都有些意外,只是他很快就平静,他知道,林天龙只是想尽可能地做出一些补救。

    “为什么?”林西溪脸色铁青。

    “十多年前,我们就做错了,今天发生的一切,让我彻底明白,我们……绝不能一错再错下去了!”

    林天龙急促喘息一阵,声音决然,掷地有声,“并且林寻已经答应,会饶过那些无辜的族人,甚至会给他们重返洗心峰的机会。”

    “父亲,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我不希望再继续自相残杀了,这滋味太痛苦了……”

    “我不想再让其他族人再和我一样,遭受到无辜的牵累,那样的话,我就是千古罪人,即便死去,也有愧于咱们林家的列祖列宗……”

    说到最后,他一位堂堂洞天境大修士,西溪林氏的执掌者,竟是双目含泪,情绪几近崩溃!

    林西溪动容,在场一众西溪林氏族人也动容,一个个愣在那,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远处林寻暗暗点头,神色稍稍缓和,此刻的林天龙,才得到了他仅有的一丝认同。

    ——

    ps:轮到金鱼去医院陪护老爷子了,这两天一直在家和医院之间来回奔波,所以最近几天的更新时间有些晚了,还请大家体谅一二。mz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天赋武神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狂魔战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