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地六百五十四章 血色风云起

正文 地六百五十四章 血色风云起

    噗!

    那拍案而起的西溪林氏大人物都来不及反应,就被一抹刺目的火光洞穿咽喉。

    他瞳孔猛地凸起,神色间写满惊怒和骇然,似犹自不相信。

    轰!

    旋即,他整个人就焚烧起来,刹那间,就化作灰烬,扑簌簌飘洒一地,死的尸骨无存。

    而赤鹰王已经重返林寻肩膀上,沐浴火焰似的赤红羽翼收敛,灿灿若红宝石似的眸子中闪过一抹不屑。

    就这种垃圾,也敢当面亵渎主人尊严?

    这就是自寻死路!

    全场死寂,落针可闻。

    本来,今晚是一场盛大而喜悦的聚会,林家三大旁系力量大人物汇聚一堂,为筹谋夺取洗心峰的事情而欢聚。

    可谁曾想,突然火光一闪,一位大人物就如同枯叶般,被焚化一空,活生生死在了眼前。

    这一幕可太过骇人,一些宾客惊得差点尖叫出来,原本热闹和喜悦的气氛也是荡然无存,被一股惊悚寒意所取代。

    那少年和身边的赤色神鹰究竟是谁,竟敢跑来西溪林氏的地盘上行凶杀人?

    众人再看向大殿门口的林寻时,目光已经变得不同,带上一抹惊疑和凝重。

    真正见过林寻真容的,终究是少数,大部分林家三大旁系力量的族人虽然对林寻恨之入骨,可根本就不知道林寻什么模样。

    不得不说,这绝对是个讽刺。

    只有林天龙、林念山、林平度等寥寥一撮人,第一时间认出了林寻的身份,可他们却如遭雷击,如见鬼魅,早已呆滞在那。

    一个早已被确认是死人的家伙,却居然突兀地出现在面前,那种震撼,别提有多冲击了。

    “年轻人,不管你什么来历,目的又是什么,无缘无故地就跑来撒野行凶,这可就太过分了!”

    一个须发如银,神色威严的老者起身,冰冷开口。

    他是西溪林氏的大长老,林天龙的兄长,名叫林天浑,他久经风浪,此刻倒显得很冷静,没怎么色变。

    “哦,是吗?”

    林寻神色淡然,视大殿众人如无物,负手于背,悠然走进了大殿。

    这让林天浑微微色变,意识到有些问题,可他兀自有些无法相信,一个小少年而已,怎敢如此胆大包天?

    “好嚣张的一个小家伙,别以为仗着有些能耐,就可以欺负到我们林家来了,像你这种角色,充其量只不过是个炮灰,说吧,究竟是谁派你来的,你可清楚得罪我林家的后果?”

    林天浑皱眉,神色沉着,下意识地认为,林寻是某个大势力派来的,否则,这样一个小家伙,给他天大的胆子,只怕都不敢跑来行凶。

    “你倒是说说,得罪你们会有什么后果?”

    林寻黑眸幽邃而淡然,神色自若,扫视全场人。

    他说话的时候,林天龙、林念山、林平度他们已经从呆滞震骇中清醒了一丝,回过神来。

    只是他们的脸色却奇差无比,浑身颤粟,一副惊怒交加,难以置信的模样。

    附近其他一些大人物这时候也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尤其当看见林天龙他们的神色时,更是心中惊疑。

    堂堂三位旁系力量的执掌者,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可今天怎么只一个少年登门而已,就让他们惊成这样?

    “呵呵,还真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愣头青,不怕告诉你,此次我们林家三支力量汇聚一堂,背后更有左、秦两大上等门阀势力撑腰,这等力量,只怕是你这种愣头青根本无法知晓的。”

    林天浑轻笑,当说到左、秦两家撑腰时,他眉宇间更涌起一抹傲色,“年轻人,说说吧,究竟是谁派你来的!今天你若不给出一个满意的交代,可就……”

    显然,他这是在威胁恐吓,只是还不等他说完,就被林天龙打断:“大哥!,别说了,这家伙就是林寻!”

    林天浑顿时不屑:“什么林寻,敢跑来我林家行凶,就是天王老子……呃,你说什么,他他他……”

    只是话说到一半,他才猛地意识到什么,脸色骤变,眼瞳扩张,一副活见鬼的模样,惊得连话都说的磕磕绊绊。

    “他是林寻!?”林天浑憋得太难受了,终于说出了这个名字,却早已是满面惊容,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林寻!

    而此时,全场都已悚然色变,意识到了原因所在。

    那个一袭月白色衣衫,在夜色中一人一鹰飘然而至的少年,竟是那早已被确认死在湮魂海深处的林寻!

    许多人都已惊得噌地站起身来,五官都被震骇之色充斥,尽是难以置信之色。

    “你……你不是早已经死在湮魂海了吗?”

    林天浑惊怒,原先的骄傲和得意,此刻都被一股骇然之色取代。

    这个在半年前压迫得他们三大旁系力量快要喘不过气的少年,怎会活着回来?为什么?

    其他人也都如此,惊骇又不解。

    “老东西,我家主人这等人物,岂是一个小小湮魂海能够困住的?还真是愚蠢。”

    赤鹰王不屑,让林天浑怒目,也让他胆寒,这一句话看似刺耳,可无疑证明,那湮魂海也没有困住林寻!

    林寻不理会大殿众人的骇然,屹立在那,自顾自说道:“人都到齐了吧,那我有话就直说了,三年前,我给过你们一次机会,让你们考虑归顺洗心峰的问题。”

    他目光扫视众人:“可很显然,你们非但不打算归顺,反倒欲要染指和夺取不该得的东西,你们莫非真当我林寻不敢杀人?”

    当这个“杀人”二字说出,林寻黑眸中骤然泛起一抹凛冽杀机,幽冷而可怖,令全场心中一寒。

    “哈哈哈,可笑,实在是可笑!若搁在以前,你林寻说出如此大话,我等或许还会忌惮三分,可现在,你已自投罗网,在我西溪林氏的地盘上,你觉得你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林天龙猛地发出大笑,眸子变得冰冷森然。

    他终于彻底清醒,之前,他仅仅只是被林寻活着的事实而震惊,可不代表他就怕了林寻。

    “是啊,这家伙是一个人!”

    大殿一众大人物皆反应过来,神色变得轻松,再看向林寻时,目光已经带上一抹怜悯。

    这家伙可真够狂的,一个人就敢跑来行凶,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在座可汇聚着林家三支旁系力量的一众大人物,堪称是阵容强大无匹,仅仅一个林寻,的确无法给他们带来什么威胁。

    “以前,你要么躲在洗心峰,要么躲在青鹿学院,方才让你活到现在,可如今,你却主动跑上门来送死,我是该说你狂妄呢,还是该说你愚蠢?”

    林念山也笑了,神色雍容而得意。

    “哎,这可是咱们的侄儿,是林文靖的好儿子,可惜啊,他偏偏要选择和我们作对,为了咱们林家以后的前程,看来我等也只有大义灭亲这条路可选了。”

    林平度神色悠悠,内心实在极其亢奋,这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

    在场其他大人物也冷笑,也有人暗自懊恼,感觉刚才被林寻的出现震慑到,显得太过丢脸。

    一个傻乎乎跑上门送死的小家伙,应该值得高兴才对!

    在他们看来,林寻的确很耀眼,年少得志,一身成就,举世瞩目,可他终究只是一个少年灵纹宗师而已,是个后辈晚生,想要杀死他,简直不能太容易。

    当然,他们是潜意识里依旧认为,林寻和半年前一样,仅仅只是灵海境修为而已。

    这对他们根本造不成什么威胁。

    故而,他们才会如此有恃无恐,亢奋而得意,和刚才被震骇时的狼狈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大殿中气氛又重新轻松起来,充满喧嚣戏谑的味道,每个大人物脸上,都带着或怜悯、或森然、或得意、或兴奋的表情。

    有什么事情比猎物主动送上门更让人喜悦?

    眼下这一幕,就活生生地应验了这一点,林寻的出现,或许让他们震骇,可当清醒之后,他们却发现,这是一个杀死林寻的千载难逢的机会!

    “一群可怜虫……”

    赤鹰王忽然叹了口气,火焰似的眼眸中也带上一抹怜悯,这些蠢货都不动脑子想一想,主人既然敢一个人登门,岂是没有底气?

    “遗言都已经说完了?”

    这一刻,林寻显得愈发平静了,黑眸幽冷,扫视全场,“说完了,就送你们上路吧。”

    遗言?

    一众大人物勃然大怒,都这等时候了,这小子竟还敢如此嚣张,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啊!

    也有大人物心中感到莫名一阵悚然,林寻太冷静了,这让他们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可是,他们还是想不到,一个半年前才灵海境修为的少年,在这等情况下,又能掀起怎样的风浪了。

    他所依仗的是那头赤色神鹰吗?

    那扁毛畜生或许的确很强大,可是,这并不代表在场之中就没有人能够对付它!

    终于,有人似想起什么,猛地色变,不对,那白马探花沈经纶和那个朱老三为何没有一起来?若他们知道这小子前来送死,哪可能会坐视不管?

    更何况,以前的林寻,能够压得他们三家喘不过气来,又岂是那种傻乎乎跑上门送死的角色?

    相反,此子年纪轻轻,就能混出如此多名堂,令天下瞩目,哪可能是蠢货,同龄人之中,只怕都没几个能够和他比肩的了。

    不对!

    这其中必然另有玄机!

    可是,当这些人反应过来,正要提醒时,已经晚了。

    锵!

    就听一缕清冽的刀吟响彻,瞬间如潮水般,轰鸣在整个大殿中,激荡若风雷!mz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天赋武神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狂魔战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