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六百四十三章 因果报应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三章 因果报应

    “给我滚开!”

    韩云崇怒吼,宛如炸雷,他动用秘法,血气冲霄,力大可搬山,足可以撼动远古龙象。

    然而,他那全力一击,却只让那青色掌印一颤,二舅继续压迫下来。

    轰!

    韩云崇四周的虚空都被这一记掌印的力量覆盖禁锢,让他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而他犹似不信,目眦欲裂,疯狂的长啸,双脚猛地一蹬虚空,如同巨象跨步,身躯轰然膨胀,条条肌肉贲张,如同铜水浇灌,身影愈发威猛,双手撑起,似能将天地都挤爆。

    太强了!

    他就像发怒的神祗。

    然而在众人震骇的目光中,狴犴印压迫虚空,寸寸镇压而下,任凭韩云崇如何狂怒嘶吼,催动秘法,甚至自损修为,燃烧本源,都无法改变那狴犴印镇压的态势。

    哞!

    猛地,掌印中,响起一声冰冷而漠然的嘶吼,一头狴犴虚影浮现,形似虎,龙首、凤鳞、蛇尾,大如山丘,瞳似日月,威猛滔天。

    一刹而已,叶灵彤他们瑟瑟发抖,差点从虚空跌落,简直宛如目睹一尊真正的狴犴从亘古岁月中显现,要踏破山河,荡平世间。

    噗通!

    韩云崇在不甘而惊恐的怒吼中,身躯被狠狠镇压,骨头爆裂声传出,七窍淌血,浑身肌肤龟裂,宛如血人,形象凄惨无比。

    “你……你不能杀我,否则……韩家绝对饶不了你!!”在这危难关头,韩云崇发出嘶吼。

    林寻不为所动,狴犴印碾压而下,伴随一声爆音,韩云崇身躯彻底炸开,化作碎裂的血肉,染红虚空。

    一位名震东海的洞天上境大修士,一掌拍死了?

    嘶!

    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全场鸦雀无声,神色呆滞。

    纵然是叶灵彤和叶东柯,都被这一幕震撼,心神失守,眼前一阵恍惚。

    韩云崇,一位韩家的强势大修士,纵横世间数十年,被誉为东海最难缠的洞天境大修士之一。

    可以说,似这般人物,除非衍轮境以上的强者出手,否则放眼整个世间,都极少有人能够将其杀死!

    杀死和击败,这可是两码事!

    哪怕是同境界的大修士,或许有机会击败韩云崇,但想要杀死对方,真的太难了。

    然而现在,韩云崇被杀了!

    最可怕的是,他连那少年的一掌都没能接住,甚至都无法逃避,最不甘而惊怒的咆哮声中,丧命于这片碧海之上。

    这显得太过骇人听闻,若传出去,只怕没人敢相信了。

    毕竟,哪怕就是衍轮境大修士来了,只怕也不可能这般容易就杀死一位洞天上境的存在。

    那少年是谁?

    难道他是一个隐世不出的老怪物?

    不对!

    他正值年少,绝对不是什么老怪物。

    无论是叶灵彤,还是叶东柯,皆清楚这一点。

    在修行界,想判断一位修者究竟活了多少岁或许很难,但却可以大致判断出。

    一般老一辈修者身上,皆沉淀有岁月的气息,哪怕他们掩饰得再好,容颜和模样再年轻,可只要仔细感知,依旧能察觉到真相。

    这一点是绝对无法作假的,毕竟,岁月之道,乃是最为至高的天道法则,放眼整个世间,谁又能抹除岁月在身上的痕迹?

    而林寻,气血方刚,体内气息蓬勃若火炉,恰似初升旭日,正值风华正茂的年少。

    若说他是老怪物,那才叫天大的笑话!

    可这个真相,却让叶灵彤他们愈发震骇,一个真正的少年,一掌就杀死了洞天上境的老一辈狠角色,那么他的修为又恐怖到了何等地步?

    林寻却像做了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笑话,在妖圣秘境中,他杀得各族群雄丢盔卸甲,令圣子级人物闻风丧胆,纵然是牛吞天这等绝顶圣子,都被他镇压过。

    而今只是杀一个韩云崇而已,对林寻根本就产生不了一丝的影响。

    他开始清点战利品。

    然而让林寻失望的是,韩云崇身上除了数十块高阶灵晶之外,其他东西皆已看不到林寻眼中。

    这也简单,随着修行越高,对修行资源的需求也变得愈发挑剔和苛刻,被寻常修者视作珍宝的一些物品,对林寻而言,反倒没多少价值了。

    这也是为何修者如此渴望前往古荒域界修行的重要原因。

    下界的修行资源已经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不得不选择离开,前往更为富饶的修行之地。

    像在紫曜帝国,一个姚拓海,就能威震帝国西南行省,而在湮魂海深处,类似姚拓海这样的角色,却屡见不鲜,多不胜数。

    由此就可以看出,紫曜帝国的修行环境有多贫瘠了,否则,断不可能让姚拓海之流都能名闻一方行省了。

    “此次多谢公子相助之恩,我等没齿难忘,以后必会有所报答。”

    这时,叶灵彤深吸一口气,似鼓足了勇气,上前躬身行礼,表达感激之情。

    犹豫了一下,她继续问道:“只是,不知公子尊姓大名,能够告之?”

    林寻避而不答,反而问道:“你们可认得东海王叶擎天?”

    叶灵彤一怔,旋即肃然道:“那正是家祖!”

    她心中不禁油然升起一抹骄傲,原来这强大不可思议的少年,竟也知道老祖的名号。

    “原来,他们就是来自那个叶家。”林寻心中暗道。

    此次他出手的原因之一,也是想起了叶小七,也想起了东海王叶擎天,故而才会选择强势插手。

    否则,若仅仅只是帮忙,林寻也不会轻易杀死那韩云崇,去无缘无故地得罪韩家。

    “公子既然知道我叶家老祖,想必也清楚,凭我们叶家的底蕴和权势,完全可以让公子在东海无人敢惹,哪怕就是韩家要报复,也不敢和我们叶家正面作对。”

    另一侧,叶东柯也开口了。

    他话虽如此说,可其中意味却很明显,你杀了韩云崇,必然会引起韩家的报复,但若是有我叶家庇佑,那就不必担心这个问题了。

    再进一步理解的话,就可以视作,叶东柯依旧不死心,要招揽林寻加入叶家。

    林寻何等人物,自然听得出其中意味,他淡然瞥了一眼叶东柯,道:“我救了你们,你却拿这件事为缘由,要我拜入你们叶家?”

    叶东柯心中一颤,可嘴上兀自坚持道:“公子,我等感激你的救命之恩,并且绝对会给予丰厚的报答,只是,为了公子你的安全考虑,我个人还是建议,由我叶家出面,保证可以让公子不被韩家报复。”

    林寻目光有些冷冽了:“你觉得,我杀了韩云崇,仅仅只是为了要你们的报答?”

    “公子别误会,我们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叶灵彤大急,不禁瞪了叶东柯一眼,让他闭嘴。

    却见叶东柯笑起来:“呵呵,这位公子,说句不客气的话,你现在杀了韩云崇,若没有我叶家出面,韩家必然会对你进行全面报复,到那时,只怕你这辈子就再也走不出东海了。我这只是阐述一个事实,还望公子别误会,三思而后行。”

    旋即,他傲然道:“更何况,加入我叶家有何不好?公子你天赋绝佳,实力超群,若有了我叶家倾力支持,必然如虎添翼,以后也不必再为修行资源的事情所困,这可是双赢的事情,公子又何必要拒绝?”

    “叶东柯,你怎能这样!”

    叶灵彤气得脸颊憋红,愤怒难当,林寻可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可叶东柯却要拿此事威胁林寻,要让他加入叶家,这和恩将仇报有什么区别?

    叶灵彤都差点不敢相信,叶东柯怎会做出如此卑劣的事情。

    “堂妹,你不懂,我也是为这位公子好。”

    叶东柯笑吟吟的,目光却看着林寻,“公子,你觉得我这个建议如何?”

    “我觉得刚才不应该救你。”

    林寻神色淡然,一句话,让叶东柯神色微微一滞,有些愠怒。

    旋即他强忍着心中的不快,皱眉道,“公子,我知道似你这般人物,必然傲骨铮铮,不屑于向任何势力低头,可现实终究是残酷的,在这紫曜帝国中,任何修行资源,皆被各大门阀势力所掌控,我这么建议,也是为了你好。”

    顿了顿,他唇角微翘,道:“更何况,公子你可杀了韩家一位洞天上境大修士,我们或许出于救命的恩情,能保住你一时,可以后,谁还会为你而得罪韩家?”

    “叶东柯!”

    叶灵彤彻底怒了,气得浑身发抖,“我知道你着急在宗族中崛起,想要拉拢一些高手来帮助你,可你现在做的,可就太无耻和卑鄙了,若被家主知道,也绝对会严惩你!”

    “堂妹,我说了你不懂,这就是竞争!我们叶家年轻一辈中,哪个不想出人头地,争夺更多的宗族资源支持?可你也知道,想要资源,就必须去争!去抢!”

    叶东柯冷冷道,“这就是现实,一切都是优胜劣汰的游戏,哪怕是家主知道,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叶灵彤气得都不知说什么好了,她实在不知道,原来自己这个堂哥竟藏着如此冷酷的野心。

    而林寻这时候也终于开口,他看着叶东柯,问:“说完了?”

    轻飘飘三个字,云淡风轻,正如林寻此刻的神情,同样也是一副无动于衷的平淡模样。

    这让叶东柯不禁一愣,自己都说了这么多,诱惑也有,威胁也有,并且话说的很清楚和明白,根本没有什么隐晦和委婉,可对方……

    竟似犹自不在意?

    “你……考虑如何?”

    叶东柯深吸一口气,皱眉问道,“这可是一次绝佳的机会,我之所以盛情相邀,也是感念你刚才救我们的恩情,换做别人,我可懒得浪费口舌。要知道,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值得我这么做的。”

    “公子息怒!我这堂哥不懂事,被猪油蒙了心,还望您见谅,不要和他计较。”

    叶灵彤心中一颤,她敏锐察觉到,林寻看似平静的外表下,在这一刹多出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机!

    “够了!”

    叶东柯皱眉瞪着叶灵彤,“堂妹,你知道你为何到现在都不受宗族重视吗?原因就在于你太心软,也太爱管闲事!”

    “你……”叶灵彤气得咬牙,浑身哆嗦,怎么能这样,他怎么能这样!

    而林寻此刻却有些奇怪,他抬眼望向天穹远处,似察觉到了什么。

    他沉吟了片刻,忽然说道:“原本我和叶家还有一些因缘,不想让你难堪,可很显然,你这种人根本不配我给你讲情面。”

    叶东柯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内心愠怒,这家伙竟依旧不开窍,这让他感觉自己刚才的一切好意都白费了。

    难道他还真以为实力强大,就能在这东海区域内为所欲为?

    “你是否认得叶小七?”

    林寻都懒得再理会叶东柯,目光看向叶灵彤,后者一怔,下意识道:“当然认识,他是我大伯的长子。”

    “那就好,跟我来一趟吧。”

    林寻招了招手,也不管叶灵彤是否同意,就将她带上浩宇方舟。

    “对了,那些侍从是谁的?”

    叶灵彤感觉林寻此刻的表现有些奇怪,竟关心起那些侍从了,不过她还是耐心答道:“是东柯堂兄的。”

    “你们要不要一起走?”林寻问。

    那些侍从齐齐摇头,不少人都露出怜悯和不屑之色,白痴才跟你走!韩云崇可都被你杀了,万一被韩家的高手追杀怎么办?

    林寻笑了笑不以为然,驾驭浩宇方舟,带着叶灵彤一起,转瞬就消失在这片区域。

    “少爷,您就真的眼睁睁放他离开?”一个侍从问道。

    “哼,等他遭受到韩家的追杀时,自然会明白什么叫现实的残酷,到那时候,他为了保命,自然会乖乖地向我投诚。”

    叶东柯冷哼,话虽如此说,他兀自有些不甘,感觉很恼火,认为林寻冥顽不灵,不知好歹。

    “奇怪,那家伙走的时候,为何要带上灵彤小姐?跟在他身边,那可太危险了,肯定会被韩家追杀,这不是在坑害灵彤小姐吗?”

    另一个侍从疑惑。

    叶东柯一怔,也感觉方才林寻的反应有些蹊跷。

    这时候,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犹如惊雷似的,从远处天边传来。

    声音刚出现,就见一艘又一艘小型战舰,像一片又一片黑云般,碾压着云层,朝这片区域呼啸而来,声势浩大。

    整整十艘紫英战舰!

    叶东柯一呆,当看清楚那些战舰上挂着的旗帜时,他脸色顿时变得煞白无比,眼瞳中流露出惊恐之色。

    那是白灵树战旗,是属于东海韩家的标志!

    那些侍从也都浑身僵硬,脸色大变,如坠冰窟,亡魂大冒。

    韩家竟出动了整整十艘紫英战舰,难道是为了对付他们而来?

    “难道……刚才那少年早已提前察觉到了这一切,故而才会带着灵彤小姐匆匆离去?”一个是从失声惊呼,似猜测出什么。

    一下子,叶东柯和其他是从皆如遭雷击,是啊,怎么那少年刚离开,就出现了十艘属于韩家的战舰?

    他走的时候,为何又把他们这些人留下,而不告知?

    “那家伙是故意的,他是在报复我!!”叶东柯气得目眦欲裂,肺都快炸开,嘶声大吼。

    面对整整十艘紫英战舰的威胁,他如何还能平静?

    而一想到林寻明显已提前感知到这种威胁,却故意隐瞒,不告知于他,这让他又如何能不怨恨?

    报复!

    这绝对是报复!

    而那些侍从皆傻眼了,后悔的肠子都青了,要知道,就在刚才林寻还询问他们要不要一起离开的……

    ——

    ps:四千多字的一大章送上!感谢兄弟pylipm的打赏捧场~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