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六百二十五章 全都懵了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五章 全都懵了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掌劲古拙,泛着青色道韵光泽,拥有势如破竹,无可匹敌的威势。

    青云阳的神色连连变幻,施展秘法拼尽全力化解。

    可让他惊悚的是,那掌力凝而不散,犹如不可撼动的山岳,一路横移,任凭他如何攻击,都无法抵挡。

    他被逼得不得不退!

    全场哗然惊骇,眼珠子差点掉出来,青云阳可是他们青鼋族堂堂圣子,却连一掌都接不下?

    一步。

    两步。

    三步。

    伴随掌力轰鸣碾压,青云阳憋得脸膛发红,疯狂对抗,可最终还是被逼得倒退不已。

    这让他愈发震惊,脸色奇差无比,差点疯掉。

    一记掌力而已啊!自己竟无法化解?

    轰!

    来不及多想,那掌力看似圆润而古拙,可却凝练恐怖到了极致,不断碾压。

    看似缓慢,实则极快,眨眼时间而已,青云阳已经被逼得倒退出十多步。

    眼见那掌力就要覆盖压迫在身上,青云阳终究是无法忍住内心的恐惧,朝一侧避去,不敢再正面硬撼。

    哗啦!

    可也就在他躲避的同时,那掌力宛如水波似的,轻轻一颤,就消弭无影无踪。

    “承让了。”

    同一时间,林寻开口出声,神色淡然。

    显然,在这最后的一刻,他见好就收,主动收起了掌力。

    那种对力量收发由心的掌控,让附近一众侍卫看得都是一阵心惊肉跳。

    他们就是再蠢,也意识到林寻根本就不是寻常之辈,否则,哪可能仅凭一掌,就将他们圣子逼得不得不退?

    太可怕了!

    他究竟是谁?

    全场寂静,鸦雀无声。

    青云阳脸色铁青,阴晴不定,内心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憋屈。

    他无法接受这种结果!

    一直旁观的老蛤其实很想说,小子你还是知足吧,当初在妖圣秘境中,不知有多少圣子被林寻宰掉,更何况是你?

    但最终,老蛤还是忍住了,不想去刺激青云阳,以免这家伙彻底疯掉,那情况就有些不妙了。

    啪啪啪!

    就在这死寂一般的气氛中,一阵鼓掌声响起。

    就见不知何时,一个青袍少年已从那九天白玉楼中走出,一边走,一边抚掌,步伐悠悠,说不出的从容。

    老蛤顿时眼瞳一缩,心中颤粟,从这青袍少年身上感受到一种恐怖无比的压迫气息。

    就宛如面对一位俯瞰苍生的王者一样。

    根本不必猜测,这青袍少年必然是一位生死境王者!

    “老祖!”

    而此时,在场的大执事和一众侍卫皆惊呆了,认出来者身份,齐刷刷地躬身行礼。

    他们心中暗呼糟糕,内心惶恐,这里的动静竟引起了老祖亲自出面,这后果可就太严重了。

    万一怪责下来,他们都难逃其责!

    “见过老祖!”

    青云阳一脸的郁闷和铁青,上前行礼,“孙儿惭愧,让老祖看笑话了。”

    “完了,完了,这一下可真的完了……”

    老蛤喃喃,生死境王者都被惊动,这可太严重了。

    “此事不怪圣子,皆是属下无知,不知这两名恶徒有备而来,以至于惊动了老祖,还请老祖责罚!”大执事上前,跪倒在地,一脸的惶恐。

    至于乌恙,早已吓得匍匐在地,浑身哆嗦,冷汗浸透衣衫,脸都皱成一团,欲哭无泪。

    这一次,是他把林寻他们引来,若是怪责下来,他肯定要负主要责任,那结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可奇怪的是,这一刻,青袍少年却根本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直接将目光看向林寻,怒道:“为何突然住手了?”

    青云阳一怔,老祖这是什么意思?是在说反话吗?

    跪在地上的大执事则自诩聪明,连忙谄媚道:“有老祖在,这等恶贼焉还敢行凶?”

    “是啊,老祖神威盖世,宛若天之神龙,那恶贼岂敢再造次?”

    其他护卫连忙附和。

    顿时,林寻神色变得古怪,道:“老哥,我若再打下去,那就真成了来闹事的,这样的话,你真的乐意?”

    老哥?

    听到这个称呼,青云阳眼睛都瞪大,这家伙居然敢随意地如此称呼他们老祖?

    简直罪该万死!

    而那大执事更是气得差点疯掉,厉声喝斥:“大胆!竟敢亵渎我族老祖!似你这等恶徒,必须以死谢罪!”

    唯独老蛤感觉有些蹊跷,眼珠子在青袍少年和林寻身上骨碌碌转个不停。

    “滚你娘的!什么恶徒?你这狗奴才有眼无珠!”

    却见青袍少年似乎感觉有些难堪,猛地一脚踹在那大执事身上。

    噗通一声,大执事就被踹飞,身躯像破沙包似的,坠入数百丈外的大海中,惨叫不已。

    而目睹这一幕,青云阳愣住了,那些侍卫也都愣住了,一脸的懵逼,什么情况?

    老祖怎会突然对自己人动手?

    “老祖,您这是?”青云阳有些惴惴。

    “哼!不中用的东西,待会再收拾你!”

    青袍少年瞪了他一眼,吓得后者浑身一僵,呆滞在那,这……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啊!?

    而此时,青袍少年已不再理会他,大笑着上前,一巴掌拍在林寻肩膀上,道:“真是没想到,你这小子竟突然出现在这里,让我可都意外的很啊。”

    林寻肩膀骨头差点断掉,龇牙咧嘴道:“老哥,轻点!”

    青袍少年顿时哈哈哈大笑起来:“放心,拍不死你的,走走走,快跟我来,这里可不是说话的好地方。”

    说着,他勾住林寻肩膀,不容分说就朝那远处的九天白玉楼走去。

    “来人,安排酒宴,今日我要招待我的结拜兄弟,对了,把我珍藏的‘火浮云’烈酒也拿出来!”

    爽朗的大笑声中,青袍少年和林寻已经消失在那宫殿中。

    而场中,青云阳他们全都呆滞在那,张大嘴巴,一副活见鬼的模样。

    就连老蛤,都有些反应不过来,怔怔地立在那。

    “难道……他……他真的是老祖的故友?”

    许久,才有人颤声开口。

    啪!

    话一出口,就挨了旁边一巴掌,“蠢货,你难道没听到,老祖亲口说了,那少年……不,是那位前辈是老祖的结拜兄弟?”

    “老天!”

    一众侍卫面面相觑,脸色精彩到了极致,原来,那少年并没有说谎,而是真的和老祖关系不一般!

    噗通!

    却见匍匐在地上的乌恙,眼睛一翻,口吐白沫,竟是被吓晕了过去。

    这让人啼笑皆非。

    可乌恙却不这么认为,刚才他一想到自己刚才很没骨气地“招供”,才让大家都视林寻他们为恶徒,内心就有一种想死的冲动。

    那可是老祖的结拜兄弟啊!

    却被自己给“出卖”了……

    一想到此事会引发的各种严重后果,原本就很怂的乌恙,彻底崩溃了,直接就选择了晕厥。

    “竟然是真的……”

    青云阳此刻也稍稍恢复了一丝理智,脸色发僵难看。

    “你们……刚才为何不早说?”

    他目光看向了远处的老蛤。

    “废话,我们都说多少次了,可关键你们不信啊!”

    老蛤翻了个白眼,扭头就走,昂首阔步,意气风发,只留下青云阳在那干瞪眼。

    这时候,老蛤也终于明白了林寻的底气何在,原来竟和青鼋族的老祖是结拜兄弟!

    这他娘的也太牛了!

    ……

    ……

    九天白玉楼第九层,一座恢弘而静雅的殿宇中。

    “我记得,从那上古遗迹离开到现在,差不多才两年时间吧,老弟你竟从一个真武境小修士,一跃变成了洞天境大修士,着实让我意外。”

    青袍少年盘膝坐在主座上,一脸的惊叹。

    他自然就是那位“青鼋大王”!

    当初,林寻在第一次前往紫禁城的路上,误打误撞卷入一道虚空漩涡中,极其离奇地出现在了位于湮魂海深处的一座上古遗迹中。

    也是在那里,林寻碰到了这位被困在其中千年之久的青鼋大王。

    最后,也是凭借林寻手中的天水圣珠,才让被困的青鼋大王有了脱困的机会。

    “我也没想到,老哥你居然成了青鼋族老祖。”

    林寻也不禁感慨。

    当初在那上古遗迹中,青鼋老祖亲口说过,他已两千六百余岁,但是在青鼋一脉中,两千岁才算是成长期而已。

    换而言之,和人类中的少年也没什么区别。

    也正因如此,当初林寻才痛快地和对方称兄道弟起来。

    却没想到,此次重逢,对方已经是一位老祖级人物了……

    “哈哈哈,既然如此,你又是如何断定,我就是青鼋族老祖之一的?”青袍少年大笑。

    林寻笑了笑,将逼问乌恙的事情和盘托出。

    然后他说道:“我当时也怀疑,究竟是不是老哥你,故而才会来试一试,没曾想,还真被我猜对了。”

    “这就是缘法!”青袍少年笑了。

    接下来,你一言我一语,一边饮酒,一遍叙旧,气氛倒也融洽。

    这让林寻也暗松一口气。

    说实话,两年不见,他还真无法确定,对方是否还感念旧情。

    不过如今看来,他已不必顾虑太多。

    值得一提的是,青袍少年名叫“青烈”,自封“青鼋大王”,心性洒脱若而不羁,骄傲飞扬,和一般的老古董很不一样,倒是和少年人的脾气没什么区别。

    或许,也正因他性情不羁,才会在第一次见面时,感念于林寻的救命之恩,才会和林寻义结金兰。

    而没有因为林寻那低浅的修为而有所怠慢。

    ——

    ps:补更稍晚,大概凌晨左右。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