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六百零五章 一言即万法 参悟凭造化

正文 第六百零五章 一言即万法 参悟凭造化

    那一尊古朴的石鼎意外轰鸣,让林寻他们皆大吃一惊。

    难道这一切是无字宝塔引起的?

    不等想明白,石鼎轰鸣波动的声音愈发响亮,宛如大道神音般,回荡在空旷古老的殿宇,令人身体摇颤,神魂随之共振。

    轰!

    这一刻,不止是此地,其他八座大山之巅,每一座恢弘雄伟的古老大殿中,皆有着一座古朴石鼎,皆随之产生轰鸣和震动。

    这一幕突然的变化,让各族强者皆措手不及,心神颤粟。

    恍惚之间,进入每一座大殿中的各族强者,仿佛回到了上古时期,来到了一座道场中。

    一道身影高坐三十三重天之上,宛如俯瞰众生的主宰,正自阐述大道精微奥妙,那声音缥缈神圣,犹若天籁,说不出的玄和妙。

    “这是上古大能者的传承烙印,于此刻显现了,快静心打坐,冥想参悟!”

    有人振奋,察觉到了其中端倪。

    能够进入殿宇的,皆是各族超绝之辈,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明白过来,毫不犹豫,盘膝坐地,开始静心感悟。

    这是传承烙印,更为珍贵和罕见,机会只有一次,若错过,注定后悔终生。

    至于最终能够领悟多少,就看各自造化了!

    “哈哈哈,萧然那个混蛋自以为算无遗策,夺取了所有机缘,又哪可能知道,这古殿宇之中,还藏有这等莫测的传承机缘?本王都可以想象到,当他得知这一切时,那一张臭脸有多难看了,哈哈哈。”

    老蛤狂笑,畅快而亢奋。

    林寻和赵景暄也不禁笑了。

    这一刻,他们也都盘坐,仔细感悟,聆听那缥缈神圣的道音,身心大受触动。

    恍恍惚惚,宛如梦游上古,一位拥有无上神通的大能者,坐于道场三十三重天之上,在为门下子弟传经授课,阐述大道玄微。

    那身影太过遥远和伟岸,看不清楚究竟,犹如屹立大道之上的主宰,与天地比肩,模样不可见,其形不可碰触!

    那阐述大道的声音,琅琅古钟鼓,神妙莫测,看似向所有人发出,但听入每个人耳中,却显现出完全不同的奥妙。

    有人聆听到了属于佛道的大乘之妙,有人聆听到了属于道门的精微玄机,也有人聆听到了非佛非道之妙谛。

    其中奥义,包罗万象,涵盖百家,融汇万流,完全是一种道之神韵,充盈莫测玄妙。

    各族强者因悟性不同,道途不同,所聆听和感悟到的妙谛,也随之变得不同。

    这等传承之妙,堪称是“一言即万法,感悟凭造化”!

    ……

    大山九座,山巅各有九座古老殿宇。

    当这一场神秘莫测传承之力产生,那九座大山也产生一种轰震,涌现出一股难以形容的威严力量。

    那些尚在半山腰,无缘抵达山巅的各族强者,皆感觉身体一震,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卷走,挪移到了大山脚下。

    而那些原本要冲上大山的各族强者,此刻却发现,那九座大山被可怖的禁制覆盖,再无法靠近!

    “究竟发生了何事?”

    许多强者骇然,停止了争抢和厮杀,连大山都无法靠近,再去厮杀也根本没有意义。

    “似乎是此地真正的传承问世了!”

    有人心颤,猜出一丝端倪。

    “这么说,我们这些没有进入那山巅古殿中的修者,就等于已经被彻底淘汰出局了?”

    许多强者痛心疾首,神色沮丧无比。

    也有狠角色不甘心,要强行登山,却被那可怖的禁制震得头破血流,寸步难行,只能放弃。

    至此,各族所有强者皆明白,他们的确已经被淘汰了!

    “可恨!”

    一处山脚下,苏星风牙齿快咬碎,眸子中火焰闪烁,尽是暴怒之色。

    “这一场机缘,居然被我们错失了……”

    文祥失魂落魄。

    一侧的云澈也发出一声喟叹:“公羊羽师兄也死了,这一次,可真便宜了那家伙。”

    萧然沉默不语,他仰头凝视着大山之巅,没有人注意到,他眸子中此刻也浮现出一抹复杂和深深的不甘。

    也没有人注意到,他拢在袖中的手指已紧紧攥住。

    原本,他以为夺得那一部藏于石鼎中的道经,就等于夺得了这一场机缘,可以没有遗憾地满载而归了。

    谁曾想,那大殿之内,竟还藏有更大的机缘!

    若早知如此,他怎可能早早离开?

    懊恼和不甘,犹如潮水般涌起,拍打着萧然的内心,让他无法再像以往那般平静。

    “没想到啊!”

    萧然轻叹,他机关算尽,却没算到这九座大山之上,还另有玄机!

    若早知如此……

    萧然猛地深吸一口气,他无法再想下去,懊恼和不甘已经无用,只能隐忍和接受这一次的“失手”。

    “哼!得到机缘又如何,等从这秘境离开时,再杀了此子,将其身上获得的造化全部夺取了!”

    苏星风咬牙。

    此话一出,让文祥、云澈皆心中一动,目光闪烁不已。

    也对,这一场机缘总有落幕的时候,当离开时,只需借助高阳长老之手,就足可以灭杀掉那家伙!

    唯独萧然默然不语,谁也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

    ……

    归墟外。

    各大族群势力前,一座座命魂祭坛不断轰鸣,波动流转,陆续挪移回一缕缕神魂。

    这些皆是在争夺机缘的厮杀中被淘汰出局的强者。

    他们配有命魂骨符,故而可以死里逃生,至于那些没有命魂骨符的强者,则注定再无法回来。

    命魂祭坛时时刻刻都在波动,而这也就意味着,这一场争夺机缘的血腥冲突极其之惨烈。

    许多大人物脸色都阴沉下去,铁青难看,心头滴血,他们的族群损失的太严重了,对他们打击太大。

    也有一些大人物喜笑颜开,神采飞扬,像大力牛魔族、金鸾族、云犼族、玄鳌族等等,他们族中强者都已登临大山之巅,正在夺取机缘,这让他们如何不喜悦?

    正所谓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喜几家愁,此情此景,正应验了这句话。

    高阳长老同样内心高兴不已,他们灵宝圣地传人,同样登上了九座大山中的一座。

    “哼!”

    远处的龙鲸族天刹婆婆冷哼,脸色铁青,道:“看起来,道友你很高兴啊。”

    高阳长老顿时头疼,因为林寻杀死一众龙鲸族强者的事情,让得天刹婆婆变得极其暴躁,连带着说话也变得刺耳和难听。

    只是,不等高阳长老开口,旁边就有人阴冷说道:“道友,且不管你高兴与否,一切消息都已证明,那嗜杀如狂的少年人,和你们灵宝圣地的传人一起登上了神山,这可已经足够证明那少年就是来自你们灵宝圣地!”

    说话的是血狮族大人物,他们一族的强者,也都全军覆没,几乎都是折损在林寻手中。

    故而,此刻他说话也一点都不客气。

    “杀人偿命,事情总归是要一个交代的。”

    “不错,那少年肆无忌惮,狠辣无比,搅得天怒人怨,若不将其擒杀,我等决不罢休。”

    顿时,魔象族、黎木族、碧麟族等一众大人物,也都出声,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矛头直指高阳长老而去。

    他们的确被气坏了,一个人族少年而已,却杀得他们各自族中的强者溃不成军,这让他们如何能接受得了?

    高阳长老顿感压力倍增,头大如斗。

    也就在此时,一则消息传出——

    “那少年魔神和灵宝圣地的传人厮杀起来了!”

    轰!

    一石惊起千层浪,这片区域顿时轰动,皆都哗然,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那少年魔神不是来自灵宝圣地吗,他们同门之间怎么自相残杀起来了?

    原本兴师问罪的天刹婆婆等一众大人物,此刻也都有些愕然,有些发懵,这是在闹哪样啊?

    而高阳长老脸色则是一沉,自己人打起来了?不应该啊!

    没多久,陆续有具体的消息妖圣秘境中传出。

    “灵宝圣地传人一起围攻那少年魔神,欲要阻止其夺取机缘,谁曾想,他们反被那少年魔神给击败!”

    “太可怕了,那少年魔神以一敌三,重创两人,更是当场击毙一人!”

    当得知这些消息,整个场地已是哗然不断,全场沸腾,各族大人物脸上或多或少都不禁带上一抹幸灾乐祸。

    那少年还真是凶残到了一种无所顾忌的程度,连他们灵宝圣地的传人都敢杀,简直太有种了!

    尤其是天刹婆婆等一众大人物,脸色变得极其之怪异,他们之前还在向高阳长老兴师问罪,谁曾想,眨眼间,那凶残少年竟直接和灵宝圣地传人开杀了!

    “呵呵,道友,看来你们灵宝圣地出了一位了不得的人物啊,这等手段可真够毒辣的。”

    “道友,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按我说,似这等大逆不道之徒,就当将其击毙,否则,迟早会害了你们灵宝圣地。”

    “唉,真是没想到,那少年这般无情,连自己同门都杀害……咦,道友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那些大人物阴阳怪气地出声,言辞尽是嘲讽和戏谑。

    而高阳长老的身躯则早已僵硬在那,须发怒张,脸色铁青,额头青筋根根爆绽,内心有一股说不出的愤怒。

    那少年……竟敢如此大逆不道!

    简直当诛!!

    原本,在听闻了林寻在妖圣秘境中干出的一系列“光辉事迹”之后,高阳长老早已动了惜才之心,打算在这一场行动落幕的时候,宁可付出一些代价,也要保住那“少年”不死,若能将其招纳进入灵宝圣地,那就更好了。

    只是这一刻,他已懒得去管那所谓的凶残少年究竟是谁了,也不管究竟是什么缘由,引起了这一场“自相残杀”的事情发生。

    他只知道,对方既然敢害死他们灵宝圣地的传人,那就绝对无法被饶恕!

    简而言之,在高阳长老心中,此时的林寻已经被宣判了死刑!


同类推荐: 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诸天仙武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枕边尤物豪门养成之撩妻在上征战五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