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五百四十九章 刺客之谜

正文 第五百四十九章 刺客之谜

    铮!

    寒芒乍现,化作一抹剑意,后方是一道虚无般的身影,宛如阴影般不真实。

    实在太快了,这一抹剑意再次冲到近前,直取林寻头颅,宛如凭空显现,不可思议的突兀。

    这一击,堪称惊世袭击,剑意也凌厉可怖,讲究一击必中,若是被刺中,必然形神俱灭,再无生还的道理。

    哧啦!

    时间宛如变得缓慢,那一抹剑意还未抵达,林寻的一缕黑发就被斩断,刺骨的剑意让他浑身如坠冰窟。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林寻发出一声闷吼,身躯陡然扭曲,从原地闪避。

    这是冰螭步的一种极尽运用!

    可这还不够,即便突破极限速度,依然躲不过这刺杀而至的一剑,那剑意都已触到他的皮骨了。

    这种刺杀手段,堪称恐怖,一旦被锁定,如蛆附骨,且凌厉无双,仅凭闪避,根本不够。

    这一刹,林寻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无论是动用撼天九崩道,还是动用天元刀诀,都已经晚了。

    换而言之,刺客挑选的刺杀时机太过精准,从背后袭击盘膝坐地的林寻,让他都无力去正面硬撼!

    轰!

    时间宛如径直,就见林寻不再闪避,但是在这一刹,他的背脊如一头大龙般,昂首奔腾,狠狠弹起!

    负屃撞!

    劫龙九变第二变之秘法!

    脊柱如大龙,汇聚全身之力,于此刻陡然迸发,就见林寻背后,宛如有一头负屃神影浮现,龙首、龟身、麒麟尾、天凤爪,覆盖若精钢岩石筑就的鳞片,凶威无量。

    在上古岁月,负屃一撞之下,足可让天柱倾塌,万物崩灭。

    而此时,这种秘法被林寻在千钧一发的一刻猛地施展而出,就像背后冲起一头负屃,撞在那剑意上。

    轰!

    恐怖的碰撞响起,负屃神影爆碎,但却让林寻惊险无比的避开这一击,即便如此,还是让林寻负伤,头颅后部有一处伤口,几乎要洞穿头盖!

    血液汩汩流淌,将他发丝染红。

    哪怕林寻实力再逆天,若头颅被洞穿,那也绝对有死无生,而今虽侥幸避开这一杀劫,却彻底让林寻恨到发狂。

    他从修行以来,还从不曾吃过如此大亏,几乎被人刺穿脑袋!

    锵!

    断刃掠空,怒劈而去。

    只是这时候,一道轻叹响起,似有些遗憾,而后,房间中就不见了那一道如虚幻般的身影。

    轰!

    林寻哪会甘心,冲出房间,放眼四顾,却见湮魂海茫茫,宝船寂静,哪还有敌人的影子?

    这让林寻憋屈,脸色冰冷的可怕,自始至终,他竟连敌人都没看到,这简直就是耻辱!

    “林寻,发生了何事?”

    这里的动静虽不大,但毕竟是发生在宝船上,很快就惊动了赵景暄,她身影一闪,就出现在林寻身边。

    当看见林寻头颅和脖颈都在淌血,她脸上陡然变得阴沉,清眸中闪过一抹浓烈杀机:“有人刺杀你?”

    林寻嗯了一声。

    这时候,萧然、云澈、苏星风、文祥等人都被惊动,纷纷现身,就连公羊羽都来了。

    当得知林寻在房间中遭受到刺杀,这些灵宝圣地的传人皆都露出惊容,似有些意外。

    这宝船可是他们的地盘,被高阳长老掌控着,哪个敌人能无声无息地潜入进来?

    林寻深吸一口气,强自按捺下心中的愤怒,目光开始不着痕迹地从萧然他们身上一一扫过。

    刺客能够无声无息出现宝船上,潜入他的房中,让林寻也不得不怀疑,是不是这些灵宝圣地的弟子要对自己不利。

    显然,赵景暄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清眸冷冽,扫视萧然他们:“没想到,有人竟容不下我身边的一名扈从!”

    “赵师妹,你这是何意?难道你怀疑是我们之中有人对那小子动手?”苏星风不悦道,他发现赵景暄的目光一直在审视他,这让他很不舒服。

    “难道你以为,还有外敌能潜入宝船?”赵景暄反问。

    “那可说不准。”苏星风神色淡漠。

    “赵师姐,你这就冤枉苏师兄了,刚才他和我在一起论道,哪有机会跑出去杀人?”文祥脆声说道。

    “哼!”赵景暄冷冷道,“说不准,正是你们俩一起动手的!”

    文祥顿时喊冤,一脸委屈。

    而苏星风则一脸冰冷,阴沉道:“赵师妹,你这可就有些信口雌黄了,我若想杀那小子,那可不必躲躲藏藏,大费周章!”

    “好了,不要争执了,此事既然发生,自当追究出幕后凶手,但在这之前,诸位可不要因此而疑神疑鬼,反倒会冤枉好人。”

    萧然开口了,声音温和淡然。

    “自当如此,宝船中竟出现刺客,对我们而言,也是一个警告,不能掉以轻心。”

    公羊羽点头附和。

    最终,此事不了了之,原因就在于,林寻目前只是一个扈从,身份卑微,不值得他们太过重视。

    另一面也是因为,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让他们也只能作罢。

    ……

    房间中,林寻小心处理着伤势,还好只是皮外伤,并不严重,可一想到刚才所经历的刺杀,却让林寻无法轻松下来。

    这宝船上,究竟谁想杀了自己?

    林寻很自然地想起了苏星风,因为也只有他的嫌疑最大!

    毕竟,苏星风已经不是一两次流露出对自己的敌意了。

    赵景暄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俏脸冰冷,贝齿紧咬:“肯定是这苏星风!这该死的家伙下手可真够狠的!”

    “或许不是他。”

    却见林寻忽然摇头,“你都能猜出他会对我不利,别人自然也能猜到,苏星风又不是傻子,他应该清楚若是刺杀我,肯定会引起你的仇视。”

    赵景暄一怔:“若不是他,又会是谁?在宝船上,也只有云澈师弟在剑道上独树一帜,掌控杀生大道,你说会不会是他?”

    林寻回忆着自己遭遇刺杀的点点滴滴,道:“刺杀我的人,的确掌握着一门可怖的剑道秘法,不过,他既然敢暴露出来,肯定是不担心泄露自己的身份,我想……应该也不是云澈。”

    “那究竟会是谁?”赵景暄蹙眉。

    “无论是谁,既然要杀我,必然是为了达成某种目的,或许,他们是看上了我身上某种东西,也或许他们不想我留在你身边,不管哪一种可能,我们都必须更加警惕了。”

    这一刻,林寻倒是想开了,沉吟道,“在没有确定凶手之前,这宝船上所有人都有嫌疑。”

    “所有人?也包括……高阳长老?”赵景暄清眸一凝。

    “不错。”林寻点头,黑眸深邃。

    ……

    刺客究竟是谁?

    没人知道,但是从这天晚上开始,宝船上的气氛悄然变得微妙和紧张起来。

    那些灵宝圣地的弟子之间,也都是各怀心思。

    “真不是你?”

    房间中,苏星风皱眉,问对面的文祥。

    文祥无奈道:“若是我的话,那小子早已没命了,哪可能还让他活着跑出来?”

    “那就是萧然、云澈他们两个中的一个了。”苏星风眸子深沉,陷入沉思。

    文祥眸子闪烁,苏星风怀疑是他,他心中何尝没有怀疑苏星风?

    他们都已知道林寻手中有着一件不寻常的秘宝,自然谁都想将其夺在手中。

    “还真是麻烦。”许久,苏星风叹息。

    “要不要去试探一下萧然和云澈?”文祥问道。

    苏星风摇头:“不用,他们可不会承认的,再试探也没用,当前要做的,就是紧紧盯着林玄那小子,只要盯住他,就不担心那一座宝塔被人无声无息地夺走了。”

    文祥顿时点头:“这样一来,那刺客再次现身时,也能第一时间识破他的身份。”

    说话时,他目光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苏星风,却见后者面无表情,根本就看不出一丝情绪。

    湮魂海中诡异寂静,蒸腾着幽暗的雾气,宛如无垠无涯,分布着未知而可怕的凶险和杀劫。

    这本就让众人警惕,如今宝船上竟又多出一个神出鬼没的刺客,让得众人心头都不禁有些沉重。

    这种沉重的气氛持续到第三天的时候,终于被打破。

    因为此时,宝船终于驶出了这片死寂的海域,眼前的景象陡然一变。

    碧空如洗,旷远无边,黑色的海洋汹涌着波浪,发出哗啦呼啦的声音,有一种生动的气息。

    在之前,海水死寂,诡异森森,无声无息就会出现许多凶险,但现在则明显不同了。

    目睹这一幕,许多人都感到一阵轻松。

    “快到了。”

    高阳长老走出船舱,目光远眺,神色间带着一丝喜色。

    其他人精神也为之一振,快到那传说中的“妖圣秘境”了?

    而此时,林寻则在回眸,看向来路,那里的海域泛着幽暗的雾气,死寂森森,显得诡异和不祥。

    “这应该是离开了‘葬道海冢’所在的区域了吧……”

    林寻内心喃喃。

    “快看那里,老天!该不会是一条真龙吧?”

    猛地,彩衣童子文祥惊叫起来,指着远处,神色激动。

    众人目光看过去,就见极远处的海面上,有着一道神虹冲霄而起,璀璨夺目,释放出炽盛的光,将天地都照亮。

    远远望去,就好像一条龙从海水中跃出,昂首摆尾,扶摇冲向了云霄之上,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震撼力量!

    ——

    ps:今天月票比较多,小李童鞋和露露童鞋居功至伟,明儿俺会继续努力,为加更准备!


同类推荐: 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诸天仙武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枕边尤物豪门养成之撩妻在上征战五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