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五百二十四章 当年血仇今日断【三】

正文 第五百二十四章 当年血仇今日断【三】

    姚青又是一阵大笑,道:“这是当然,我家大人说过,只要你一个人敢出现在这里,就证明那些绯云村的村民对你来说极其之重要,否则,你断不敢孤身一人来冒险。”

    顿了顿,他继续道:“所以,只要你还在意那些村民的性命,你就只能乖乖跟我走。”

    声音中,透着一股得意,那是一种算无遗策般的优越感。

    说罢,姚青转身走进宫殿一侧的偏门中,当再次出现时,他手中已拎着一个昏迷的中年人。

    这中年肌肤黝黑,相貌粗犷,骨骼粗大,穿着陈旧的兽皮衣,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经常在田地中辛勤劳作的村民,身上有风吹日晒留下的痕迹。

    铁山大叔!

    林寻终于无法保持镇定,心中猛地揪住,这陷入昏迷的中年,赫然正是铁山。

    当初林寻第一次进入绯云村时,所见到的第一位村民,犹记得当时铁山坐在灵田地里愁眉苦脸地唉声叹息。

    也记得当自己帮他除掉灵田中的虫患之后,他那激动喜悦,手舞足蹈的神情。

    这是一个憨厚、热情、淳朴的中年,若不是他的引荐,林寻很难能够在第一时间融入绯云村。

    可如今,铁山却被人囚禁,身陷昏迷,生死不知!

    敏锐察觉到林寻情绪的变化,让姚青不禁发出一声满意的笑声,悠悠说道:“你看,这是你最关心的村民之一,相信你应该彻底确认,我们并没有蒙骗你,其他的村民现如今都好好地被安置在青枫郡中,在这等情况下,你除了跟我走之外,我实在很难想象,你还会有别的选择。”

    此刻,就连旁边的余苍临都神色怔怔,他也没想到,姚拓海的安排和计谋竟如此周密,简直如天罗地网,让林寻一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可见,他为了对付林寻,做出了多少的安排和布局,这种城府和手段,也着实显得太过可怕。

    林寻在沉默,自从看到铁山的第一眼,他就知道,最坏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谈不上多意外,只是……

    内心却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恨意在发酵,像即将爆发的火山,快要控制不住。

    他的黑眸深处,隐然有一对深不可测的大渊浮现,宛如有风暴在其中蓄积,冷冽得令人心悸。

    这一刹,余苍临浑身一僵,心中莫名一寒,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从林寻身上察觉到了一股恐怖无比的杀机,让他都感到一种濒临窒息般的错觉。

    这……

    怎么会如此强?

    余苍临内心震动,三年前,在他眼中林寻连草芥都不如,不堪一击,可如今的林寻,仅仅一股气息而已,就让他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惊悸和颤粟!

    唰!

    就在余苍临心神恍惚的时候,林寻动了,一步迈出,宛如闪电,一把就攥住了姚青的脖颈。

    可怖的杀机犹如绝世锋刃,刺激得姚青脸色煞白,眼瞳扩张,亡魂大冒。

    “你……你还敢行凶?你可知道若杀了我,那些村民也会付出血的代价!”姚青尖叫,努力让自己冷静。

    喀嚓喀嚓……

    林寻没有理会他,右手牢牢攥住他的脖颈,左手则如一对铁钳,一寸寸捏碎姚青的肩胛骨、臂膀,就见他的血肉寸寸爆碎炸开,化作浓稠的血雨扑簌簌坠落,血腥十足。

    姚青发出惨叫,凄厉无比,疯狂挣扎,可却根本无法挣脱,更无法让林寻停下动作。

    自始至终,林寻神色都不曾发生改变。

    他此时用的手段,在弑血营中有一个响亮的名头,叫“猩红瀑布”,这是一种酷刑,是用一种精准的寸劲,将敌人身躯一寸寸碾碎,血雨如瀑布倾泻,景象猩红凄美。

    而在这个过程中,必须让受刑者保持清醒,体会到每一寸身躯被碾碎时的痛苦,从而产生出一种视觉、听觉、以及心灵上的血腥震撼。

    若是酷刑还没结束,敌人就已死去,那就是学艺不精,没能掌握“猩红瀑布”的精髓,说出去,是会被弑血营那些教官嗤笑的。

    当然,这种酷刑一般都是用在黑暗异族身上,只不过如今,被林寻用在了姚青身上而已。

    林寻对“猩红瀑布”的掌握自然精湛无比。

    当年的他,可是在小珂和小满的亲自指点下,强忍着呛鼻的血腥,杀了不知多少凶兽,才将这种酷刑的精髓掌握在手。

    若被弑血营那些教官看到此时的情景,也必然会为林寻那神乎其技的手段赞叹不已。

    这简直就像艺术!

    只不过是属于血腥和残忍的艺术,故而有一种格外震撼人心的冲击力,寻常人看到,只怕早已吓得丢魂落魄,呕吐昏厥了。

    空旷的地下宫殿中,血肉如雨瀑,扑簌簌坠落,猩红滚热,其中还伴随着邀请凄厉、痛苦、惨绝人寰般的尖叫。

    在林寻的掌控下,别说死亡,连昏厥都不可能!

    远处的余苍临呆滞在那,胸腔急剧起伏,犹如看见一位来自地狱的刽子手,在用一种极尽残忍的手段演绎血腥和残暴。

    他的脸色变得苍白,冷汗如雨,浑身也颤粟,产生出一种恐惧到几乎要呕吐的强烈感观刺激。

    作为一名久经风雨的老一辈灵海境存在,余苍临也算见多识广,可在此时目睹这样的血腥画面时,他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生不如死!

    最让他胆寒的是,自始至终,林寻神色都很平静,淡漠的犹如像一个局外人。

    也是此时,余苍临才猛地意识到一件事,不知不觉,他竟都兴不起一丝去救助姚青的念头!

    甚至,都不敢正面去对视林寻……

    ……

    最终,姚青并没有被杀死,只是他活着,也绝对比死去没什么区别了。

    他的四肢都已不在,就像被削掉枝杈的“人棍”,除了残留了意识之外,和废人没什么区别。

    也在此时,林寻开口了:“不好意思,杀机快控制不住了,需要发泄一下。”

    姚青双瞳失神,嘴唇早已被咬破,脸色煞白透明,眉宇间充斥着灰暗颓然无助的气息。

    “你……你一定会不得好死……”嘴唇哆嗦着,姚青气若游丝,声音像从胸腔中挤出来一样,虚弱无比,也怨毒无比。

    “其实,你也是一个可怜人,姚拓海既然派你来,就已证明你和那吴氏宗族一样是炮灰,死亡亦或者活着,都已不重要。”

    林寻缓缓说道,“就像我现在杀了你,你觉得姚拓海会为了你,就杀光绯云村的村民?不可能,他需要用那些村民来威胁我,在没见到我之前,绝对不敢这么做。”

    姚青嘴唇哆嗦,似乎很激动,目光怨毒无比的盯着林寻,一副根本不相信的模样。

    “不承认也罢,有时候真相就这么残酷,当做什么也不知道,或许死的时候心里也会好受一些。”

    林寻声音轻而平静,就像在跟一位老友聊天似的,可这却让远处的余苍临看得一阵头皮发麻,手足发凉,如坠冰窟。

    那少年明明清秀温煦,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可谁能想象,在他那皮囊下,还藏着一个冷酷残忍的恶魔?

    “你也会死的,死的比我更惨!”姚青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脸膛泛着诡异的潮红,尖利嘶吼。

    只是话音刚落,他就像失去了生机,躺在那,脸膛覆盖上一层青灰之色。

    “是吗?”

    林寻笑了笑,动作轻柔地盖上了姚青的眼皮,道,“对不起,你只是一个跑腿的小角色,刚才真不该折磨你的,好好睡一觉吧,争取下辈子不再做炮灰了……”

    姚青目眦欲裂,气绝而亡。

    而此时,林寻缓缓起身,看向了远处的余苍临。

    几乎同时,余苍临浑身一哆嗦,脸色难看道:“你就不担心,万一姚拓海真的发怒,先杀一部分村民来震慑你?”

    林寻反问:“你觉得,我这次前往青枫郡的话,姚拓海会让我活下来吗?”

    余苍临顿时沉默。

    林寻继续道:“那我再问你,我若是死了,姚拓海会放过那些村民吗?”

    余苍临又是一阵沉默,这自然不可能,那时候,姚拓海为了掩盖杀死林寻的秘密,那些村民必然不可能再有活命的机会!

    “既然如此,我再多担心也没用。”

    林寻神色平静,看不出一丝情绪波动,可他越是这样,就越是让余苍临感觉可怖。

    “你……打算如何处置我?”余苍临声音艰涩低沉,他知道,此刻他必须面临这个问题了。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半响后,林寻俯下身去,将昏迷中的铁山背了起来,然后转身离开了这座地下宫殿。

    自始至终,不曾再理会被废掉的余苍临一眼,他已经老了,连抵抗的勇气都丧失,再掀不起什么风浪。

    东临城依旧繁华热闹,车水马龙。

    没有人知道,吴家的一众首脑人物,都已暴毙而亡,也没有人知道,名满全城的东临学院院长余苍临,就在今天已沦为一个废人。

    东临城外。

    最早一艘前往青枫郡的灵纹梭车早已出发。

    但是,却有一艘陈旧普通的宝船一直等候在那,当林寻背负着铁山抵达,宝船立刻载着两人腾空而起。

    宝船看似破旧普通,但此刻却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倏然消失在天边!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