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五百二十一章 重返东临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一章 重返东临

    赵泰来刚离开没多久,沈拓也闻讯而至,显然,他也一直在关注着林寻的动静。

    这就是一种“受重视”的体现吧。

    以前的林寻,可很难享受到这种待遇。

    “成功了?”

    沈拓也清楚这一阵子林寻闭关的原因,不过他显然也知道九龙宝鼎属于一种机密,不能过多询问。

    林寻点了点头,倒也并未隐瞒。

    见此,即便沈拓以做好心理准备,依旧不免被震撼在那,神色呆滞,许久才感慨道:“真是……一个奇迹!”

    是啊,谁能想象,才数月时间而已,林寻又一次成功炼制出一件灵纹战装,并且不曾发生失败!

    要知道,当初在破碎之殇的发布会上,灵纹界的泰斗级宗师人物罗峰可曾亲自说过,林寻能够炼制出破碎之殇,完全是一种运气使然,以后就不可能有这般好运了。

    当时,还引起了一场争执风波!

    若是罗峰知道,今日的林寻又一次成功做到这一步,只怕也会感觉脸颊发烫,老脸无光吗?

    沈拓感慨许久,这才回过神,这次他前来找寻,倒并非仅仅只是抒发感慨来的,而是有正事相告。

    原来,在林寻闭关的这两个月时间里,有许多修者纷至沓来,送来了许多关于“魔劫散”解药的消息。

    只是可惜,经过沈拓一一辨别鉴定,那些消息几乎都当不得真,唯一可靠的消息,也显得太过不切实际。

    说是想要解除“魔劫散”,只能前往黑暗王庭深处,因为魔劫散就是从那里流传出来的。

    这简直就是一个极其正确的废话,虽明知道这消息肯定不假,可在当今世间,帝国和黑暗王庭犹如生死仇敌,别说深入了,只怕一靠近就会遭到无尽杀机。

    听闻这一切,林寻也不禁怔然,这才意识到,想要解除魔劫散,竟比自己想象中还要艰难许多。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林寻忍不住问。

    出乎意料的是,沈拓却说道:“有,听说在湮魂海深处,有一种名为‘炼道海魂花’的灵药,能够驱除天下各种奇毒,只是终究是一个传闻,谁也无法确定真伪。”

    顿了顿,他继续道:“并且湮魂海中极其危险,比之前往那黑暗王庭深处也不逞多让,其内分布着诸多天灾厄难,恐怖海妖,就连衍轮境大修士也轻易不敢涉足其中。”

    得知这些,林寻一阵无奈,意识到想要短时间内帮灵鹫解除掉身上的魔劫散之毒,明显是不可能了。

    不过在心中,他倒是记住了“炼道海魂花”这个名字。

    “对了,前些天还有一封密信送来,说是一位故人送来,必须交给你亲自查阅。”

    说着,沈拓拿出一封玉质信函,被封印得极其完整。

    故人?

    林寻一怔,拿过信函,拆开封印,取出一张信纸。

    看到信纸内容的第一眼,林寻就眼瞳一眯,眉宇间骤然弥漫上一抹阴郁寒冷之色。

    只见上边写道:“绯云村一众老小的性命皆在我手中掌控,若你不想他们死,三天之后,我在东临城等你!”

    “记住,是你自己一个人前来,若被我发现你带有帮手,那以后你就别想再见到绯云村那些人了!”

    落款:连飞。

    连飞!

    的确是一位故人,林寻怎能忘记?

    连飞的父亲连如峰,曾是绯云村的护卫统领,贪婪无度,欲要染指绯云村所有财物,引起了众怒,后来被林寻所杀。

    直至林寻进入东林村时,连飞为了报复林寻,借助姚素素和姚拓海的力量,对林寻进行过诸多刺杀行动。

    像这样一位“故人”,林寻怎能忘记?

    只是林寻根本没想到,时隔数年,当再次得到连飞的消息时,竟会是这样一件事!

    他竟拿绯云村所有村民的性命为要挟,要逼迫林寻一个人去单独相见,毋庸置疑,这必然是一个陷阱!

    并且,林寻甚至可以确定,凭借连飞的胆子,只怕根本就不敢这么做,在他背后,肯定有姚拓海撑腰。

    只是,林寻依旧不明白,姚拓海一个帝国西南行省的洞天境大修士,怎么敢在这时候和自己作对?

    他难道就不知道,凭借自己如今所拥有的力量,足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他和他背后的势力灭掉?

    林寻神色间笼罩上一层阴霾,他有些想不明白,若说仇恨,他和连飞、姚拓海之间的确有大仇。

    可他们在这时候忽然对绯云村村民动手,以此来威胁自己,又是要图谋什么?

    肯定不是报仇那般简单!

    依照姚拓海表现出的城府和手段,他必然早已清楚,这时候和自己撕破脸会得到何等严重的报复。

    可他偏偏敢这么做,这背后肯定是有所图谋。

    “连飞他们这么做,会不会是来自尺、左、秦这三大上等门阀势力的暗中支持?”林寻心绪有些难以平静。

    绯云村!

    那里就宛如林寻在帝国的第一个家,那里的村民也一直视他为自己人,犹如亲人般。

    可如今,绯云村所有村民的性命,却因为他林寻而遭受到威胁,这让林寻如何能平静?

    “连飞……姚拓海……看来,以前的恩怨也该做一个了断了!”许久林寻深吸一口气,黑眸中有一抹浓烈无比的杀机一闪即逝。

    “林寻,怎么了?”沈拓在一旁问,他敏锐察觉到林寻的神色有些不对劲。

    “没什么。”

    林寻收起信笺,神色波澜不惊,道,“前辈,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在此期间,还希望您能帮我保密,不要让别人知道我离开了。”

    他的确打算一个人行动,因为他不敢冒险,若动用其他力量,万一被连飞他们警觉,绯云村村民的性命绝对堪忧!

    沈拓见林寻神色郑重,并非开玩笑,也意识到林寻只怕是碰到了一些棘手的事情,并且不愿意别人插手。

    他当即点头道:“好,交给我了,不过,你若真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务必要告诉我。”

    林寻笑了笑,点头答应。

    ……

    就在当天,林寻带着夏至悄然离开青鹿学院,返回了洗心峰,简单扼要地把事情告诉林忠和灵鹫他们之后,就毅然选择一个人离开。

    没有人能劝阻,包括灵鹫和林忠也不行,他们也只能在暗中做好准备,一旦察觉到林寻发生不测,就会立刻展开行动。

    而夏至,同样也被留在了洗心峰。

    她刚经历过一场寂灭蜕变,等若是重新开始了修行,根本不宜和林寻一起行动。

    傍晚时候,林寻一个人离开了紫禁城。

    这也是他进入紫禁城一年来,第一次离开。

    几乎没有人知道,如今名满紫禁城的少年灵纹宗师林寻,在今天选择一个人突然离开。

    可林寻自己清楚,在紫禁城的暗中,肯定有人在关注着和自己有关的一切势力。

    无论是洗心峰、青鹿学院、亦或者是石鼎斋、宁家、叶家那些势力,一旦发生一些异动,必然会被暗中的敌人察觉到,然后传入远在东临城的连飞他们耳中。

    尽管林寻并不清楚这些潜藏在暗中的敌人是谁,但他不敢冒险,他也的确没有惊扰任何人,所以并不担心连飞他们敢出尔反尔。

    ……

    两天后。

    帝国西南边陲,东临城。

    晌午十分,一艘从西南行省省会城市烟霞城出发的灵纹梭车,碾压着云层,发出刺耳的轰鸣声,徐徐降落在东临城外。

    一个身穿月白色衣衫,样貌平庸无奇的少年,从灵纹梭车中走了出来。

    这人,自然是经过乔装打扮的林寻。

    阔别将近三年之久,又一次重返东林村,让林寻心中也不禁有些感慨和复杂。

    当初从绯云村离开,前往的第一座城市,就是眼前的东临城。

    在这里,林寻栖居在乌烟瘴气的平民区,创建了金玉堂,结识了古彦平和古良父子。

    在这里,他和吴氏宗族、连飞、黑虎帮等一众仇敌势力展开了一场又一场血腥厮杀。

    也是在这里,在一年一度的府试考核中,他遭受到不公平对待,被姚拓海故意针对和打压,若不是那位神秘的暗夜女王驾临,他和夏至差点死在姚拓海手中!

    那时候的林寻,才只是一个真武境的少年,势单力薄,身边只有一个夏至。

    而今,林寻又一次来到东临城,当年的敌人依旧在,只是他已经变得和以往完全不同了。

    “东临城的恩怨,必须做一个了断了……”

    林寻伫足在那默默思忖许久,最终不再迟疑,抬脚走进了东临城。

    东临酒楼。

    这是东临城最大的一座酒楼,生意一直很不错,酒楼中专门提供着一些来自三千大山中的山珍野味,极受修者的追捧。

    晌午十分,东临酒楼依旧如往昔般热闹,汇聚着不少修者,一边饮酒,一边谈论着城中最热门的事情。

    酒楼二层临窗位置,林寻要了一些酒菜,就一个人自酌自饮起来。

    连飞的信上说要让他“三天后”在东临城相见,并未告诉林寻该具体在哪个地方见面。

    林寻自然不可能任由对方牵着鼻子走,他提前一天抵达,就是要做一些应有的准备和应对。

    ——

    ps:今晚会尽早搞定加更,天冷了,熬夜就是一种煎熬~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