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五百零四章 我叫夏至 我来杀人

正文 第五百零四章 我叫夏至 我来杀人

    傍晚。

    夕阳残照,一位老人牵着一头青驴,走进了紫禁城。

    青驴上坐着一道纤柔的身影,穿着黑色斗篷衣,帽檐遮掩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小截莹白晶莹的下巴,肌肤如羊脂般无暇。

    城中一如从前般喧哗热闹,红尘百态,繁华若烟。

    “这林寻可真不简单,谁敢想象他竟然成功了?”

    “什么是奇迹?这就是了,听说当那一杆枪出世时,天降紫色雷劫,旷古罕见!”

    “从今以后,谁还能阻挡林寻崛起的步伐?狂妄又如何?横行无忌又如何?人家可是有真本领!”

    老人牵着青驴,踱步在人流如织的繁华街道上,一路上,听到最多的就是有关林寻的讨论。

    这让老人神色间不禁带上一抹异色,才多久没见面,这少年已经能够炼制出灵纹战装了?

    老人忍不住抬眼看了看端坐在青驴上的那一道纤柔身影。

    可惜,由于被帽檐遮挡着面容,让他也无法看清她的神色。

    “林寻什么时候来紫禁城的?”

    忽然,帽檐下传出一道若天籁般空灵恬静的声音,清冽干净的像淙淙流淌的泉水,说不出的悦耳动听。

    “大概已经一年了。”

    老人随口道。

    “为什么我不知道?”

    “即便知道了,也注定见不了面,你还要成长和修行,他也要走自己的路,最好不相见。”

    老人耐心解释了一句。

    青驴上,纤柔的身影陷入沉默。

    “这次回来,可能会遇到更危险的事情,小姐的时间已经没有多少了,她希望你能够尽快成长起来。”

    老人一边前行,一边温声开口,“当你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时,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会再受到任何阻拦。”

    “你是说,这次回去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可能再出来了?”

    青驴上,悦耳清冽的声音叮咚响起。

    老人的神色变得认真,点头道:“差不多是这样。”

    一路前行,小女孩一直在沉默,直至抵达一个繁华的路口时,她忽然抬手,让青驴停了下来。

    路口旁边,是一家茶馆,正有许多修者在吐沫横飞地议论今日发生在青鹿学院中的事情。

    “院长出面,秋风扫落叶般撤掉赵战野的职务,将其驱逐出学院,连带着其他一些大人物也不得不低头,不敢再和林寻敌对,唯独左、秦、尺三家不曾让步,可见他们根本就不打算放过林寻。”

    “是啊,敢不给当今院长面子的,恐怕也只有左、秦、尺三家了,真不知道以后他们会如何对付林寻。”

    “此仇的确很难化解,听说十多年前发生在洗心峰上的血腥事件,背后就有这三家的影子,这等深仇大恨,也根本不可能就此化解。”

    默默旁听许久,小女孩忽然道:“回去之前,我要去一些地方看一看。”

    老人似猜出什么,慈和的脸颊上罕见地浮现出一抹无奈,许久才说道:“最多一个时辰。”

    “好。”

    小女孩的回答干净利落。

    ……

    飞鹤峰。

    此乃世家门阀七十二峰之一,尺家的盘踞之地,形似飞鹤,冲霄而起,钟灵神秀。

    这天傍晚,一个乘坐青驴而来的小女孩,在一位老人的带领下,抵达飞鹤峰前。

    山峰前,有一些精锐护卫在看守山门,看见老人和小女孩之后,顿时走出一人,大声询问:“你们是谁,来我尺家所为何事?”

    小女孩抬起头,目光静静看了飞鹤峰片刻,这才说道:“我叫夏至,我来杀人。”

    声音空灵若天籁,可话中意味却令人心惊。

    那侍卫一愣,都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多少年了,谁敢跑来尺家地盘上撒野?

    可偏偏地,今天却来了一个小女孩,扬言要杀人!

    这就显得太吊诡了。

    “杀人?”

    侍卫神色怪异,“小女娃,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知道,尺家。”

    小女孩声音恬静。

    侍卫顿时恼了:“知道还敢跑来说胡话,不是找死吗?赶紧滚,否则你们都别想走了!”

    锵!

    小女孩探出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掌心中多出一柄长矛,足有丈许长,通体泛着清冷朦胧的星辉,如梦似幻。

    她身穿黑色斗篷衣,帽檐遮颜,身段纤柔,明显是一个小女孩,可当她握住那一柄星辉长矛时,却像变了一个人!

    一股难言的杀机犹如黑暗永夜降临,将这片区域覆盖,令天地都黯然,似乎要在黑暗中沉沦。

    而小女孩,则像一位独立黑暗中的王,长矛所指,皆为黑暗!

    噗!

    刹那间而已,那护卫都来不及反应,咽喉就被一道无形的锋芒割断,鲜血迸射,无声无息倒地。

    他瞳孔睁大,写满了惘然,至死都想不明白,这样一个小女孩,怎敢前来尺家飞鹤峰前杀人!

    她是谁?

    老人牵着青驴,静静立在了一侧,神色波澜不惊,一如从前般慈和,只是偶尔看向小女孩的目光,会闪过意味难明的复杂之色。

    “大胆!”

    “竟敢在我尺家地盘上杀人,找死!”

    远处看守山门的一些护卫皆被惊动,发出愤怒的咆哮,祭出兵刃,朝这边冲来。

    噗!噗!噗!

    小女孩安静立在那,黑色的斗篷衣袂飘曳,宛如化作黑暗中的一抹影子,唯独手中的长矛,弥漫着若梦幻般的星辉。

    她手腕一抖,冲上来的一个个侍卫就像被无形的利刃扫中,被割断咽喉,惨叫着倒地而亡。

    这是一幅触目惊心的血腥画卷,黑暗若幕布,将这里笼罩,而地上则躺下了一具具淌血的尸体,染后地面。

    自始至终,根本没有人看到小女孩是如何出手的,也根本没有人能够挣扎和反抗。

    就好像只要被那深沉的黑暗笼罩,性命就注定要被收割。

    “快快去禀告,有敌人来袭!”

    山门内,有人大吼。

    很快,就有尺家的族人被惊动,纷纷敢来。

    这可是紫禁城,尺家作为七大上等门阀之一,近千年来都不曾有人敢前来冒犯。

    可如今,竟有人敢堵在山门前,光明正大地杀过来,这绝对是对尺家最严重的挑衅!

    小女孩立在那,寸步未动,安静的像一抹永恒存在的夜色,仿佛在她眼中,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退避和畏惧。

    噗噗噗!

    当一群又一群尺家修者冲出,无一例外地,被那一片黑暗覆盖,摧枯拉朽般夺走了性命。

    自始至终,没有人能够挣扎逃避。

    夕阳如血,却无法驱散这里的黑暗和血腥,地上躺下了一具具实体,浓稠猩红的血水,将大地都浸泡成血红色。

    这是一场屠杀。

    小女孩就那么静静立在那,手执一杆如梦幻似的长矛,就让黑暗降临,裁决生死,冷酷无情。

    直至四位洞天境强者出击,小女孩终于有所动作,只是那个动作同样显得太随意和简单。

    仅仅只是挥动了一下手中的长矛,那黑暗中就浮现出一颗颗血色星辰,在虚空中倾泻、坠落。

    然而在同一时间,那四位洞天境强者被镇杀当场,他们刚祭出自己的宝物,刚准备施展自己的秘法,刚满腔怒火地要杀敌……却像草芥一样,被抹杀了!

    这一刻,尺家的大人物终于被惊动,飞鹤峰上响起一道若惊雷般的大吼——

    “暗夜圣堂!你们竟敢对我尺家动手!?”

    “该走了。”

    一直在远处旁观的老人闻言,踱步来到小女孩旁边,并不见慌乱,神色依旧慈和平静。

    “嗯。”

    小女孩点了点头,她是来杀人的,并不是来送命的,知道若再留下来,会面临很多危险。

    刹那间,两人和一头青驴就消失在原地。

    “老剑奴!你们欺人太甚,老夫会亲自前往暗夜古堡讨一个说法!”

    飞鹤峰上,响起愤怒的咆哮,像一位天神在宣泄怒火,震得九天云崩,风云色变。

    ……

    云溯峰。

    七大上等门阀之一左家盘踞之地。

    夕阳下,一个老人、一个小女孩、一头青驴出现在了这里。

    “我叫夏至,我来杀人。”

    当小女孩说出这句话之后,血腥杀戮毫无例外地再次上演。

    这一次,伏尸四十六具,血染大地。

    当左家的大人物们反应过来时,老人和小女孩再度飘然而去。

    接下来,同样的事情,再次在阳沧峰上演,此地乃七大上等门阀之一秦家的地盘。

    直至夕阳沉落,黑夜降临时,一个时辰的时间到了。

    小女孩沉默片刻,最终说道:“终有一日,我必灭此三家。”

    老人终于无法平静,无奈苦笑。

    “走吧。”

    老人牵着青驴,带着小女孩离开了。

    而在这个夜晚,有关尺家、左家、秦家遭遇血腥杀戮的事情,也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传遍紫禁城,掀起一场轩然大波,让每个修者都感到一种难言的震撼。

    近千年来,谁敢去挑衅上等门阀世家?那可是帝国中位于最上层的庞大势力,权柄煊赫,声势滔天!

    可就在今天,却有一个名叫夏至的小女孩,陆续出现在尺家、左家、秦家之前,以一种光明正大的姿态,掀起了一场又一场血雨腥风!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天赋武神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狂魔战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