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四百八十八章 院长师弟

正文 第四百八十八章 院长师弟

    怒火焚空,凶禽飞舞,衍化出的尽是火之道痕,意境天成,尽显张扬暴烈之威势。

    林寻运转撼天九崩道与之激战,浑身弥漫淡青色神辉,挺秀的身影若不可撼动,挪移闪烁乾坤之间。

    仅仅片刻,火海崩,凶禽碎,一切化为火焰光雨,飘洒天地间,空气中,尽是火之意境的气息。

    林寻伫足潜心参悟,但很快就皱眉,那火之意境明明在眼前,却宛如天马行空,无迹可寻。

    最终,火之意境消失,一切幻象沉寂。

    “看来,若无突破洞天境之契机,的确很难参悟掌握到大道意境之力。”

    林寻皱眉。

    旋即,他就惊讶发现,在身前路径一侧,还立着一道身影,衣冠胜雪,仪态超然,竟是那顾云庭。

    他居然也来登天梯?

    林寻注意到,此人此时已踏足第二层石阶,显然,他虽紧随自己而来,但却后来居上了。

    “是要和自己较量一场吗?”

    林寻晒然摇头,他可没有这种竞争的心思,倒并非畏惧,而是他不愿在这等事情上分心。

    真正体会到“天梯考核”的奥妙之后,让林寻心中忽然升起一股强烈的野望,欲要尝试在灵海境中,参悟执掌一道意境之力!

    早在很久之前,他在施展“天元刀诀”时,就曾以“采星式”和“揽月式”两招,施展出了一种天地大势,蕴含大道意境气息。

    但那是融于刀诀中的力量,尽管能够被掌控,但那种大道意境却并不属于林寻,只不过是一种力量上的御用。

    而今,在这天梯之上,密布大道痕迹,能够衍化出真正的大道妙谛,这等难得的机缘,林寻自然不想就此错过。

    若是仅仅为了和顾云庭一争高低,而匆匆去闯关登天梯,那无疑会错失掉这一场机缘。

    没有迟疑,林寻继续踏足,抵达第二层石阶上,顿时,再度有一片大道意境幻象衍化出来。

    这是一片青木世界,苍木冲天,枝叶遮蔽虚空,蒸腾出沛然无比的生机。

    木之意境!

    木主生,源源不息,是五行意境中的一种,神妙莫测,传闻一些执掌木之意境的洞天境大修士,能够拥有无穷战力,生生不息,宛如不死之身般,极其强横。

    并且,他们能够沟通草木精魄,吞吐天地生机,最是贴近天地自然,修行起来,也要比其他修者更容易。

    轰隆~~

    陡然,大地上冲出一条条粗大如水桶的蔓藤,犹如狂舞的蟒蛇,遮天盖地,朝林寻镇压。

    哧啦!

    那看似柔软的藤叶,却能轻易撕裂虚空,充斥着可怖的洞穿力量。

    林寻脚踏冰螭步,身影若虚幻,穿梭厮杀,拳劲若大龙,崩天碎地,横冲十方,将一条条蔓藤全都打碎,齑粉,碎屑横飞。

    让人意外的是,那些碎裂的蔓藤,甫一落地就愈合恢复过来,重新冲天而起。

    这就是木之意境,生生不息,除非能够在绝对力量上压制,否则根本就杀不死!

    盏茶时间之后,林寻才凭借叠加三重的拳劲,将这木之意境彻底打爆,化作缤纷光雨。

    他屏息凝神,斩掉脑海杂念,静心参悟。

    只是遗憾的是,他明明感觉一把就能抓住那木之域境的妙谛,可总是扑了个空,就像隔着一个世界般,只能看,只能见,却无法参悟。

    但林寻并未气馁,自古至今,极少有人能够在灵海境中掌控大道意境之力,即便有,大多也和传说故事一样,无法证实为真。

    由此就可以知道,想要在灵海境中办到这一步,不仅仅只是困难那么简单,而是几乎没有希望!

    就好像一个境界上的壁垒,若无洞天境之资,就很难打破这一个参悟大道上的壁垒。

    简单说,这就是一个看不到希望的路,以往不知有多少惊采绝艳的修士曾尝试过,但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林寻并不知道这些,自然体会的并不深刻,他此时之举动,或许真的叫无知者无畏。

    但是,这就是修行,唯有求索和探寻,方才能印证自我大道。

    ……

    天梯山前,铁锅中的兽肉被吃了个一干二净,邋遢老头意犹未尽地吧嗒着嘴巴。

    他懒洋洋躺在茅屋前的青石上,斜睨着眼睛眺望远方,说不出的惬意。

    “师弟,你看那两个小家伙如何?”

    忽然,一道沧桑的声音响起,一位枯瘦的老者不知何时,已来到茅屋前,双手负背,凝视远方天梯山。

    若林寻在此,一定可以认出枯瘦老者正是青鹿学院院长!

    “嘿,连你都被惊动了,还用问我吗?”

    邋遢老头拿出一根牙签剔牙,似乎根本不意外院长会亲自驾临。

    “我想知道你的看法。”

    院长问道。

    “那个白袍小子,应该就是昨日冲进灵海总榜的家伙吧,若我猜测不错,他此次是来破境的,并且很有可能成功。”

    邋遢老头声音惫懒,像在说一件再随意不过的事情,“像这种年轻人,迟早也是要进入古荒域修行的。”

    “另一个呢?”

    院长神色淡然,并无什么意外,因为他比邋遢老头更清楚顾云庭如今的潜力。

    “唔,看不出什么玄虚。”

    邋遢老头回答的很敷衍,他似乎懒得去关注。

    “你再看看。”

    院长说道,似乎很在意邋遢老头的看法。

    邋遢老头有些诧异,瞥了院长一眼,道:“这小子难道还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不成?”

    “他原本有机会再灵海总榜上留名的,只是最终,却拒绝了这次机会,从我将道灵古碑带入学院之后的数千年来,从不曾发生过这等事情。”

    院长随口道。

    “什么?”

    噌地一下,邋遢老头坐直了身躯,惫懒的神情浮现出一丝惊疑,“你是说,此子身上存在着那种天枢圣地迫切要得到的力量?”

    他显然知道一些秘辛。

    院长点头:“不错,能够排斥和隔绝‘道灵古碑’的力量,也正是天枢圣地最渴望得到的,我只听说,这种力量很多年前被人从古荒域带入了紫曜帝国,却不曾想到,这或许是真的。”

    邋遢老头神色已变得阴晴不定,半响之后忽然笑起来,道:“这么说,你是打算将此子送给天枢圣地,还是打算自己动手,将此子身上那一种力量占为己有?”

    那笑容,竟显得有些森然渗人。

    院长淡然道:“若搁在以前,我或许会这么做,但是现在,我只想冷眼旁观,避开这一场因果。”

    邋遢老头冷笑:“你甘心?难道你忘了,当初是谁把你从古荒域逼走的?”

    院长神色不动,道:“当年的事情,本就是我主动提出,否则,你以为这数千年来,我没有机会重返回去?”

    邋遢老头兀自不信,冷笑道:“我不信,你肯定另有打算。”

    院长皱了皱眉,半响才轻叹道:“你不懂,当年我败了,输的心服口服,怨不得谁。”

    “但你不甘心,否则,今日怎会如此在意这个少年?”

    邋遢老头一字一顿道。

    说着,他目光眺望远处天梯山,能够清楚看见,林寻的身影正以一种缓慢的势头,走上一个又一个石阶。

    而在另一侧,那顾云庭则大步如飞,一骑绝尘,翩然若谪仙,早已来到半山腰,远远超过林寻。

    “若你打算栽培这少年,替你夺回你当年失去的东西,那可就要失望了,因为我实在看不出,这小家伙有什么值得关注的。”

    这一次,院长陷入沉默,许久才说道:“我并无此打算,这小家伙身上因果太多,还记得林文靖和洛青珣吗?”

    邋遢老头眼眸一眯:“十七年前国试考核的第一名和第二名?”

    院长点头:“林文靖的祖父,是生死境王者林道臣,死在了边疆战场上,但究竟是怎么死的,一直是个谜团。”

    “而洛青珣,同样不简单,都说她出身卑微贫寒之家,父母早亡,亲友皆无,但她的天赋却惊艳无双,冠盖古今,并且心性灵慧,卓然不俗,当时你也说过,这很不正常。”

    邋遢老头似陷入回忆中,许久才点头:“我对洛青珣这小姑娘印象很深刻,观其气象,绝非贫寒穷苦之辈能够培养出来。”

    说到这,他不仅皱眉:“但是,十多年前他们都已死去,为何还要提及这些事情?”

    院长淡漠道:“那林寻,就是他们的孩子。”

    邋遢老头怔了怔,神色间泛起一抹异色,“原来是这小家伙,他出生的时候,伴随着‘大渊吞穹’本源灵脉,震惊了整个紫禁城,只是没曾想,被挖走本源灵脉之后,他居然还能够活到现在,若被通天剑宗的云庆白知道,可就有好戏看了。”

    院长淡然道:“当年是有人救了他。”

    邋遢老头皱眉:“谁还敢在云庆白手中救人?”

    “鹿伯崖。”院长说出一个名字。

    “是他!”

    邋遢老头大吃一惊,猛地站起身来,神色惊疑,“这老家伙的来历可神秘的很啊!”

    院长点了点头。

    “这么说来,这林寻身上的麻烦事可真够多的,其曾祖父之死,其父母之死,皆牵扯到一些可怕因果,而他又和鹿伯崖牵扯上关系,还真是复杂。”

    邋遢老头陷入沉思。

    “所以,我不可能会将当年的事情,托付到他身上。”

    院长随口道,只是目光却一直盯着远处的天梯山,落在那一道挺秀的身影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复杂。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