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四百三十一章 重提当年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一章 重提当年

    此子不行!

    帝后的声音虽温和,可却流露出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这让华星子、卢震阳、孙剑鸿三位大修士都有些不解,林寻此子虽然性格缺陷很明显,可却是年轻一代中当之无愧的卓绝人物。

    像这般人才,唯有进入古荒域界中的古老道统中修行,才能获得更大的锦绣前程。

    若是他修炼得当,甚至成为一代巨擘,傲啸乾坤也不是不可能!

    但为何,帝后要阻止?

    “此子身世有些特殊。”

    帝后给出了一个模糊的答案。

    显然,这让华星子他们无法满意。

    “再特殊的身世,只要加入我玄阴剑宗,我也保管可以让他修炼有成,不虞受到任何影响!”

    孙剑鸿声音斩钉截铁,可见他对林寻是发自内心的欣赏,已恨不得将其招纳进入他所在的道统。

    华星子和卢震阳虽然对林寻也颇为欣赏,可当他们听到帝后如此答复时,已是敏锐察觉到,林寻的身世必然不同寻常。

    “孙道友,你我也有数十年的交情,实不相瞒,此子若加入玄阴剑宗,对你们而言,有害无益。”

    帝后沉默片刻,淡然说道。

    什么?

    在座皆惊,这林寻身上究竟存在着怎样的因果,竟可以间接影响到玄阴剑宗?

    这一下,就连孙剑鸿脸色也微微一变,道:“这究竟是为何?”

    他明显有些不甘。

    “还望明示,让我等也可以彻底死心。”

    华星子和卢震阳也纷纷开口。

    帝后见此,略一沉吟,最终不再隐瞒,道:“他的父母亲人,十多年前死在了云庆白手中。”

    云庆白!

    这个名字简直犹如一道惊雷,令华星子三人齐齐色变,心神震动,陷入沉默中。

    “怪不得”

    许久,华星子才喟叹,“虽不知其中因果,可是既然既然和云庆白有所牵扯,这的确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他声音犹豫,但最后似乎想明白了,声音变得坚定。

    “通天剑宗云庆白,修道至今,号称同一境界中的不败王者,犹如传奇般,傲立苍穹之巅,此子身世竟和他有所牵扯,这可真是大不幸!”

    卢震阳也唏嘘。

    悄然之间,无论是华星子,还是卢震阳,都熄灭了招纳林寻的心思,而这一切,仅仅因为一个云庆白!

    “孙道友”

    帝后刚开口,一直沉默的孙剑鸿声音已是苦涩道,“也只能放弃了,唉!”

    “诸位不必气馁,此次前来为我祝寿的年前一代修者中,还有不少天资很不错的小家伙,诸位可以仔细甄别,若有看中的,尽可以带走,这对他们而言,可是一场难得的机缘。”

    帝后温和出声。

    华星子等人对林寻虽心有不舍,可也知道,也只能这样。

    当即,他们收拾心情,开始继续关注正在演武场上激烈对决的战斗。

    而帝后,则起身离开。

    忽然之间,正自沉浸在感知自我修行中的林寻,感受到一阵悸动,顿

    时霍然抬头,看向大殿门前。

    几乎同时,一个身穿素衣,发髻高盘的妇人踱步走了进来。

    妇人鬓角微有银发,气度雍容,模样谈不上出众,可自有一股天然的古典风韵。

    她眸子温和、清澈、干净,眉梢之间,似有智慧光泽充盈,给人一种难言的气质。

    她就仿佛一块饱经世事磨练之后,兀自保持着一股温润光泽的玉,让人心中油然而生敬慕之意。

    可当她踱步前行,举手投足之间,却宛如一位久居九天之上的凰,巡弋山河,俯瞰世间,又让人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压迫和畏惧。

    “洗心峰林寻,见过帝后殿下!”

    几乎第一时间,林寻就起身行礼,根本就不必怀疑,眼前这位气质兼具温润和威严的妇人,必然是当今帝后无疑!

    “坐,你我皆修行之辈,不必拘泥于世俗理解。”

    帝后踱步,来到主座随意坐下,温声道。

    林寻点头,正襟危坐,神色庄肃,尽管帝后不曾流露出一丝慑人的气息,可面对她时,却让林寻感到一种恐怖的压力,根本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常言道伴君如伴虎。

    这一刻,林寻总算深切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太可怕了,完全超出想象的可怕!

    林寻甚至都不敢推测,帝后如今的修为究竟达到了何等恐怖的高度。

    但毋庸置疑,或许对方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足可以操纵自己的生死!

    “原本,我对能否修复天启之剑已不抱任何希望,却没想到,你这小家伙却给我一个惊喜。”

    帝后温和出声,她不再自称“本座”,而是以“我”相称,就像在和朋友聊天。

    可越是这样,就越让林寻忌惮,浑身都紧绷。

    这纯粹是一种任何修者面对恐怖时的本能反应,根本就控制不住,除非境界相当,否则,根本就无法化解!

    “殿下谬赞了。”

    林寻深吸一口气,恭声道。

    “并非谬赞,而是我知道,这天下能够修复天启之剑的,也只有你一个人了。”

    帝后随口道。

    林寻顿时一怔,这可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似乎看破林寻心思,帝后沉默片刻,忽然轻声一叹:“看来,鹿伯崖的确什么都没有跟你说。”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林寻只觉心中轰的一声,差点控制不住情绪,鹿先生!

    帝后竟提起了鹿先生!

    却见帝后干净的眸子中闪过一丝追忆,道:“大概是一百七十三年前的一个雪夜,距离我和大帝成婚之日只剩下三天的时间,大帝说,要送我一件举世无双的灵纹战装。”

    “也是那时,天启之剑落入到了我手中。”

    “后来,我才知道,这天启之剑是大帝付出了极大代价,才从鹿伯崖手中换得。”

    说到这,帝后唇角泛起一抹难言的味道,“因为天启之剑实在太过玄妙,帮我化解了不少灾祸,俨然已成为了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我一直好奇,那鹿伯崖究竟是什么人。”

    林寻心绪震荡,这才知道,原来天启之剑就是鹿先生亲手炼制

    太意外了!

    “可惜,鹿伯崖此人神龙见首不见尾,来历莫测,连大帝也对此讳莫如深。”

    帝后说到这,她抬起眸子看向林寻,忽然问道:“他现在还好吗?”

    林寻浑身一僵,情不自禁就想起了从矿山牢狱逃走的那天,想起了那一只遮蔽天穹的紫色大手,想起了鹿先生送自己离开时,那焦灼、暴躁、愤怒、无奈、苦涩的复杂神色

    “鹿先生他应该已经不在了。”

    林寻声音低沉,内心深处,他一直不愿承认这个残酷事实,可他很清楚,鹿先生能够生还的机会微乎其微。

    帝后明显一怔,看着林寻脸庞上的失落之色,不禁叹息:“可惜了。”

    “殿下,不知此次您召见我,所为何事?”

    林寻深吸一口气,问道,他不愿再谈此话题。

    这种主动问话,明显有些不敬,但帝后似乎并不在意。

    她思忖片刻,却摇了摇头,道:“只是想问一问你有关鹿伯崖的事情。”

    林寻眼眸一眯,他明显能够感觉到,帝后似乎有所隐瞒,可他却无法去追问。

    因为即便去问,帝后只怕也不会多说什么。

    “你帮我修复了天启之剑,自当有所奖励才对,不过,你今日在演武场之上的表现太过出格,若不惩罚你,则会让天下人小觑我皇室威严。”

    帝后忽然提起之前发生在演武场上的事情。

    林寻心中一叹,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认真说道:“我当时并没有做错。”

    帝后一怔,似没想到林寻这样一个小家伙还敢跟自己叫板,顿时面无表情道:“不顾大局,不知分寸,就是一种错,若你不认,只能证明还是太幼稚,不懂世事规则。”

    声音虽依旧温和,却已带上一抹莫大的威严,令人心颤。

    林寻顿时沉默,看不出内心情绪。

    但帝后敏锐察觉到,林寻并不服气,这让她心中也不禁晒然,这种只认死理的年轻人,她见多了,只是却没见过像林寻这般执拗的,还敢当面跟自己反驳,还真是胆大包天。

    “罢了,你走吧。”

    帝后挥手。

    林寻顿时如蒙大赫,连忙起身告辞。

    他感觉再做下去,自己非被帝后身上那一股无形威势压迫得彻底丧失自我不可。

    只是,当走到大殿门前时,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忍不住道:“帝后殿下,不知我那些奖赏”

    “你冲撞皇室威严,若接受惩罚,奖赏也可以给你,你确定还要?”

    帝后面无表情,声音淡漠,已不再温和。

    林寻顿时摇头,灰溜溜转身而去。

    帝后目送林寻离开,唇角泛起一抹说不出的古怪弧度,她还是头一次碰到像林寻这般,肆无忌惮,又胆大包天的少年。

    这紫禁城中谁敢当面问自己要赏?

    这小子,也算第一个了。

    旋即,帝后似想起什么,眉头不禁一皱,那小子行事如此张扬,难道他至今还不知道,十多年前那一场血腥惨案的真相?

    :习惯性卡文了,抱歉更新晚了

    本章完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