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二百四十章 刀吟如啸

正文 第二百四十章 刀吟如啸

    脑海中,仿佛有无数的灵纹符号在嗡鸣,像万千只蜜蜂在振翅,令林寻心生一抹烦躁。

    他猛地深吸一口气,不断分析自己之前的构思和推演,试图找出原因所在。

    为何篆刻之前四十八个灵纹图案时,并未出现任何问题,偏偏在这最后一个灵纹图案上却遇到了难题?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是自己如今所掌握的灵纹一道,还远远不足以支撑篆刻如此繁复的灵纹图案,还是因为在篆刻过程中,自己疏漏了一些隐藏的细节?

    问题,就摆在面前,犹如判定成败的最后一根稻草,若能抓住,就能成功进行,若抓不住,注定前功尽弃!

    这一刹,林寻一咬舌尖,努力摒弃掉脑海中的一切纷乱思绪,开始梳理一切的炼制过程。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寻心中咯噔一声,脸色微变,他终于捕捉到了关键所在,问题出在最后一个灵纹图案上。

    在原本的推演中,最后一个灵纹图案是画龙点睛的一笔,起到承转启合,呼应其他灵纹图案的作用。

    如果说其他灵纹图案是一堆散落的珍珠,那么这最后一个灵纹图案就宛如一条线,作用就是把这一堆珍珠串起来。

    可是现在,这一条线却出现了问题!

    然而灵纹图案早已成形,若要改变这一条线,就必须推翻前边所有的努力,可若是不改变,那么此次炼器必将失败!

    怎么办?

    林寻心都凉了,万没想到,被自己推演无数次的构思,竟会在这最后一刻出现一丝纰漏。

    是自己大意了吗?

    不是!

    林寻把各种情况都早已推演到,只是却没想到,预想中的构思,在真正付出实践时,却会产生一定的差距。

    而这种差距,此刻就成了决定胜败的一个导·火索!

    怎么办?

    难道就这样放弃?

    林寻脑海中疯狂运转起来,他脸色越来越苍白,浑身都被汗水浸透,状态明显越来越糟糕了。

    固定的灵纹图案,已无法更换,那么是否能够改变其中的灵纹轨迹,让其发挥出另外一种作用?

    突然,林寻脑海中想起了第一次进入通天秘境时,第一次闯青云大道第一关的场景。

    那一道关卡名“炼神”,只要能参悟并掌控一道“流光灵纹”,就可以顺利通关。

    当时林寻闯过之后,才知道原来他所获得的“小冥神术”,就藏在流光灵纹中。

    为此,他还在惊叹,这流光灵纹究竟出自谁人之手臂,居然可以将一部传承功法融入一个灵纹图案中,堪称是举世无双。

    但后来,林寻就逐渐忘了此事,而此时他被逼入绝境,却突然意识到,当初所参悟掌控的流光灵纹,不正是一个会“动”的灵纹图案?

    它所拥有的每一道灵纹轨迹,就犹如翩跹飞舞的流光,蕴藏着难以想象的玄妙力量。

    它太独特了,众所周知,每一个灵纹图案的灵纹轨迹都是固定的,如此才能具备出不同的妙用,可是这“流光灵纹”的存在,却打破了篆刻灵纹的固定思路,开创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全新流派!

    因为它的灵纹轨迹会动!

    像流光一般彼此运转循环,玄妙不可言!

    恍惚之间,林寻脑海中仿佛再度涌现出流光灵纹的一切奥妙,心中浮现出一抹感悟。

    唰唰唰~

    笔锋再度运转,所篆刻出的灵纹轨迹却偏移了原本所构思的轨迹,变得面目全非,根本已看不出要勾勒出怎样一个灵纹图案。

    可偏偏地,这些看似凌乱的灵纹轨迹甫一出现,却呈现出一种彼此契合,灵动玄妙的韵律。

    直至后来,这些灵纹轨迹越来越多,像一群游弋在刀身上的鱼儿般,充满了灵性之美。

    嗡!

    最终,林寻笔锋猛地一顿。

    骤然之间,一缕奇异的嗡鸣响起,就见那篆刻下的无数灵纹轨迹,产生出一种惊人的变化,彼此蔓延,像水流般融入其他四十八个早已成形的灵纹图案中。

    整个战刀刀身,在这一刻骤然一亮。

    噗!

    而此时,林寻竟似已再坚持不住,猛地咳出一口血,殷红的血液落在漆黑的战刀上,显得如此醒目刺眼。

    ……

    房间外,雪金正自饮酒。

    已经过去三天时间,林寻房间中却一点动静也没有,不过雪金并不着急。

    据他所知,灵纹师在篆刻灵纹时,所消耗的时间并不固定,有的很快就能完成,有的却需要十天半月。

    甚至在炼制极其复杂顶尖的灵器时,一年半载也不见得能炼制成功。

    如今才过去三天而已,雪金有的是耐心等待。

    只是雪金并不知道,林寻以往炼器,往往一天都能炼制两三件灵器,像这一次一下子花费三天时间的例子,还是头一遭出现。

    嗯?

    忽然,雪金眼瞳一眯,将手中酒缸放下。

    下一刻,他人已消失在原地。

    庭院大门外,不知何时来了两道身影,一个白发苍苍,老态龙钟的婆婆,一个修着精致胡须的儒雅中年。

    赫然正是风婆婆和楚风。

    只是此时楚风一脸颓然和苦涩,像认罪的阶下囚一样,不时唉声叹气,大反常态。

    而风婆婆则神色淡漠,目光瑶瑶看着远处的庭院大门,说道:“寻大师就在这里?”

    楚风心情沉重地点了点头。

    风婆婆冷哼道:“放心,等见了寻大师,你尽管说你是被老身逼迫的。”

    楚风心中一阵苦涩,这原本就是逼迫啊!

    风婆婆却是不再理会他,径直朝那庭院大门走去。

    这些天,她越想越是不甘心,认为林寻仅仅只是寻大师的弟子而已,就敢算计到自己头上,还让自己吃了个大亏,着实让她咽不下这口气。

    同时,她也想亲眼见一见这位寻大师,以免再出现什么差池,万一这一切都是林寻自己在为所欲为,这寻大师根本就不知情,那可就糟了。

    这也是风婆婆此次前来的目的,为了达成这个目的,楚风就被她亲自抓来,充当了指路的角色。

    楚风自然不愿意,只是他又哪是风婆婆对手,被狠狠威胁折磨了一番之后,楚风最终还是屈从了。

    没办法,再不屈从,他毫不怀疑风婆婆绝对会废了自己!

    还好,楚风知道雪金这位高手在,清楚只要雪金出面,应该能够挡住这老太婆的脚步。

    “嗯?”

    风婆婆忽然止步,浑浊的眼瞳中流露出一抹骇人的冷芒。

    几乎同时,雪金那魁梧雄峻的身影,已出现在庭院门前,只是当看见风婆婆时,他那粗犷如岩石的面庞上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这才咧嘴笑道:“老子当是谁,原来是你这疯婆子。”

    “雪金,怎么是你?”

    风婆婆眼瞳一眯,颇为诧异。

    旁边的楚风见此,顿时眼眸一亮,这老太婆居然认得雪金,那事情就好办了!

    “雪金前辈,这位风婆婆是来拜访寻大师的。”

    楚风连忙说道,故意加重了“寻大师”三字,提醒雪金自己并没有泄露林寻身份。

    雪金哦了一声,也不知听懂没有。

    与此同时,楚风朝风婆婆道:“风婆婆,您有所不知,雪金前辈是寻大师好友,为了让寻大师不被打扰,雪金前辈一直守在这里。”

    这一下,风婆婆越来越诧异了:“雪金,你怎么突然成了寻大师的守卫了?你不是一直跟随在……”

    不等说完,就被雪金打断:“以前的事情不用再提,疯婆子,寻大师正在闭关炼器,恕不见客,你还是回去吧。”

    风婆婆顿时冷哼:“若是老身不走呢?”

    雪金脸皮又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嘿然道:“疯婆子,你的目的我已经知道,不就是修复一个古律灵埙吗,寻大师已经知晓此事,等抽出时间,必会尽快帮你搞定。”

    风婆婆神色一缓,起码雪金的话证明,寻大师是知情的,这就足够了。

    “这么说,你也知道林寻那小兔崽子了?既然寻大师没空,你让他出来见我。”

    风婆婆直接点名要见林寻。

    雪金皱眉道:“疯婆子,林寻虽说做了一些不地道的事情,可凭你的身份,不必如此为难一个晚辈吧?”

    风婆婆眼瞳中陡然射出一道寒芒:“怎么,你原来早已知道了?这么说,你是打算替那小子出头了?”

    谁曾想,雪金却是笑了:“那小子可不够资格让我出头,只是……你真打算为难一个晚辈?”

    风婆婆面无表情道:“为难倒不至于,只不过这小子太过奸诈可恶,必须得给他一个教训!”

    雪金一副深以为然的模样,点头道:“对,这小子很不老实,的确该教训教训。”

    风婆婆一怔,旋即冷笑道:“雪金,你少给我打马虎,赶快让这小兔崽子给我出来!”

    雪金摇头:“现在恐怕不行,要不你等几天再来?”

    开玩笑,林寻正在炼器的关头上,此时哪能被打扰?

    旁边的楚风也劝道:“风婆婆,您既然已经知道了地址,不如改天再来也好。”

    越是这样,反倒让风婆婆愈发狐疑了,原本雪金出现在这,就已经让她内心疑窦丛生,此刻见雪金竟为了一个小家伙,一点也不给自己面子,这让风婆婆隐约感觉,这件事有些蹊跷。

    她目光微眯,寒芒流窜,整个人气势变得可怖起来,俨然一副要发飙的迹象。

    雪金心中咯噔一声,暗叹这疯婆子还真是如以往那般难缠,这一下不想动手也得动手了。

    楚风也不禁暗暗叫苦,风婆婆是他引来的,若是发生什么祸端,他那对得起林寻?

    也就在此时,一缕奇异的刀吟骤然响起,如龙吟虎啸,直上云霄!

    刹那间,雪金、风婆婆、楚风三人齐齐心中一震。

    ——

    ps:第三更凌晨12点前。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天赋武神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狂魔战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