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处境微妙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处境微妙

    林寻!

    当看清楚林寻模样,温明秀、齐云霄、袁术等人皆都诧异,似根本没想到,他今日竟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他也是来拜访此间主人的?

    旋即,他们脸色皆都变得不自在起来,想起了那一天晚上发生的血腥事情。

    虽说那件事早已被压制下去,可对他们这些豪门子弟而言,无疑是一个奇耻大辱,当此刻再度和林寻相见,心中根本就无法平静。

    只是他们都早已受到宗族长辈警告,清楚林寻根本不是什么寒门子弟,相反,他来历神秘强大,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

    在这等情况下,他们心中哪怕有各种想法,也只能忍住,不敢造次。

    尤其是齐云霄,他前些天才领教过林寻手段,此刻看见林寻这个煞星居然又出现在自己面前,头皮都不禁一阵发麻,心中暗暗叫苦,只希望这家伙不要再像那天一样,故意再找自己麻烦了……

    没办法,他们如今哪还敢招惹林寻?林寻不找他们的麻烦,都已经足可以让他们感恩戴德了!

    看见温明秀这些人,林寻也不禁意外,心中凛然,都怀疑这老太婆带自己来这里,是不是要替温明秀他们报仇。

    还好,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林寻暗松了口气,知道这不是一个精心给自己准备的陷阱。

    就见老太婆讶然道:“你们认得林寻?”

    温明秀等人面面相觑,神色有些尴尬,他们当然认得林寻,只是这其中的原因太过耻辱和丢人,打死他们也不会说出来,只是若说不认识林寻,此时谁会相信?

    在场都不是傻子,只看他们刚才见到林寻时的反应就能够看出一些端倪。

    “呃……”

    “这……”

    温明秀他们迟疑了。

    林寻却笑着说道:“我们的确认识,只是以前发生了一些小冲突,如今都已解决,算不上什么大事。”

    老太婆哦了一声,她人老成精,一眼就看出,林寻所言或许是真的,但绝对不可能这般简单。

    “风婆婆,这位是?”

    大厅另一侧,一位来自紫禁城的门阀子弟禁不住问出声。

    “烟霞城灵纹公社中的寻大师的弟子,此次被老身请来,是为了给小姐修复一件乐器。”

    风婆婆随口答了一句。

    寻大师?

    那一众紫禁城门阀子弟都不禁一怔,旋即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

    对他们这等身份的人而言,仅仅只是一个灵纹师公社的灵纹师而已,又算的了什么?更遑论他的徒弟了,就更算不上什么了。

    而听到这个介绍,温明秀他们则齐齐又是一愣,什么时候,林寻竟成了寻大师的传人?

    那些紫禁城中的门阀子弟或许不知情,可对他们这些生长于烟霞城中的子弟而言,却太清楚寻大师如今在烟霞城中的名声了。

    如今,林寻竟摇身一变,又多出了一个寻大师传人的身份,着实让他们感到意外,甚至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家伙未免也太神秘了吧?

    对于这一切不同,林寻神色不动,宛如没有察觉到般,只是当他目光扫过大厅,看到端坐在上首位置的那一道身影时,心中不禁猛地一震。

    谢玉堂!

    怎么是他?

    只见那人一袭青衣玉袍,头盘道髻,大袖翩翩,背负一柄蔚蓝色松纹长剑,随意坐在那,就有一种飘飘然如遗世独立的风姿,直似谪仙下凡般!

    对于这个人,林寻自然不会忘了。

    当初在三千大山时,林寻和夏至被一个巫蛮力士追杀,关键时刻就是被路过的谢玉堂所救。

    唰!

    几乎同时,谢玉堂目光也遥遥望过来,目光如一对锋利的剑芒,刺得林寻浑身一僵,顿时从杂乱思绪中清醒过来。

    “我似乎见过你?”

    谢玉堂忽然皱眉开口,令得大厅众人皆都一惊。

    谢玉堂何等人物,堪称是在座之中身份地位最高的一个,他此刻忽然开口,竟直言似乎见过林寻,怎不让人吃惊奇怪?

    就连风婆婆也不禁讶然,面露一抹思索之色,原本她只以为林寻是寻大师的一个传人,无足轻重,谁曾想刚进入大厅,他就被一众烟霞城中的豪门子弟认出来,并且看情况,似隐隐都对这林寻有些忌惮。

    这本来就让风婆婆有些意外,可却没想到,居然连谢玉堂都似乎认得此子,这可就有些不寻常了!

    林寻深吸一口气,拱手说道:“不错,算起来谢公子还是在下的救命恩人,大概一年多前,在西南边陲三千大山中,谢公子曾从一个巫蛮力士手中救过在下一次,不知谢公子可曾想起?”

    谢玉堂略一思忖,方说道:“原来是你。”旋即,就收回目光,神色冷淡。

    见此,那些紫禁城门阀子弟皆都晒笑不已,一眼就看出,谢玉堂和林寻根本没什么关系,甚至对于曾救助过这林寻都忘了,这无疑表明,谢玉堂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中。

    换而言之,林寻必然也不是什么厉害角色了。

    想到这,那些紫禁城门阀子弟愈发轻松,甚至看向林寻的目光中已带上一抹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至于温明秀、齐云霄、袁术等人,也不禁晒然,暗怪自己刚才想太多了。

    对于此,林寻倒没觉得什么,不管如何,当初谢玉堂的确是救了他一次,这个人情他是必须认的。

    至于被对方看不上,或者被在座不少人鄙夷,他才懒得在意。

    风婆婆冷眼旁观了这一切,此时才说道:“小家伙,你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去请小姐出来。”

    她扭头看了谢玉堂一眼:“玉堂,你随老身来一下。”

    说着,她已带着谢玉堂,转身朝大厅外走去。

    “前辈。”

    这时候,林寻忽然出声。

    “何事?”

    风婆婆头也不回问道。

    众人目光都齐齐看向了林寻,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谁曾想,林寻却问出了一个完全出人意料的问题:“呃,我只是想问问,那这大厅中可设有我的位置?”

    风婆婆也不禁一怔,冷哼道:“地方这么大,你随便挑着坐!”

    说罢,已带着谢玉堂消失在大厅。

    见此,林寻不禁笑了笑,目光扫视大厅。

    别人都以为他这个问题很奇葩,可唯独他清楚,这个问题一点都不奇葩,甚至很重要。

    原因很简单,此时的大厅中,左侧席位都被温明秀等人占据,右边席位则被一众紫禁城门阀子弟占据,谢玉堂的坐席虽空着,但很显然不属于自己。

    于是,除了最上方的主坐席之外,就再找不到一个空位出来。

    林寻可不想凑合着和这两拨人挤一挤坐在一起,可他又不能傻乎乎站在这里等待,那样就显得自己处境太尴尬。

    所以,他必须得为自己争一个位置,好歹自己也是被请来帮忙的,若真就如此随便地被撂在这里,连个坐席都没有,林寻就不得不怀疑,这风婆婆究竟是请自己来帮忙的,还是故意来羞辱自己的。

    还好,风婆婆的回答让林寻起码能够判断出,这老太婆并没有故意要让自己难堪的念头。

    想通这一点,林寻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从大厅一侧找了个蒲团,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自己掏出一壶酒,就在地上自酌自饮起来,一派悠然自得的模样。

    众人神色都不禁有些异样,这家伙倒是自来熟,一点都不客气,他难道真把这里当做他家了?

    看看他那一副惫懒模样,都不讲风度礼仪了,若是被此间主人看到,成何体统?

    越是出身世家门阀的子弟,就越讲究礼仪和风度,故而此刻看见林寻这般模样,许多人都不禁流露出鄙夷不屑之色。

    温明秀他们倒还好,知道林寻是他们不能招惹的,可对那些来自紫禁城的门阀子弟而言,林寻表露出的这种姿态,就让他们有些受不了了。

    有人已忍不住皱眉问道:“齐云霄,我们刚抵达烟霞城,不了解这里情况,不如你给我们介绍介绍,那位寻大师究竟是谁?”

    齐云霄一愣,看了看林寻,只能硬着头皮把有关寻大师的事迹解释了一遍。

    问话的少年名叫黄剑雄,出身紫禁城下等门阀黄氏宗族,年方十六,最是持才傲物,桀骜自负。

    听了齐云霄解释,黄剑雄不禁冷笑:“寻大师既然如此了得,徒弟却如此粗鄙不堪,不通礼仪,让我不得不怀疑,这位寻大师的品行是否也如此不堪?”

    这句话毫不客气,比指桑骂槐都过分,毕竟,谁见过当着徒弟的面,直接质疑和抨击人家师傅的?

    齐云霄心中咯噔一声,这句话他可不好接下去了,万一得罪了林寻,那后果同样很严重!

    这一刻,大厅所有人都察觉到气氛变了,来自紫禁城的那些子弟看向林寻的目光中,都流露出一抹戏谑玩味之色。

    而温明秀、齐云霄等人这边,则一阵胆战心惊,他们可不想卷入这一场风波中,因为无论得罪谁,都会给他们带来很严重的后果。

    却见此时林寻哧溜一声,饮尽一杯酒,目光看向了黄剑雄,笑着摇了摇头,道:“一开口就喷粪,这就是你父母教你的礼仪?若真如此,我就不得不怀疑,你父母是否也和你一样……”

    砰!

    不等说完,那黄剑雄已脸色一沉,一掌拍碎身前案牍,厉声道:“你找死!”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天赋武神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狂魔战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