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雨夜诡杀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雨夜诡杀

    常恨水心中一震,猛地就惊醒过来。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哪怕林寻和那位寻大师之间有所关联,可在这等时刻,自己身为碧光阁的门客,岂能手下留情?

    其实常恨水心中也清楚,自己之所以犹豫的真正原因,是潜意识里早已放弃了对付林寻的念头。

    否则,别说是寻大师,就是林寻报出更厉害的人物名号,也断无法让自己犹豫不决!

    唰!

    常恨水不再迟疑,神色决然,将手中一杆紫锋灵枪横扫,身影暴冲向远处的林寻。

    地罡境修者动手,威势截然不同,这一瞬,林寻就感觉背脊一阵发寒,他毫不迟疑身影一错,刀锋狠狠劈在这一枪上,借着反弹之力,倏然朝一侧一名修者杀去。

    噗的一声闷响,那修者闪避不及,瞬息被劈断头颅!

    而此时,常恨水已抢先攻来,一柄紫锋长枪如怒蟒狂舞,枪影幢幢,威势可怖。

    “杀了他,杀了他!”

    远处,齐天星连连尖叫。

    大殿中血腥弥漫,原本十多个豪门势力代表,此刻已仅剩下五六人,若不是常恨水及时出手,损失会更加严重。

    “你确定要和我为敌?”

    林寻一边挥刀和常恨水激烈厮杀,一边皱眉传音。

    刚才的试探,已经让他看出,常恨水明显不愿和自己为敌,这让林寻在战斗时,并没有立刻施展杀招。

    “食君之禄,自当为君效命,我既为碧光阁门客,焉能眼睁睁看你在我面前逞凶?”

    常恨水神色决然,动起手来毫不留情,将属于地罡境强者的力量发挥得淋漓尽致,给林寻带来了不少压力。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没有给你机会。”

    林寻心中最后一抹犹豫消失,黑眸如电,再无一丝情绪波动,若不杀了速速解决常恨水,随着时间推移,只会让自己陷入危险境地。

    不过,就在林寻欲要施展采星式时,猛地眼皮一跳,心中升起一抹危险气息,毫不迟疑身影一闪,就朝远处扑去。

    嗡!

    几乎同时,一声尖利之极的啸音响起,空气如布帛般被撕裂,能够清楚看见,一道绚丽若神虹的箭矢,轰然从大殿一侧的窗外激射而至。

    轰的一声,林寻原本所在的地面,硬生生被轰炸开一个窟窿,整个观潮阁剧烈晃动,摇摇欲坠。

    常恨水脸色骤变,好可怕的一箭!

    而齐天星等仅剩下的豪门代表微微一怔之后,皆都不禁面露狂喜之色,援兵来了!是援兵来了!

    不过,当他们再看向林寻时,却发现林寻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大殿中,不知去向。

    “可恨!竟被他逃了!”

    齐天星气得目眦欲裂,猛地指着常恨水,道,“常恨水!你刚才竟敢故意放水,致使林寻在这里连连逞凶,你等着,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常恨水眼瞳一眯,心中不可抑制地涌起一抹愠怒和杀机,直恨不得杀了齐天星这纨绔少爷。

    可最终,他还是硬生生忍住,冷哼道:“齐公子,刚才若不是我出手,您只怕早已遭劫了!”

    说罢,他转身而去。

    齐天星气得浑身直哆嗦,咆哮道:“你你你……你一个走狗门客,不知认错,还敢跟我犟嘴,简直无法无天了!”

    “齐公子,那位朋友说的并不错,若你听我一句劝,现在就带着你们这些人速速离开,我们可不是来专程救你们的。”

    忽然,大殿窗外响起一道沉闷干涩的生硬声音。

    嗯?

    齐天星和仅剩下的几个豪门势力代表皆都齐齐色变,刚才出手的,不是他们的援兵?

    “你们是谁?”

    齐天星仗着胆子问道。

    “听雨楼。”

    窗外,那干涩沉闷的声音报出一个名字,就彻底消失。

    听雨楼!

    齐天星等人心中一震,他们居然也出手了!

    ……

    大街上,暴雨如瀑,哗啦啦拍打在天地间,夜色依旧如墨般深沉,偶尔会有闪电撕裂虚空,绽放出炫亮慑人的光泽。

    鬼月随意走在街道上,修长曼妙的身躯完全暴露在暴雨中,仿佛在雨中漫步,说不出的惬意。

    她是听雨楼的刺客,多年来执行了数百次任务,只有寥寥几次失手,被誉为听雨楼最具危险的刺客之一。

    忽然,她伫足街道上,眼瞳眺望远处那鳞次栉比的房屋,猩红的唇角泛起一抹妖艳的笑容:“朋友,躲藏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不如出来痛痛快快战斗一场?”

    声音若黄莺般悦耳动听。

    天地间暴雨倾泻,除了雨声,久久无人应答。

    鬼月却似乎很有耐心,立在那,眼瞳一直看着那边,道:“你逃不掉的,这片区域已经被封锁,现在我可以给你一个公正的战斗机会,若是你不珍惜,那我就只能……”

    不等说完,远处被暴雨笼罩的房屋上,忽然响起一声轻笑:“别跟我谈公正,你也配?”

    鬼月猩红的唇角一抿,露出一抹野性般的妖艳笑容:“朋友,你暴露了哟。”

    唰!

    一瞬,她身影在虚空中拉出一道残影,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超那边冲去。

    可她人在半途,眼瞳骤然扩张,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怖无比的事情,一张妖艳的面孔骤然变幻。

    唰!

    就见她身影以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角度狠狠一扭,竟是在半空中一个跳跃,身影骤然拔高,朝天穹冲去。

    可就在同时,一道若虚幻般的模糊箭矢,无声无息地掠过,将其左腿洞穿。

    噗!

    鲜血迸射,就见鬼月上冲的身影猛地一个踉跄,像被射中的大雁般,朝下方坠落。

    这让鬼月心中一震,骇然不已,这是什么箭术,好诡异!

    凭借多年刺杀的经验,让鬼月在一瞬就恢复冷静,不等身影坠落,体内就骤然发力,像一只跳跃闪烁的流虹般,朝一侧闪避。

    对方箭术太诡异,无声无息,令人防不胜防,鬼月也不敢再正面出击。

    “小心——!”

    当鬼月刚闪不到街道一侧的屋檐下,耳畔就响起一道干涩生硬的大喝声。

    是灰貂!

    鬼月心中惊悚,连续做出十多个堪称惊艳的闪避动作,用身躯撞破一座墙壁,冲了进去。

    “小心!”

    可当她刚闪身进入那被撞破的房屋,耳畔又响起灰貂的声音,让得她脸色又是一变,心中已禁不住涌起一抹骇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不清楚,因为自始至终,她都没能捕捉到一丝危险的征兆,而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猛地深呼吸一口气,鬼月再度闪避,她已顾不得那么多,眼下当务之急是先求自保。

    同时她心中这才清楚,这一次领取的刺杀任务,原来比自己所预估的还要凶险一些!

    这一切说来缓慢,实则皆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惊险无比,鬼月对这些早已习惯,这些年的刺杀行动,让她早已适应这种紧张和凶险的氛围。

    只是让她皱眉的是,在接下来的时间中,灰貂的声音竟是再没有响起!

    灰貂是她的同伴,擅长潜行匿踪,对危险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敏锐洞察力。

    多年来,他们两人一直一起执行刺杀行动,配合默契十足,凭借灰貂的掩护,让鬼月化解了不少致命危机。

    就像这次,同样是灰貂在暗中帮了她一个大忙。

    只是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灰貂在提醒自己之后,并没有立刻现身,反而像消失了一般,这让鬼月心中隐隐感到一丝不妥。

    猛地——

    远处响起一声惨叫。

    鬼月脸色骤变,是灰貂!

    唰!

    没有任何迟疑,鬼月朝远处掠去,她已顾不得什么危险,灰貂救过她的命,并且不止一次,她怎可能眼睁睁看着灰貂死去?

    还好,这一路上并未发生危险,只是当鬼月看见灰貂时,心中却不禁一沉。

    灰貂此刻躺在街道水泊中,气息奄奄,精瘦刚毅的面颊上一片惨白之色,而在他的腹部,则有一个触目惊心的血窟窿,鲜血汩汩流淌。

    那里是气海要害,汇聚着灵力池,是一个修者的修行根基所在,如今却被射出一个血窟窿!

    无疑,灰貂一身修为被废了!

    鬼月只觉脑袋嗡的一声,如遭雷击。

    “阿月,不用担心,刚才那小子出手时,也遭到了残雪老大的反击,身受重伤,如今残雪老大已经追了过去,相信用不了多久,咱们就可以完成此次任务。”

    灰貂发出沙哑干涩的声音,似乎在安慰鬼月,“只是我以后……以后只怕不能再和你一起行动了。”

    鬼月面露一抹悲容,蹲下身躯抱住灰貂,深吸一口气道:“告诉我,那小子逃到哪里去了。”

    声音中透着无比的恨意。

    灰貂一把抓住对方胳膊,道:“这就是刺客的命运,败了,就意味着死亡,我能留下一条命已经算好的了,你已经受伤,不要再冲动,一切交给残雪老大就足够了。”

    鬼月还要再说什么,灰貂已咬牙道:“阿月,听我一次,我们这次的对手极其狡猾冷酷,你若去了,反而会拖累残雪老大。”

    鬼月神色变幻,心中又恨又怒,憋屈伤心之极,道:“我……我好不甘心!”

    忽然,远处的暴雨中,响起一道粗犷惫懒的声音:“小妞,不甘心很正常,若是死了,可就连不甘心的机会也没有了。”

    谁!

    刹那间,鬼月和灰貂脸色齐齐一变。


同类推荐: 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诸天仙武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枕边尤物豪门养成之撩妻在上征战五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