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寻大师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寻大师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像往常一样,周晨走进了灵纹师会社。

    周晨是烟霞学院一名学生,去年刚突破人罡境界,在烟霞学院中也颇有名气。

    许多教习和同窗都认为,凭借周晨如今的实力,足可以参与到九月份即将拉开帷幕的省试考核中。

    周晨自己也想试一试,只是让他苦恼的是,晋级人罡境之后,他一直缺少一件趁手的灵器。

    众所周知,人级灵器分作了下阶、中阶、上阶、顶阶四个等级。

    人级顶阶灵器太过罕见,并且价格极其之昂贵,属于稀罕珍贵之宝物,周晨已不敢奢望。

    而人级下阶灵器的威力有限,难以发挥出人罡境强者的全部威力。

    所以周晨的目标放在了人级中阶和上阶两种灵器上。

    一般而言,大多数人罡境强者,皆都会选择人级中阶灵器来使用,一是相对而言价格便宜,二是可以发挥出修者全部力量。

    不过,对周晨这种少年成名,天资称得上一流的修者而言,就有些看不上人级中阶灵器的威力。

    而如果选择人级上阶灵器,威力虽大,但价格却有些偏高,且周晨自己也无法保证,这种级别的灵器是否适合自己。

    原因很简单,灵器的选择,可不是等级越高越好,而是要看是否契合自己,让自己战斗力全部发挥出来。

    挑选等级过高的灵器,威力虽大,可却极其消耗灵力,且有时候反而会让修者难以完全掌控和驾驭,对于战斗而言有害无益。

    如此分析下来,让得周晨越来越纠结,不知道是该选择人级中阶灵器,还是选择人级上阶灵器。

    所以这阵子,他只要有时间就会跑来灵纹师会社,仔细观摩和挑选各种灵器。

    可惜至今也不曾碰到一个让周晨满意的。

    虽说距离九月份的考核尚有半年时间,可周晨内心却有着一抹焦虑,现如今,和他一样欲要参与到省试考核的修者,皆都在秣马厉兵,尽可能地提升自己的力量。

    因为省试考核和州试、府试完全不同,不仅要考核修者的资质、悟性,还要考核修者的战斗力!

    资质和悟性不算什么,关键就在战斗上。

    一个修者资质再强,悟性再高,若战斗力太差,是根本无法通过省试考核的。

    而战斗考验的是什么?

    最根本的自然是修为,除此之外,所掌握的战斗功法、技巧、战斗经验、武器装备等等,都是影响一场战斗的重要因素。

    周晨不缺功法、也不缺战斗经验和技巧,唯独缺战斗武器!

    一件趁手的强大武器,甚至可以起到逆转局势,反败为胜的重要作用!

    所以在这一点上,周晨绝对不敢大意了。

    走进灵纹师公社之后,不用侍者接待,周晨已信步朝任务区走去,前些天他在这里发布了一个炼器任务,希望有灵纹师出手,为他量身打造一件趁手灵器。

    “周公子,您来了。”负责任务区接待的一名侍女看见周晨,很自然地打了一声招呼。

    这阵子周晨几乎天天来,让得这侍女早已对周晨熟稔起来。

    “怎么样?”

    周晨面露期盼之色。

    侍女摇头:“抱歉,又让周公子白跑一趟了,公社中只有九位灵纹师常驻在此地,可这阵子也不知什么原因,发布炼器任务的修者突然增多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数倍,让得公社中这些灵纹师也是应接不暇,无力再接更多任务。”

    周晨虽早已知道会是这个结果,闻言依旧忍不住一阵失望。

    他倒也清楚,这阵子发布炼器任务的修者之所以会增多,完全就是因为半年之后省试考核就要拉开帷幕,许多欲要参加省试的修者都不得不提前做出准备。

    毕竟,炼器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甚至会频频出现失败的风险,耗费的时间也很长,即便炼制成功,修者也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和掌握炼制出的灵器。

    在这等情况下,提前半年就开始准备并不算夸张的做法。

    “那你觉得我发布的这个任务还要等多久会被接下?”

    周晨问道。

    “没法说。【愛↑去△小↓說△網wqu  】”

    侍女可不敢胡乱应承什么,任务区所发布的任务,大都和灵纹师有关,而灵纹师的地位和身份可是崇高之极,他们是否接任务,也根本不是她一个小小侍女能够左右的。

    “公子不如去灵宝区看一看?或许能挑选出一件趁手灵器。”侍女建议道。

    “不用了。”

    周晨摇头,灵宝区的各种灵器他早已看过,根本没有适合他的。

    不过就在周晨正准备离开时,忽然一阵喧哗声从远处响起。

    “你们不用抢了,这把雪瀑战刀本公子要定了!”

    “哼,话可不能这么说,既然此宝是竞价寄售,那就是谁出的价格高,谁就能拥有。”

    “来啊,继续竞价!本公子怕了你们不成?”

    周晨一怔,这些喧哗声是从灵宝区那边传来,似乎是在争夺某一件灵宝?

    周晨顿时心生好奇,忍不住走了过去。

    就见那偌大的灵宝区中,一群修者围拢在其中一个柜台前,把那里围堵得水泄不通。

    有男有女,有老又少,目光齐齐都盯在了柜台后方一柄战刀上。

    周晨凑上前,好不容易挤过去,这才看清楚那是一柄雪瀑战刀,属于一种市面上常见的人级中品灵器,并没有什么特殊地方。

    可是当看见这柄战刀旁边的介绍时,周晨心中顿时一震,比寻常雪瀑战刀高出两成的威力?

    这怎么可能!

    周晨有些难以置信,可是当看见介绍后方的名字时,周晨顿时就相信了,因为鉴定此灵器的,赫然是灵纹师会社的主管楚风!

    楚风,一位名满烟霞城的顶级灵纹师,烟霞城灵纹师会社的主掌者,由他亲自鉴定的灵器岂能有假?

    这一下,周晨也终于明白为何会有这么多修者争相抢夺这一把独特的雪瀑战刀了。

    一件人级中阶灵器,却能够比寻常多出两成的威力,这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创举。

    “这就是自己需要的武器!”

    周晨眼眸发亮。

    “我出700银币!”

    “哼,800银币!”

    “笑话,本公子就不信拿不下此刀,900银币!”

    竞价还在继续,让周晨也不禁咂舌,有些犹豫。

    一般而言,市面上的人级中阶灵器,价格大多在200-400银币之间徘徊,也有一些精品可以卖到500左右的价格。

    可是像眼前这把雪瀑战刀,居然能够被竞价哄抬到900银币,这可是罕见之极的事情。

    最终周晨一咬牙,也跟着报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价:“一千银币!”

    顿时之间,在场许多修者哗然。

    刚才的竞价,已经达到了一种白热化的程度,众人的心理预估价钱,也仅仅只在一千银币以下,谁曾想,这一下竟一下子飙到一千银币了!

    “原来是烟霞学院最近颇有名气的周晨。”

    “原来是他,我听说他最近一直在寻觅趁手的灵器,只是没曾想,他竟也看中了此刀。”

    许多修者都认出了周晨的身份,皆都惊讶不已。

    而周晨的报价一出,顿时就震慑全场,让原本竞相报价的许多修者都不禁变幻不定。

    一千银币,足够买一件品相绝佳的人级上品灵器了!

    最终,这柄雪瀑战刀顺利落入周晨手中,而他也为此付出了一千银币,不过在周晨看来,这笔钱花的绝对值!

    尤其当他亲手将此刀拿在手中打量时,愈发感觉自己这次来对了,此刀之玄妙,根本不是一般的雪瀑战刀可比。

    “拥有此刀,此次参与省试考核,足可以让我顺利通过!”

    周晨大笑走出灵纹师会社。

    而就在周晨刚离开不久,那些没能买到战刀的修者都不甘心,纷纷询问起来。

    “敢问炼制此刀的是哪一位灵纹师?”

    “是啊,我见此刀上篆刻有一个‘寻’字灵纹标志,莫非又新来了一位厉害的灵纹师?”

    “这雪瀑战刀还有吗?”

    面对这些询问,刚刚开始负责灵宝区的贾镇不得不亲自出面,解释道:“实不相瞒,此刀的确是由公社中一位新来的灵纹师炼制而成……”

    不等说完,就被一阵喧哗打断:“少废话,快说这位灵纹师的名讳,我要发布炼器任务,付出相同的代价求一把雪瀑战刀!”

    贾镇一脸为难:“抱歉,这位寻大师今日刚抵达,我还不确定他是否会接任务。”

    寻大师!

    听到这个字眼,许多修真变得愈发亢奋,大师?莫非是一位灵纹大师?

    许多修者已按捺不住,转身冲向任务区,不管寻大师是谁,先发布任务再说!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能够炼制出那一柄独特雪瀑战刀的灵纹师,焉可能是寻常人物?

    看见这乱哄哄的一幕,贾镇一下子傻眼了,脑海中恍惚间浮现出林寻的身影。

    他心中暗自感慨,怪不得楚风主管要保守秘密,若是被这些修者知道这位“寻大师”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也不知会作何感想了。

    这一天,灵纹师公社任务区中的人气暴增,短短一个时辰,就多出上百个任务,每一个任务都专门点名要让“寻大师”接收。

    同时,有关灵纹师公社“寻大师”炼制出一柄独特雪瀑战刀的消息也不胫而走,很快传播到了烟霞城中,引起了一场不小的波澜。

    甚至就连购买此刀的周晨,也误打误撞地成为了这件事中的一个瞩目人物。

    ——

    ps:这次互联网强力打击盗版,据说封了全部的小说贴吧,大家来纵横看书吧,一个月看正版才不到5块钱。

    另外,公布一下金鱼的微信公众号,搜索【萧瑾瑜】三个字,就可以找得到,添加关注,查看历史记录,就能看符皇的番外,就在前天刚更新了一篇大先生巫雪禅的番外,是网上找不到的,大家可以去看一看。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