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炼狱灵阵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炼狱灵阵

    丛林很凶险,毒虫肆虐,且有许多狰狞嗜血的凶兽出没。

    只是在那一座草屋四周,却一直静悄悄的,仿佛那潜伏于丛林中的凶物皆都从草屋四周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不敢来犯。

    这种寂静的气氛持续了七天之久。

    这一天,草屋附近的一株鬼蕉树上,浓密如一只只尖爪的暗灰色叶子在风中摇曳。

    一缕晶莹的露珠从树梢滑落,当落地的一刹那,露珠轻轻一颤,倏然化为水雾,水雾开始悄无声息蔓延,逐渐勾勒出一道纤瘦的身影出来。

    一切都是静悄悄的,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纤瘦身影立在鬼蕉树下,静静凝视位于十丈外的草屋。

    他一身黑衣,体型纤瘦的犹如一道竖立的刀刃,只露出一对妖异般冷酷的幽蓝眼瞳。

    他叫水鹰,来自水蛮一脉。

    当初被派入魔云岭对林寻进行刺杀行动的共有四名水蛮强者,其中两个死在了胡龙手中,另外一个死在了宋然之手。

    仅剩下的一个,就是水鹰。

    水鹰擅长潜行匿踪,战斗力也是四名水蛮强者中最强的,从十多天前,他就已盯上了林寻。

    只是因为如今的魔云岭中,出现了一些帝国灵罡境强者,让水鹰迟迟不敢对目标动手。

    他一路追随目标,一直在寻觅机会,他清楚这一次若失败了,那么天水圣珠就只怕再也夺不回来。

    所以,水鹰从不曾有一丝大意,哪怕所要对付的目标仅仅只是一个真武九重境少年。

    只是让水鹰意外的是,目标在七天之前突然一反常态,在这丛林深处修建了一座草屋,从那天之后,就再没有走出草屋一步。

    这让水鹰心中疑惑,目标究竟想做什么?

    水鹰猜不透,正因为猜不透,他不敢擅自行动,一直在暗中观察,试图掌握目标的确切动向。

    只是足足等待了七天之久,目标一直不曾从草屋中走出,这让水鹰的耐心彻底耗尽。

    所以就在今天,水鹰决定进行一次刺杀,若万一发现什么不妥,就会立刻闪身而退!

    此时此刻,水鹰立在那,浑身似有一圈圈涟漪般的气流氤氲,和周围的雾霭空气完美融合一起,仅凭肉眼很难察觉到他的存在。

    没有再迟疑,一旦决定行动,水鹰就摒弃了脑海中任何杂念,脚步如幽灵般,以一种诡异的弧度,倏然朝草屋掠去。

    远远看去,就宛如一片雾霭在微风中朝草屋飘去,不曾引起任何一丝的响声。

    抵达草屋之前,水鹰凝神感知,草屋中寂静一片,毫无声息。

    这让他心中不禁狐疑,难道目标早已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

    但最终,水鹰眸子中冷芒一闪,决定动手。

    他不能再等了,今天必须分出一个结果!

    轰!

    草屋大门被破开,木屑迸射中,水鹰已早已冲入其中,速度块的不可思议。

    几乎是同时,水鹰周身力量蓄积已久的力量释放,掌中多出一柄狭长的刀锯,泼洒十方,将整个屋内笼罩。

    这一击,他动用了全力,毫无保留,他自信哪怕就是灵罡境强者在此,也绝对难以抗下自己这一击!

    只是让水鹰意外的是,草屋中空荡荡的,竟是根本没有目标的踪影!

    草屋中空间狭窄,没有窗户,地上零碎丢弃着一些杂物,根本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

    难道目标真的已经逃了?

    就在这个念头刚闪现脑海,水鹰忽然听到一缕奇异的嗡鸣,像纤细的针尖轻轻划在纸张上的声音,极其细微。

    可这却令水鹰心中一震,多年战斗所磨练出的意识让他几乎在瞬息,就朝草屋外暴冲而去。

    水鹰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只是在他闯入木屋的那一刹,那一扇被他所击碎的木门上,就有一缕奇异的变化产生。

    那是一个形似罗盘的暗灰色物品,和木门的颜色相似,甫一掉落地面,表面就泛起一圈奇异繁密的灵纹图案。

    嗡~

    几乎在这一幕发生的同时,整个草屋四面墙壁,乃至于屋顶上,同时泛起一层繁密奇异的灵纹。

    看似没什么特殊之地,但是当水鹰暴退的身躯刚要冲出草屋时,就被一层无形的力量阻拦,两者碰撞,发出可怖的轰鸣。

    轰隆隆~~~

    水鹰脸色骤变,运转全部力量冲击,试图破开那一道无形力量,只是就在这时,一道道火焰从房顶倾泻而下,像火雨,像熔浆,释放出可怖的气息。

    这一刻,水鹰充分展现出自己的战斗水准,只见他袖袍一挥,一片幽蓝如潮的光芒汹涌而出,将那一片火雨淹没。

    他身影快速闪烁,不断在草屋中试探,但让他脸色阴沉的是,这一刻的草屋宛如化为铜墙铁壁的牢笼,任凭他如何轰击,竟是无法被破开!

    这是灵阵!

    水鹰一瞬就认出,草屋四周墙壁上所浮现的繁密图案,赫然是人类灵纹师才能炼制而出的灵纹图阵。

    陷阱!

    水鹰终于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这寻寻常常的一座草屋,早已被目标神不知鬼不觉的篆刻下了一个强大的灵纹图阵。

    只是让水鹰根本没想的是,目标才只是一个真武境少年,怎可能像灵纹师一样,炼制出一座灵纹图阵出来?

    难道对方不仅仅只是弑血营的一名学员,同时还是一位少年灵纹师?

    来不及再思索,整个草屋中释放出一轮又一轮的攻击,有璀璨如虹的火雨,有如飞瀑般倾泻的冰箭,也有一根根狰狞的荆棘从地面暴冲而出……

    很快,水鹰的身影就被各种攻击淹没……

    ……

    草屋十多丈外的一处地面突然破碎,林寻的身影从中钻出,甫一出现,目光就第一时间看向草屋。

    七天前,林寻搭建了这个草屋,为的就是等待这一刻!

    从进入魔云岭之后,随着杀死的敌人越多,获得的战利品也越来越丰富,让林寻积累了大量的灵材、灵矿。

    林寻本打算是要兑换金钱的,只是当察觉到那暗中潜在的危险时,却逼得他不得不做出改变。

    他很清楚凭借自己如今的战斗力,若是偷袭的话,或许可以重创一位厉害的蛮士级强者,想要杀死对方却很难。

    杀不死对方,也就意味着会被对方所杀死,这是林寻绝对不希望出现的结果。

    在这等处境下,林寻想到了自己最擅长的另一个手段——灵纹。

    以前林寻从没有炼制过灵纹图阵,因为当时他的灵魂感知力量和所拥有的修为,根本不足以支撑他炼制出灵纹图阵。

    毕竟,一般意义上而言,能够炼制出灵纹图阵的,皆都是拥有灵罡境修为以上的灵纹师!

    而林寻,不止修为没有臻至灵罡境,以往也根本没有过炼制灵纹图阵的经历。

    可是这一次在被逼到极限时,林寻也只能竭尽全力,冒险一试!

    于是这些天里,他利用所搜集到的一切灵材、灵矿,为自己制作了一支篆笔,炼制了灵墨,将一切心思都花费在了炼制灵纹图阵上。

    对于灵纹图阵,林寻并不陌生,甚至熟悉之极,闭着眼睛一瞬间就能想出上百种不同的灵纹图阵的结构。

    他缺乏的仅仅只是一次亲自动手炼制的过程。

    对于这一次行动,林寻虽然有着全力以赴的决心,但根本没有抱多少成功的希望。

    甚至,他已做好了失败的准备。

    只是让林寻没想到的是,在这第一次炼制灵纹图阵的最后,他竟真的成功了!

    就像当初炼制“炎灵刀”一样,一次就炼制成功,所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所炼制的是以前从不曾尝试过的一个灵纹图阵!

    这让林寻自己都有些意外,难以置信。

    但不管如何,他的确成功了,草屋中被他炼制了一座“小五行炼狱灵阵”。

    这是一种涵括五行之威力的灵阵,是每一个经验丰富的灵纹师都能掌握的基础灵纹图阵。

    它谈不上独特,但却是一种在战斗中极其实用的“困阵”。

    这一刻,看着水鹰的身影被困在草屋中,一时无法脱身,就能证明此阵的威力有多不俗。

    只是随着时间推移,林寻心中原本的喜悦却逐渐消失,一抹凝重之色浮现眉宇之间。

    草屋中的攻击依旧在持续,似乎根本无法短时间内杀死对手,这让林寻敢确定,此次的对手战斗力之强,根本不是寻常意义上的蛮士能够相比。

    因为林寻很清楚,即便是极其厉害的一级蛮士陷入“小五行炼狱灵阵”中,也几乎再无还生余地!

    但林寻并没有就此撤离,他静静看着草屋,内心似乎在思忖盘算什么,黑眸中涌动的尽是冷静思索之色。

    轰!

    猛地,草屋轰然炸开,一股可怖的气浪冲天而起,震荡风云,骇人之极。

    水鹰的身影从中走了出来,他披头散发,浑身衣衫破碎,看起来极其之狼狈。

    只是他幽蓝的眼瞳冷酷依旧,浑身释放出的气息更是慑人无比,就像一头被彻底激怒的远古凶兽。

    “以真武境修为,竟能布置出小五行炼狱灵阵,了不起,在你们紫曜帝国中,像你这般优秀的少年灵纹师应该很罕见吧?”

    水鹰踱步而出,气机牢牢锁定林寻,浑身流溢着澎湃可怖的杀机。

    ——

    ps:今晚没了,昨晚只睡了2个小时,今天白天又在帮朋友的婚礼忙碌,困的要死,明天休息过来就开始补欠下的更新。


同类推荐: 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诸天仙武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枕边尤物豪门养成之撩妻在上征战五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