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与敌结怨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与敌结怨

    山脚下,战斗在持续。

    三个小时很短,可对时时刻刻要面对烈焰金蛛冲击的一众学员而言,时间却显得异常漫长。

    每一分每一秒,都能够清楚感知到体力的消耗。

    39号营地中的少年少女们,修为几乎都在真武八重左右徘徊,更不乏真武九重的存在。

    像林寻这般真武六重境的,反而很少,处于垫底的位置中。

    修为是战斗的本源,修为越强,所拥有的战斗力就越充足,这是浅显的道理。

    在这方面上,林寻无疑要吃亏不少。

    但在场之中或许只有宁蒙才知道,在林寻那真武六重的修为之下,拥有着绝对不弱于真武八重境巅峰层次的灵力浑厚程度!

    故而林寻并不太担心自己是否会淘汰掉,只要按照眼前的战斗手段推进下去,坚持三个小时应该不难。

    只是没多久,林寻就脸色一沉,附近区域的一个少年忽然朝他这边靠近过来。

    对方气息微微有些凌乱,被一群烈焰金蛛追击,身影看起来有些狼狈,似乎已要看支撑不住。

    “哥们,帮我支撑一阵!”

    这少年甫一靠近,也把那一群追杀他的烈焰金蛛带过来,让得林寻压力骤增。

    尤为令林寻皱眉的是,这少年仿佛把自己当做挡箭牌,直接躲在自己身侧放松起来,一点都不客气。

    若非早先小珂教官曾说过,不得相互残杀,林寻绝对会毫不客气给对方一刀。

    可很显然,林寻一旦这么做,就注定会立刻遭受惩罚,不服从命令,可就意味着淘汰!

    或许那少年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敢如此肆无忌惮。

    “嘿,哥们你似乎对我很不满啊,不过我辛文斌不会让你白忙活,我父亲乃是紫禁城御林军大都统,位高权重,若万一你被淘汰了,我会跟家里说一声,保管送你一场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

    自称辛文斌的少年一脸傲然,“当然,你现在可得好好表现,否则若是我被你连累了,你哪怕离开这弑血营,也注定会遭受无法想象的后果。”

    声音颐指气使,似乎把林寻当做下人般命令,充斥着威胁的味道。

    “白痴。”

    林寻皱眉问道。

    辛文斌勃然大怒:“你敢骂我?”

    林寻笑道:“我都已经骂你了,你还问我敢不敢,果然是个白痴。”

    辛文斌目光中闪过阴戾之色,一剑抬起,就要劈了林寻,可最终他又死死忍住,他哪怕再跋扈,也知道这一刻不能互相残杀。

    “小杂碎,就先让你得意着,以后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辛文斌森然说道。

    别看他十三四岁,可言辞狠戾,性情暴虐,不难想象他从前干了不知多少类似眼前的事情。

    “白痴。”

    林寻不屑骂了一声,一副懒得和对方扯淡的模样。

    辛文斌气得额头几根青筋暴凸,旋即也不知想起什么,忽然得意笑道:“你再骂也没用,现在咱俩就是一条绳的蚂蚱,你只能给本少爷充当挡箭牌,在烈焰金蛛攻击下,你根本不敢停手。”

    的确如他所言,自始至终两人虽在交谈,可林寻一直不曾停手,也不能停手,那些烈焰金蛛太多了,密密麻麻,一旦停手,只怕先遭殃的反而是林寻。

    而辛文斌则很轻松,他有意识躲在林寻旁边,所受到的攻击很少,自然没有多少危险,且还能极大的节省和慢慢修复体力。

    这局面的确很让人憋屈,换做谁被人如此利用,只怕也会被气得暴跳如雷,杀人的心都有了。

    只是林寻见此,反而笑了,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但与此同时,林寻的战斗风格却陡然一换,掌中玄铁战刀舍弃“刺字诀”,改用“旋字诀”。

    唰!唰!唰!

    顿时之间,刀锋如一道道漩涡,卷住一只只冲来的烈焰金蛛,甩到了一边,也不知有意无意,恰好出现在了旁边的辛文斌对面,并未受到一丝伤害。

    而那些烈焰金蛛可没有什么智慧可言,发现自己没有死,直接就冲向了距离最近的辛文斌。

    辛文斌脸色一变,不敢再躲避,劈剑战斗起来。

    可当他刚杀了这群烈焰金蛛,又有一群被林寻刀锋给甩过来,让得辛文斌压力陡增。

    “小杂碎你敢!”

    辛文斌又惊又怒,哪还会不明白,林寻这是在报复自己?

    “啊,你说什么,我在杀敌,谁让你靠近我身边的?还有,你嘴巴这么臭,是不是天天吃粪便长大的?”

    林寻一脸惘然,但手中速度却一点不慢,把“旋字诀”施展到极致,一群又一群烈焰金蛛刚冲过来,就犹如冲进风暴中,晕头巴脑的被狠狠甩飞出去,冲向了辛文斌。

    嗡嗡嗡~~

    成群的烈焰金蛛发出狰狞的嘶鸣,不断冲击辛文斌,把他气得七窍生烟,面目狰狞,直恨不得一剑劈死林寻。

    可他再怒,在面对烈焰金蛛的攻击时,也疲于奔命,只能不断厮杀,再无法像刚才那般轻松。

    最要命的是,现如今,他和林寻皆都被一重又一重的烈焰金蛛包围,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杀出重围。

    而这也就意味着,辛文斌已没了退路可选,只能硬着头皮杀敌。

    “小杂碎,你他妈等着,得罪了本少爷,你这辈子彻底完了!”辛文斌怒吼连连。

    “什么?你说你的确是天天吃粪便长大的?哈哈,你和蛆虫难道是一家的?怪不得嘴巴如此臭,你父母知道你如此变态的话,只怕会很伤心吧?”

    林寻一脸的惘然,言辞却是极尽恶毒,他从小在矿山牢狱长大,论及骂人手段,简直比辛文斌高明到不知哪里去了。

    “你你你……”

    辛文斌气得肺都快炸开,说不出话来。

    这时候,他就是想不顾一切劈了林寻也不可能,因为包围他的烈焰金蛛实在太多了,连自保都有些岌岌可危。

    他们这边的动静,也引起了其他区域学员的注意,有人幸灾乐祸,有人皱眉不悦,有人若有所思,不一而足。

    “偷鸡不成蚀把米,呸!没出息的下贱胚子!”远处的宁蒙不屑吐了口吐沫,毫无忌惮的大骂辛文斌。

    “这辛文斌在紫禁城也算个无人敢惹的纨绔,仗着他爹的权势横行无忌,气焰嚣张,可惜啊这里可不是紫禁城,身份和地位可没半点用处……”石禹轻笑不已,只不过看向林寻的目光已微微变得不同。

    忽然,场中一人扬声叫道:“辛兄弟莫慌,我来助你。”

    就见远处一道身影闪烁,若一道青色的匹练呼啸而至,气势凌厉,可怖之极。

    戚灿!

    这个在昨日争夺房屋的竞争大放光彩的少年,此时手持一柄铁枪,周身青芒流溢,若一尊战神般冲来,瞬息冲垮了围攻辛文斌的烈焰金蛛群,威势炽盛,引人瞩目。

    轰隆!

    他铁枪席卷,若暴雨席卷,刹那之间,方圆十丈之内,所有烈焰金蛛全部被绞碎齑粉!

    “身为同一营地的学员,本应相互扶住,你却落井下石,坑害同伴,这等用心着实歹毒,自今日起,我戚灿誓与你这等卑劣之辈划分界限,永不交集!”

    戚灿一手持枪,巍然而立,目光盯着林寻,神色中尽是睥睨之意,铿锵有力的一番话,让得在场不少人纷纷叫好。

    旋即,他根本就不给林寻说话的机会,带着那辛文斌便冲向远处。

    林寻皱眉,看着这一切,心中冷笑不已,什么狗屁的坑害同伴,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明显是在偏帮辛文斌罢了。

    发誓和自己划分界限?

    可笑!

    难道对方还以为自己会巴结他不成?

    简直自作多情!

    林寻很清楚,戚灿这一番话无疑是在号召其他人一起敌对自己,这等用心才叫真的歹毒。

    起码此时,林寻已经察觉到,场中不少看向自己的目光中,都已带上一抹厌憎和敌视。

    尤其是那辛文斌,被戚灿救走后,一直怨毒的盯着自己,让得林寻心中也不禁泛起一抹杀机。

    和营地中其他学员比起来,他的确是个小人物,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惹恼了他林寻,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这就是林寻的心态,他是个孤儿,离开了鹿先生,离开了夏至,让他不会再忌惮一切!

    这些心思很快就被林寻压在心底,继续专心杀敌,自始至终,神色不曾有过变化。

    在弑血营,林寻坚信只要懂得规矩,遵从规矩,并善于利用规矩,足可以保证自己安然无恙。

    当然,如果有机会,林寻绝对会毫不犹豫杀了对方。

    对敌人的宽恕,就是对自己的残忍,道理很简单,但却是自古至今颠扑不破的至理。

    山峰上,小珂收回目光,秀气美丽的五官上一如往常的平淡。

    刚才发生的一切都被她看在眼中,但却并未引起她多少反应。

    这种争执很常见,尤其是在这弑血营中,从今天开始会发生很多很多类似的事情,比刚才的事情更残忍血腥的只会更多。

    小珂要做的,就是维持弑血营的规则,只要不违反规则,她决不会进行任何一丝干预。

    这就是弑血营,竞争可以,相互对峙可以,彼此仇恨也可以,但统统必须遵从规矩!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ysxiaoshuo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天赋武神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狂魔战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