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七百二十章 一夜静坐 宛若涅槃

正文 第七百二十章 一夜静坐 宛若涅槃

    林寻心中很怪异,浑身毛孔倒竖。

    一个不止来历的家伙,位居那神秘的圣树之上,却发出邀请,说和自己有缘,这本身就显得匪夷所思。

    “唉,岁月悠悠,寂寞如雪,好不容易有缘相见,为何要说走就走呢?我只是想和你聊聊天而已。”

    那清朗温和的声音感慨。

    再然后,林寻悚然发现,一股无形的力量将自己笼罩,瞬息而已,就把自己带到了那圣树之上!

    一朵冰花绽放,垂落万千道神曦,如梦似幻,林寻眼睁睁看着自己坐在了这一朵冰花一侧的晶莹树干上,自始至终,都无法控制和反抗。

    “朋友,你……这可有些强人所难了,这哪里还叫缘分?”

    林寻艰难地咽了咽吐沫,头皮有些发麻,唯一庆幸的是,他此刻并未察觉到危险的气息。

    甚至,坐在这圣树之上,浑身被一缕缕神圣的冰洁光霞沐浴,让他浑身懒洋洋的舒服。

    “缘法如幻,空空也,随心而欲便好,若一味执迷,反倒落了下乘,于我道相冲。”

    当这清朗温和的声音响起,林寻这才看见,在旁边的一朵绽放冰花中,有着一个冰玉筑就的蒲团,一只金蝉趴在上边,仪态安详平静。

    那金蝉只有婴儿巴掌大小,通体泛着柔和的金光,一对眸清澈剔透,似可以映照人心深处的秘密。

    它很圣洁,散发着一股慧光,一只蝉虫而已,竟给林寻一种宝相庄严,自在逍遥的气韵。

    一下子,林寻瞪大眼睛,他可万万没想到,这冰雪圣树上除了一只白蝉,竟还有一只金蝉!

    难道……

    这也是一只踏足圣道的恐怖生灵?

    林寻心中一颤。

    “圣道很可怕吗?我看也不过如此,它只不过是道途上的一扇门,你在门外,看不透其中玄机,故而心中有畏,等有朝一日你推开门走进去,也会发现,不过如此耳。”

    忽然,金蝉再度出声,似勘破了林寻心中所想,声音有一种让人心静的力量。

    “不过如此?”林寻有一种荒谬的感觉,圣道啊,自古至今,不知多少修者无缘踏足其中,只能仰望。

    可如今到了这金蝉口中,却似显得很随意寻常。

    “对,不过如此。”

    金蝉道,“我很早就有一个愿景,当有一天,这世间一切生灵,皆可成圣,皆可免于生老病死之苦难。”

    林寻一惊,这家伙好大的口气!

    万物生灵皆可为圣?

    自古至今,谁敢发出如此诳语?

    “是不是吓到你了?没关系,信与不信,终归是我的事情。”金蝉显得很温和。

    林寻内心稍稍平静,道:“真的只是聊天?”

    “对,聊天。”

    金蝉道,“你可知在上古之前,世间生灵开始觉醒慧根,第一次认识这天地时,他们在做什么?”

    “做什么?”林寻忍不住问,他还从没想过类似的问题。

    “聊天。”

    金蝉给出一个让林寻差点无语的答案。

    可很快,金蝉就给予阐述和解释,“聊天,聊的自然就是上天之事,那时候,那时候,这世间如混沌初开,一切都呈现一种古老原始的模样,天的存在,就宛如大道之化身,高不可触摸,远不可抵达。想要踏上修行之路,就必须去了解和探索它。”

    “那时候的修者,聚在一起的第一件事就是聊天,聊他们对上天的认知和感悟,彼此交流心得体会,于是,时间久了,修行的道途也被一步步地探寻出来。”

    “原来是这种聊天。”

    林寻若有所思,听到这番关于“聊天”的阐述,竟让他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当你踏足圣道时,就要学会去聊天。”金蝉忽然道,“不过那时候,你聊天的对象则是众生,传道授业、亦或者予以教化,皆关乎你所追寻的圣道之路……”

    “成圣还有如此讲究?”林寻惊诧,不自觉就被吸引了。

    圣道,纵然是生死境王者,都无法窥伺其奥秘,因为这等境界太过崇高,号称可以与万古同寿,与日月同辉,不可思议之极。

    而今,能够从这神秘的金蝉口中了解一些关于圣道的见闻,对林寻而言,无疑是一种难得的学习机会。

    “成圣说难也不难,说简单又不简单,其中藏有大玄机,你只需知道,这世间有许多所谓圣者,只不过是徒具其表罢了,走的还是以往固有的老路,成就注定有限,充其量只是伪圣。”

    “真正的圣者,必当自己去开辟一条前所未有的道途。”

    金蝉这一番话,让林寻心惊肉跳,圣道,竟还有真、伪之别?

    “无圣之圣即真圣,无道之道即大道,思来想去皆烦恼,不如物我两忘间。”

    金蝉忽然喃喃起来,似想起了什么。

    林寻也怔怔,圣道对他而言太过遥远了,纵然听闻了一些关于圣道的秘密,实则,对他的触动并不大。

    林寻此刻只是在想,今天这一场“聊天”还真是特别,甚至显得荒诞和离奇。

    茫茫而凶险的桑林地,血雾弥漫,天穹上,两位踏足圣道的恐怖生灵在激战,惊天动地。

    而大地上,他则坐在冰雪圣树之巅,和旁边一只趴在冰花蒲团上的金蝉聊天。

    这气氛实在显得很古怪。

    对了,还有那一颗近在咫尺的圣果!

    林寻这才猛地意识到,这一颗璀璨若冰雪太阳的圣果,就在自己头顶不远处。

    它只有拳头大小,犹如洁白的冰雪雕琢而成,弥漫着璀璨无匹的圣洁光辉,垂落出万千缕梦幻般的神曦。

    芬香清冽,从中袅袅飘散,似可以浸入灵魂深处,令人飘飘欲仙。

    隐隐约约,还有一幅幅神秘的异象在果实四周闪烁,若隐若现,也有一缕缕天籁似的道音在回荡。

    林寻恍惚间,感觉浑身被暖洋洋的道光沐浴,心神空灵,再没有了一丝念头。

    哗啦啦~~

    他体内气血、灵力、精气神皆自主运转起来,活泼圆润,体内洞天轰鸣,喷薄神霞。

    这一刻,林寻忘了一切。

    忘了天穹上的旷世对决,忘了身边还有一只神秘的金蝉在感慨,也忘了去警惕和防备……

    他此刻的状态很奇妙,像融入大道中在感悟,又像进入一种无念无想的恍惚状态,心神内外空空如也。

    ……

    不知何时起,夜色天穹上的战斗落幕,恢复平静,即便如此,依旧让蛰伏在桑林地各个区域的强者心有余悸。

    这一场圣道对决太可怕了,让那些生死境王者都胆寒不已。

    谁胜谁负?

    没人知道。

    交战的两位圣者又是谁?

    同样也没人能够看清楚。

    也正因如此,经此一战,让这片浩瀚的桑林地显得愈发神秘和凶险了。

    “为何不杀了他?”

    白蝉出现在冰雪圣树上,看见了沐浴圣辉而坐的林寻,一对瞳孔中顿时闪过一抹杀机。

    金蝉清澈的眸看着林寻,悠悠道:“好不容易苏醒一次,能遇到这么有趣的一个少年,这就是缘法,我心中本无杀意,怎能夺取其性命?”

    “有趣?”

    白蝉不屑,“一个洞天境少年罢了,自古至今,踏上绝巅道途的,又不止他一个。无谛灵弓和碧落之箭,尽管被此子获得,这一对宝物也早已失去当初之威能,这就叫有趣?”

    “你不懂。”

    金蝉摇头,“你看到的这些都是表象而已,在他身上,有着更有趣的地方。”

    “哦?要不我将其杀了,破开其躯壳,探寻一个究竟?”白蝉嗤地一声笑出来。

    金蝉慢条斯理道:“你若这么做,那我便拿这一颗圣元果,为其重塑体魄。”

    “你敢!”白蝉声音一下子变得冰冷。

    “你觉得这世上有我不敢的事情?别忘了,当年我之所以选择于此沉寂,只不过是想等待一个时机,去证明心中一个想法罢了,至于这圣元果,于我而言也只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唯独只有你才会如此在乎罢了。”

    金蝉声音依旧温和而平静。

    可白蝉却沉默了,许久,才说道:“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我想看看这少年所走的圣道,究竟是怎样一番光景。”

    金蝉回答的很随意,“就好比种下一颗种子,我只想看一看能结出怎样的花朵。”

    “到头来,你还是相信所谓的希望,告诉你,这世上根本不存在你所幻想的道途。”

    白蝉大笑,声音冰冷,“若不信,就等着瞧!”

    “那就等着瞧。”

    金蝉波澜不惊,恬静如旧。

    ……

    当夜色褪去时,林寻醒来,他先是一怔,旋即心中一惊!

    那一株冰雪圣树不见了,他此刻坐在一块石头上,四周血雾缭绕,仿佛昨晚所经历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

    “这……”

    林寻霍然起身,目光扫视四周,的确不见了,连那只金蝉也消失,犹如根本不曾存在过。

    “不对,这不是梦!”

    林寻很快就发现,自己周身犹如脱胎换骨,每一寸肌肤都充盈着一股沛然磅礴的生机,体内灵力若沸腾的汪洋,雄厚沛然,那浓郁的力量将体内洞天都染上一层神圣的气息。

    而修为,更是已抵达洞天上境中的圆满地步!

    一夜静坐,竟如涅槃!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